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割肝救子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5年06月29日 10:48 来源:CCTV.com
进入[人口]>>

  2005年6月18日下午16:35分

  2005年6月18日,手术的前一天,病房里妈妈、爸爸、外婆、奶奶的眼睛一直没有离开一岁半的宝宝,每个人都想暂时忘却明天的一切,分享和宝宝在一起的欢乐.

  手术临近,全家人决定给远在广西的爷爷报个平安。

  妈妈:“叫爷爷,爷爷。”

  宝宝:“想你,想你,爷爷好。”

  爸爸:“我们好,你放心,喂,还在这里明天早晨7点多钟做(手术)。”

  爸爸颤抖的声音难掩心中的担忧,十四个小时后,二十七岁的妈妈和一岁半的儿子宝宝将要进行肝脏移植手术.对于一岁半的年龄,手术危险重重,明天宝宝和妈妈将会怎样?谁都不知道。

  记者:“你明天上手术台害怕吗?”

  妈妈 唐丁香:“害怕,谁会不害怕呢,但是为了宝宝,再害怕我也得去。”

  2005年6月19日早晨6:50

  6月19日早晨,爸爸唐汉林要在麻醉知情书上签字,他迟迟不肯拿笔。因为这个决定关系到他最亲密的两个人,妻子唐丁香和儿子宝宝的生命,无论他们中间的任何一个人没有走下手术台,他的家都不再完整。而此时,一向开朗多话的妻子一言不发,平静的等待手术,眼神却始终不离开儿子宝宝。宝宝的手牵着妈妈的手。他不知道今天他们要共处一场生死考验。

  2005年6月19日早晨7:00

  夫妻俩人没有说话,也没有互相安慰。这是手术前唯一短暂的两个人的相处。只有宝宝的欢笑让每一个人偶尔忘却即将开始的手术。走上手术车的是一个健康的妈妈,她要用自己健康的身体挽救自己只剩下三个月生命的儿子,为什么儿子的生命危在旦夕,又为什么年轻的妈妈会和儿子一起共赴这场生死的考验?

  半年前,宝宝的小肚子突然鼓了起来,在一个月里,鼓起的地方飞速膨胀,这让妈妈感到一种不祥的征兆。

  妈妈 唐丁香:“那个肚子越来越大、又硬,看着宝宝的肚子,心里边难受。”

  妈妈带着宝宝在广西当地的医院进行检查,发现宝宝的肝脏里有一块肿物,他们向医生询问病情时,得到的却是一个让人难以接受的结果。

  爸爸 唐汉林:“医生说这种病没有办法治疗了,姥姥当场就昏过去了。”

  妈妈 唐丁香:“他们说就是宝宝吃什么、喝什么,你尽管给他吃,你尽管给他喝,就是在后面这段日子给他吃好、喝好。”

  面对这样的结果,全家人几近崩溃,亲属朋友建议他们再要一个孩子。

  妈妈 唐丁香:“那时候还很小,刚学会走路、走不稳,他爸爸在那里放碟子,蹲在那里,宝宝就端一张小凳子过去,给他爸爸坐。坐啊,坐啊,他说,特懂事。宝宝他是无辜的,他生出来就是在这个世界上生存的,反正有一线希望我就得救他,小孩子太可怜了。”

  就在全家人陷入绝望时,一个意外的电话打来了。

  爸爸 唐汉林:“我的爱人他有一个表妹在天津。”

  妈妈 唐丁香:“她说这里有这个小儿肿瘤专科的医院,我们那里没有。”

  爸爸 唐汉林:“她就上网咨询查到这里。”

  妈妈 唐丁香:“我就带他过来碰碰运气。”

  怀揣一线希望,全家人带宝宝赶到天津肿瘤医院,谁也不知道等待他们的将是什么?经过检查,宝宝被确诊为恶性肿瘤的一种肝母细胞瘤,并且已经到了晚期,唯一能够挽救宝宝生命的办法就是进行肝移植手术。

  天津市肿瘤医院副院长 李强:“如果不手术这个孩子的生存期应该不会超过三个月,因为他这样已经黄疸了,小孩已经出现黄疸,并且肝功能开始衰竭,所以小孩的生存期已经很短了。”

  而肝脏移植手术需要的大笔费用,成为宝宝全家不得不面对的问题。

  妈妈 唐丁香:“没钱,把房子抵押给银行。”

  记者:“整个手术要多少钱?”

  妈妈 唐丁香:“几十万。”

  记者:“那现在你们有多少钱?”

  妈妈 唐丁香:“也就几万块钱。”

  记者:“那几万块包括房子抵押吗?”

  妈妈 唐丁香:“是的。”

  爸爸 唐汉林:“和医院说叫他帮一下忙,晚一点,能不能慢一点晚给他(手术费),想尽了一切办法,现在我的心情非常的难过。”

  宝宝的生命危在旦夕,一方面医院决定减免手术的部分费用,另一方面,一向爱面子的爸爸开始东拼西凑,向亲戚们借钱,然而为宝宝移植的肝脏从何而来,成了最关键的问题。妈妈、爸爸、姥姥还着朴素的心愿打算捐献自己的肝脏。

  妈妈 唐丁香:“你没有选择只有做(手术),你不做(手术),宝宝也没救,做(手术)不成功,就救不了宝宝,做(手术)成功了宝宝就能活下来,只要宝宝能好,干什么都行。别说切肝就是整块肝给他,我也无所谓。”

  姥姥:“切我的肝好一点,别让我的女儿割,割我自己的肝好一些。”

  究竟谁的肝脏最合适宝宝,肝脏科专家得出了最后的结果。

  天津市肿瘤医院副院长 李强:“考虑到病人和肝脏体积的大小,我们认为他母亲更合适一点。他父亲是76公斤,他母亲只有44公斤,所以母亲的44公斤,算起来她左侧的左外叶多一点的时候,应该接近250克到300克,所以这样对10公斤的一个孩子是比较合适的,所以我们在选择病例的时候,他的姥姥、他的奶奶、他的爷爷、父亲、母亲都愿意给这个孩子献肝,那我们最后选定了他的母亲。”

  而天津肿瘤医院也不得不面对一个巨大的挑战,虽然院方具备实力,但手术的难度实在太大,1岁半的年龄是国内实施亲体肝移植的最小年龄,手术难关重重。

  天津市肿瘤医院儿科主任 张广超:“在咱们国家来说,做得最小的孩子他们大概就是4岁或者是两岁,好象是没有成功,这个比较小的孩子。这个孩子是18个月、一岁半,可以说在咱们国内做亲体肝移植来说年龄是比较小的,(对于)创伤这么大范围、这么大的一个手术来说,对这个18个月的孩子来说,那就是相当困难的。”

  6月19日由副院长李强带队,以及肝胆科、儿科、麻醉科各方专家组成了一个30人的手术团队,将要对阵这次手术中碰到的各种难关。

  天津市肿瘤医院副院长 李强:“对我压力应该是蛮大的,因为这么大的一个孩子在国内做的,(手术)呢大家在网上查了,这是(年龄)最小的一例,那么只有18个月,他的手术的难度是很大的。”

  早上7点,大家全部到达手术室,进行术前准备,主刀医生是肝胆科专家李强。

  8点整手术正式开始,妈妈先进入手术室,宝宝在病房里等待,手术先要进行的是妈妈部分肝脏的切除,妈妈的腹腔被打开,手术正在进行,按照手术的时间安排,两小时后妈妈的手术结束,而此时此刻,妈妈.外婆.爸爸在病房中坦特不安,他们一面惦记手术中的妈妈,一面不断想着手术中可能发生的种种结果.

  护士:“儿科吗?下胃管打术前针,赶紧啊。”

  宝宝这边,同时需要准备手术,首先医生要将半米长的胃管插入宝宝的鼻腔,宝宝疼痛难忍,撕心裂肺的哭声,让爸爸不敢回头,让在场的家人无法接受.

  爸爸 唐汉林:“进去了,进去了,不要紧马上就好的了,宝宝。”

  上午10点10分,宝宝被抱进了手术时,医生们在为宝宝的手术做着各种准备,麻醉、刀口划线,手术就要开始了。第一步是切除肿瘤和病肝,在场所有的医生高度紧张,因为1岁半孩子的肝脏移植手术,目前国内还没有成功的先例。妈妈的这间手术室有一个通道和宝宝的手术室相连,再过一会,妈妈切下的肝脏将通过这里传递给宝宝。

  现在手术已经进行了四个多小时,原本早该出来的妈妈还躺在手术室里,外面等待的家属们焦急不安。

  姥姥:“进去这么久,还没有出来,我很担心我女儿,心疼我女儿是肯定心疼的,如果两个人都救不了,就完了。”

  那为什么手术的时间拖延了呢?实际上,妈妈的手术始终在顺利地进行着,妈妈肝脏割取的时间尽量延后,等待宝宝肿瘤和病肝的切除。只有这样做,才能最大可能的保证妈妈切下肝脏的成活机率。

  妈妈三分之一的肝脏被顺利的切下,经过称量,从重量上符合宝宝的空间需要。但妈妈的肝脏能不能在宝宝的身体里存活,取决于一个最重要的环节:动脉吻合。

  天津市肿瘤医院副院长 李强:“他的动脉就像铅笔心那么细,那么这么细的动脉要保持通畅,还要把它吻上,这对我们是一个挑战。另一方面就是无肝期,也就是说他缺血整个这个状态应该说是40分钟,那么本来吻完了,肝上腔静脉,吻完了门静脉,留给动脉的时间只有20多分钟。”

  一岁半孩子动脉吻和难度相当大,正如医生所说,孩子的动脉只有打头针粗细,和大人铅笔粗细的动脉管相差甚远,吻合时万分之一毫米的误差都会导致前面所有工作前功尽弃。

  与此同时,宝宝的肿瘤和病肝已经被切除,现在我们在画面中看到到的就是危及宝宝生命的瘤子,瘤子的大小和宝宝的头颅一般大。

  此时此刻,家人已经回到病房中,每一个人都在为最后的时刻揪着心。接下来医生必须在二十分钟内完成缝合,超过二十分钟就超过了宝宝无肝期间的最长耐受力。宝宝的生命就会立刻受到威胁,所有的步骤就会前功尽弃。

  病房里家属们突然接到通知去手术室接宝宝,家里人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走到电梯口的奶奶放声大哭。

  手术室里缝合过程已经完成,妈妈的肝脏在宝宝的身体里能否存活。

  天津市肿瘤医院副院长 李强:“吻合得非常好,门静脉、动脉、腔静脉,吻合都非常好。”

  手术成功了,妈妈健康的肝脏在宝宝的身体里开始恢复红色,肝脏开始正常工作,宝宝的生命被妈妈、被医护人员从死亡线上夺回,妈妈传递给宝宝的不仅是自己的肝脏,还有对生命和爱的重视。

  现在宝宝和妈妈已经脱离了危险期,各项生命体征开始恢复正常。

  肝母细胞瘤是胚胎型恶性肿瘤之一,注重孕期保健,密切观察新生儿的体征,对于早期发现和治疗有着重要的作用。

责编:吴晓洋

1/1页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68935fa0-a01e-00aa-44dd-6dee86000000 Time:2019-09-18T04:56:21.8841197Z
相关视频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