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争争吵吵赚来百万财(2006.9.21)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9月19日 15:58 来源:CCTV.com

  现在的董滨很高兴,因为他三年间赚了上百万。但是,在2002年的秋天,董滨却有些焦躁,因为他的一个决定遭到了全家人的反对。

  董滨的弟弟 董巍:“我当时不同意,坚决反对。”

  董滨的叔叔 董维林:“我说大斌行吗,我说你别赔了。”

  所有人都想不通,董滨为什么要放弃好好的医生不当,去干对他来说完全陌生,而且风险很高的事情。

  弟弟:“我说你这个医疗干的挺好的,一年也有收入个几万元钱,对不对,那你就不要冒这个风险去搞这个养殖行业吗。”

  妻子:“养貂就是说比当大夫相对来说比较辛苦一点。”


  最让董滨想不到的是,正当他雄心壮志要干一番事业的时候,弟弟不仅泼上了一盆凉水,甚至还说出让他寒心的话。

  弟弟:“我说你养貂我是一点不帮你,你自己的事情你自己看,你非要养,你自己忙活吧。”

  在董滨兄弟俩十多岁的时候,父亲离开了人世,只留下了一家小诊所。为了照顾母亲和供弟弟上学,董滨开始继父亲之后行医养家。

  董滨:“我觉得作为长子吧,应该有一个责任,就是说来负起家庭的责任。行医的过程中供我弟弟上的大学。”

  为了不影响弟弟的学业,董滨还付出了很多。

  董滨:“我肯定要把我弟弟供的上完学以后,我才能要成家。”


  董维林:“就是你哥这一辈子你不能忘,你哥就当你父亲一样,供你上学,当时念书的时候全是他哥供的。”

  董滨的付出让全家人都很尊重他,家里有什么事都是由这个像父亲一样的兄长做主。可是,这一回董滨要养貂,为什么大家都要反对呢?

  当记者来到普兰店市城子坦镇采访的时候,看到了这样的场面。

  其实,这样的情景已经有很多年没有出现过了。因为当地从70年代兴起的水貂养殖,在1989年貂皮市场价格大幅下滑的过程中,受到了打击,农民都赔了不少钱,从那以后就很少有人再提起水貂养殖。

  城子坦镇碧流河村养殖户 陶成普:“基本上不挣钱,赔钱,一张皮背起来,哪儿卖都卖不出去。”

  农经局:“农民养貂都赔了,农民养貂积极性都没有了,所以他们就不养了。”


  弟弟毕业后,有了稳定的工作,董滨心里的算是石头放下了。他觉得,当医生对他来说已经没有什么发展前途了,就想放弃医生工作,自己创业。2001年,由于貂皮市场的好转,当地的水貂养殖又开始兴起,董滨觉得这正是个机会,就产生了要养水貂的想法。

  但是,弟弟的担心并不是没有道理,他不愿意让哥哥趟这淌浑水。

  弟弟:老人都说了嘛,家有万贯带毛的不算,都认为养殖行业这个风险性较大。”

  家人的坚决反对,也没能打消董滨要养貂的念头。2002年底,董滨的养貂场在一片反对声中建成了。


  董滨:“我也综合考虑吧,家人的反对,再加上没有经验,没有就是说,对水貂养殖应该当时是比较空白的吗,所以说呢,我也没有去按我当时的规模去做。只能按我当时的规模做了一半。”

  可是,为了建养貂场,董滨已经把十多万的积蓄投进去了,就算买原计划一半的水貂,对他来说资金上也很困难。于是,董滨就向亲戚朋友借钱。但大家都觉得养貂的风险太大,怕他万一赔了钱还不上,不愿意借给他。就在这个时候,一直反对董滨养貂的弟弟出面了。

  弟弟:“我说你不要担心,一旦是将来,就是实在这个行业做不好了,赔了,这个钱呢,我来还。”

  董滨:“后来我真正做了以后,我弟他也是帮我的,因为我和他毕竟还是有感情的。”


  就这样,董滨用弟弟帮忙借来的8万元钱,从大连买了230只改良短毛黑貂,和妻子一起养了起来。

  水貂是一种珍贵的小型毛皮动物,和狐狸、貉子不同的是,水貂很容易得病,一旦遇到流行病,就会造成大面积死亡,因此,水貂的疾病防治尤为重要。对于养貂来说,董滨是个门外汉,但说起疾病的防治,曾经做过医生的董滨却很在行,其他养殖户最担心的事情,到了他这里根本不是问题。

  董滨:“包括一些疾病的治疗呀,它都是大同小异的,所以在这上绝对有职业的优势。”

  经过一年精心的饲养,董滨的水貂平均产崽率达到了5只左右,在别人看来,水貂养好了该是趁机找市场销售,获取第一份利益的时候了。然而,这个时候董滨却决定一只水貂也不卖。


  叔叔:“你不能这样,咋说,谁都扛不了这个折腾。”

  那年,貂皮的市场价格正在上升期,董滨觉得自己的水貂产崽率高,而且质量好,就一只也不想卖,把原来的水貂留着,继续扩大规模。

  董滨:“想能生存住,你必须得走模式化。”

  要扩大规模就需要资金的支持,但是董滨这时候却连基本的饲料钱都快没有了。要解决资金问题,又需要弟弟出面。但是这次,弟弟的态度十分坚决。

  弟弟:“我就告诉他,这个事情我就不管了,我就非常生气,就不理他了。”

  弟弟董巍的态度,让董滨很为难。两个人僵持了一段时间以后,董滨觉得,还是应该去说服弟弟,他开始主动找弟弟分析他这么做的原因。

  董滨:“如果说我做的少的话,我怕第二年就不能出水貂,也就失去了这个盈利的机会。


  听了哥哥的话,弟弟也偷偷地打听起了水貂市场的行情。看到报纸上的说法和哥哥的说法差不多,耐不住哥哥的软磨硬泡,就又帮哥哥借了十万元,把水貂数量一下子扩大到了900只。全村人都对他的举动感到惊讶。

  养殖户男2:“我觉得这个人挺敢干的。”

  记者:“那你有没有觉得,就是你如果换成你的话,你会怎么想。”

  养殖户男2:“我是,我有点紧张。”

  记者:“紧张什么呢。”

  养殖户男2:“就是风险太大了。”

  董滨的养殖场扩大到了他预期的规模,可是,董滨也发愁,规模是有了,但这么多水貂,往哪里买呢?正在此时,一个电话让他很兴奋。

  董滨:“一个外地的客户,叫我去签合同。”


  这个电话对于一直想要赚钱的董滨来说,无异于天上掉馅饼。当时他想都没想,就一个人到外地去跑了一趟。在他走之前,弟弟十分反对。

  弟弟:“我说你去,你一定要留一个心眼。”

  董滨:“我这次去只是签一个合同,他能骗我什么呢。 ”

  叔叔:“既然有这么个口,我就去一趟呗,完了他就去了,去了往后被人骗了一次。”

  果然不出弟弟所料,那个外地客商以合同好处费为由,骗了董滨几千块钱。从外地被骗回来以后,董滨意识到,养水貂并不像卖水貂那么简单,可他这么多水貂,怎么卖出去呢?

  董滨:“我的水貂厂,就养了一只金貂,没有人知道的话,那它应该说,你这个貂应该还是空白。”


  2005年春节,对于养了一年水貂却没有赚钱的董滨来说,心里很不好受。就在他上网消磨时间的时候,突然想到,假如建立一个养殖场的网页,能不能招揽来客户呢?但是董滨心里也在打鼓,这回,弟弟会不会同意他的这个想法呢?

  弟弟:“我认为这是非常好的,这个应该说毕竟是现在这个网络技术,宣传的力度应该是比传统的方面还是非常快的,而且它的面非常广,我非常支持。”

  在弟弟的帮助下,属于董滨的网站很快建立起来。弟弟还建议董滨针对在养貂上疾病防疫难的特点,利用他过去的医生身份,开始做售后服务,承诺给客户传授水貂养殖经验。

  董滨清楚地记得,就在网站建立起之后不到三个月的时间,2005年7月15日,从瓦房店来的客户买了他的水貂,让他赚得了第一桶金。

  董滨:“500只水貂大概应该在,利润应该在5万至6万元钱左右吧,这是纯利润。”


  董滨的水貂终于卖钱了,他把这个消息第一时间告诉了弟弟,这让弟弟也很兴奋。这500只水貂赚来的钱让哥俩看到了希望。

  董滨:“我觉得应该更有勇气,或者更有胆量去做这个事情。”

  现在,在水貂销售的旺季,几乎每天都有到他这里来买水貂的客户。

  董滨:“你们回去以后呢,就是有一定的毛病给我来电话,你们最好能来一个人,我给你现场培训。体况呢必须要控制好,不能有异味,这些东西都是很关键的。”

  河北秦皇岛青龙县客户 于书宜:“我是从网上知道他这儿有水貂的,另外他的这个售后服务也挺好的,他的这个品种也挺好的养的,所以说我们就奔这儿来了。”


  让董滨没想到的是,这些来买水貂的客户都是冲着弟弟的那个建议来的。

  河北秦皇岛青龙县客户 于书宜:“我自己认为,水貂也和人一样吧,它会经常闹病的,如果他是医生,他会通晓这些道理的,举一反三,他能也知道这个怎么治疗吧。”

  因为水貂的食物是由粗粮和小鱼混合而成的,容易酸败。董滨的水貂养的多了,剩的食物自然也多。弟弟看到养殖场里浪费的食物太多,问他有没有解决的办法,一句话提醒了董滨,可以自己养殖场里套养貉子。

  董滨:“因为它的食物链,就是貂在养殖的过程中,肯定要出现一些剩的食物和酸败的食物可以喂貉的,就是整个提高你的养殖场的效益最大化,就是在一定的成本范围内,能把这个效益提高到最大化。”

  弟弟:“关键是在今年呢,上完了之后效果显现出来了,貉子皮的价格上来了。而且貉子的小崽,那个价格方面都是非常不错的。”


  2005年,由兄弟俩共同想出来的销售方式和喂养方式,不仅让董滨收回了成本,还给他带来了四十多万元的收入。更让董滨高兴的是,弟弟也参与到了养貂中。

  董滨:“我和我弟呢,就是一起,经常在一起商量一些关于水貂养殖的这些事情。”

  2005年底,就在董滨的水貂卖的很好的时候,弟弟突然提出了引进白水貂的想法,而董滨也从皮商朋友那里打听到,白水貂正越来越受市场的欢迎。两个人不谋而合,董滨准备大规模引进白水貂。

  弟弟:“我的想法就是,你少整个几十头的,实验,看看效果。”

  董滨综合了自己和弟弟的想法,既大规模引进了500只红眼白水貂,也没有放弃黑水貂的养殖。今年,在水貂出售的季节,许多想买白水貂的客户都找到了他这里。


  东港市黄土坎养殖户 刘贞远:“我今天过来主要是拿这个白貂,它这个前景从电话,从网上细细看前景很好,再一个它这个质量也好。”

  今年,董滨养殖场里的水貂和貉子一共给他带来了近百万的效益。现在,董滨正和弟弟商量着再引进彩貂品种,而这种想法已经得到了弟弟董巍的支持。

责编:肖阔

1/1页
相关视频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