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滴血认亲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3月14日 16:08 来源:CCTV.com
进入[人口]>>

  在河南省人口计生委科研院里,一份亲子鉴定的司法文书摆在了62岁的安金鹏老汉面前。安老汉双眼紧盯着这份文书,按下了手印。这份法律文书上写着安金朋1944年出生、安巍巍1990年出生,目的是进行|DNA的血缘关系鉴定。花甲之年的老汉和正值花季的少女有着什么样的人生经历?是谁要提出了对他俩血缘关系的质疑,最终使两人走到法律的镜鉴面前呢?

  村民 安金朋:“他别人再说啥,我就说咱反正一做鉴定就明白了,明不明白反正他谁爱咋说咋说,他再咋说,咱心里明白。”

  安金朋老汉是河南省郑州市中牟县万滩镇安庄村的农民。2005年元旦刚过,安庄村的农户们就开始准备年货了。这天安金朋老汉独自在家,就在这时,村支书和计生干部来到了他家,给安老汉带来了一个让他意想不到的消息,------

  村干部:“老安,在家了,今天来告诉你一个好消息,这是党给的好政策,那可真是一年六百块钱,今天下午你就去报名去吧。”

  村干部给老汉带去的消息让他兴奋:2004年,我国政府决定实行对农村部分计划生育家庭奖励扶助的制度,就是在各地现行计划生育奖励优惠政策基础上,对农村只有一个子女或两个女孩的计划生育家庭,夫妇年满60周岁以后,由中央或地方财政安排专项资金,给予奖励扶助的一项基本的计划生育奖励制度。对于符合条件的奖励扶助对象,按每人每年不低于600元的标准发放奖励扶助金,直到被扶助对象亡故为止。

  安金朋老汉的老伴死得早,跟前只有一个小女儿,根据奖励扶助制度,老安恰好符合这个条件。

  村民 安金朋:“俺猛的一高兴,我这心里可好受了。”

  这个好消息使老汉非常兴奋,他马上到村委会报了名。没过两天,村里的大喇叭就公布了奖励扶助对象的名单,老安伸着耳朵听还真听到了自己的名字。不过他还是有些不放心,吃罢午饭,老安又跑到村委会去看张贴出来的名单,确实看到自己名字之后才算塌实。到家后,老汉仍然沉浸在喜悦之中,他和女儿开始筹划着钱该怎么花,年该怎么过了?老安高兴地算计着今后的日子。

  可是谁能想到,就在村里张榜公布奖扶对象名单的第二天,有人向驻安庄的奖扶工作组举报了一个重要情况。

  村民:“老安的闺女我听人家说的是抱来的。”

  村民:“那听说他(的女儿)是抱养的。”

  村民:“咋说呢?说是他抱养的(父女年龄),相差太大,都说不是他亲生的,怀疑说是他抱养的你。”

  村民:“不管谁咋说的,人家都感觉他的年龄和他的妞的年龄悬殊太大,看他的岁数人家怀疑说他抱养个小姑娘,我觉得可以理解的。”

  如果老安的孩子是领养的,就根本没有享受国家奖励扶助的资格。因为根据奖励扶助制度的规定: 夫妻双方均未生育但收养了子女的,不能作为奖励扶助对象?

  村计生干部:“他这个要是抱养的,就不够享受这个(奖励扶助)的条件,不能享受计划生育优惠的条件,抱养的不一样。”

  这突如其来的变故让安老汉难以接受。

  村民 安金朋:“有人举报他说(我的女儿)不是俺亲生的,是我抱养的上岁数的人谁不知道我这妮是我亲生的,我这都快五十了,这大的岁数我才添个妮,这乡亲都是知道的,这咋会平地起这风声呢?我说我就是冤枉啊,那他举报我,那确实是我亲生的,我能不冤枉吗?”

  这一年六百元钱没有了不说,自己亲生的孩子怎么成了抱养的了呢?况且六百元对于安金朋家来说几乎是一年的油盐钱呀。当时老安最怕的是宝贝女儿听见这些传言。十几年来他和女儿相依为命,女儿是他的精神支柱、生活的依靠,老安决不能失去她呀!再说镇计生办得到举报之后,为了奖励扶助制度的严肃性,为了不让一个群众的利益受到损失,决定派人再一次走访了安庄村。

  村干部:“有人在家吗?你叫啥名?”

  乔永强:“永强。”

  村干部:“俺是镇计生办的,来了解一下咱村住的安金朋老人,你知道不知道?”

  乔永强:“那俺村的咋还不知道呢。”

  安金朋最怕的事还是发生了,关于老安女儿不是亲生的说法在村里不胫而走。那段时间安金朋老汉几乎不出家门,生怕别人说什么,可是这个消息不知道怎么就传到了女儿那里。面对着逐渐懂事的女儿,安老汉眉头每天紧锁,寝食难安。他觉得无法向女儿解释清楚,每天只是默默地叹气。

  村里的传言飘进了巍巍的耳朵里,这十五的女孩感到不安和沉重。

  安金朋的女儿 安巍巍:“我当时听说以后吧心里可不舒服了,总是想这个问题,我想不是亲生的吧,俺爸对俺可好了是吧?(可又觉得)俺爸的年纪比俺大太多了,就那几天吧上课也没心情学习了,就光坐在那发呆。”

  万滩镇计生干部鲁广仁把老安家发生的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及时向主管计生工作的镇党委副书记张照强作了汇报,几十年前的这件事怎么弄清楚呢?这时有人提出,现在不是可以做亲子鉴定吗?鉴定一下不就全弄清楚了吗?

  镇计生干部 鲁广仁:“如果是真的,他就会愿意去。如果是假的,他就可能不去,这就说明(咱跟他说)你要是真的,咱去,假的,你不要去了,从这也能看出他真假就能辨认出来。”

  采用科学方法进行亲子鉴定,虽然安老汉并不清楚是咋回事,但他知道这样就可以弄清楚它与女儿的血缘关系。这给心情沉痛的安老汉带来了一线希望。

  村民 安金朋:“我说反正真的假不了,假的真不了,我一听说做鉴定,那我赶紧我就去做。”

  但是,老安刚刚燃起的希望很快遭遇到现实的冰冷,因为咨询后老安得知,做亲子鉴定的费用是两千八百元,不菲的鉴定费对这家来说实在是无法承担。这几天老安常常独自发呆,为亲子鉴定的费用发愁。

  镇党委副书记张照强知道老安拿不出钱来也在沉思,他是从农村里走出来的,深知老安经济上的艰难,可是安金朋的清白又只能依靠科学来验证,想到这里,张照强向镇党委汇报之后作出了决定。

  万滩镇党委副书记 张照强:“我说一个农村这样的家庭来讲他们承担不起,因为这种情况我们决定这个鉴定的费用,由乡财政拿出来进行这个亲子鉴定,就是为了国家政策要真正落实,让安金朋本人也不受损失,能够享受到国家政策。”

  镇党委从群众的利益出发,为了不漏掉一个奖励扶助的对象,也为了安老汉的清白,决定出资2800元为老安和女儿做鉴定。

  安金朋得知镇政府拨出专款为他做亲子鉴定,心里非常感动,女儿的身世终于可以得到证实,自己对宝贝女儿总算能有个交待了。老汉说出了肺腑之言。

  村民 安金朋:“反正你不做(鉴定),我说还有这个名誉呢,我是反正一心得做。”

  一大清早,镇计生办的同志陪同安老汉来到了省河南人口计生科研院,医生从安金朋老汉和安巍巍的手臂上采集了血液,血液被缓缓注入写有两个人名字的试管中。那一刻,二十年前的往事鲜活地浮现在老安的眼前。

  八十年代初,因家庭条件不好,四十开外的安金朋还是个单身汉,家里人也为他着急便四处托人做媒,几经周折终于有个外乡姑娘走进了老安的生活,陪伴着他度过八年,老安觉得这是最美好的时光。没想到甜蜜的生活没能持续多久;八年后,一场突如其来的急病夺走了爱妻的生命,扔给了老安一个年幼体弱的女儿巍巍。

  巍巍今年十五岁,在镇里上初中从记事起就和父亲相依为命。老安是既当爹来又当娘。

  安金朋的女儿 安巍巍:“俺听俺爸说过就是俺小的时候,俺爸去地里干活就用小篓带着我,带着我,要是我饿了,就再带回来,俺听俺爸说的,我也不记得了。”

  小巍说起爸爸,眼睛里总是充满着感激和心疼的泪水,她又讲起了小时候的一段事。

  安金朋的女儿 安巍巍:“上四年级的时候,在学校里突然有病了,俺爸到学校来陪我,那个时候俺啥也不懂,就觉得可迷瞪了,我就想吃橘子了,俺爸给俺买来了,又给俺用热水泡泡,俺爸又给剥开。”

  想起这些小巍觉得在这个世界上爸爸始终是最疼爱自己的人,冬天爸爸怕她冻着,夏天又怕她出汗;为女儿做她最爱吃的面条,而他自己却舍不得吃。她不能想象这个与自己十几年来相依为命,含辛茹苦把自己拉扯大的老爸只是养父,她相信父女的血管中一定流淌着相同的血。正是这个共同点,使得他们这个贫困的家庭始终充满着和谐与平安。从情感上巍巍没有任何质疑,眼前这位满脸皱纹的老人就是自己的亲生父亲。可是这满街的传言又是怎么来的呢?在巍巍的内心深处也有一丝不安。

  安金朋的女儿 安巍巍:“我那时候也想过,(俺不是俺爸)亲生的,因为俺爸年纪毕竟六十多了,俺才十几岁了,我想也是有点问题,整天都在想,俺也有点怀疑。”

  传言的根据显然来自老安和巍巍年龄上的差异。安金鹏四十七岁才有了女儿,在别人眼里感到有些不可思议。随着孩子母亲和知情人的故去和离开,了解小巍身世的人就更少了。可是安金鹏却清楚地记得女儿来到世上的那一天。

  村民 安金朋:(女儿的)生日是腊月十八,啥时候生的呀?啥时候,那是下午三点三十三。”

  老安着急的等待着鉴定结果,尽管自己知道女儿的身世,却无法向村民们解释清楚,还有最担心的是女儿生怕她有更多的想法,或者出现意外,实在是担心,所以他三天两头地往学校跑。而计生办的同志也在焦急地等待着,因为奖扶对象上报的截止日期也马上就要到了。就在大家盼望鉴定结果时,镇党委副书记张照强桌上的电话铃响了,这是镇计生办主任鲁广仁从郑州打来了电话。

  万滩镇党委副书记 张照强:“喂,需要多长时间?一个星期那不行?上报的时间都耽误了。”

  原来省科研院出鉴定结果的时间要等到两周之后,那就赶不上今年的上报时间了,那么,也许安老汉今年就享受不到奖励扶助金了。这又给万滩镇计生办出来一个难题。

  万滩镇党委副书记 张照强:“需要加钱?加多少八百?可以。”

  两天后,亲子鉴定的结果出来了,结论是:安金朋与安巍巍存在99.99%的血缘关系,在场的人都松了一口气,第二天安金朋作为奖励扶助的对像向县里呈报了。

  河南省中牟县人口计生委主任 黄德鑫:“我们这一次奖励扶助政策就体现了咱们国家以人为本的治国方略,充分体现了党和政府对我们计划生育户,尤其是对一些过去实行计划生育政策以来遵守国家生育政策的群众一种关怀,这是亲切的关怀,也是一种人文关怀。”

  半年之后,第一笔奖励扶助金600元发给了安金朋老汉.看着手中的光荣证书和存折,心里充满着感激,他感谢计生办的同志为他做的一切。

  村民 安金朋:“(现在)买个菜吧,吃个油盐酱醋这不都宽绰了,让我的生活确实比过去强多了,我想也没有想到,那我到老了我还真不赖,到了这一步。”

  奖励扶助款使老安一家多少摆脱了一些生活上的窘迫,对新生活的憧憬也多了起来.父女俩人由衷地期盼着憧憬变为现实的那一天。

  截止到2005年底,全国一百三十五万多人享受到奖励扶助金,奖励扶助制度解决了农村部分实行计划生育家庭的养老保障问题。

责编:吴晓洋

1/1页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f62ac958-b01e-0036-70dd-6d953b000000 Time:2019-09-18T04:54:04.5171407Z
相关视频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