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寻找失踪老人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5年06月08日 14:35 来源:CCTV.com
进入[人口]>>

  这是北京朝阳区樱花西街,这个地方老年人口占了相当大的比例,今年4月7日家住附近的68岁的王连名老人离家出走至今未归,那么老人为什么会离家出走,家里人在寻找它的过程中都遇到了那些意想不到的事情,老人现在能不能平安归来呢?

  当我们来到失踪老人的家,先见到的是二儿子王文陆。现在家里只剩下老伴王玉森和大儿子王文广、以及二儿子王文录。现在老人家每天守在电话机前,发愣,他和老太太结婚都快五十年了,生了两个儿子,两口子从来没有分离过,一家人过的赫赫妹妹,老板的突然离去,令老人痛苦不堪。

  丈夫 王玉森:“我受不了了,我实在受不了了。”

  记者:“你和伯母结婚多少年了?”

  王玉森:“四十多,快五十年了,我大儿子都四十六岁了。”

  记者:“这么多年你们俩从来没有分开过?”

  王玉森:“没有啊,我们的感情不错。”

  记者:“您别太着急了。”

  王玉森:“我心里太难受了,她要是没回来,我也活不了了。”

  那么,那天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老太太怎么就会从家里走失了呢?

  二儿子 王文陆:“因为那天当时我不在家,完了我接到电话那会儿已经是几点了,十点多了吧。家里给我打电话说你妈到现在还没回来,完了之后呢,我就从家我就马上过来了。”

  大儿子 王文广:“当时是跟老爷子出去遛弯去了,早上起来,早上七点多钟跟老爷子出去遛弯呢。走到半截老爷子这腿没劲说坐椅子上歇一会儿,老太太继续往前溜达,等到老太太往前溜达回来,老爷子不在椅子上坐着了,老爷子改变主意了,上银行取钱去了。这么着老太太看着椅子上没人、没老爷子,完了就回家找来了,找来之后呢,家里没有,老太太着急了,着急完了以后呢,急急忙忙的也没吃什么东西,就出去找老头。”

  王文陆:“走的时候身上没有一分钱,一分钱都没有出去、一直到现在,我们说吃什么?喝什么?风吹日晒,走的第二天就下大雨,很冷、很冷,怎么说呢,这种心情不是用语言能表达出来的。”

  当天中午,王文陆就和朋友老赵四处寻找,可是哪有妈妈的影子啊。

  王文陆:“这是我母亲经常遛弯的地方,我母亲经常在河边遛弯,每天早上起来天天跟着这儿晨练,来回锻炼一个小时吧。”

  傍晚,他们又来到派出所报了案,民警马上做了登记记录。在这个过程中,王文陆向民警通报了一个有关妈妈的重要特征。

  王文陆:“挺严重、严重的健忘症,棕色的松紧口布鞋,联系电话是13641330979。”

  民警迅速将老太太王连明的资料传送到了北京市公安局的网站,向各个公安分局发出了协查通告。

  朋友 老赵:“我有时候也想过这老太太,我想的是她会不会奔西客站坐车。”

  王文陆:“她没有钱,坐什么车呀,坐车早就出现了,兄弟。”

  接着他们又在北京晚报上登出了寻人启事,虽然接到了一些电话,但大多数是询问和安慰的,没有进一步的消息。他们几乎每天晚上都会来到妈妈平时遛弯的公园,向碰到的游人大厅妈妈的下落。

  王文陆:“因为她老在这一带遛弯,四月份走失了,完了之后到现在没看见吧?”

  游人:“没有。”

  有人:“帮您瞅瞅吧、找找吧。”

  王文陆:“您有消息的时候,麻烦您通知派出所,各个别的地都可以。”

  有人:“她有毛病吗?”

  王文陆:“就是健忘症。”

  有人:“我知道了,我是天天在这里走。”

  王文陆:“谢谢您了,您帮我(找找吧)。”

  有人:“你真是孝子呀。”

  王文陆:“您留张相片,您给我找找,找到之后您马上报派出所,小关派出所和这个派出所,派出所我已经上网了。我登记了。”

  甚至夜已经很深了,他们还会开着车在大街上寻找,或者在树林、在河边寻找,就这样一连寻找了十几天,可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就在这时,忽然有一天二儿子王文陆接到一条神秘的短信。

  王文陆:“我接到一个短信,我就是不知道哪一个人给我发的。当时给我发短信说他知道我母亲在哪。但是他需要让我给他汇两千块钱过去,我当时给他回的短信就是他让我以短信的方式跟他联系,我说那有什么必要呀,我就给他拨电话,就是不接,始终就不接,不接完了之后呢,后来我又给他发短信,我说咱们能不能通话咱们联系。他说他口吃,需要让我给他汇两千块钱,我说钱不成问题,但是呢你得让我是吧,别说两千块钱了,我说哪怕你给我照张相片,或者把我母亲身上的一件衣服给我寄过来,他告诉我说非得让我去重庆。”

  针对这个情况,王文陆在居委会刘主任的陪同下来到了派出所,派出所的民警认定这是一个骗局。

  王文陆:“天下所有的人吧,谁都有父母,谁也不是说石头子迸出来的。父母从小到大给拉扯这么大,我想蒙我的人他也应该睁睁眼,他也有父母呀,为什么这么一个铁石心肠的人让我给碰上了,尤其在这个期间我心情很难过。”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这一天,王文陆的一个朋友告诉他在海淀某殡仪馆发现了一具无名女尸,年纪、体态很像她妈妈。

  王文陆:“大约在十二点左右吧,我的朋友给我打电话说他们现在在闵庄村看见一个老太太(尸体)。当时呢我说那为什么不让我跟着来?当时也怎么说呢?因为当时在那看着也不敢肯定,完了我接到电话以后就有点犯蒙,马上就开车过来了。”

  当他们走进停尸房的时候,王文陆快支持不住了,他心里特别害怕,他是想看,又不敢看。

  王文陆:“当时就走到这个门口以后,就不想进去了,就是不想进去。但是呢你说不进去吧,万一要是呢。”

  工作人员拉开了存放尸体的柜子。

  王文陆:“不是,不是我母亲。当时这块石头就落了地了,我们不希望是自己的母亲。但是呢又头一次听说这种事,朋友说从哪捞起个老太太,现在在停尸房搁着,很怕是自己的母亲,但是呢怎么说呢,又想看、又不想看,你说这种感觉特别不好。怎么说呢?也说不上来。”

  家里人决定不再盲目的寻找,他们马上给北京各区的救助站打电话。

  王文陆:“您好,海淀区救助站吧?”

  王文陆:“喂,是西城救助站吧?”

  王文陆:“喂,您好,是宣武救助站吗?”

  王文陆:“是救助站?麻烦您一下师傅,我母亲是四月七号走失的。叫王连明,

  有严重的健忘症,有健忘症状,对。”

  这个时候居委会的刘主任告诉他一个新的消息,可以到北京市法医鉴定中心去看一看,因为那里是北京市最大的尸体存放鉴定机关.

  王文陆:"法医鉴定中心是我很不愿意去的地方,但是我又惦记着地方."

  老赵:"心静一点,听见没有啊,你记住这事咱们不管是什么事,有兄弟陪着你,到什么时候都行,知道吗?”

  当朋友陪着他来到这儿,王文陆的心情又沉重了起来,走到检尸楼门口,王文陆的脚步慢了下来,最终他又不得不走了进去。

  工作人员首先拿出了最近的尸体存放表,没有,接着又拿出数码相机查看里面的相片、图象资料,最后又翻看了有关的档案,这也是最后的希望,那么会不会有呢?

  工作人员:“不是,不是,这一看就不是,没有,没有。”

  王文陆:“谢谢您了,师傅,师傅辛苦了,谢谢您。心里踏实多了,没有就好了,我宁可看不见,我宁可找不着,我也不想看见,在这个地方我不想看见。立马就不一样了,感觉进来时候是一样,这现在又是一个样,最起码心里畅快点、畅快多了这一下。”

  现在老太太还没有找回来,家里老大来照顾父亲的生活,这本来是一个幸福的家庭,一下子好像全变了,尤其是老父亲,孩子们想尽各种办法来关心他,可是老人的心还是痛苦难奈,毕竟是生活了近半个世纪的老伴啊,对老人的打击可想而知。其实对于他们家的遭遇街坊邻居们也都非常关心,非常着急。

  邻居:“都挺熟悉是吧,熟悉我们老(一块)遛弯,她走丢了是怎么回事呢?不知道怎么回事啊,也挺着急的,也挺着急的。”

  邻居:“我们上东边去遛弯呢,我们老结伴遛弯,老给看着,老给她瞅着,瞅不着啊,我们那回打车上南城挺远的,我一边走着两边我就给她看着,我说这要是看见老太太在那躺着路边也好、坐在路边也好,我打车去的时候,我就会赶紧调个头把她送回家里,我再干别的去,都挺着急的。”

  邻居:“老太太特好,老实人,老实巴交,老实巴交的一个老太太,我跟你说挺好的一个老太太,真着急呀,想办法怎么找回来,是吧。”

  邻居:“老太太就是有点迷糊,但是儿子对她还行,儿子对老太太还行。”

  记者:“你们平时都是街坊邻居?”

  邻居:“对,对,经常见。有时候老太太有什么事,我还帮个忙什么的,她就是有点老人吧,她可能健忘症挺厉害的,她兜里有个老年证就好了,不知道什么都不知道,没有什么(证件)号,你要看见了她,也不知道她糊涂了。”

  现在的社区街道也非常关注这个事情,派了人口计生办的负责人来了解情况,安慰老人。几句话让王文陆觉得心里热乎乎的,让他们觉得一定能找到老人。

  社区工作人员:“好,跟领导汇报一下,看看我们能有什么别的办法,现在社会老龄化在咱们这个地区也不例外,也确实是有这个问题。老年人在一起活动有活动的地点,她可能就不会单独的出去走啊或什么的,有一些集中性的活动多一些,老年人充实一点,儿女多关心一些,像这个怎么说呢,现在通信这么便利,多打个电话,多问一问或者多了解一些情况。”

  王文陆:“谢谢您。”

  社区工作人员:“不客气,不客气,我一听这事就觉得像自己家老人有事一样,心里头也挺不舒服的。”

  王文陆:“太感谢了,太感谢了。作为儿子、女儿也好,都应该孝敬老人一天,找不着我一天不放弃。”

  王文广:“不可能,一天找不着,都不可能放弃。”

  目前,王连明老人还没有找到,全家人都焦急的盼望她平安归来。

责编:吴晓洋

1/1页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88f7ecb0-a01e-006d-785a-6e9247000000 Time:2019-09-18T19:55:04.6456775Z
相关视频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