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创造奇迹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5年06月02日 09:28 来源:CCTV.com
进入[人口]>>

  这里是浙江省一个叫石埔的渔港小镇。30岁的许根松怀孕了,镇上的医生为她检查后说,像她这样的情况,他们只是听说过,从来没有见过。他们不能保证母婴都顺利健康。小镇的医院不敢为她接生。

  浙江省象山红十字台胞医院产科主任医师 张彩嫦:“我们这里的接生条件,或者我们医院的条件还不够最好,你到上一级医院去检查。”

  四胞胎的母亲 许根松: “第一次她说是四胞我不相信,另一个医生又给我查,我还是相信第一个结果是错误的,绝对不可能是四胞。第二次查了又是四胞,她总共查了三次是四胞,那我信一定是四胞。我的心就是不知道怎么说,无法形容我当时的情况了。”

  这个在报纸上才能读到的奇迹,居然发生在自己身上。这对于并不富裕的许根松来说,无疑是雪上加霜。许根松只想要一个孩子,这么多四个一块儿出来,许根松无法接受这个意外,她和丈夫商量后做出了一个决定。他们听说上海的一家医院可以做减胎,他们抱着能不能做掉两个,只留下两个的想法去了上海。。。

  许根松: “大概是快三个月吧,孩子已经比较大了、太大了,她说不能减的,他的爷爷说他们已经来到世上来做人,很不容易的,你不要打掉,如果实在养不起,你把他送给人家,不要把他减掉。”

  许根松的肚子一天天大起来了。到了六个月的时候,她开始害怕了。许根松和丈夫去了临近的宁海市妇幼保健院。别人家的大肚子都有胎动,她的孩子在肚子里不动,听胎音,不知道是哪个孩子的。

  许根松: “我的肚子很硬,人家肚子会动的,我硬硬的,就是按都按不进去的。人家说四个孩子会动吧?我说不会动,动不起来。我经常想我的孩子有没有死掉,就是每天在床上想,医生上病房说听一听孩子一天动几下,我就报不出来,我就乱说一下,有时我怕了,跟医生说我孩子不会动了,那医生怕了,就说做B超,就是这样。”

  到宁海妇幼保健院检查后,孩子们都很健康。但是许根松出现了孕期的并发症。其中最严重的是总胆汁酸也明显升高,那这样的话母体和胎儿之间的血液交换就发生了一定障碍。

  因为这种情况,许根松在被接受住院一个星期以后,医生又建议她转院。

  浙江省宁海市妇幼保健院产科副主任医师 欧阳远成:“四个小孩子同时生出来必须配备,就是每个小孩子配备医护人员至少三名,就是说假如说是手术的话,医生在台上的话总共十六名,十五、六名医生同时参加抢救,我们新生儿科医生总共才五个,出来以后就比较难办。”

  宁海妇幼保健院的欧阳医生建议他们,去宁波妇女儿童医院,而且要马上出发。因为随时都可能生产,如果晚了的话,怕许根松走不动,有意外。第二天许根松和丈夫赶到了宁波妇女儿童医院。这家医院收下了她。然而刚刚松了口气的许根松万万没有想到,她生孩子需要那么多钱。

  许根松: “刚进来的时候,医生说的挺可怕的,他说你生四个孩子起码要十多万,二十万不到,十多万逃都逃不掉,那我听了就是害怕。”

  当天丈夫就赶回了老家,四处去借钱。医院里就留下了许根松一个人。

  许根松: “我一个人睡在宁波妇儿医院里面,那个时候吊针吊在自己的手上,人家都吃饭了,我吊着(吊针)没人送(饭)来。不好意思,那时侯我老公去取钱的时候,碗当时都没有拿来。”

  三天后,丈夫还是没有回来。而肚子里的孩子随时都有可能出生。呆在医院的许根松,心越来越慌。

  许根松: “再过几天吧,我老公还是找钱,因为人家听到四胞吗,找钱挺困难的,他怕你还不起钱,那是挺困难的,找了好几天我老公还没来,我同一个病房的人说给我开玩笑,你老公可能跑了不回来了,我说不可能的,我老公不是那样的人,我说找钱也许是太困难一点了,当时要这么多钱,老公先要回去,那时我想到这里,就是天天的哭,那时还是隔壁的一个病房的人,她说我认识一个记者我跟你说一下,让他们报道一下,那就是这样,她跟李风说了。”

  李风是宁波晚报的记者,听到这个消息后,马上赶到了医院。第二天就报道了四胞胎母亲临产的消息。

  浙江省宁波晚报记者 李风:“医院没有马上找她,就是说让她交押金、交多少钱,医院也是给她大开绿灯,我记得那个时候报纸登出来以后,孩子没出生之前就有很多老婆婆啊、老公公啊,就是主动去看她,然后给她捐钱一百块啊、两百块啊。”

  许根松: “他虽然带来不多,有时一百、两百啊,但是他们对我精神上的鼓励很大很大,给我了一种自信,使我就是这样我决心要把四个孩子生下去,就是我再苦、再累,我就是用自己的生命,没有自己的生命,我也可以把那四个孩子生下去.”

  经过多次的讨论、论证之后,医院决定为许根松实施剖腹产手术。在这间不大的产房里,挤满了医生护士。这是因为,为许根松做手术的,要有四名产科医生,两名护士、两名麻醉师。为新生儿做处理的要有四名护士、两名医生。并且同时在楼下ICU新生儿监护中心还要有一组特护人员等在那里。医院里同时有十八名医生、护士在共同操作这件事情。第一个孩子出来了,十分健康。剩下的孩子呢?我们要等一会。因为同时拿出四个孩子的话,母亲受不了。五分钟之后,第二个孩子出来了,也十分健康。接下来第三个、第四个,孩子十分顺利的一个一个诞生了。母亲也十分安全。整个手术的时间也是其他人的四倍。在复杂紧张的生产之后,我们看到了这四个可爱的宝宝。两个男骇、两个女孩。

  浙江省宁波市妇女儿童医院产科副主任医师 屈煜:“伸进去摸出来的,不是摊在那给你看的,那切口要有多大。”

  记者:“孩子谁老大老小,看摸到谁算谁,抓阄一样,现在他排列的顺序,实际上是你当时抓的阄。”

  浙江省宁波市妇女儿童医院产科副主任医师 屈煜:“对,这就差不了多长时间啊,一个出来,我们要等一会,不能一下子把孩子都拿出来,一下子孩子都出来,孕妇她受不了的,所以一个出来以后,稍微等一会,等会再出来,等会再出来一个,不是说你一窝全把他摸出来的。”

  四个宝宝的体重分别是4斤,3斤7两,3斤4辆,3斤2辆。

  浙江省宁波市妇女儿童医院新生儿科副主任医师 王凤敏:“就是出生以后,清理呼吸道、吸氧啊,就是常规的产时的处理,一共四个吗,一个接着一个,这个还没完呢,下个来了,因为四个,这个没完呢,因为是一个一个出来的吗,老大、老二、老三,然后还要专门有人做标记。”

  事情还没有完,孩子要马上送到ICU小儿监护中心去。因为其中的一个孩子已经发生了呼吸窒息。孩子虽然顺利产出,但由于是多胞胎,又是提前一个月早产。所以容易发生早产儿的一些并发症。

  浙江省宁波市妇女儿童医院ICU主任 郁玉波:“这四个呢,当时我们也是就是生下来比较虚弱,他就是从两斤到四斤之间连着四胞胎,所以他面临的问题很多,他可能会出现不同并发症,各种各样的并发症,他可能会出现。比如说呼吸暂停,这些早产的并发症他都会出现。”

  刚到ICU小儿监护中心,医生使用了心肺监护系统,24小时在那里监护。这个时候,孩子又发生了一件事情。由于生出来太小,肠胃系统不是很健全,吃不下东西而且吐。

  浙江省宁波市妇女儿童医院ICU主任 郁玉波:“就是说消化,比如说喂养不耐,就是消化不好啊,可能前一阵子可能也有呼吸的问题,也出现过,特别是特别小的那个孩子也出现过,后来经过我们的药物的治疗,还有护理部的她们精心的护理,度过了一道道难关。”

  22天之后,在做最后一次检测检查的时候,医生基本确定孩子没有问题了,通知家长,同意他们把孩子接回家。孩子回到家,给家里带来了很多欢乐。但是几天以后,谁来带这四个宝贝?又给许根松和丈夫出了一个大难题。

  许根松: “两个保姆,她们有的人做了七天她就跑了,又换了一个人,换了一个有的人做了两天她又跑了,因为太累了,她说白天没有睡可以。但是晚上不能没有睡。白天没有睡。晚上没有睡。她的体力真的坚持不下。最后就是一个个的都跑了。做了两天跑了。那我老公就生气了,有时气的他把奶瓶都扔,因为孩子都在哭要喂奶,他又是保姆也没有了,他就是靠他自己一个男人,又要喂,这么难,人家女的喂这么多孩子都要跑掉,何况一个男的这样,他感到很苦恼,有时心很烦,那时我们也流了很多眼泪。”

  没有保姆,这只是许根松夫妇遇到的第一个难题。混乱也只是刚刚开始。虽然许根松叫来了自己的妈妈,情况也没有好多少。

  许根松: “有时尿起来尿到床上了,我妈妈就把它烘一下,另一个孩子又哭了,那我妈妈去抱另一个孩子,那边烘的东西忘记了,又把烧焦了,那个尿布也没有了。”

  混乱还没有结束,家里的经济情况又严重吃紧。许根松和丈夫商量之后,决定丈夫辞去镇上的工作,出海,做海员。这样收入会高一些。可是出海之后丈夫一年只能回来两天。四个孩子和这个家全得由许根松一个人扛。她能扛下来吗?

  许根松: “他好象没有老婆,我就好象没有老公,我们有时打打电话,等他盘游上面通通电话、聊聊天,有些生活中琐碎的事情,有时候就自己扛吧。不跟他说,跟他说了也没有用,有时不好的话说给他,还增加他的压力,说了他也帮不上你的忙。只有你自己扛吧。就是这样的。”

  记者:“人家是两个大人工作。”

  许根松: “人家是两个大人工作照顾一个小孩,我们是一个大人工作,要照顾三个大人四个小孩,要七个人吧,一个人要照顾七个人。”

  丈夫走了,本来可以帮助她一下的妈妈,也累的病倒了。这让许根松无法忍受了。

  许根松: “那时候我妈妈累垮了,睡在床上,那我亲戚来说了你能不能把两个孩子送掉啊,你妈妈把你带了那么大,她老了,你们不照顾他们,让他们自己清净一点吧,我说我的亲戚说的也是对的,那我就想了想就是把他送掉吧。”

  丈夫回来的那天,许根松和丈夫带着孩子去照了这张照片,为什么只有两个孩子?因为他们打算把这两个孩子送掉。每天晚上当孩子们一睡着。许根松就开始了这样的生活,从第一个孩子开始,抱起来起夜,有时不到半个小时,第二个轮次又开始了。如此往复到天亮。更别说白天孩子们醒过来,要吃、要穿、要洗。极度疲劳的许根松真的坚持不下去了。于是她拨通了记者李风的电话。

  浙江省宁波晚报记者 李风:“那时候好象是晚上的时候,她跟我说她好象很想把孩子留两个、送掉两个,那个时候我自己也是刚刚做妈妈,我觉得要把孩子亲生骨肉要送掉,我这样觉得我说能够想想办法,因为孩子到了两周岁,一岁多了以后,只是吃饭就能让他成长了,然后她说她实在是太困难了,她说她实在受不了了,我记得我还跟我一个朋友说起的,她是做外贸的,然后她一直没有孩子,她还开玩笑说要不要她领养两个,但是后面以后许根松又咬咬牙挺过来了。”

  许根松听了记者李风的话,在许多好心人的帮助下,坚持了下了。一个孩子都没有送走。她让孩子在自己的父母身边长大,她让孩子和自己同胞姐妹一起长大。但是许根松面临的困难和问题还会有。现在孩子们都三岁半了,还呆在家中没有去幼儿园。这是她又面临的一个新问题。她没有那么多的钱,同时供四个孩子去读书。即使她的丈夫常年漂泊在海上。

  记者:“孩子慢慢大起来以后,有没有做梦他们长大以后会是什么样?”

  许根松: “还没有想过,还没有做过这种梦,为什么?因为还没睡上一个好觉,连梦都没有,我梦刚要做,他们就要尿尿了,我又要起床了,又要起来看看被子有没有掉,根本连梦都做不起来。”

  记者:“有没有想过他们长大了会是什么样呢?”

  许根松: “我想想他们、我的孩子还不是太笨,但是像石浦这么发达的地区,我想应该接受一下教育吧,我想他们还是有前途的吧,我也很想让政府给我一点照顾,让孩子能够上个镇的幼儿园吧上去吧,照顾一点让我(孩子)上去吧,我看能给孩子照顾一些,我说那可能我四个孩子培养一下,也不比别人差吧,我是这样的。”

  四个孩子的名字叫宁、静、志、远。两个女孩叫宁和静,两个男骇叫志、远。这是父亲给他们起的。父亲和母亲的愿望是,平平淡淡,什么困难都会过去。

责编:吴晓洋

1/1页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6180418e-a01e-0000-08e6-6d3869000000 Time:2019-09-18T05:58:48.7300873Z
相关视频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