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不孕之痛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3月28日 11:05 来源:CCTV.com
进入[人口]>>

  1995年3月年仅22岁的赵洁躺在了妇科的手术床上,这是她人生经历中的第一次人工流产,伴随着手术器械的嘈杂声,她心中有一丝丝痛,但此刻,她只是想尽快把腹中意外来到这个世界上的小生命拿掉。这时的她并不知道,就是这次流产给她带来痛不欲生的悔恨。

  赵洁:“特别的后悔,不是一般的,心里特别扭、特别的后悔。当时要是好好的采取措施,好好的避孕,不就不会这样了吗?”

  那么现在赵洁为什么会如此后悔十多年前做的那次流产?这次流产对她今后的生活又带来了什么影响呢?

  1994年,赵洁和男友刘平在南方的一个城市打工时相识、相恋了,赵洁的开朗、大方,刘平的稳重、诚实让两颗年轻的心紧紧地连在了一起。

  赵洁:“我们俩认识了半年,挺好的,我们家父母不同意,不同意我就跟他走了,他去哪里干活,我就跟他去哪。去上海那边去干活去了,在那边租了一间房,我们俩就在一起了。”

  可两个人的幸福生活没过几天,一件意外的事就发生了。

  赵洁:“那年刚22岁,那时候特别不懂(避孕知识),不像现在什么都知道了,有孩子不敢要,那时候还没有结婚。父母也不同意,没要那个孩子,就去医院里面做了、做流产。”

  经过一年多的苦恋和抗争,赵洁和刘平终于步入了婚姻的殿堂,他们的感情也达到了炽热的程度,于是要一个小宝宝的计划也纳入了日程。可是天不遂人愿,两年多的时间过去了,赵洁的肚子一直没有动静。1998年的一天,赵洁和丈夫终于沉不住气了,决定上医院去看看。两人按照医生的要求,做了一些必要的检查,一个意想不到的结果让赵洁跌入了痛苦的深渊。

  赵洁:“当时我就哭了,我就心里特别难受,想想为什么天下的女人,人家人人都能(生孩子),就我不能,就我得了这个病呢?当时就哭了,真的。”

  那么让赵洁如此难以接受的检查结果是什么呢?

  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 副主任医师 邓成艳:“赵洁来协和医院检查,我们给她丈夫做了

  精液检查是正常的。然后她测了一个基础体温,提示是有排卵的,所以我们就高度怀疑她这

  个问题,不孕的原因可能出现发生在盆腔这个部位,或者是输卵管有问题,因为输卵管在盆

  腔里,那我们就给她做了腹腔镜,那么在腹腔镜的过程中发现两侧输卵管都是不通。”

  输卵管不通为什么就不能怀孕了呢?我们知道女性每个月都会有一个成熟的卵子从卵巢排出,卵子在输卵管与精子会合,形成受精卵,然后到子宫内着床,发育成胎儿。如果在做人工流产时,发生了感染,就会造成输卵管堵塞,卵子和精子结合的通道就被阻断了,卵子和精子不能结合,因此就不能怀孕了。那么人工流产为什么会导致输卵管不通呢?

  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 副主任医师 邓成艳:“做完人流以后,因为她抵抗力比较弱,有的时候就会有一些细菌进到盆腔里面去,可能会发生炎症,在输卵管那个部位。因为输卵管管腔是很狭窄的,如果发生了炎症以后,它就会形成粘连,就像我们手上有伤疤一样。如果我这里很细,这地方感染了,如果老合并它就会粘在一起。”

  赵洁至今清楚地记得做了人工流产的当天,她就发起了高烧。

  赵洁:“发烧发得特别利害,那时候岁数小,根本不知道是因为流产造成了发烧,也不

  知道输卵管会堵,还以为是感冒了。根本就没往那(流产)想,想着是这个引起的。”

  赵洁深爱着自己的丈夫,她希望自己能做一个完整的女人。为了能有一个他们自己的孩子,赵洁开始了漫长的求子之路。

  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 副主任医师 邓成艳:“当时是远端不通,输卵管的远端不通,所以当时我们就在手术台上给她做了个开窗术、就开一个口子。但这样效果不会特别好,是因为输卵管的结构已经被破坏了,因为炎症发生粘连以后被破坏掉了,那么尽管做了开窗术,

  有的时候效果也不会很好,有时候很快就会发生又粘连了,所以就建议病人回去尝试一年到半年时间。”

  赵洁和丈夫在尝试怀孕一年后,还是没有怀孕的迹象,她陷入了深深的痛苦之中,面对深爱自己的丈夫,赵洁除了要承受来自自己内心的压力,还要承受来自家庭和社会的压力。

  赵洁:“就为了这个事,有时候一晚上一晚上心里想着睡不着,我们家那边父母就说有没有就算了,我老公是不用说,他说有没有你自己不用受罪就行了。公公婆婆是对我特别的不好,人家跟我一块的妯娌都有孩子了,就我没有,别人也拿你另眼相看,你要没有孩子心里真的特别难受,有的时候想着这些,说不出来这种心情,一般正常人不可理解的这种心情。”

  赵洁为了能够实现做母亲的梦想,她开始寻找各种有关治疗不孕症的信息,只要听到什么地方能治疗不孕症,她就会报着希望去试试。几年来,她去了十多家医院,将丈夫辛辛苦苦挣来的十多万元都用在了看病上。

  赵洁:“电视上有广告就去看,去了说那个医院挺好,就到那个医院看去了。然后我就想着肯定能看好,就那种心情,心里面就想着快去看吧,看了有个孩子算了,然后去了一点都不想,赶快排队挂号吧,赶快看病吧,进医院就没想过它(医院)会不会骗你呀,会不会把这个钱扔了,一点效果都没有一点都没往那方面,想就拿药就开始吃药,一拿就一万多元钱的,一点用都没有,那药现在还有好多,在我们家还扔着呢,来来去去这一趟,那一趟的也花了将近十来万元钱了,这儿看病,那儿看病的。”

  在邓成艳大夫的病人中,有很多像赵洁一样,有着相同经历和感受的不孕症患者,她们都是在经历了一次不经意的流产后患上了不孕症。有一个叫王玲的患者,至今已经为那次流产手术付出了12年的心血。

  王玲:“当时因为岁数太小了,刚结婚不想要孩子,在工作上也想好好干一干,年龄也小。当时就做了人流,后来有病,发现输卵管堵塞以后那种心情是别人都不能理解的。因为觉得自己有一种欠缺,也是一种思想上的压力吧,我现在就是非常迫切地想要这个孩子,我可以放弃所有一切,如果现在我周围的人要有孩子不想要的话,我每次都是跟她们说我的经历,所以我都劝她们不要做我做过的那些错误的事。”

  生孩子、做母亲是女人与生俱来的一种天本能,孩子是夫妻爱情的见证。对于一个做梦都想有一个小宝宝的女人来说,不能生育所带来的心理压力和苦痛,是一般常人所不能知晓和理解的。

  赵洁每次看见天真的孩子和即将做母亲的准妈妈,她都会多看几眼。

  赵洁:“我的亲戚朋友怀孕了,挺着肚子就觉得别人是挺美的、挺漂亮的,不说是人家

  说怀孕的人难看,我没有那种感觉,我觉得能有哪一天自己才能这样。”

  不能像正常女人一样怀孕、生孩子,这种境遇时刻折磨着赵洁的心灵,但是要摆脱它,走出不孕症的阴影又谈何容易。

  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 副主任医师 邓成艳:“等到她发现不孕再来的,这种输卵管不通都已经是一个很慢性的一个炎症了。如果慢性的炎症你靠药物去治疗效果是不好的,因为它(输卵管)都已经形成粘连了,所以这种情况下只能通过手术把粘连带打开,把粘连分一分或者做个开窗术,看能不能帮助它恢复它原来的功能。如果要是不能恢复到原来的功能或者功能很差的情况下,有的时候受孕就会很困难。”

  在赵洁到处寻医问药都没有结果时,有人曾劝她抱一个孩子算了,可赵洁不愿意,她希望随着科学的发展,能圆她要一个自己孩子的梦想。

  赵洁:“绝对不能放弃的,你像有的人一想就说抱一个养养得了,有什么呀。但是心里面放不下,就不想抱一个,就得自己生一个,就那么想的,为什么别人,行自己不行。”

  那么对于像赵洁这样的不孕症患者,她的梦想能实现吗?就在赵她几乎要绝望的时候,一次无意中的聊天,又燃起了她心中的希望。

  赵洁:“后来说听别人说做试管婴儿挺好的,有把握也能怀孕,我们家我丈夫不同意,说你别做,不要做了,你太累了,这样一天这儿看、那儿看的,老想着这个病,思想都要出毛病了。我说不行,我一定要去看看,试试最后一回了。”

  赵洁又一次走进了北京协和医院,她决定再做最后一次努力,做试管婴儿。对于像赵洁这样的患者适不适合做试管婴儿呢?

  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 副主任医师 邓成艳:“试管婴儿也是有指征的,比如像她输卵管因素做试管婴儿的成功率还是非常高。因为她还年轻,丈夫的精液也很正常,就是单纯一个输卵管的问题,应该是成功率很高。”

  2005年9月,赵洁走进了协和医院生殖中心的手术室。

  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 副主任医师 邓成艳:“试管婴儿主要是因为她输卵管问题以后,精子和卵子不能见面,那我们就把卵子取出来放在体外,然后把精子和卵子放在一起让精子和卵子结合发育成小孩子,然后再把这个孩子放到子宫腔里面,所以人叫做试管婴儿,其实真正地说叫体外授精,人体以外的授精。”

  医生从她的身体里成功地取出了十个卵子。而与此同时,赵洁丈夫刘平的精液也在做最后的筛选,医生要从中选出最优质的精子与赵洁的卵子结合。卵子在取出后,也要经过认真的筛选,以确保授精卵的质量。

  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 副主任医师 孙正怡:“一般就是我们取出卵四个小时之后,把处理好的精液,取卵的同时也取了精液,做了精液处理,然后四个小时之后把一定量含有精子的液体加到含有卵的培养液培养皿里面去,正常的情况下精子从阴道然后通过子宫到输卵管,因为是在输卵管里完成授精的过程,能到达这个部位的精子数量是很少的,我们这个授精一个卵周围一般是有几万个精子这样它授精的机会比自然的要高要高很多而且正常情况下怀孕一般是排一个卵的。”

  而我们做试管婴儿一次取出十个卵左右所以能得到比较好胚胎的机会要比正常要高很多

  在卵子取出六个小时后,最激动人心的时刻就要到了,在这个容器里,赵洁的卵子和丈夫刘平的精子在经过十年的隔岸相望后,终于在生殖中心的人工环境下见面了。

  在赵洁的子宫环境达到一定条件后,就可以将授精卵移植到她的子宫里去,一个小生命就会在她的腹中成长为一个健康的胎儿。

  一个女人多年盼孩子的梦想就要实现了,赵洁觉得自己就要走出不孕症的阴影。可就在这个时候,邓成艳大夫却发现赵洁的身体又出现了新的问题。

  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 副主任医师 孙正怡:“在做这个(试管婴儿)过程中因为她的卵泡很多,然后雌激素水平也很高我们就发现她的子宫内膜比较薄,后来我们就推测她可能是刮伤了,因为这么多卵内膜还这么薄,确实是子宫内膜刮伤了,所以后来到了授精卵取出来发育成胚胎以后,而且我们得到了很好的囊胚,就是她的胚胎质量是非常好,但是因为内膜特别薄,

  不能够移植所以当月我们就说因为要把它放进去也是浪费了,这个胚胎内膜才六个毫米正常情况下,要八个毫米以上,她才六个毫米.。”

  我们知道在做人工流产时,是用一个类似于刀子一样的刮宫器来进行,在操作时一般靠医生的经验来把握,如果手感不好,或女性身体耐受性差,就会使做人工流产的女性子宫内膜受到伤害。而女性的子宫内膜就像种庄稼的土壤一样,只有土壤肥沃,种子才能生根发芽,如果土壤过于贫瘠,种子就不能生长。由于赵洁在做人工流产时子宫内膜被严重刮伤,达不到受精卵在子宫内膜着床的条件。那赵洁还有希望吗?

  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 副主任医师 孙正怡:“子宫内膜过薄目前还没有一些特别好的办法,只能试验性地通过一个大剂量的雌激素来刺激子宫内膜,看它能不能长起来,如果它要最终长不起来,对于她来说她这个有孩子的梦想,可能就难以实现了。”

  赵洁的子宫内膜能在药物的作用下,达到能够适合受精卵生长的要求吗?

  赵洁在积极的治疗中等待着奇迹的发生,坚强的毅力和恒心,让她走到了今天。

  半年后,从赵洁每月所做的检查中传来了好消息,她可以做移植了。

  2006年3月16日上午,带着多年来的追求和期盼,赵洁走进了手术室。

  赵洁:“终于等到这一天了,真的别管成不成的心里也说不出来是什么滋味,反正特高兴。”

  在B超的引导下,赵洁和丈夫的受精卵植入了赵洁的体内。

  邓成艳大夫非常希望看到她的每一个病人都能带着她们的满足走出医院,可是并不是每

  个人都能如愿以偿。

  北京协和医院妇产科 副主任医师 孙正怡:“因为她的胚胎质量还是比较好的,所以她成功的可能性达到50%到60%,但并不能保证她能够怀孕。因为妊娠的原因还是很多的有些东西是我们所不能知道的。”

  赵洁被推出了手术室,但还要半个月才能知道她是否能怀上自己和丈夫的孩子,我们祝愿她能实现自己成为一个母亲的梦想。

  生育是女性的本能,当你拥有这种能力的时候,请好好地珍惜它,不要等失去它的时候,才知道它的宝贵。

责编:吴晓洋

1/1页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e64ad971-a01e-00c7-53c1-6d44a8000000 Time:2019-09-18T01:35:38.0544541Z
相关视频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