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健康频道 > 中国人口 > 正文

神秘的面包车 

央视国际 (2005年03月16日 15:22)


  这是深圳市的一个街区,一辆满载着怀孕妇女的面包车正在市区中穿行,面包车急速穿过城区,往市郊驶去。一位黄氏司机每天会固定把一些来自不同城区的怀孕妇女接上这辆面包车,送往距离市中心40公里外的一个固定地点。那么这些妇女都是带着什么样的目的被自愿接送到这里的呢?她们要去的、也就是画面中看到的这样一个临街店面的二楼房间,这又是做什么的呢?

  原来,当地计生部门得到群众举报,这里有人在用超生技术为当地已怀孕的妇女进行B超鉴定胎儿性别,牟取暴利。前往鉴定胎儿性别的妇女每天已多达四十名,为了弄清楚情况是否属实,并当场抓获违法人员,计生部门联合城管部门及时赶到举报现场。经过现场联合侦察,执法人员断定这起非法鉴定胎儿性别事件全部属实。经过工作人员检测,这家私人诊所采用的两台B超仪价值超过十万元,全部用于鉴定胎儿性别。

  2005年1月19日深圳市人口和计生局公布,曹某及妻子黄某因非法行医和非法鉴定胎儿性别,被处以10万元的罚款,并没收全部机器,开除公职,吊销职业医师证书。

  主持人:“观众朋友刚才您看的就是有关部门在深圳查处的一起非法鉴定胎儿性别的案件。在我们国家对胎儿性别进行非医学鉴定是一种违法的行为。据我们了解不光深圳在全国别的地方也屡有发生。而且这种案件查处起来非常的困难。下面呢就让我们一块来关注一下这个案件是如何被查处的。”

  2004年7月26日下午,深圳市龙岗区平湖街道计划生育办公室的电话铃声突然响起,有群众举报在平湖街道横岭路60号,有一对曹氏夫妇在这里一直常年隐蔽的为生男生女的怀孕妇女进行胎儿性别鉴定,在得到这一确切消息后,计生部门紧急布置了这次查处计划,并火速与当地城管部门联合出击,驱车赶往事件现场。

  深圳市龙岗区平湖镇计生办副主任 刘秩云:“我们就根据她提供的线索,就要求她也跟我们一起,就开了两台车。当时就我们计生办的车,还有执法队的一辆车,就到现场。”

  到达现场后,一楼诊所的店面表面上看起来风平浪静,执法车只能远远的停在诊所几百米开外静静等候。

  刘秩云:“后来邬主任就指示我们,我就跟我们秘书长黄志峰,他叫我们俩先下去打一下,那我们俩就先下去了,去的那个点。”

  记者:“当时你们俩是扮演的一个孕妇,一个孕妇的爱人是吗?”

  刘秩云:“是啊。我们俩假装就是两夫妻那样的。反正两个人先下的了,隔壁的那个妇女就过来了。她就说 ,哎 ,你是干什么的?我就说 我要查B超。我说找黄医生。她说你有没有预约什么的?我说约了。她说那今天没那么早过来。她要6点钟过来。那时候我们应该是5点30多点。我当时就说,我们挺远过来的,先不回去了在这儿等。后来等的那时候可能是6点多的时候,可能她那里有探头,可能就发现我们可疑了。”

  记者:“当时看见你们俩可疑了,还是看见别的可疑了?”

  刘秩云:“这个就很难说了,反正我们在那儿等的时候,她后来那个人就不理睬我们了。她自己就跑到二楼去把门锁起来了。反正后来发现情况不妙了,我们马上执法人员邬主任他们全都下来了。下来就亮出我们的工作证,就在那里那个女的她就走下来了,她说今天不查了没有医生 ,这里没得查。没B超查她就这样说,但是我们的投诉人她就指认了,她也跟着我们上到二楼了,她说就是这个房间。她当时那个孕妇来就是到的这个房间照的B超。我们当时执法队都把门口那些都封起来了,在公安的配合下就请了一个开锁的,那些人打开那个门了,打开了一进去就是看见它一个探头就是很准的对下来。就发现有台电视,电视就是看着我们在下面怎么动静都看得很清楚的。那就证明我们应该就是在一楼的时候,都已经给他发现了。这个点它就是四面摆放,都是有它那种荧幕在那里把风。”

  记者:“那你觉得去做B超的会是一些什么样的人?”

  刘秩云:“就是那天情况来看,当时我们在一楼就是整个布控的时候,就发现有40多个近40个那种育龄妇女都是怀孕的。而且我们从那个病例登记上看都是怀孕妇女。我就问她,我说那你来这来是做正常的孕检,还是要照男孩女孩,她就说正常孕检我们就到正规医院了。她就说我来这里主要是看看是男是女。她也跟我们说挺准的,这个很准的。她就这样说,我的老乡都来这里,都生的男孩,她就这样说。”

  深圳市龙岗区平湖镇执法中队协管员 夏先宝:“经检查该诊所无卫生部门颁发的职业许

  可证,我队按照规定提出取缔通知书和财务扣押通知书,并留执送档。暂扣彩色黑白B超机各一台。”

  记者:“它这个做的一个诊所的样子是吧。”

  深圳市龙岗区计生局流动人口管理科副科长 张小玲:“不是,它就一间空房子。摆了一些椅子,需要照B超的育龄妇女,要先在这里等。一个一个的坐这等。就坐在这里面。”

  记者:“这上面还有好几把椅子呢。”

  张小玲:“就塑料椅,很简单。”

  记者:“当时上去的时候就看到就这个场面是吧。”

  张小玲:“对 ,然后进来二楼有一间房就是做B超检查的。这是它的B超机,还有药柜,药品,摆了不少药品。”

  记者:“这个B超已经被查处了是吧?”

  张小玲:“没收了。”

  记者:“这就是我们在仓库看到的那两(台)B超,是吧?”

  张小玲:“对。这是彩超机。”

  记者:“这个是当时拿到证据是吧?”

  深圳市龙岗区计生局副局长 邹海静:“对,其中的一个这个是登记本,这个也是登记本。这上面有她的名字,这个就是育龄妇女。”

  记者:“这个本上大概有多少姓名?”

  邹海静:“这个本上具体不知道,算一下有几十个人吧。”

  记者:“这个是什么笔录呢?”

  邹海静:“这是人证的笔录,是当时做B超的妇女,对,人证的笔录。”

  在被查获的一本B超记录本上,记载着每次B超检查的详情,具体包括胎儿的大小、月份、周期和性别

  张小玲:“这个是怀孕的周数,这个是应该是厘米的那个胎儿的长度,这个是699克,是胎儿重量,应该是重量。然后上面还有一个W或者M的标志,每一个都有,每一个都带着W或M的标志,或者是W或者M。”

  记者:“所以你们当时通过这个问她?”

  张小玲:“我们就怀疑这个应该是胎儿性别的那种简写的缩写的标志。实际上,W、M正是女人男人分别在英文单词中的头一个字母,曹氏夫妇正是用这种标志替代了中文的男性女性。男方就说是随便做个标志,可能是一种习惯,女方就是讲M是胎儿长度的表示,她讲是厘米,我们说厘米应该是CM,这个是一个M是米的标志,然后W的表示她就讲搞不清楚了,忘记了 ,可能没什么意思。后来我们就发现里面有双W和双M。然后问她这个事情的时候,她就说我拒绝回答这个问题。”

  在这本病人的诊疗日记中,更能清楚地看到每一位来检查B超的妇女交付的检查费用都高达100元。按照每一页所记载的三十名诊疗妇女,每位妇女收取100元计算,记者在现场统计后发现仅从2003年2月份到2004年7月份,诊疗日记共达60页,他们通过鉴定胎儿性别获得的非法收入竟高达十八万元。

  记者:“60页的话 ,三六一十八,个十百千万, 十万,也得有十八万。”

  张小玲:“问题这十八万是它的一个局部的记录。”

  记者:“那咱们现在做的这个证据可以合乎法理吗?”

  邹海静:“这个是合乎法理的,这个我们是根据这里头的名单里头查到的。你像姓林的这个,你看名字跟这个是相同的。”

  记者:“姓林的是从这里边找的,找到以后,找到这个人然后再询问笔录?”

  邹海静:“对。”

  记者:“然后把这个人也找到了。”

  邹海静:“对。一块录下这个东西,总共找了四个人,三个育龄妇女。”

  记者:“然后把这些人的笔录加上这个本能够判定她是在做非法B超吗?”

  邹海静:“肯定能了,她自己承认了,她本身承认了。有些是已经怀了孕,比如她超的是女孩,然后生下来就是女孩。就这样的嘛,已经证实了这种情况。作为她医生本人她肯定是不承认这个事儿。但是我们有这个登记本以后,我们从登记本找到这个名单,再找到这个当事人。那么她认可我是本身在这里做过这个性别鉴定,那么是谁她也指认得出来,哪个是医生 哪个给她做的。”

  近年来,我国有些地区出现了因胎儿性别而导致的非法流产,严重破坏了出生婴儿的正常比例。从2004年底至今我国各级计生部门,联合城管、卫生和公安等执法部门,通过暗访和奖励群众举报的方式,查处了多起这样的案件。事实上,我国的《人口计划生育法》、《母婴保健法》、和《职业医师法》都明确规定“严禁进行利用超声技术和其他技术手段为他人进行非医学需要的胎儿性别鉴定或者选择性别的人工终止妊娠;否则一律由计划生育行政部门或者卫生行政部门责令改正,给予警告,没收违法所得;构成犯罪的,依法追究刑事责任。

  然而,涉及刑事责任的追究我国刑法目前还缺少对这一事件的具体规定,因此非法鉴定胎儿性别总体上属于行政处罚范围。曹氏夫妇这起案件在完成其行政处罚后,现在便由深圳市龙岗区计生委移交给公安机关等待构成刑法犯罪再代刑而定。

  围绕着这次的深圳的查处事件,今天在我们栏目的演播室,我们就请来了中国人民大学的段成荣教授给我们进行分析。

  主持人:“您好。”

  中国人民大学人口研究所教授 段成荣:“您好。”

  主持人:“我们看到在这个事件当中,应该说这些违法人员,他们的作案手段是比较隐蔽的,而且我们的执法部门,在执法过程当中也是非常不顺利,那么我们就想请您分析一下,就是说我们的执法部门,坚持对这个案件进行查处,它的必要性何在?”

  段成荣:“对于我们人类来讲在成年,就是进入结婚年龄以后,那么正常的性别结构应该是一个男的对一个女的,那么为了保证这样一个结构,我们通常情况之下,应该是有一个合理的出生性别比。比如说105个男孩比100个女孩,大致是这样一个水平。那么目前我们国家出现的情况是什么,在最近20年的时间里,我们出生的男孩相对越来越多,女孩相对的越来越少,我们的出生性别比,已经升到120:100这样一个,非常不正常的一个偏高的水平。那么这样一个偏高的出生性别比,它会带来一系列的后果,其中最主要的一个后果,就是现在可能很多。我们大家也都在讨论的一个事。未来的若干年会出现很多娶不到妻子的光棍汉的问题,那么这样一个情况会对于我们的婚姻家庭制度会对于我们的社会稳定产生很多很多不利的影响。你们这次拍的这个片子,我们也看到一个小小的这种黑诊所,可能就做了几百甚至上千这种。那在别的很多这种地方也出现这种情况,那么这种情况,绝对不能够允许它蔓延下去。所以一定要就是强有力的措施来限制它。来有效的解决这样一个问题。”

  主持人:“可是在实际生活当中,我们也看到,很多人说这样一句话,他并没想到这是一个犯罪的事情,也没想到这是一个违法的事情,而是觉得作为我们家自己来说,需要早一点知道是生男孩还是生女孩,好像是老百姓的一种,心理的一种诉求,所以她觉得好像,我使用B超只是一个技术的一种手段,对于老百姓的这种心理诉求,您怎么看呢?”

  段成荣:“我觉得这个就是说从家庭来讲也希望生一个儿子,生一个男孩,也希望早点怀了孕以后早点知道我未来的孩子是男孩还是女孩,这也是有原因的 ,有道理的,尤其是我们现在这种,生产力水平还比较低 ,那么家庭 ,尤其是老年人进入老龄以后,在一定程度上甚至在很大程度上,好像依靠儿子来养老,这样一种情况之下,很多家庭希望生一个儿子那么这种情况也是可以理解的,但是呢,如果每个家庭我们都生儿子的话,没有人来生姑娘的话,那么这个时候怎么办,到时候整个社会,没法正常来维持运转了,具体的每个家庭的利益,也会受到这种影响 ,所以从这个角度来讲,需要大家来有一个正常的做法,不能够仅仅从自己的家庭这种角度来考虑这样一个问题。”

  主持人:“那么有人就说了,如果说我们把这类,违法犯罪行为的打击力度,我们把它提升到一个刑法,这个层面上来说,是不是能有效地遏制住,这种案件的发生呢?”

  段成荣:“我想在一定程度上可能有助于解决这样一个问题。因为国家政府部门,对于出生性别比偏高,这样一个问题呢,实际上是关注的时间也已经有好几年了,最近几年来,一直在关注这样一个问题,那么推出了很多解决这类问题的一些办法,那从法律法制的角度来讲在我们《人口与计划生育法》,以及其它的相关的这个法律法规里面都明确的规定了,不能进行(非医学)胎儿性别鉴定,不能进行非医学需要的人工流产,但是从实际执行的情况来讲应该说这些法律制度,可能它的有效实施的效果,可能还比较差一些,那么这些年我们出生婴儿性别比,明显的不断攀升跟这个有很大的关系,在我们调查整个过程中也看到很多地方的计生的同志也都反映作为《人口与计划生育法》或者是其它这种配套的法律法规,它这种执行的力度上可能还不够。所以我们想下一步如果说能够从刑法这个角度来,加强这方面的打击的力度,那么将会有助于解决这样的问题。总而言之,既要治标同时还得治本。”

  相信让出生性别比回到自然,终会成为来自每一颗善待生命尊重生命的心灵的呼唤。带着对每一个生命的赞美和祝福,我们衷心希望每一个生命不管是男孩还是女孩都真正拥有同一片美好的天空。

责编:吴晓洋  来源:CCTV.com

本篇文章共有 1 页,当前为第 1 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