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致命的“RH”血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2月15日 14:23 来源:CCTV.com
进入[人口]>>

  2005年12月16日下午,人们意外地从北京交通广播电台听到了一个紧急的求救信息。

  播音员:“有这么件急事,刚才呢接到了一位听众的来电,说有一位伤者现在在解放军三零四医院抢救,因为伤者的血型比较特殊,所以如果有合适的朋友,请尽快和三零四医院血液科马健主任联系。”

  这位患者是谁、究竟是是什么原因需要大家的帮助呢?

  解放军三零四医院血液科主任 马健:“这个病人是非常严重的,随时可能都要危及生命的。”

  2005年12月16日清晨七点钟,一阵刺耳的警报声划破了北京市三零四医院急救室的宁静,血液科值班大夫被告知需要立即抢救一位年轻人,病人受伤流血过多,随时可能休克,需要紧急输血抢救。

  伤者的未婚妻 王丽俊:“整条裤腿全都湿透了,穿的运动鞋里边流的全是血,他一个劲地安慰我,他说没事儿没事儿,就是一条小伤,怕我害怕,晚上就是我一个人。”

  王丽俊是患者马永全的未婚妻,两人老家都在河南,来北京打工已经五年了,她看到未婚夫大出血的情景,心里感到万分焦急。那么马永全又是什么原因导致的失血过多呢?

  王丽俊和马永全是一对青梅竹马的恋人,2005年12月15日,王丽俊像往常一样等候着未婚夫下了夜班回家。但直到午夜仍不见人影,就在忐忑不安的王丽俊总觉得像要出啥大事时候,家里的院门突然被人撞开了。

  王丽俊:“我把门一开 一看,他当时趴在地下。”

  原来,未婚夫在回家路上大腿意外受了伤血流不止,王丽俊当场就痛哭起来。

  王丽俊:“我感觉我一哭他一下松了一口气,他感觉是这一下是到家了,找到依靠了,

  有人能帮他了。”

  马永全已经没有一丝力气了,王丽俊硬是凭着自己瘦弱的身体将马永权一步一步的背到了胡同口,天亮了,偏僻的公路仍然没有出租车,而未婚夫的伤口又流血不止,王丽俊情急之下只好报警叫来了120急救车。

  早晨8点,马永全经医院抢救伤口的血被止住了,但他仍然处在死亡边缘,因为化验报告显示他的血色素指标己经逼近生命体征的最低线,必须及时输血。于是,医院采血室人员立刻为马永全的血型配型忙碌起来。然而,就在王丽俊焦急地等候未婚夫的血型报告时,她万万没有想到命运却在这个时候给他们开了个玩笑。

  解放军三零四医院血液科值班大夫 徐丽昕:“当时我们就(感到)坏了,一下难度就有了,因为这个没有血。”

  医院血库没有血,准确地说,是没有跟马永全血型相同的血。

  那么什么方式能够最快找到一个血型相符的人呢?这个时候,有人想起了北京市交通广播电台。

  北京市交通广播电台主持人 罗霄兵:“当时正好是我们正在台庆,所以我们整个节目开始定的基调,应该说都是非常高兴,非常欢乐的基调,这时候我们信息处理中心也就是负责路矿负责其它信息的一个部门的同志进来,给我一张纸条,一看上面写着说要某某医院需要什么、什么型血,现在急需,当时因为我和唐琼都在主持节目,所以呢有点不敢仔细看我说赶紧你请示一下台长,看台长怎么说,台长回来的话就是一句多播,就俩字多播。”

  电台播出后,在市民中有多大的反响呢?

  北京市交通广播电台主持人 罗霄兵:“所以通过我们的节目就反复的播出,立刻有很多朋友,我记得印象特深的有一个朋友说我现在正坐在车上呢,我正往家走,你们现在赶紧告诉我三零四医院在哪儿?我现在开车就去。”

  解放军三零四医院血库主任 郝军:“我们的电话络绎不绝,值班的就是光在一个机子上就接电话了,很多人表示来献血,还有好多好多人来查血,看是不是这个血型。”

  然而去献血的市民里却没有一个符合小马的血型,小马究竟是什么血型呢?

  解放军三零四医院血液科值班大夫 徐丽昕:“做了交叉配血了,这时候电话打过来说这个人是AB型RH阴性血。”

  王丽俊:“又抽了一次血,又让我送过去,我总共送过去了三次血。”

  解放军三零四医院血库血液化验员:“当时有点怀疑,但是后面交班的老技师,我们又确认了一下,我们俩又重新做了一下,确实是AB型RH阴性的。”

  原来,我们的血液按照是否含有一种Rh抗原,又分为Rh阳性和Rh阴性,Rh阴性血液在亚洲人群尤其是汉族人群中十分稀少。

  解放军三零四医院血液科主任 马健:“RH血型的人在汉族人里面比例是在0.2%到0.5%之间,那么具体到AB血型人身上他的RHAB血型人更少,大概是在万分之三左右。”

  早在上个世纪八十年代,一部叫做《血疑》的电视连续剧,就曾经让这个极其罕见的血型走进过大家的视野,其中女主人公幸子也是需要这个血型来挽救生命。

  北京市交通广播电台主持人 罗霄兵:“小时侯都看过一个电视剧叫<血疑>,那么血疑里头就专门提到RH阴性在亚洲地区相当罕见,这不是说从马路上你随便找一两百人,就能凑齐这个血液这个型号来的。所以通过我们的节目就反复的播出,一个半小时左右的时间里边我们至少播出了六、七遍。”

  要找到一个适合未婚夫血型的人如大海捞针,这个消息给王丽俊致命的一击。

  解放军三零四医院血库主任 郝军:“RH阴性血的人要做手术,我们一般都是抽他的自己血,给他保存起来,攒够了就给他手术。或者是跟血站预约,预约好了以后什么时候有血

  什么时候再做手术。对于他来说就是比较急的,那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就跟血站申请。”

  在交通台寻找血液的同时,三零四医院血库开始向北京市血液中心求救。血液中心有一个“稀有血型数据库”,详细记载着北京市每一个稀有血型者的详细资料,一旦发现有患者需要用血,血液中心就会动员稀有血型者伸出援助之手。然而令人遗憾的是,血液中心所能联系上的RHAB阴性血的人不少是大学生,但他们都已经放假回老家了,打工的稀有血型者也回家过春节了。

  解放军三零四医院血液科主任 马健:“这一下就非常棘手了,我们血库里没有备着这个RH的阴性的血。”

  值得庆幸的是,血液中心还存有RHAB阴性冰冻血,为了挽救生命,马大夫当即决定,即使是冰冻血也得预定下,赶紧为马永权输上800毫升。因为血库的冰冻血极其有限,不预定下很有可能就会被协调到别处。

  王丽俊:“早晨九点我赶快就买了一个冲值卡,把钱冲上,我就给我大哥打电话,我大哥他们才过来。”

  马永全的哥哥 马永力:“我刚跟我媳妇说小马昨天晚上打电话说这月结婚了,正说着呢就接到他媳妇,他爱人给我打的电话说出事了。”

  就在小马哥哥往医院赶的时候,小马因极度缺血而突然晕了过去,王丽俊看着自己深爱的人不省人事,顿时慌了起来。

  王丽俊:“他就什么都不知道了,你叫他他什么都不知道,你再喊他他也不知道,我说这该怎么办?我吓坏了。我叫我大哥,我大哥也吓坏了。”

  马永力:“然后我就打电话让家里人来。同时我也把我的血化验了一下,不行,对不上。”

  现在,找到家人来供配血是最直接的挽救小马生命的办法了。

  小马的哥哥立刻通知了远在家乡的亲属立即飞往北京采血。但是,他们以最快速度赶来也要到夜里九点,而小马己昏迷不醒多时,大夫说如果在晚上十点前再不能补充血液,小马就会十分危险。

  更令人揪心的是,冷冻血还需要八个小时的漫长解冻才能被送来。

  所有人都在受等血的煎熬,整个走道里分分秒秒都弥漫着焦急和烦躁,到底是冷冻血先到,还是小马的亲属先到呢?

  晚上九点钟,马永权的父母终于赶来了,王丽俊和小马哥哥心中顿时点燃了希望,相信马永全这下有救了。

  解放军三零四医院血库主任 郝军:“我们就给他们家属做筛查,看他父系母系啊,兄弟姐妹啊就给他们做,结果没有一个是RH阴性的。”

  所有直系亲属里没有这个血型是谁能万万没想到的,再次陷入恐慌中的全家人只好把唯一的希望寄托在晚上十点前必须到达的血液中心的送血车上了。

  小马和王丽俊从老家来北京打工已经很多年了,像他们这样的外来人员在北京还有很多,可是说在这里到处都留下了他们建设和服务这座城市的身影。马永全和王丽俊也慢慢地融入到北京这座城市,可是就在他们打算开始新生活的时候,他们万万也没有想到在北京会遭遇到这样的困境,然而更令他们没有想到的是许多好心的市民纷纷向他们伸出了援助之手。

  晚上十点,在北京血液中心预定的800毫升冰冻血终于送来了,救命的血终于输入了马永全的体内。

  解放军三零四医院血液科主任 马健:“(输了)4个单位的冰冻血以后,病人就稍微苏醒了一下。”

  但是,小马能从此脱离生命危险吗?他还会需要大量输血吗?一连串的问题在小马所有亲属的脑里盘旋了整整一夜。然而,大家最担心的事情还是发生了。

  第二天早晨九点钟,马永全突然表现出浑身躁动不安,小马的生命面临着第二次缺血的危机。

  王丽俊:“早上9点以后他又慢慢的又不行了,呼吸都困难。”

  解放军三零四医院血液科主任 马健:“病人开始烦躁、急噪,躁动的不得了,他躁动的原因就是因为缺血的关系。”

  这个时候,医院再次向血液中心求救。

  解放军三零四医院血液科主任 马健:“血液中心还是没有新鲜血,还是继续只能输冰冻血,但无论如何我们得把病人的命救回来啊。”

  王丽骏:“马主任也挺着急的,马主任一个劲催血库。”

  解放军三零四医院血液科主任 马健:“我们只好看着他这样躁动,急在心里也没有办法。”

  十点,监测护士发现马永权呼吸更加微弱了,需要马上输血。

  解放军三零四医院血液科主任 马健:“你快也快不了,冰冻血必须有一个过程,所以这个过程的话他们家里人也看在眼里,着急在心里。”

  这个时候,一个更可怕的消息传了过来。

  解放军三零四医院血液科值班大夫 徐丽昕:“外伤出点血只会血红蛋白低,他白细胞、血小板都低,就是说手外伤之前已经存在我们血液系统疾病。”

  解放军三零四医院血液科主任 马健:“当时我们考虑再生障碍性贫血会这样出现,第二我们考虑会是急性白血病。”

  然而时间紧急,当前最为紧要的是给小马输血,把他抢救回来。

  就在死神向小马一步步逼近的时候,北京的天空再一次响起了紧急救助马永全的电波。

  播音员:“如果说您是RH阴性AB型的话,您请尽快和三零四医院血液科马健主任联系。”

  一时间,三十年前打动了千千万万观众的电视剧《血疑》主人公杏子的画面又一次浮现在了听众的脑海里,救救三十年后的杏子,救救来北京打工的小伙子的声音,再次在深冬的北京驱走了寒意。

  这个时候一个平时爱好上网的好心人听到广播后,很快就在QQ群里发现了50多个RHAB血型的人,他接着就向网管人员发出了紧急求救信息。

  好心人:“然后我就开始加那个,最起码加了有二十遍,不是稀有血型的不加的,全是稀有血型的。那个管理就单独跟我聊,然后他跟我说他们那种血型的人,北京没有一个,大概又过了十多分钟,半个小时的样子,他跟我说早上有一个他们群里的(人),要来北京出差。”

  原来这个时候正好有一个RHAB血型的杭州小伙子,来北京开会,在得之马永权的消息后立即表示说他能够给过来献血,但是要到晚上五点钟才能赶到。

  解放军三零四医院血液科主任 马健:“所以我们只好等,没有办法,急得要命。”

  然而采血车有规定每天结束抽血的时间是下午五点半,杭州小伙能在这之前赶到吗?

  解放军三零四医院血库主任 郝军:“我们最近一个献血点在万通,我说你让万通那个点

  能不能晚一点。“

  北京市血液中心采血科 菜峥:“我们当即就决定把万通的采血车,由原先的晚上五点延长工作到晚上八点。”

  这个时候小马的再次陷入了严重的昏迷状态。北京市血液中心以最快速度再次将刚刚洗涤好的400毫升的冷冻血送到了三零四医院,但是400毫升远远不够延续小马的生命。

  傍晚六点,北京市万通的采血车,做好了一切准备等待杭州的小伙到来。

  解放军三零四医院血库主任 郝军:“他们就跟我打电话说开始采了,那我就知道初检是合格的,我就赶紧跟血站打电话,我说已经开始采了,你们化验的人千万不要走。”

  夜晚,杭州小伙的血源源不断的流入了小马的身体。但是,所有人的努力在这个时候似乎并没有打动上天,输血后的小马没有任何好转,仍然昏迷不醒,医院无奈地向家属下了病危通知书。

  在马永全渺茫的生还希望面前,不愿再给异乡人再添麻烦的小马家人痛苦的做出了放弃治疗的决定,次日带着谢意和深度昏迷的小马离开北京回了老家。

  然而令人意想不到的是,就在回到老家的第二天,小马突然醒过来了。

  王立军:“我早上去的可早了,我就跑过去,我一看他真的清醒了,我叫他他都认识我,我当时感觉到高兴,我感觉他是死了一回,然后又好了,我感觉都是奇迹吧。他这次再醒来

  我也没想到,我们全家人都没想到。”

  小马得救了,如今他们又回到了北京继续接受治疗。但是在这个期间,他的白血病被确诊了,现在医院正在对他进行化疗。令人高兴的是北京市血液中心联系上了了一位自愿给小马献血的北京市民。解决了小马化疗期间用血的问题。

  北京血液中心 徐文:“他特别爽快,马上就答应了,在电话里就说什么时候我能去呀?

  然后就马上答应就来。”

  献血者 田梁彬:“我当然听了这个想法就是觉得一定要走,有这么一个机会能让我为大家做点事,也是为那个病人做点事,也希望通过我的血液能真真正正把病人能救活,我也希望他能早日康复。”

  如今小马和王丽俊这对年轻恋人有一个共同的愿望,就是盼望着小马的病能早日治好,不管在未来还会遇到多少困难都不会放弃治疗,小马说等病好了一定要做对社会有用的人,以报答每一位帮助过他的异乡好心人,每一位给了他第二次生命的人……

  三个月后,小马将进行骨髓配型,如果配型成功,白血病有可能得到治愈。但他将面临高额的治疗费用。

  目前我国流动人口已达1.4亿,我们应该关注他们的生存和生活状况,衷心的希望像小马一样的外来务工者在异地他乡找到家的感觉。

责编:吴晓洋

1/1页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b45a3b03-401e-004e-4faa-6dfd8c000000 Time:2019-09-17T22:49:18.9142818Z
相关视频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