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茹心的倾诉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5年08月31日 13:56 来源:CCTV.com
进入[人口]>>

  茹心是生活在江南小镇的一个性格温婉的女子。二十六岁那年她恋爱、结婚了,一年后她生下了一个人见人爱的儿子。茹心满以为日子会一直这样幸福地过下去,然而没想到的是,随着孩子的降生,她的命运从此发生了巨大的转变。

  茹心:“我的预产期是9月5号。感觉不是很好,下午1点左右住院了。”

  医生给茹心做过检查之后,为她做了剖腹产手术,产后一直高烧不退。拆线之后,茹心出院了。就在核对医院账单的时候,他们对一项检测的费用感到很奇怪。

  茹心:“我们就对,这一项多出来了,医院出差错的别的病床上的人说经常有的嘛,那我们也没有怀疑到这一点。”

  回到家里,茹心又恢复了她以前的生活。她不久就忘记了医院收费单上曾经出现的小插曲,但是几天后的一个下午,一个突如其来电话,把她推向了无底深渊。

  茹心:“那一天是傍晚5点左右,我老公打给我一个电话,他说疾控中心的人打他电话说我身体不好。”

  茹心和丈夫一直惴惴不安。为什么医生的话总是遮遮掩掩呢?两天之后,医生亲自来到了茹心家里,要求单独和茹心谈一谈。

  茹心:“问了我一些可能在他们觉得要问的问题,我都一一回答。我说肯定不是一件很平常的事情,医生就直接告诉我,他说你是一个艾滋病感染者。”

  这个时候,茹心的脑海里浮现出两个字――死亡。

  茹心:“想到死亡,(我)马上问了医生一个问题,我说那孩子有没有事情,那他说孩子还不能确定。等医生走后我老公他马上上来了,他问我医生到底跟你说了些什么?那我说你是不是真的要知道,我可以马上告诉你,我得了艾滋病,我说是真的,我没有必要对你隐瞒什么,然后就这样相拥而睡。”

  儿子的情况如何,夫妇俩每天都在默默的祈祷着,襁褓中那个尚不知事的孩子将面临什么样的命运呢?

  茹心:“我们足足等了一个星期,初一早上十点左右,我老公给我打了一个电话,他说他真的不知道怎么活下去?因为孩子也是阳性。”

  虽然儿子被初步诊断为被感染者,但是医生说,要等到孩子十八个月的时候才能作出最后的诊断结果。这是怎么回事呢?

  著名艾滋病专家 徐克沂:“哺乳是传播艾滋病的一个方式,就是说HIV阳性的母亲,她可以把HIV传染给孩子。传染的纪律大概是25%,也就是说在100个母亲里,有25个也就是1/4可以传给孩子。那么传给孩子是什么途径呢,目前以为可能有以下这么几个方面。第一个就是说,在这个男性的精子和女性的卵子上面都没有CD4,那么艾滋病毒不可能在精卵结合的时候就传给孩子。那么孩子在母亲的子宫里面,在妊娠期间,可能有通过羊水通过胎盘可能有少量的传播,但是也非常少。大部分的孩子在怀孕期间,在母亲腹内都是没有被感染的。那么感染的过程都是在分娩开始以后,我们叫做围产期,也就是在分娩的前后这段时间,由于通过产道的时候,由于机械的摩擦,由于在产道的分泌物里面有一部分艾滋病毒,尤其是当孩子的皮肤有破损的时候容易感染。那么还有一部分是孩子生下来以后,通过母乳感染的,这个占整个的感染率的25%,也就是在这个1/4感染里面又是1/4是通过母乳感染的。那么它的机制就是在母乳里面还有艾滋病毒,一般在吸允的过程当中可以通过口腔粘膜传给孩子,少量的也可以通过消化道传染,因为孩子的消化道比较脆弱,不像成人。基本上传播的机制就是这样。”

  医生还嘱咐茹心不要再给孩子喂母乳,那么为什么不能给孩子为母乳呢?母婴又是如何传播的呢?

  小孩在生下来以后,母亲的抗体,包括艾滋病的抗体,包括麻疹等其他所有的抗体,都保存很长一段时间,那么艾滋病的抗体大概是18个月,所以目前我们的检查方法呢就是检查抗体,所以如果发现孩子抗体是阳性的,并不说明他感染,说明也可能是感染,也可能是从母亲的抗体传染给他,那么到18个月以后母亲的抗体就消失了,如果这个时候还是阳性,那么就说明孩子确实被感染了。

  此时的茹心整天在为孩子的健康而焦心如焚,那么丈夫的情况如何呢?

  茹心:“就在医生来我们家那一天,他也抽血去化验了,也复查了一次,证明没有(艾滋病)。”

  对于这样的结果,他们在庆幸的同时仍有几分疑虑,专家的解释让他们彻底放心了。

  最广泛的,也是传播性最弱的就是性传播,性传播呢占到整个世界上传播的80%到90%,全是性传播的。但是性传播,艾滋病的病毒存在于男性的精液和女性的引导分泌物里面,在性交的过程中,比方说男性的HIV是阳性的,那么它的精液里面含有艾滋病毒,在性交的过程中他的精液保存在女性的阴道里面,那么这样精液里面的病毒就会透过粘膜,即便是完整的粘膜进入到女性的身内,进行传播。那么传播的几率多高呢?千分之二。那么如果相反过来女性的HIV是阳性的,男性是阴性的,在性交的过程中女性的阴道分泌物可以通过粘膜进到男性的体内,那么这个就要轻的多了,因为它在阴胫没有一个存留过程,不像阴道里边,所以她是他的1/2,也就是千分之一。

  以后的日子表面上依然平静,茹心的内心深处却有了秘密。她开始变得喜欢独处,她说因为独处的时候可以尽情流泪。

  茹心:“我天天是流泪,家里就我和孩子两个人,天天像是世界末日,有时候看到孩子哭我也哭,尽管表达的不是同一种行为,但是至少我感觉有人在陪我一起哭。”

  茹心说,孩子初检化验单出来的那一天,她就作了决定――离开丈夫,她觉得只有这样才能让丈夫幸福。但就在这时,丈夫的父亲―那位曾经非常疼爱她的公公,却说出了让她意想不到的话。

  茹心:“他(公公)说既然你爱你的老公,你就知道该怎么选择。要么到外面去租房子,要么回娘家。 我跟我老公已经说好了, 我说我们彼此冷静一段时间,我回我妈妈家,我们三个人(再)在一起过一天。”

  第二天早晨,她决定离开婆家。

  茹心:“起床拉开窗帘,外面下了很大很大的雪,真的这场雪谁都没有预想到,天气预报上也没有。”

  茹心抱上孩子被迫回娘家去了。此时孩子还未满月, 她说,她一直很清楚地记得离开婆家时的情形,那种感觉一辈子也忘不了。

  茹心:“那一天,我妈妈家一个人也没有,我老公把我们送到家之后,他就说,我明后天会来看你的 我没有说太多话,他走了,他是流着眼泪离开的。”

  从第二天开始,丈夫好像变了个人,不再主动打电话问候,不再来看望她和儿子。曾经无比疼爱他的公婆却再也没有抱过他们的孙子。

  茹心:“第二天、第三天打他电话,完全就像变了个人似的,说我打他电话是在逼他,我说只不过想听听你的声音,你说好要来看我们。我一直在等他电话。他都没有给我打一个电话,到晚上我真的忍不住了,我又给他打了电话。”

  小镇上的人大多认为,得艾滋病的人都是因为生活作风不检点。但是茹心对于自己怎么会被感染,一直没有找到答案。

  茹心:“我到死都不会知道自己是怎么感染上这种病的。 在多数人眼里总归就是因为性生活感染的,但我又怎样能解释清楚呢?”

  在她的记忆中,除了常去私人诊所看牙病之外,再也想不出还有什么途径可以使她感染上这种疾病了。

  所有传播的机制都是体液交换,体液交换的意思就是说病人含有艾滋病毒的体液必须尽到被感染者的身体内,那么必需的有这么一个过程才能会被感染,那么最多见的就是血液,其次是生殖道的分泌物,还有乳汁这些个。那么拔牙会不会感染,刮胡子会不会感染,这个都是在列在宣传的手册里面都是可能感染,刷牙会不会被感染,这个都是可能的。有一个牙科大夫在美国,他感染了几个艾滋病人。它本身是个艾滋病人,感染者,他在拔牙过程当中可能手啊哪有出血,那么它的血液进到被拔牙、被修牙的人身上,有。

  时间又过去了两个月,丈夫一家人逐渐对她和孩子不闻不问,她无法忍受对丈夫的思念,对家的渴望。在她独处的时候,常常会想起过去在婆家的幸福时光。

  茹心:“刚好就是我们结婚一年我怀孕了,怀孕的时候全家人都很高兴。那个时候他很兴奋,他说我怀孕了,真的很高兴,我公公他知道我要吃什么菜,就尽量会去给我买菜,尽量把那个菜放在我的面前。”

  在公婆的眼中,茹心一直是一个善良贤慧的儿媳妇,她无法接受眼前的现实,抱着一丝希望,她又回到了婆家。

  茹心:“我婆婆没有想到我们会自己回来。我没有说一句话,我公公说了一句很难听的话,他说得这种病,就是和别人有不正当的关系才会感染的。我老公说,我们只有离婚了。”

  茹心和孩子虽然搬回了婆家,但是丈夫却拿着自己的衣物离开了,只留下她一个人和孩子生活。 那个曾经体贴入微的丈夫从此再也没有来看望过她和儿子,甚至连给儿子买奶粉的钱也不给。

  茹心:“他也不接我电话,(一个月后)我给他发信息,他说,买奶粉的钱你先垫着好了。我说,我去找工作,他说随便你自己,你想怎么样就怎么样。”

  茹心回想起和丈夫从恋爱到结婚,一直相亲相爱。丈夫高大英俊,是一家大公司的主管。如心生下儿子的时候,丈夫日夜守护在刚刚做过手术的妻子身边.术后如心醒来,丈夫把喜得贵子的消息告诉了所有的朋友。祝贺的鲜花摆满了病房。

  茹心:“全都是百合花,很多人来看我们,病床后面都是花,那外面也都是花,很多很多花,那种感觉真得很好。”

  茹心在对往事的回忆中,痛苦的捱过了一个月。婚后一直在丈夫呵护下生活的她,现在只有出去找工作来维持母子生活。孩子八个月那天,她把儿子交给了婆婆,茹心每天在网上查询信息,想给自己找份工作。而公公却常常逼迫她离开。两周之后,又带着丈夫的姐姐和姐夫来了。

  茹心:“他姐夫和他爸爸就开始拆电脑,把电脑都拆掉了,我不知道我的钥匙放在写字台上,他们把我的钥匙家里的钥匙,都取下来了,剩下的钥匙就丢在地上。我不想在那个家待下去了,每天都是心惊肉跳的。 我刚好在那一天找到了一个工作, 我离开了家。”

  就这样,茹心彻底离开了那个曾经给过她幸福的家。丈夫已明确表示不会让她再见到儿子。 儿子到现在已经九个月大了,是否感染艾滋病,还要再等九个月。她带着对儿子健康的企盼,开始了新生活。她开始在社会上寻求帮助,这个时候,很多单位和个人向她伸出了温暖的手。

  茹心:“我去找了妇联,妇联的人耐心地接待了我,对我也挺亲切的,给我到一杯水,给我整一点小点心,她就坐在我旁边,对我就像自己的女儿一样。她说有我这个阿姨在你就不要怕。只要你需要我你就来找我。”

  茹心说,生命中还有很长一段路要走。现在她正打算开一家电池回收的小店,来维持自己简单的生活。

  茹心:“一般情况下,学生用CD什么的,都要用电池,我在网上查阅了一下是五块钱一个月,本来五块钱可以买两节电池,但现在你可以随时来更换,你一个月就一块钱。我肯定会把它做好。”

  对于开店的事情,茹心首先遇到的问题是资金从哪里来?

  茹心:“第一方面是资金,然后就是你这个市场大不大,家里应该有一部分钱,问他们借。因为这个投资不大,一万块钱差不多了。”

  茹心在身患绝症,思念儿子,失去爱情,失去家庭的极度痛苦下,她坚强的迎接着生活的挑战。

  茹心:“在医生告诉我的那一霎,我是绝望的。 我以前天天都流泪 生活中并不需要太多的泪水 活着是最好的证明,虽然我们得了艾滋病 我们同样可以为社会做出一点贡献 哪怕小的微不足道 生活中需要的是欢笑 需要的是真诚 明天太阳还是这样升起。”

  卫生部艾滋病防控委员会主任 戴志澄:“今年年底国务院要出台一个政策叫艾滋病预防控制管理条例,在这个条例里面有很重要的条文,对感染者和艾滋病病人从人权、人道主义出发,不应该歧视,不应该侮辱,对他们的劳动、工作、生活、旅行、学习、还有就医,

  都不能够歧视,有这一条法律上有保护,不仅仅是妇女,对所有的(感染者)。”

  在我们的生活中,人人都需要关爱,茹心作为一个女性艾滋病感染者,做为一个年轻的母亲,她更需要来自家庭,来自社会的关爱。

  茹心:“作为女儿我感谢我的父母,他们在我生命的转折处还是给了我最大的抚慰,帮我一路走来;作为朋友,我更应该感谢他们,风雨中陪伴我走过的每一个人,我也会用同样的爱心回报我身边所有所有的人。”

  我们也真诚地希望,每一个母亲都享有爱孩子的权利,每一个艾滋病感染者都能有一个充满温馨与关爱的家。生命无论长短,她们都需要亲情,需要尊严。

责编:吴晓洋

1/1页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0256e024-501e-00d2-36bd-6d8631000000 Time:2019-09-18T01:08:49.7802150Z
相关视频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