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闯天下

我为驴狂

央视国际 2004年04月12日 09:47


  司春良:“往这边赶过来好了。”

  司春良的儿子司高磊:“驴哪有那么听话呢,叫它过来它就过来,看把树都啃了没有。”这些狂奔的驴,是司春良用奶牛刚刚从山西换回来的,他想让驴在养殖场内熟悉一下环境。

  司春良养了20多年驴,而真正让村里人对他刮目相看的不是他养驴卖驴挣了多少钱,而是4年前一起关于驴的案件。

  1998年初春的一天,村民柴书志家的一头小黑驴儿,在地头吃草时,被人顺手牵驴给偷走了,2002年夏天,在当地的一个集市上被司春良认出来并逮个正着。


  司春良:“丢了4年了,结果我在集市上就认出这个驴来了,我就领着这个卖驴的当小偷抓住他吧,就让我们这个街坊认认这个驴。”

  柴书志的儿子 柴红江:“俺们都认不出这个驴,结果这个驴被喂高了,喂胖了。”

  司春良:“人家户主都认不出来了,最后我们归了公安部门了。”

  柴书志的儿子 柴红江:“公安给审的,结果的确是俺家丢的驴。”

  司春良:“你别看这个驴都是一样黑,实际一个驴一个模样,我只要看上一眼,基本上几年以后我还认得。”


  有这样的好眼力,得益于司春良20多年养驴的风风雨雨,从爷爷的那一辈儿起,司家就以养驴贩驴为生,1980年,当时年仅20岁的司春良,被父亲在抗日战争时期帮八路军买驴的故事深深地打动了。

  司春良:“抗日八连来到咱们村要买40头大骡子,上前方驮炮弹去,当时我们这里很穷,在一个市场凑40头骡子是很费劲的,结果我父亲给那个军官凑了40头德州大驴,这40头德州大驴完全驮炮弹去,”

  记者:“它能驮得动炮弹吗?”

  司春良:“能够驮得动,德州驴的劲儿比骡子还要长,有句老俗话叫好马跑不过赖驴子,就是指的我们德州驴。”

  “德州驴”有近300年的历史,以体型高大、动作灵敏,脾气大,挽力强等特点著称于世,一般的德州驴在300公斤左右。二十世纪八十年代初期,在田间、地头,到处可见“德州驴”忙碌的身影,食量小,力气大,价格低廉的“德州驴”成了当时群众不可或缺的好帮手 。


  司春良:“我看到驴太少,一个生产队才喂2头驴,突然分户以后,生产队分不过来,驴价猛涨,在这种情况下,我感觉养驴有前景,我就开始搞繁殖。”

  1981年,司春良靠着从父亲那里学来的一点技术,在一些人的嘲笑声中做起了德州驴配种生意。

  马戏团负责人 司福达:“原来有一些封建思想,讲究那些三教九流,他做的配种生意,说难听点是最下贱的一种。”

  司春良:“你看这个驴没有杂牙,都是小嫩牙,看见了吗,这是一生出来长出来的小嫩牙,这叫奶牙,这是几岁的驴,这个13个月一周岁多,一周岁,像这样的驴在集市上能卖多少钱,这个驴最少得3500元钱,怎么卖那么贵,这是种畜,这个驴还能长很大,这个驴能长个大驴,前裆很宽,四蹄很健壮,这属于德州驴中比较好的驴。”

  为了让更多的群众养驴,司春良常常要把自家的德州驴打扮得喜气洋洋,走乡串户赶集市宣传德州驴,即使到现在,这种方式还偶尔使用着。


  村民 夏风江:“老远就听见铃铛声特别响,他前边骑着一个马,这边两头驴,这边两头驴,后边四个驴,他是并排着往前走,走起来铃铛响得挺好,声音挺大。”

  村民 李希忠:“在公路上一走显得很威风,当初我认为,司春良这是干嘛呢,我认为他个人出来是散心游玩,还是出来遛遛马遛遛驴。”

  马戏团负责人 司福达:“到集市上,我们这里都有牲口市场,牵到集市上一遛,大伙儿都看着,一看这牲口相当好。”

  司春良:“有的人在集市上就联系好了,上村配种去,到村里以后,找个村头上或者是比较僻静的地方,可是当时老百姓很封建,有一次配种完后,小孩子们都乱笑我,怎么笑你,小孩子们都往树梢上看,我一回头这是怎么回事,一看,铃铛都给扔到树上去了,来了一个中年妇女说,你敢在村头干这事情,很封建的,人家想不通,我最后给人说好话,借了个竹竿把铃铛拨拉下来了。”

  马戏团负责人 司福达:“方圆几十里找他来买牲口的,卖牲口的,给驴配种的,都找上门来了。”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初期,在山东省德州市,德州驴的存栏达到30万头,德州驴养殖进入鼎盛时期,司春良家驴的存栏达到了300头,他把德州驴卖到了全国各地。

  村民 刘春平:“司春良肯定挣钱了,不挣钱他也不养驴。”

  司春良的妻子 高兰荣:“俺们去收麦子去,收割机收,往车上抱,驴在那里,驴的一边一个人抱,它以为我抢它草呢,就把我耳朵咬了一块,现在的耳朵上有伤没有,这不是有伤疤嘛,这不是有一块伤疤嘛,耳朵垂和这边一样吗,不一样,都不一样了,都是驴咬的。”

  司春良喜欢逛牲畜市场,他在集市上了解行情,捕捉信息,把一些别人不看好的驴买回来,如获至宝。

  司春良:“只买一岁驹,不买2岁驴,在俩牙的时候,它的牙板子松动,吃不好,可是很快一段时间就过去了,在这种情况下,我到集市上,买上几个驴回家,往槽上一拴,养上它两个月三个月的,效果很好能赚点钱,”


  记者:“你看在集市上两人商量成交,你要多少钱?”

  司春良:“没说要多少钱的,要1000元钱叫卡子嘎,2000元钱叫门子嘎,三千元钱叫品子嘎,四千元钱叫吊子嘎,5000元钱叫拐子嘎,6000元钱叫挠子嘎,7000元钱叫才子嘎,8000元钱叫别子嘎,9000元钱叫乾嘎,十是卡子嘎,一也为卡子嘎。”

  1996年前后,随着农用三轮车和拖拉机的普及,历来被作为役用的德州驴 ,遭到冷落,司春良的驴生意一天不如一天。

  司春良的妻子 高兰荣:“干活的时候一天小驴车能干五六亩地,拖拉机三轮车一天能干十好几亩地,机械化挺好的,都不愿意用驴了。”

  村民 刘春平:“主要原因是前几年价格太低,价格太低上不来,低到什么程度,我不是说吗,我养了一个小驴,喂了七八个月,卖了200元钱。”


  司春良:“当时驴肉很贱,一元五角一斤生驴肉。”

  能卖的都卖了,剩下的30头种驴司春良舍不得,当时骡子比驴值钱,他决定买马繁殖骡子,可司春良没想到,马的到来让他的生活再一次发生了改变。

  司春良的妻子 高兰荣:“驴的减少也不挣钱了,俺掌柜的俺对象他对这个挺上火,周围的杂技团老多,从那时候不就开始养上马了。”

  司春良看得津津有味,因为这里有18匹马是他卖到这里的,那曾经是他的马,和全国各地的许多马戏团打交道,租马卖马,能够挤进这个竞争激烈的行当里,司春良用的又是什么办法。

  司春良:“不要每匹马5000元钱的抵押金,这样大团体小团体都能承受了,一天10元钱,对他们来说,在演出当中,这是寥寥无几的,可是对我来说,一天这个团体要我10匹马,那个团体要我10匹马,我多了也能划算。”


  2000年冬天,德州市一企业请一家马戏团演出,而马戏团此时没有马,他们找到了司春良,没想到却失望而归。

  司春良:“料喂得不多,我的牲畜又多,人走时气马走膘,马一没膘了,毛就长,马瘦毛长大了鬃,确实当时马的外表是不好看的,没有相上之后,人家就上了海拉尔拉马去了,可是拉来之后,经过40多天训练,基本马没有驯成功。”

  马戏团负责人 司福达:“结果阳历年也快到了,试场吧,这一试场,麻烦了,演戏砸了,灯光一起音乐一响,它害怕。”

  司春良:“怎么办呢,我给团长一交涉,我说还有多少天开业,德州市里决定还有3天就要开业,急死我们了,我说这样吧,你先把我那里你看着不漂亮的马咱拉过来试试,试上一天,只要行,后天准时开业没问题。”

  马戏团负责人 司福达:“司春良这6匹马,结果演出得非常成功,八步赶产,蹬里藏身,一马双跨,演出相当成功。”


  司春良的知名度一路飙升,他请租马者吃住在他家驯马,包退包换,谁用马谁承担马的开支,司春良赚租金,名气大了,马也好卖,这几年,司春良卖出的马超过了7000匹。

  司春良的妻子 高兰荣:“有租赁的也有买的,全国各地有很多马戏团跑马场都是从我们这里运过去的。倒还听话呢。”

  牲畜都是相通的,司春良会看驴也会相马,没有人知道他为此少花了多少冤枉钱。

  记者:“有走眼的时候没有?”

  司春良:“相马的时候一般走不了眼,这个像骑的马和干活的马要去别开,不一样,是长拉短驮,因为这个骑的马是以驮为主,讲究鹅脖,脖子要往上弯曲,流水屁股,屁股必须是倾斜的,这叫道劳脖子流水腚,跑起来不要命,前裆宽宽的,前裆分开走,前边越宽越好。”

  现在,司春良的200多匹马常年在外执行演出任务,每天都有租金进帐,剩下的时间,司春良就是专心养驴,也不再考虑利用驴和马繁殖骡子卖钱之类的事了,因为驴的市场再一次向他敞开了大门。


  司春良:“几乎驴的市场,从原来的几百头,减少到现在最少的可以说几头,一个驴的市场,多的十几头,超过几十头的市场,我们这儿少了,养驴有一个比较好的前景,有一天驴肉可能生驴肉超过现在的熟驴肉价格,能到十几元一斤生驴肉。”

  2002年以来,一头驴一年能赚五六百元,而且行情看涨,看准商机的司春良建起了一个能容纳600头驴的规模养殖场。

  司春良:“我让你100元钱,行就这样,不行就算了。”

  经纪人:“那太多。”

  司春良:“合不着。”

  经纪人:“合不着,你卖吗,有人要吗,你说这话,光听你的。”

  司春良:“220斤。”

  经纪人:“就按200斤算。”

  司春良:“不行,俺合不着不卖。”

  经纪人:“有人要吗光听你的,能行吗?”

  司春良:“不要没办法,驴太少了现在。”


  经纪人:“知道少才上咱这里来买的,人家从河间县好几百里为什么来这里。”

  司春良:“再杀就杀完了。”

  经纪人:“咱有专业户吗?”

  司春良:“我乐意卖养殖户。”

  经纪人:“卖养殖户有多少养殖户,现在还有多少养殖户?”

  20多年的养驴生活,让司春良的心里有了某种依靠,虽然德州驴在一天天减少,但他却在养殖肉驴的同时,饲养德州种驴,他说他这辈子是离不开驴了。

  (编导:段旭东 摄像:孙桂卿)

(编辑:肖阔来源:CC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