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她的生死选择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5年12月19日 14:47 来源:CCTV.com
进入[人口]>>

  “宝宝,从今天起妈妈要给你写日记了,这是给你的日记,也许有一天,妈妈还没有来得及好好亲亲你,就得离开了,但至少你还能从日记中看到妈妈最后走过的日子。”

  这是一个27岁的准妈妈写给她即将出生宝宝的日记,她叫凌雪珠今年2月份才结的婚,4月份她惊喜的发现自己 有了身孕,,可是即将做妈妈的喜悦心情持续还不到半年,10月份的一天,她突然感觉到后背疼痛,并且这种疼痛一天天不断的加重,于是她到当地医院进行检查,然而结果出来了,为慢性乙肝肝硬化引发了原发性肝癌,而且已经为晚期,这样的结果对于凌雪珠来说,简直就是晴天霹雳。

  孕妇 凌雪珠:“我从来没有想过说我自己才27岁就会得这种病,所以我当时也挺接受不了。”

  稍微动弹几下,雪珠就会疼得浑身是汗,可是为了宝宝的健康,她坚决不吃止痛药,因为她爱孩子胜过爱自己的生命。从怀孕的第一天起雪珠和丈夫张永兴就开始了对未来的美好的憧憬。然而一张晚期肝癌的诊断书将他们推入了绝望的边缘。就在这时,医院给雪珠提出了一个需要做出抉择的治疗方案,要么将孩子引产,做抗肿瘤治疗,这样可以延长大人的生命,要么她放弃治疗,只有这样才能保住孩子,对于雪珠和家人来说这是一个非常残酷的抉择。

  凌雪珠的丈夫 张永兴:“孩子留住雪珠的病情就会恶化,医生跟我们讲如果孩子留住,大人就只有三到六个月的生命。”

  凌雪珠的父亲:“那个(妇产科)主任讲了她说,我从今以后再没机会再生,她说我绝对要保住这个孩子,我就讲你为什么你这么年纪轻轻,你就保孩子,你命都不要了,你还保孩子。”

  凌雪珠:“即使我把小孩子引产掉,也不可能有百分之百的希望。那术后很多都会复发的。到时候如果说小孩子又流产了。那我在手术当中再出现什么状况保不住的话。那不是两个都空了。只要(我再坚持)一个月的时间。至少我的孩子可以留下来了吗?”

  雪珠不顾家人的反对,决定把生的希望留给孩子,因为这是他和丈夫爱情的结晶。是他们生命的延续。

  凌雪珠:“就是说如果看不到孩子的话,那其实对孩子对我来说都是一种遗憾吧,因为孩子自小出生就没见过母亲。”

  “宝贝,无论妈妈做什么都和你在一起,分秒都不分开,这让我感觉很幸福,只是妈妈不知道能否熬过这个冬天。”

  就在这时,一个好心人告诉他们,在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做过类似病情的手术,这个消息让雪珠一家人仿佛看到了生的希望,现在只要有一线生机,他们就决不放弃,于是他们赶往千里之外的广州治病。

  凌雪珠到了广州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后,专家们为她作了全面的检查,并组织了肝胆科,新生儿科、妇产科等10几位专家进行会诊。但是专家们也没有十足的把握,怀孕5个月的雪珠已经是肝癌晚期,那她是什么时候患上这个病的,为什么以前没有发现呢?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妇产科教授 王子莲:“如果这个病人她按照正规的产科检查的话,特别是一些条件比较好的医院进行产检的话,有可能会早期发现这个肝癌。因为在我们一些大的三甲医院或者是一些条件比较好的医院,我们产前的常规的检查一般是在怀孕后开始的,而且我们一般在她四个月左右会给她抽一个AFP(甲肝蛋白)的数字还有肝功能的检查,那么如果这个病人,她在当时如果能做到这两项检查,我们可以发现一些异常的情况。”

  大夫告诉我们像这种情况,如果能早期发现、早期治疗,那么就为挽救赢得了宝贵的时间。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肝胆外科教授 彭宝岗:“因为肝癌也是在发展的,另外胎儿妊娠以后那么它对肝癌有促进作用,它主要是通过一个是激素的作用,体内雌性激素增高浓度增高,它会促进肝癌的生长。”

  孩子在一天天的长大,肿瘤也同样在一天天的长大,这将是一场两个生命与病魔的较量。晚期肝癌合并妊娠意味着凶上加险,这是因为孕妇身体里的癌细胞生长非常快,孩子随时可能因为没有机会生长到足月,就会胎死腹中,而大人也是危在旦夕。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肝胆外科教授 彭宝岗:“所以我们考虑到保护母亲为主这个原则,所以我们说在胎儿基本成熟的下尽早手术。”

  虽然胎儿只有7个月,但是医院考虑到雪珠的情况,如果现在不做手术,肿瘤随时有可能扩散,危及母亲和胎儿的生命,医生决定尽早给她做手术,然而由于子宫底较高,无法先实施肿瘤手术,因此手术时只能先做剖宫产,把孩子取出,再为雪珠做肿瘤切除手术。这样的方案实施起来风险更大了。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肝胆外科教授 彭宝岗:“单从肝癌或者从妊娠这个角度来讲,风险本身也是比较大的,你做剖腹产以后拿出胎儿以后会不会由于负压的降低诱发肝癌破裂,这是一个危险之一,那么切除肝癌以后有对肝功能的损害,还有麻醉创伤等等这些影响,会不会引起宫内的出血,这也是一个很大的问题,很大的一个风险在里面。”

  最后医院决定在11月29日为她做手术,由于手术风险与难度并存,张永兴非常的紧张不安,一边是妻子,一边是孩子,他既担心妻子的手术,又担心孩子的存活。

  雪珠的手术定下来了,可是手术费仍然差十几万,消息传到雪珠的家乡建阳市,乡亲们听说雪珠快要作手术了,纷纷献出了爱心,手术前一天,焦急不安的父母带着家乡人的嘱托和祝福,从老家赶往广州医院。

  父母赶到了医院,看到很快就要手术的女儿,年老的母亲禁不住老泪纵横,她深深的担心女儿能否闯过这一关。

  由于手术中有可能危机到母子的生命安全问题,雪珠在术前强忍着病痛,在丈夫的搀扶下,坚定地在手术书上签下了自己的名字。

  张永兴:“特紧张,很紧张很快要手术了,因为手术出来以后不知道是什么结果了。”

  明天就要手术了,尽管夜色已深,但是妈妈还是不愿意离开病房,离开女儿,她只想和女儿再多待一会。

  凌雪珠的父亲:“希望她母子走出病房时是个好事,我不希望她们结果是个坏事,也希望是个好的结果。”

  此时父亲不敢想象明天手术后会是什么样的结果,因为他不愿意,也更不敢去面对可怕的后果。 由于过度伤心,妈妈在走廊内失声痛哭,然而这时的雪珠最担心的就是父母撑不住。

  凌雪珠:“我希望他们无论发生什么情况,活着的人还是要活着,不要太伤心。(对我丈夫)就是说让他辛苦一点,好好把孩子抚养成人,这也是即使我不在了我最放心不下的。”

  病房内只剩下张永兴在陪着妻子了,雪珠拿出了一份手术前已经准备了很久的嘱托,雪珠向全国的媒体及无数帮助过她的热心人,表示诚挚的谢意。万一手术不成功,她决定将骨灰撒入厦门的大海,永远融入这座充满爱心的城市。坐在妻子的病床前,看着熟睡的妻子,张永兴只有一个愿望,祈盼着明天的手术能成功。

  11月28日,早晨6点,雪珠的父母就早早的赶到医院,然而这时母亲却迟迟不敢走进病房。

  护士:“凌雪珠给你带上这个就别摘下来了,一会手术要用的。”

  凌雪珠:““这个几点钟手术啊?”

  护士:“七点半送手术室。”

  早晨7点30分,雪珠被推出了病房,丈夫紧紧的抓着雪珠的手,生怕妻子就这么离开了自己,这台手术关系到和他最亲密的两条生命。雪珠就要和家人分别,所有的人都紧张万分,然而雪珠却超乎寻常的平静。

  雪珠进了手术室,家里人被挡在了门外。

  医生们开始了紧张的术前准备工作,因为剖腹产手术中最可怕的就是术中破坏被癌细胞占据的右肝,促使癌细胞转移。这样胎儿和大人就会面临生命危险。所以全体大夫非常小心翼翼,而这些尽管已经看不见女儿的身影,可是父亲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过手术室的窗口。

  8:22分,几名护士把迎接宝宝出生所用的暖箱推进了手术室。

  9:08分,孩子顺利的取出

  由于是早产儿,在场的医生们没有听到孩子的啼哭声,这意味着孩子目前没有呼吸,妇产科和新生儿科医生马上采取抢救措施。

  听到孩子的这一声哭,雪珠笑了。

  张永兴从手术开始一直抱着妻子的衣服,他就是想让雪珠知道,他一直在陪伴他,他会和她一起共度难关。

  护士:“谁是孩子的家属啊?”

  张永兴:“我,我是。”

  护士:“宝宝9点08分出来的,是个男孩。”

  张永兴:“健康吗?”

  护士:“现在还不知道呢。”

  9:35分,宝宝由于各个功能器官发育尚未成熟,他必须马上送到新生科继续治疗。

  当张永兴看到孩子的那一刻,他由衷的笑了,这是我们这些天来第一次看到他笑。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新生儿科教授 李晓瑜:“主要就是说他(孩子)一出来,最主要的问题就是第一个问题就是呼吸的问题,因为他是个早产出生的时候,容易发生一些窒息缺氧这些情况,那么最主要是呼吸,这一关因为他肺的发育不成熟,那么他自己的呼吸功能就不好,所以就说一个需要用到呼吸机机械空气帮他,第二个就是用肺表面活性物质替代治疗,这个对他有好处。”

  张永兴:“护士,我问一下刚才送进来的那个小孩现在情况怎么样了?”

  护士:“我还不清楚。”

  孩子平安的降生了,可是妻子仍在手术中,妻子能平安的出来吗,她的手术究竟怎么样,想到这些张永兴暗暗地流下了眼泪。

  张永兴:“现在小孩子总算出来了,我的心也踏实下一半吧,我爱人心愿也达成了一半,我希望我爱人的整个心愿另外一半也能达成。”

  手术还在进行中,由于妊娠后脏器充血,随时有可能出现大出血及肝功能衰竭的状况,突然病人的血压急剧下降,这让在场的医生都十分紧张,如果血压继续降下去,那么病人随时都有生命危险。

  而年迈的父母也不知道手术室里发生了什么情况,医生们匆忙的脚步,让他们更是不安。

  6个多小时过去了,原本早就该出来的雪珠却还躺在手术室内,经过紧急抢救血压基本稳定了 。13:10分,被癌细胞完全占据的右肝,成功的被切除了。

  医生:“(肿瘤)非常大,这个有多重这个是2点76公斤,肿瘤这么大这是长在肝上的病人,现在很稳定。”

  凌雪珠的父亲:“很稳定是吗?病情还稳定,吓都吓死人了,(肿瘤)比小孩子还更大呀。”

  14:40分,雪珠终于被推出了手术室。

  中山大学附属第一医院肝胆外科教授 彭宝岗:“剖腹产以后我们就按常规在母体上切口,打开腹腔探察,那么探察就发现这个肿瘤的大小是24乘19.5公分这么大,占据了整个右半肝跟隔肌,是有粘连的、有侵犯,

  手术是比较困难的难度,也比较大,但是整个过程还是比较顺利的。”

  然而此时的雪珠并没有脱离危险,她还要在重症监护室继续观察。

  医生:“你睁开眼睛看一下好不好?睁开眼睛,好叫什么名字呀?”

  凌雪珠:“凌雪珠。”

  医生:“好,好的。”

  张永兴:“(我去看她)她还很清醒,我跟她讲雪珠我来看你了,她点一点头,最后的时候我跟她讲,我进去看了孩子,妇产科的医生讲孩子都比较平安,比较稳定,我爱人眼睛强睁开看了我一下。”

  “知道吗?宝贝,我和你爸爸曾经憧憬过很多未来,可现在妈妈都不想了,妈妈只希望能和你们在一起,永远的,这世上再没有比“在一起”更让人觉得温暖和幸福的了。”

  11月30日早晨,雪珠离开了重症监护室,医生讲她的各方面情况都比较稳定,基本脱离了危险,雪珠,很快就可以和她的孩子和家人在一起了。

  为了孩子,她放弃了治疗,在生命和孩子之间她坚定的选择了孩子,凌雪珠的选择见证了母性的伟大。

  目前,雪珠已经离开重症监护室转入普通病房,现在母子平安。

责编:吴晓洋

1/1页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243e5d77-801e-0118-77e6-6d53a9000000 Time:2019-09-18T05:59:33.0919129Z
相关视频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