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 闯天下

梳子一家人 

央视国际 2003年12月01日 10:04


  徐福海做木梳已经十几年了,可是自从大儿媳吴国华来到他家,他们家就没有过过平静日子。大儿媳对厂里的生产管理挑出了许多毛病,并提出了许多建议,没想到公公根本就听不进去。

  吴国华:“感觉到泾县的木梳做了这么多年,还是原来这种状况,这种局面,我总觉着有些纳闷,有些不可思议。”


  徐福海:“要搞就稳扎稳打,慢慢地搞,就搞小一点,搞到有二三十个人就行了。不要搞得太大。木梳上面再怎么搞都起不了大浪。”

  既然提的建议被当做了耳旁风,大儿媳和公公的争论就逐渐升级成争吵。虽然都是为了企业发展,可两个人谁也不服谁,吴国华不甘心,还写了一封建议书。


  徐福海:“当时她写了一封信给我,一张便条,上面就是讲,这个厂应该怎样才能发展,怎样才能做大做强,我不理会。他们讲了,在你手下干事,我们永远出不了头。”

  徐国栋:“观点不一致,互相之间难达成一致,很难协调,这样再做的话,就是说能力不能充分发挥,总觉得有点窝得慌,不能按照自己的想法去做,这样的话,也是一件比较痛苦的事情。”

  看到实在无法改变公公的做法,1999年,大儿媳吴国华决心办自己的木梳企业,她的想法遭到几乎所有人的反对。办企业可不是闹着玩的,初期投资就得好几万元。


  徐福海:“如果搞不好,后果不堪设想,现在是私营经济,都是自己的钱,钱倒是一个方面,耽误了时间,时间耽误不起,你搞不成,以后再来搞其他的就很费劲,经济上也承受不了。”

  吴国华:“一个小女孩,你能做什么?你能来办企业吗?大家都是带着问号。我父亲厂里一个技术员吧,他当时当着我的面就说,你可能办企业不行,你大概适合搞营销,你出去跑跑业务是不错的。你办企业肯定是不行,我当时听了这种话,应该说心里很不是滋味,我当时就笑笑对他说,那也无所谓,这也是一个锻炼的机会,应该说办企业这么多年,就是每次听到这样的话的时候,我都把它当成一种动力,我总想,我要用事实来证明给你们看。”

  在丈夫徐国栋的支持下,他们的木梳厂在2000年3月终于开始生产了。不少木梳厂的老板都等着看笑话,老爷子徐福海也将信将疑。

  徐国栋:“我们的企业刚刚开始的时候,他还抱着一种观望的态度,她是不是能干得好,我还要等着瞧,再看看,是不是他当时对我们的担心是正确的。”

  令徐福海怎么也想不到的是,一直在他厂里做事的二儿子和二媳妇也提出来另立山头,有心和他们来比一比。这下可真有老爷子看的了。


  徐跃栋:“直到现在我还和我父亲争论,我大哥我嫂子也一样,我们出来的主要原因就是我父亲过于保守。”

  徐家一家出了三家木梳企业,这在泾县也成了人们茶余饭后的话题。而两个儿媳相继出来办企业,也是瞅准了梳业发展的潜力和时不再来的发展机遇。

  吴国华:“现在就是所从事木梳行业的这些人,起点不是很高的,文化素质各方面,经营管理的理念等方面,不是专门院校毕业的、或者是MBA毕业的专业人士,可能大多数原来都是农民出身的,这样的一群人,所以这两年的竞争还不是很强,如果不抓住这两年的机会加大发展速度,加快脚步的话,我想可能两年三年,我这个宫庭品牌,包括泾县的木梳行业都会被外面的市场压倒。”

  吴国华在企业成立之初就把产品定位在高档木梳上,产品一出来,她就通过一位经营牛角梳的中间商把产品打进了北京的超市。要稳定地供给超市所需的货源,必须增加投资,扩充规模,吴国华就向银行贷了一批款。贷款做梳子,这在泾县的历史上还是头一遭。

  婆婆:“当地人讲话,吃山芋要吃一段剥一段,慢慢地搞,慢慢大,越来越大,一下子搞这么大能不怕,这么多钱不是一个钱两个钱。”


  胡炳祥:“有些事我不好讲,贷款过日子不行吗?贷款搞企业不行吗?关键是要实打实”

  吴国华:“我当时的想法就是,我要做就做最好的,做品牌就要做最响的,我想我们这个行业把它做强做大,绝对不亚于温州的打火机。”

  到2001年底,泾县木梳在全国木梳市场已经占了近一半的份额,但产品绝大部分是中低档产品。销售渠道也主要是浙江义乌等地的批发市场。还没有一家好的企业能给泾县的木梳行业提升一个档次。大儿媳的想法正好适应了这个行业的发展需求。眼看着嫂嫂的企业一步步壮大,二儿媳胡桂荣联合另外两家木梳企业组建了股份制企业。

  冯松林:“三家到一起呢,就是取长补短,总结经验,把我们的木梳呢,质量更上一步,打出我们的品牌,利用我们的品牌,利用我们供出的货源,想把小厂逐步逐步地统一起来。”

  胡桂荣:“我这边和我哥那边有点不一样,他那边是自己的产业他那边做得特别大,而且他的产品也特别多,我这边我自己的厂家生产得不多,我自己只做一些精品、工艺品。我接的一些外贸的定单,和一些宾馆用品,我都是全部放下去,我的协助厂家有20几家,都是他们给我做。”

  2003年11月8日,泾县举行首届木梳节,全国各地木梳客商云集泾县。而这时泾县木梳行业两家老大,一家是大儿媳吴国华的,一家是二儿媳胡桂荣的。妯娌两人都尽可能地在木梳节上为自己的公司制造更大的影响,拉到更多的定单。


  吴国华和客商现场:“最早的梳子是五个齿的,五齿梳,那个木匠做了一把五齿梳呢,后来有的人就到黄帝那里告状,就讲这个人制造怪物,黄帝就下令要把他处死,他一个徒弟去找皇后娘娘,就是个民间传说,梳子的民间传说。”

  大儿媳从产品包装和企业形象等方面都营造出一种文化品位,突出高档木梳的特色。二儿媳则把展位布置成将要在全国开设的专卖店的样板店,特意举行了授权专卖签字仪式。

  老爷子徐福海抱着试试看的想法设了个展位,木梳节还真让他开了眼。

  徐福海:“从小农经济一下子搞到产业化以后,思路还是跟不上形势,通过这次木梳节以后,很可能大家都有触动,思想上总有一种跃跃欲试的感觉,看怎么干,人家上去了,我们怎么办?”

  对所有参展的木梳企业来说,吴国华是唱了主角。这不仅仅在于她的大胆,更在于她对木梳市场的准确把握。

  吴国华:“它不仅是一个日常生活用品,也是一个很好的礼品,很好的收藏品,也是很好的一种促销品,也可以做很好的装饰品,从产品开发来说,它的空间很大,从市场来说,它的空间也是相当的大,你看每个人都离不开木梳,再说,现在塑料制品已经不适应现代环保的要求了。”


  俗话说,打仗亲兄弟,上阵父子兵。徐家三家木梳企业的产品可以说是高中低档俱全。大儿媳把她的产品和传统徽派文化结合起来,始终盯紧高档木梳市场。二儿媳的产品以中档为主,也逐步往高档发展。他们对泾县木梳在全国打响泾县品牌起了不小的作用。而两家龙头企业之间的关系还是有点微妙,毕竟是妯娌之间,不说谁服气谁,总要你追我赶比着干吧。

  胡桂荣:“我们两家应该是没有竞争的,因为她那边主要是做商场超市专卖店这一块,我这边主要是做批发市场和外贸的。”

  吴国华:“从办企业的角度来说,兄弟之间的竞争,或者说你跟其他企业竞争,这个都是一样的吧。”

  婆婆:“竞争就是质量方面,质量要竞争,你比我做得好,我比你做得好,业务上她们都是有条有理的,要不是那样搞,不是又搞乱了吗,终归是一家人嘛”

  在木梳节前夕,泾县成立了木梳协会,吴国华当选为理事长,胡桂荣等十几位企业老板当选为副理事长。对于泾县的木梳行业来说,不仅需要吴国华这样的领头雁,更需要一个冲击国内外木梳市场的品牌产品。泾县的木梳企业都应该是一家人。


  某木梳公司经理 沈志坚:“单纯的这两家公司这台戏也很难唱,我们就是说,工厂也好,公司也好,总觉得我们应该捆在一起,整个一个产业不能分。”

  不论泾县木梳行业如何发展,对于徐福海来说,两个儿媳的公司办到今天这样,他是看在眼里,喜在心头。想想过去,真是别有一番滋味。

  徐福海:“这个思路不同,考虑问题也就不同。做法也就不同,现在想起来值得考虑。主要是没考虑到木梳前景,没考虑到木梳市场,也没考虑到大气候的影响,这个完全没考虑到,宏观方面没看准。这是一个失误。也耽误了好几年,如果当时我也是像他们这样的思想的话,那又是一番景象。”

  徐国栋:“他思想上转变也比较大,现在逢人就说我儿子办的厂怎么怎么好,他觉得脸上也很有光彩,在一些公共场合,他免不了炫耀一番。”

  或许是徐福海的两个儿子都兼着其他工作,才有了媳妇的冲锋陷阵,虽然儿子对公司的发展同样功不可没,但还是有不少人和徐福海逗乐。


  某木梳公司经理 江长青:“应该是哪个有能力,哪个思想超前,就应该是哪个就上,我们都在随便聊,我也佩服她们,经常我们在一起的时候也开玩笑。你两个儿子不行了媳妇上了。”

  徐跃栋:“即使现在是她领导,实际上具体操作还是我在帮她操作,现在逐步地把以前我所做的一些事情就慢慢地转移给她了,她现在做得还不错。”

  婆婆:“一代胜一代嘛,比我能干得多,儿子比爸爸厉害,媳妇比婆婆厉害。”

  玩笑归玩笑,木梳节后徐福海好像年轻了几岁,觉得视野开阔多了,劲头也更足了。


  徐福海:“作为我来讲,本来认为就这样搞几年拉倒,搞几年就交给他们了,赚点钱养养老就不搞了,但是现在这样,不行,现在我还要赶上去,即使赶不上他们两家,但是我要成为第三家,反正我跟着儿子后面跑总不会错。”

(编辑:肖阔来源:CC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