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基诺山的诱惑》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8月03日 21:40 来源:CCTV.com

  上世纪五十年代末,一个刚刚毕业的历史系大学生,来到了云南西双版纳北部的基诺山,寻找一支隐居在密林深处、很少与外界交往的特殊族群——基诺人。

  基诺山是无量山脉的末梢,这里终年雨雾,林木遮天蔽日。在这个犹如洪荒年代的密林中,大学生艰难地行走了整整一天,才终于见到人的踪迹......

  在这片几乎与世隔绝的大山里,大学生度过了一段奇异而难忘的岁月。然而,当时这位年轻人并未意识到,他的基诺山之行意义非凡,竟与中国最后一个被确认的少数民族有着莫大的关联!

  半个世纪过去了,当年的大学生,如今已是年过七旬的老人,一提起那个奇异的地方和发生在那里的奇异往事,这位著名的历史学家仍显得十分激动。

  那么,在那个奇异的地方,究竟发生了怎样的故事?历史学家与中国最后一个被确认的少数民族又有着怎样的关联呢?事情的来龙去脉还得从50年前的那次调查说起。

  原始社会、奴隶社会、封建社会、资本主义社会、共产主义社会,是人类历史发展的五种经典形态,当时一些学者认为,如果再能找到一个尚处在原始社会的彝族支系,那将是一个非常有趣的现象,对社会发展史也是难得的丰富,于是,就有了杜玉亭的基诺山之行。

  那山上的小路完全被森林盖住了,看不到太阳,而且猴子之类的多了,豹子还有野牛那时候都是很多的

  “三撮毛,其俗与摆夷、僰人不甚相远,以捕猎野物为食,男勤耕作,妇女任力。” 这是史书关于基诺人仅有的记载。历史上,因为基诺人远离坝子、很少下山,外界对他们几乎一无所知,只隐约知道他们的语言与彝族有些相似,过着特殊的原始生活,但他们究竟从何而来,从来没有人说得清。

  一进基诺山寨,杜玉亭仿佛走进一个完全陌生的世界,奇异的服装,奇异的长房,这里的风俗与以往他所见到的大不相同。基诺人没有文字,记录事件就用这些特殊的点和线来刻在木头上;他们种植玉米水稻,采用的是原始的刀耕火种和休耕轮作;猎人们打到猎物后,全寨男女老幼都可以参与平等分配,庆祝狂欢。在这里,时间似乎停滞在数千年前,想象中的原始生活,赫然变成眼前活生生的现实。

  然而,杜玉亭很快发现,基诺人固然原始古老,但自己受命调查基诺人属于彝族分支这个任务,却遇到了很大障碍,因为除了少数相通的语言,基诺人很多习俗都极其特殊,与彝族明显不同。

  最明显的一点你比如说墓葬,彝族和汉族一样,内地了吧,云南贵州,墓碑,凉山是火葬,但基诺就没有,基诺那个墓是个临时的存在,搭个小房而且没有坟堆的,而且一年仪式过后,魂就走了,到祖先世界去了

  基诺人崇尚万物有灵,树有树神,寨有寨神,甚至连石头也有神,而且人鬼神的世界是相通的,新死的鬼魂处在人世与未来祖先世界的过渡阶段,因而需要草房遮风避雨,显得非常奇特。

  基诺人的婚恋观也让杜玉亭感到十分惊讶,他发现,在基诺村寨里,所有15岁左右的男子,成年礼后都必须参加一种青年组织,参与管理村寨事务。成年礼也意味着男女青年从此有权随意选择对象,自由恋爱同居。

  真正的相爱就可以同居了,而且有很规范的习俗,这些同居是正常的,合法的,人人共有的

  虽然婚前可以自由恋爱,公开同居,但婚姻在基诺人眼中却是神圣的,一旦迈入婚姻的殿堂,他们往往都会严守贞操,从一而终,白头偕老。把恋爱和婚姻性生活分成两个阶段,形成基诺人独特的婚恋观。

  在基诺山,杜玉亭还发现了一种更特殊的文化。

  在基诺语中寨老称卓巴,卓巴管理村寨事务,但不是高高在上的奴隶主,而是和普通人一样的劳动者。卓巴居住的大房子叫卓巴房,卓巴房里有五根柱子,看上去与普通的梁柱没有两样,但在基诺人眼中它们至为神圣,每根柱子上供奉的物品不同,寓意也不同。

  位于房子中央、放置仙人掌和小木人的这根柱子叫造人女神柱,它代表的是寨子里的育龄女性及未成年的子女;靠近牛皮木鼓的柱子叫寨神柱,代表的是寨老和主宰祸福的寨神;上面放置野牛等兽骨的柱子叫兽神柱,它代表的是寨子里能参与狩猎的男子;这根柱子供奉的是家神位,象征的是祖先世界,代表家长并涵盖无生育能力、无狩猎能力的男女老人;最后这根叫神女柱,它代表的是寨子里的巫师和祭司等神职人员。把妇女孩子放在中央,同时也不忘给病人老人相应地位,五根看似普通的柱子就把所有的人都涵盖其中,且人人都具有了神性。

  没有奴隶,没有奴隶主,仅用五根神柱就把生老病死、生命循环演绎得天衣无缝,从而实现社会的公平和谐,这种世界上独一无二的创造被杜玉亭称为卓巴文化。

  它是原始民族对自己的文化,可以说是原始人类古老智慧的一种,我认为是一种伟大的创造,现在我们人想,要我这个脑袋我想不出来

  基诺人的宗教信仰、社会制度以及风俗习惯,都让杜玉亭感到他们明显有别于彝族,但是,如果基诺人不属于彝族分支,又该如何判定他们的归属呢?

  短暂的基诺山之行,深深震撼了杜玉亭,也给这位年轻人留下了巨大的疑问,历史学知识告诉他,民族是人们在历史上形成的一个有共同语言、共同地域、共同经济生活以及表现于共同文化上的共同心理素质的稳定共同体,按照民族的定义,生活在基诺山的那些特殊人群很可能属于独立的民族。但作为一个刚刚毕业的大学生,实在难以做出如此大胆的结论。为了收集更充分的证据,他在回到昆明不久后,又一次返回了基诺山。

  两次调查最终以“原始村社” 画了个并不圆满的句号,基诺人究竟如何归属,则没有结论。此后的20年,那个原始独特的秘境常常让杜玉亭魂牵梦绕,无法忘怀,直到 1977年,他才终于等来了一个机会。

  众多专家到了基诺山,和当年的杜玉亭一样,他们也被那里的原始独特震撼了。没有阶级,没有文字,既人人公平,又法度严明;既有超凡的生命智慧,同时又迷信鬼神,甚至还盛传有嗜血成性的食人族......一切都显得神秘莫测,与众不同!经详细论证,专家们完全认同这是一个独立民族的看法,他们的支持令杜玉亭信心大增,他把留存心中20年的困惑诉诸笔下,撰写了《基诺人的识别报告》,上报国家甄别审批。

  1979年6月6日,是基诺族最盛大的节日,因为独特的风俗和文化,这一天,基诺族被国家正式确认为独立的民族!

  从58年首次闯进基诺山到今天,杜玉亭与那片神奇的大山结下了长达半个世纪的深厚情缘,现在,每年他都会回到基诺山,有关的文章已写了无数,尽管如此,他仍然感到那片大山犹如巨大的宝藏,而他所触摸到的仅是冰山一角。

  这张拍摄于1994年的照片,里面就包含着一个令他拍案叫绝的创造。

  我们知道,中国最初的传统古乐是以宫商角徵羽五声音阶为主,七音究竟来源于何时何处,至今没有考古证据能够说明,这成为世界音乐史的一大难题。而原始封闭的基诺祖先竟能突破五声音阶,创造出七音竹筒乐!它到底是怎样创造出来的?又是怎样演奏的呢?历史学家所描述的神秘基诺文化,引起我们强烈的兴趣。

  隐居大山深处,没有文字,却创造出那么多令人叹服的文化,说不定七音来历的谜底就藏在这片大山里?寻访竹筒乐的路上,我们兴奋不已。

  在这个叫巴坡的寨子里,一种敲竹筒的仪式首先引起我们注意,它与七音竹筒乐有什么联系吗?当地村民告诉我们,这是基诺人迎接贵宾的礼仪,并非七音竹筒乐。近年来因为保护生态,禁止打猎,竹筒乐这种打猎归来时演奏的乐曲,平时已见不到了。

  今天的基诺山,人们的生活已发生很大变化,但在巴坡这个旅游村寨,还能看到不少传统的东西,这块标牌就记叙了这样一个有关基诺人身世之谜的传说。和所有创世纪的人类一样,基诺人也有洪水滔天的记忆,传说他们的创世母亲阿莫腰北生有一儿一女,大洪水来临时,阿莫腰北把儿女藏进大鼓,躲过劫难,现在的基诺人据说都是他们的后代子孙。大鼓在洪水中救了基诺人的祖先,因而也成为他们最神圣的乐器和礼器。

  在巴坡寨,我们找到杜玉亭的老朋友,基诺族的长老沙车老人。老人对基诺文化了如指掌,不过对我们最感兴趣的七音竹筒乐,博学的沙车老人也说不清来历

  应我们的要求,沙车老人答应帮我们找一些有经验的猎人来再现竹筒乐演奏。闲聊中老人还告诉我们,正巧过两天附近的扎吕寨有个节日,那是每年开春、每个寨子都要举办的祈福盛会,作为尊贵的长老,他将应邀出席,我们也可以到那里了解更多原汁原味的基诺文化。这样难得的机会,我们自然不愿错过。

  把寻访竹筒乐的好奇暂且放在一边,第二天我们就赶到扎吕寨。虽说不是正式过节的日子,但所有的准备都要在这天完成,因而人们显得比过节更忙碌。

  听说过节时全寨将要聚在一起狂欢,所需的物品也由每家每户平均分摊,早年原始公社的大锅饭习俗,竟然遗留到今天,这让我们格外好奇。跟随基诺小伙子腰资,我们走进大山看看他是如何为过节作准备的。

  腰资捉的东西,原来是一种长在竹筒里肉乎乎的竹虫。因为每家都要上交各种山珍野味,在山里我们遇到了不少和腰资一样忙着捕获的基诺人。

  过节当天,首先举行的是剽牛仪式。天刚蒙蒙亮,牛就被牵到卓巴房外的空场,杀牛仪式即将开始。

  年轻人忙着杀牛,扎吕寨的七位寨老也聚在了一起,无论是茶还是酒,第一口都要献给祖先。

  接下来是节日里最隆重的一项仪式,由首席寨老卓巴祭鼓,并第一个敲响大鼓。随后,寨老和尊贵的客人们一一敲鼓,企盼鼓声能够撼动天地神灵,赐福给寨子。巨大的鼓声一直持续到午宴时分。

  在狂欢的宴席上,我们品尝了腰资他们捉的竹虫和螃蟹,领略了基诺人独特的风情,他们的歌声鼓声,也永远定格在了我们的记忆深处。

  竹筒乐的演奏在我们的期盼中终于准备就绪,七位有过打猎经验的村民,即将为我们真实再现过去的场景。

  他们首先砍下一根竹子,从上到下分成七节,然后像调音师一样细细调试,直到发出的声音满意为止。

  经过一番调试,演出正式开始了。

  竹筒乐的音色,超乎我们的想象,它欢快而不失凝重,神秘中透着沧桑,显得十分优美和谐

  这位老人说的是捕获猎物后砍七节竹筒奏乐庆祝,是山神给他们祖先的托梦。虽然我们并不相信,七音竹筒乐这个充满灵性的创造,仅是神灵托梦这样简单,但如何破解七音来历之谜,能够亲耳聆听如此难得的“仙乐”,我们已感到心满意足,毕竟,深入研究不是我们所能做到的。

  今天,神秘的基诺文化已引起越来越多学者的关注。在沙车老人家中,就住着一位中央民族大学的博士。和当年的杜玉亭一样,博士也被基诺文化迷醉了。每天,他都跟沙车老人学习基诺语、学唱基诺歌,并用国际音标标注出读音,十分投入。

  或许将来,博士能为我们破解出深藏在这片大山里的一些秘密?

责编:郭翠潇

1/1页
精彩专辑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