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白色侵害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4月25日 11:12 来源:CCTV.com
进入[人口]>>

  一九七二年五月份的一天傍晚,连续下了几天暴雨的江西省南昌市新建县象潭村顷刻间狂风四起电闪雷鸣,有村民看到村庄高处的山岗上突然隆起了一个巨大的白色怪物。

  村民 陈院根:“有的村民他们看到很惊奇,就大声的叫,不得了,发浇了,我们这个地方说发浇,就是说地震的前兆。”

  顷刻间白色的怪物夹杂着雨水向村庄袭了过来。

  陈院根:“很大水,特别大,那时我在家里,赶快把小孩抱到前面山上去。”

  当众多村民目睹那白色的怪物径直朝着村庄的方向直扑而来的时候。他们顾不上收拣任何财物,一村老老小小荒乱的奔上了一座小山上,希望可以借此逃生

  两个小时后,令人意想不到的是让村民惊恐的地震竟然没有发生,可是被雨水冲刷过后的三十亩良田却刹那间变成了白色的模样,农田里白晃晃的的东西是什么?这奇怪的东西又是从何而来的呢?

  陈院根:“72年的雨特别多,沙岗上面,很多的沙地,下雨的时候沙岗是会吸水的,沙岗上不能有那么多水,后来越下越大了,就大片的水,像一个大水库,水就漫过了沙岗低洼的地方,水流下来了,带着大量的沙,大概两个钟头的时间,就把这个田全部盖掉了。”

  这还要从象潭村附近的一个沙岗说起。原来象潭村村外最高处有一大片沙岗,被连续几天的大雨冲垮了,令人恐惧的白色怪物就是奔涌而来的大量黄沙。那一晚,雨水夹带的黄沙整整吞没了近三十亩良田。

  这就是象潭村传说中的沙岗,即便是风和日丽的时候,村民也感到他象一条张着大嘴的沙龙,准备随时偷袭这个村庄。

  那么象潭村这沙岗的沙又是从何而来的呢,象潭村属于厚田,参考象潭村的历史在唐玄宗年间,此地因田多,粮多,盛产农作物,而得美名“厚田”,并借赣江交通往来之便,曾经使得这里商贾如云,热闹非凡。由此可见对于以务农耕地为生的赣民和这块富饶的农作之地,如果有荒沙的存在,那么历史中的该地的经济和生存方式一定会有重大的改变。然而历史中根本没有与沙有关的记载或者相关的传说。

  那么荒沙源头从何而来呢?据当地居民说,就在象潭村西北方向有一个大沙漠,人们叫它厚田沙漠。可是在中国辽阔的地域中,沙漠自古以来分布于干旱少雨的西北地区,可是自古雨量充沛的江西怎么会存在一个沙漠呢?2006年四月,记者驱车直奔厚田。

  进入江西境内,沿路是苍翠欲滴的绵绵绿色,这更是与我们此行探寻沙漠的任务反差甚大,厚田乡离南昌市区60公里,它的东北方向的尽头是著名的赣江,果然在进入厚田境内后,绿意浓郁的世界立刻就恍若隔世,满眼的黄沙扑面而来。

  如果不是亲眼所见,我们无法相信在鄱阳湖边,赣江流域竟然也能出现如此辽阔的沙漠。和西北浩瀚的沙漠相比,几乎没有什么不同。

  厚田沙漠方圆面积4万两千亩,占到厚田乡百分之三十七的面积,有20多公里内几乎寸草不生。象潭村就正好位于沙漠西北方向不足五公里的地方,是当地引起关注的深受沙漠之害的一个沙化村。

  走进象潭村,路口边除了几颗孤零零光秃秃的树以外,满眼都是沙子。村民告诉记者这里的沙化现象十分严重。

  村民:“好大的沙,有好多沙进房子了,屋檐上都是沙。”

  村民:“好大的沙,一刮风的话,那边的田都看不见了。”

  村民:“就是从我们表面上,地下一尺就是沙。我家这里本来就是沙,经过我自己铺了一点厚的土在上面,所以感觉这是水泥路,跟我们城市也一样,其实不是水泥,下面全部是沙。”

  陈长叔全家是七十年代末搬到这里来的,当初他父亲决定搬来这里是因为原来父辈都住在爷爷家,人多房子小,而且耕地面积又少,他们选择在这个地方定居出于万般无奈。当初,他父亲认为这里虽然有沙,但是可以盖房子,有空地种庄稼,希望以辛勤的劳作可改变困境的生活,但是陈长叔的这个梦却破灭在荒沙之中。如果不是陈长叔告诉记者,谁能想像眼前家门口的这块荒地曾经是一片肥沃的良田。

  陈长叔:“你看这里还有田的原貌,这个就是田的原貌。受风沙,风的影响,沙子不断在蔓延,到今天全部荒化了。”

  陈院根老人亲眼见证了象潭村一步步被沙化的二十年,作为村里的一位教书先生,陈院根从小就生活在这片土地上。如今已是花甲之年的他,走在这片寸草难生的荒沙之地,辛酸的往事更是历历在目。

  陈院根:“一刮风,我小时候的印象是这样的,一刮风是黄沙蔽日,眼睛打不开,太阳都是黄的。我那是读书,一倒刮风天,我的母亲就拿毛巾把脸部都围起来。这个沙打在脸上是好痛的呀。所以因为经常刮风,我们这一带的人,大多数人都是沙眼。”

  陈院根很小的时候从家门口的这片良田去乡里上学只用半个小时,而现在去乡里的上学路已经被黄沙阻断,需要绕道两个小时才能到达。而黄沙带来的生活上的不便还远远不止这些。

  陈院根:“有很多小伙子,找对象,象谭这地方我不去。”

  而在陈院根老人心中不断被吞噬的良田才是无法抹去的伤痛。

  陈院根:“像这样的速度,是40年吞掉了四五百,如果再发展下去,有几个四五百呢?”

  于是,当厚田沙漠日渐成为当地人的一个心病的时候。这种无法释怀的忧虑更使得它生出了许多离奇的色彩。

  陈院根:“那个时候,厚田是江南的一个大市镇,应该说就象我们想象中的,就像清明上河图那样的繁荣。后来有一个风水先生,他看了一下就四处走了一下。他说,厚田大难将至。为什么呢?有妖怪想害我们厚田。”

  一时间为了消灾去难村民就在象牙潭边的半山腰上修了一座龙王庙,来祈求太平。后来有人在此打了一口井,井不出水,反而流出了沙,年复一年,就形成了今天的沙漠。当然这只是一个传说,关于沙漠真正的形成却与紧邻沙漠的赣江有着直接的原因。

  赣江蜿蜒秀丽,流经江西省700公里,有着悠久的历史,沿江的市民依水而居,忙录而做,和这条静静的河流亲水相伴了数载春秋,可是人们并不知道这日日流动的赣江制造了象潭村多年的沙荒之灾。

  厚田沙漠试验站 朱站长:“赣江改道之后,古河床就在这里,古河床就有很多的沙子,在旱季的时候,风将沙子吹向另外一个地方,然后又搬运,加上我们的雨量比较集中,通过水蚀、风蚀过程,将沙化的面积逐步扩大,向四周蔓延,这就形成了大片的沙地。”

  若干年前厚田的这块沙漠还只是一片沙地,他远离厚田的农舍房屋,和与之环抱的赣江相映成趣,也许还算作江南别致的一番风景,可是如今怎会泱及农田,威风四虐呢?沙漠的边缘究竟是如何一步步逼进农舍的呢?象潭村的村民们可能很难想到把沙漠引到村口的却不是自然因素的原因。

  陈院根:“抗日战争时期,就把厚田县的树全部都烧了。因为那个时候老百姓没有柴烧,特别是厚田这块,都到沙岗上挖草,沙岗地面上也有草,把这个草当柴烧。”

  朱站长:“这个沙地上还不单是靠风蚀、水蚀的现象,还有人为的因素,除了自然因素以外,还有人为因素。人为因素就是说,由于战争的影响,还有当时的经济条件限制,人们上山把有限的树木砍掉了,用来烧饭,加速了风化、水化的过程。”

  在沙漠的中心曾经有一个龙王庙村,这个村庄在遭受沙袭后已经不复存在,村民被政府安排了移民搬迁,在村民的带领下我们顺着这条沙路,只能能寻找到它的一些旧址。现在村里仅剩下了一个姓夏的人家。

  村民 老夏:“刮起大北风,这个茅棚子就摇摇晃晃,象筛筛子一样的里面全部都是沙。床上、被子上也是沙、头发上也是沙,就是这样的,鼻子里面、眼睛里面到处都是沙。”

  据老夏回忆龙王庙曾经有200多户人家,村民当年饱受黄沙煎熬,连吃水都成了龙王庙村艰难的事,滚滚沙尘阻断了所有的致富道路,于是沙进人退,村中稍有些办法的青壮年都携全家出走,前往南昌等城市打工。如今整个老村荒芜了,能见到的仅是村落一些被风沙侵蚀后的残垣断壁。龙王庙村在沙化的过程中消逝了,可以想象正在遭受沙化的象谭村人每天在怎样的担忧中度过,因为谁也不希望明天的象谭村就是今天的龙王庙村。

  如今厚田沙漠为当地没有见过沙漠的人们带来了另一种独特的风情,受到沙化危害的村民在政府支持下的旅游开发中也为他们的生计找到了另一种机遇,但是我们不能排除这只是一种解决当地百姓生活状况的权益之机,沙漠继续侵袭当地人的状态仍然令人堪忧。

  遥遥赣江水,依依赣江情,我们可以设想厚田沙漠的继续蔓延威胁到的不单单是厚田子孙的生存环境,他很有可能直逼江西的省会南昌市,也许有一天站在江南名楼“滕王阁”上,看到的将不再是“落霞与孤鹜齐飞”,而是“大风起兮云飞扬”。那么在大自然面前,在已然的荒凉沙漠里,我们真的就素手无策了么?

  南昌市科委与中国科学院兰州沙漠研究所在这里建立了沙漠实验站,他们找到并种植了一种叫做湿地松的有效的防沙固沙植物,他能调节沙漠气候,蓄水固沙。

  朱站长:“为什么讲中国四大火炉,南昌有份,因为南昌周围都有大片的沙地。现在南昌,没有原来热,这是什么原因,现在按说汽车也多了,空调也多了,应该比原来更热,这是因为周边把那热因素都解决了,因为都是森林了。原来是沙地,沙地上的,当时我们测过的沙地表面温度是67.8度,能够把一个鸡蛋烧熟,你想想看我们现在的地面温度就30来度,原来高的是78度。”

  江南总是雨量充沛,比起西北的沙漠,这里的植物成活率有了极大的保证。但是朱战

  长告诉我们这个工作一定是个长期的工作。

  朱站长:“不管多深都是这个沙子,就是这下面,这还好一点。如果再深的话,这个沙子更严重。所以的话这个沙子表面说好像覆盖了这些植被,你挖下去里面还是一个沙子的原状,性质还没有变。如果我把这树砍掉了,这个沙子现象马上又开始了。”

  龙王庙村以前全是白沙子的地方又有绿色了,到处可见治沙以后种植的树和草。恋旧的老夏一家至今还固守在龙王庙老村居住,不过他家也有了变化,他带着儿子愚公移山般地从远处一担一担的挑来土改造了耕地和院子,院内院外也种上了花草,日子过得很有点世外桃源的意味。

  十年树木百年树人,我们今天欣喜的看到厚田沙漠的治沙工作得到了南昌市政府的支持和重视,但我们必须清楚的是真正的治沙工作才刚刚开始,在加大防沙治沙的力度上,不允许我们有丝毫的松懈,更加艰难和任重道远的工作还在未来相当长的一段时间,到那时,我们希望厚田沙漠掩映在一片森林之中,与美丽富饶的赣江相映成趣,成为赣江臂弯的一处戏水的沙弯,而不是成为随时向南昌城发起进攻的沙害之源。

  厚田地区的防风固沙工作正在进行中,我们期待被荒漠化的土地早日得到复垦和利用。协调好人口和资源的依存关系,有利于中国的可持续发展。

责编:吴晓洋

1/1页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3b4a2586-d01e-0122-78b9-6d100a000000 Time:2019-09-18T00:40:30.8198041Z
相关视频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