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出走背后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5年09月27日 09:57 来源:CCTV.com
进入[人口]>>

  8月15日,北京某著名高校的研究生宿舍楼里一名研究生的出走引起了轩然大波。那么这个出走的研究生究竟是一名什么样的学生呢?

  柳建峰,他就是这名离校出走的学生,就读于这所高校的信息工程技术学院,硕士研究生二年纪学生。这个十分意外的消息一时间引起了很多人的关注。

  柳剑峰的同学:“就是感到有点意外。”

  同学:“当时大家都没有想到嘛,如果想到的话,晚上我就会陪着她,就不会有这个事情了。”

  那么他到底是一名什么样的学生呢?

  同学:“感觉他人挺好的,和大家玩得挺好的,为人的话各方面都比较和气。”

  同学:“我觉得他工作上挺努力的,做事很细心、很严谨。”

  柳建峰出生于一个经济好的教师家庭,从小学习成绩优秀。1996年大学本科毕业后,被北京某著名高校研究生部录取。这样的经历让很多人都感到十分羡慕,可是就是这样,他又为什么还要选择出走呢?

  “妈妈,我没有能力!我没有能力!”这是柳剑锋出走前一天晚上在电话里向母亲哭着说的最后一句话。然而柳剑锋的父母万万没有想到,就在通话后的第二天夜里,柳建峰就离校出走了。

  同学:“第二天早晨我到他寝室去,七点多,然后他寝室里没人,我想可能去吃早饭了或干嘛呢,就到食堂去看了一下,食堂也没有他,会不会早上起来到附近去散步,我就到附近随便看了一下,还是没有人,还问了他们值班的门卫,他们才说的。”

  柳建峰出走的第二天,得到消息他的父母就从千里之外的老家江西赶到了北京。据柳建峰的母亲回忆柳建峰在出走前与家里的通话就表现得精神有点异常。

  柳剑峰的母亲:“他12号给家打电话讲话有点不清楚,你们知道了,知道那个事了?我和他爸爸就问他什么事啊?什么事啊?不知道啊,又讲我失去人身自由,他们都在监视我。”

  柳建峰的母亲接完电话后感到十分奇怪,那么柳建峰提到的事情是怎么一回事,他的同学又为什么要监视他呢?

  同学:“当时我们在那边出去旅游嘛,他好像不是太高兴,比较沉默。”

  后来,他的母亲向同学了解到,在桂林旅游时,不少同学就发现柳建峰情绪反常,特别是和一个女孩通过几次电话后就表现得尤其激动,当时在江中竹筏上就痛哭了好几次。于是同学都注意到了这一点。

  柳剑峰的母亲:“看着他有点不正常了,就好像守着他吧,怕他出事。”

  从桂林旅游回北京的第二天晚上,柳建峰谁也没打招呼就离开了学校,而且再也没有回来。

  柳剑峰的母亲:“他去桂林前回家了三天,这三天见面就是最后永别了,我也没想到是这么一回事。”

  柳剑峰的父亲:“2003年他得稿费得了大概五六千块钱,他从稿费里拿两千块钱给他母亲,叫她买一个自动的洗衣机。”

  有不少人猜测柳建峰的出走,与前一段没有结果的感情有关系。那么果真如此么?

  柳剑峰的母亲:“我们要求它找一个女朋友嘛。我认为他在学校女孩子是比较多嘛,我也不晓得他接触女孩子这么困难,他们实验室都是男孩子,没有什么女孩子,这样接触少了那肯定会没有机会的。我也不知道像他那样脆弱的人就承受不了,我觉得是我们给了他压力。”

  对此,柳建峰的同学又是怎么说的呢?

  同学:“恋爱这种事情每个人都会遇到,那是个体的事情,可能不会影响什么整个人的状态,只是一个导火索而已。近年他可能经历一些事情不大顺心,产生他对生活上有一点悲观,这个时候可能多方面压抑的情况下,产程聚集的效应导致了这件事情的发生。”

  同学:“我就觉得他可能本来外界压力就挺大的,然后他自己给自己定的期望值又很高,这样的话实现起来有一点什么困难的话,他可能就想得格外的多一些。然后他自己也给自己人为的增加了一些压力。比如说什么他和他本科的一些同学比。也就是说他这个年纪该做些什么。已经做成了什么了。他现在是学生,没有能力买房子什么的,这些问题考虑的太多了。”

  由于对自己的不认可,柳建峰出走了。那么柳建峰和他的同学们究竟面临着多大的压力?这种压力又是否已经严重影响到了他们的正常生活呢?

  同学:“现在这个时间确实是一个很关键的事情,就要考虑一下自己将来的前途,就业、出国、将来事业的规划、什么的。但是同时实验室的事情又很多,科研、论文啊,还有一些做实验室的项目,基本上那个实验室的事情把生活大部分都占据了。像我们的话每天其实和上班差不多,规定是朝九夕五的生活节奏,而思考这些问题的时间就特别少,使得自己的思维就比较僵化,思维比较僵化就容易想到死胡同里头去,然后就会走极端压力的程度,可能因人而异,我觉得对于我个人来讲,他可能不会太多的影响自己的生活,但是很多情况下会影响我的情绪。”

  不难看出,柳建峰和他的同学都面临着繁重的学习任务和对未来生活的较高期待。

  同学:“整个生存状态,使自己的精神处于亚健康的状态,这种压力使他变得积聚起来,压力很大。”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咨询中心 聂振伟:“每个人如何去面对社会这种压力,我们每个人的准备,心理上的准备是不足的,在实际生活当中过于求完美,这种都会造成人的压力的一个自我的压力源,有些事情你把它看淡一点或者会有不完美的地方,你能够接纳自己,你可能就自我减压了,过于求完美我们说也是心理的一个问题,可能会造成一些人的困扰或者是抑郁。”

  那么柳建峰现在到底在哪里?他的家里人又找到他了么?

  柳建峰的出走让悲痛欲绝的父母无法承受。他们一方面向警方报案,另一方面开始张贴和散发寻人启事。就在他们心急如焚的时侯,柳建峰的父亲接到好心人的电话,报告半小时前在海淀南路的住宅小区发现了柳剑锋。听到这个消息,柳建峰的父亲,顾不得好些天以来的疲惫立即就上路了。

  然而,刚一下车,提供线索的好心人便告之柳建峰走了。

  老人:“我可以带你去看那个地方,他每天可能都在这睡觉,而且穿着北大校服。”

  老人:“多少天了,有十来天了每天晚上都在这睡觉吗,他好像是在哪,就在这,这是他父亲。”

  老人:“他刚骑个自行车刚走,天天晚上在这睡着的,他那被子是不是搁那,那不是他的,他拿走了。他昨天晚上就在这睡的。”

  记者:“身高多高啊?”

  老人:“身高不高,身高跟他父亲差不多,比他高点,没有那么胖。”

  记者:“挺干净、挺文质穿一个黑皮鞋米黄色的裤子,是吗?”

  柳建峰的父亲:“不是。”

  听完叙述,柳建峰父亲确认这个人不是柳建峰。然而正在这时,有人说却说柳建峰突然出现了。那么他到底是不是柳建峰呢?

  记者:“跟这个是一样的吗?”

  路人:“是,就是,就是他。”

  尽管不是柳建峰,但失子己近一月的老父亲还是上前问了年轻人自己关心的问题。

  柳建峰的父亲:“我的儿子走的时候他是没有带任何钱、没有带任何证件、也没有带手机,在外面像你们这样,去了外面那怎么样生存呢?”

  现在,柳建峰的父亲最担心的就是儿子的生存问题,不知道他现在有没有饭吃,现在冷不冷。

  柳建峰从北大出走的消息被媒体报导后,在社会上引起了强烈反响。老两口每天都要接到几十甚至上百个好心人打来的安慰、问询和提供线索的电话。如今,电话成了他们的唯一希望。这些日子来,柳建峰都一直没有消息,柳建峰的母亲感到万分着急。

  然而就在他们万般无奈之下,又有人打来了电话称在安贞桥上发现了柳剑锋。

  柳建峰的父亲:“坐在那里?他出走已经20多天了,而且我很饿、我想回家是不是?他要点钱,阿姨啊你是不是这样,如果他还在那里,你就把他留下来帮他一下,给他吃碗饭。”

  提供线索的人说这个人和寻人启示上的柳建峰长得惊人的相似。老两口内心又燃起了希望。

  柳剑锋的父亲又上路了。心急如焚的他朝桥上奔了过去。这一次他不想再次扑空。可这一次他又失望了。

  记者:“不是他吧,是他吧?不是跟报纸上挺像。”

  在柳建峰的公寓里,柳建峰的妈妈十分伤心,回忆起跟儿子的相处的日子,她内心充满了自责。

  柳建峰的母亲:“比如多问问他有什么心思啊?需要不需要给你帮什么忙?如果多讲点这个话,或者问一下你有心事吗?我看你自己不高兴的样子问一下也好,如果他不肯说那么就干脆给他讲一讲生命是很重要的,一定要爱惜生命,人走在这个世界上一辈子就这么一回,多这样讲讲就好,没有讲过哟,哪里讲过,他回家一次,他爸爸除了给钱,就没别的。”

  如今,开学了,柳剑锋的同学们都在等着剑锋回来。但柳剑锋至今未归,父母、警方及校方一直在积极地寻找着他。这时,柳剑峰母亲的心里悄然涌起了一个最不愿意承认,但又不得不承认的残酷念头。

  柳建峰的母亲:“我都怀疑我的小孩死掉了。”

  找儿子己经一个多月了,想来想去柳建峰的母亲就想儿子是不是有可能就躲在学校附近的荒山上呢?第二天,柳剑锋母亲叫上了两位热心人同她到离学校最近的郊外的一座荒山上去寻找。

  柳建峰的母亲:“因为我找了这么多天一点信息都没有啊,一点蛛丝马迹都找不到,所以我说会不会在这里,所以我觉得这里难进一些吧,这个山离城里比较近,我就怕他会在这里结束自己。”

  这是一座离学校最近的一座离学校最近的荒山,平时没有什么人来,那么柳建峰会躲在这里么,或者说在这里会能找到他的有关线索么?山不是很大,但这里草木繁茂,不管别人怎样劝柳剑峰的母亲仍然凭着自己的直觉,相信在这里又可能找到柳建峰,她不找完这座山心理还真是不甘心。

  柳建峰的母亲:“这个里面他应该是进不去,如果能生存下来我也是放心,关键我是怕他当时想不通去找死,可能死在这附近,也可能我现在来找不是来找他活人。他这个人不太愿意求人,晓得不?”

  朋友:“他饿急了,也得求人,人在极限的时候,什么都可以办得出来,饿极的时候。”

  柳建峰的母亲:“我就是怕他想不通,干脆死了就算了,是吧。”

  整个山都找遍了,柳建峰的母亲彻底失望了。

  柳建峰你在哪里,不管你遭遇了什么,你的父母都理解你,不管你在哪里,你的父母都希望你能够振作精神再回到大家的身边。

  在我们节目即将结束的时候,我们采访了很多即将面临毕业的青年朋友们,他们在面对他们的未来时,又是怎样的态度呢?

  记者:“就是走出校门之后,你对你的职业有什么规划吗?”

  女同学:“有啊,有很详细的规划,有近期的三五年的,还有中期的十年的,还有以后的发展的规划。”记者:“有没有想到以后会有受挫的时候?”

  女同学:“其实我可能是一直受挫折比较少,但是肯定会有,我想我会很坚强。”

  男同学:“暂时的低沉不会对一生造成影响。”

  记者:“如果考研失败了你会怎么想呢?”

  女同学:“没有什么关系吧,毕竟我努力了,我会继续找其他出路的,不能证明我自己没有能力,因为

  大家都很优秀。”

  记者:“如果没有考上的话,你会不会有什么压力呢?”

  男同学:“不会,不会。这个我还是放得比较开,你提前想过的话就没什么事了,你要不想遇到问题就不好解决了,但是想的比较全面的话,就没什么事了。”

  北京师范大学心理咨询中心 聂振伟:“遇到不如意的事情,其实是人生的十之八九都是不如意,这就叫挫折,面对挫折是一个非常正常的,你要说处处如意,到什么年龄就应该做什么事情,就应该考上大学,就应该有什么,什么条件,那个所谓的,那个脑子里的那个应该才是不正常的。我们还没有足以用更多的方式来面对,就需要我们一边学习,一边成长一边再去适应社会。然后学会调控自己的情绪,学会把握自己的情绪,不让自己的情绪变成失控的一种状态。”

  我们要说在社会变迁加剧,社会竞争日趋激烈的今天,我们更有必要提出我们要学会善待生命中的瑕疵和生活中的缺憾,我们的成功虽然有一些外在的评判标准,但是它更多的取决于我们自己的内在感受。让我们有一颗宽容自己的豁达之心,认真生活好当前每一天,相信成功会向我们招手的。

  柳剑峰的出走令人心痛,现代人应该学会自我见呀。全社会应共同关注心理健康,创造和谐氛围。

责编:吴晓洋

1/1页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83b834eb-201e-0033-296d-6c6144000000 Time:2019-09-16T09:01:24.5506646Z
相关视频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