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走遍中国·西双版纳——普洱江湖》
——首播时间:5月22日 晚20:00 CCTV- 4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8月03日 20:59 来源:CCTV.com

     
    [内容速览]在普洱茶盛行的年代里,一个普洱茶迷无意间从家里翻出了父亲年轻时留下的一块茶饼,当年无意间的遗落让这块茶饼在现今一下子变得不同凡响 。但是,这块茶饼没有包装和内飞,除了茶迷本人记忆模糊的口述之外,再没有任何文字性的说明。那么这块茶饼到底产自哪里,真实的年代有多久远?能不能价值万金? 普洱茶为什么又会是越陈越香、越陈越值钱的呢? 关于一块茶饼的溯源,打开了普洱茶尘封的历史,西双版纳,古山、古树、古茶镇,是谁?最终道出了普洱茶价比黄金的真谛……

    这是一个冬季的上午,世代居住在西双版纳巴达乡的哈尼族人正在举行一场特殊的仪式,令我们感到惊讶的是,仪式的中心是围绕着一棵树进行的。斑驳的树干上写满了它曾经历的风雨沧桑,这是一棵什么树?为什么人们要对它如此地顶礼膜拜呢?

    巴达乡的人大主任岩三龙告诉我们,这棵茶树的年龄有1700多年了,它值得我们崇拜,因为这棵树就说明我们云南是生产普洱茶的发源地。

    这是迄今为止,人类发现的世界上最古老的野生茶树王。它不但是当地哈尼族老乡心中的圣树,更见证着世界上一种特殊的茶叶品种的源起和兴旺。它的背后究竟藏着怎样的故事?这不觉让我们联想起前几天见到的一幕场景。 1

    这是昆明城里一群茶迷的聚会。他们今天在这所在谈论和品饮的茶有点特殊,茶迷李嘉今天带的是99年的熟茶,2003年的时候买的;魏东带来的是一款玩家级的收藏精品,采用手工石磨压制而成;赵春宇带来的这个茶是爷爷级的茶了,已经有80年的历史,两万多(元)一斤。

    普洱茶有三大独特之处:鲜叶取自大叶种茶树,此树云南独有;制作工艺独特,方法密不外传;风格品位独特,越陈越香。它不像其他品种的茶叶那样以鲜嫩取胜,经过了时间和岁月的雕琢,汤色变了,口感更加甘甜醇和。

    同行的朋友告诉我,这叫斗茶。斗茶古称茗战,参与者各自把珍藏的好茶拿来冲泡,以竞争的姿态品饮,比外观、比汤色、比香气、比滋味、比耐泡次数,甚至还要比比喝剩下的茶叶底,至于茶叶的产地、年头、价格等等,更是茶迷们津津乐道的话题。

    茶迷们七嘴八舌地议论着赵春宇的茶:

    “做过仓的痕迹比较明显”

    “但它(存放)的时间肯定长”

    “年代只是一个参考,价值的体现还在茶质本身”

    在这次斗茶会上,我们结识了普洱茶迷董秉伟。记者问他:“你觉得刚才斗茶怎么样?”

    董秉伟回答说“我觉得还行,但是也不算最好的。”

    记者追问道“那是不是你有更好的茶呢?”

    董伟伟笑了笑:“有机会我请你喝茶。”

    几天以后,董秉伟邀请我们到他家坐坐。刚进屋,他便打开电脑,向我们展示了今年年初广州茶叶购物节上的一瓶普洱散茶。这瓶仅重100克,产于上世纪40年代的普洱茶,最后的售价相当于是3000元每克,比黄金的价格还要贵上几倍呢。其实,类似的新闻在这两年的媒体上屡见不鲜,那么,究竟什么才是上好的普洱茶?为什么它们的价格如此昂贵?

    然而,董秉伟没有直接回答我们的问题。

    他请我们品茶。茶汤红亮,汤面烟气袅袅,似有似无的一层油状,他说:“你看

    好茶杯壁上面都会有一层微微的 云雾一样的汽绕在上面。您尝尝,这才是好茶。”

    品茶之余他拿出了自己平日里密不示人的宝贝,:“我父亲年轻的时候非常喜欢喝茶,文革的时候他的朋友送给他一些茶,现在普洱茶比较盛兴,我前些年从家里面翻出来,就剩这么一片了。这茶最大的遗憾就是内飞和外包装都没有了,就没法断定它生产的年代和产地。这片茶可是我们家的宝贝”

    董秉伟告诉我们,这饼看似普通的普洱茶来历可不简单。父亲说过,这饼茶产自西双版纳一座古茶山上的一棵最古老的茶树。

    如果真是这样的话,我们猜想,按它的产地、年头和现在的市场行情来说,价格怎么也得好几万呢。

    虽说家传的宝茶董秉伟并不打算卖,他还计划着将来留给女儿继续世代相传呢。

    眼前的这饼茶会不会和哈尼族老乡祭祀的那棵千年野生茶树王有关系呢?好奇心使我们决定,帮助董秉伟打开茶饼里的问号。于是记者告诉他,“正好这次我们要去西双版纳采访普洱茶,要不然我带上这饼茶,帮你找专家看看。如果你放心把这饼茶叶交给我的话。”

    董秉伟说,“没问题,我一直也想了解这块茶到底是什么时候产自于什么地方。”

    人说普洱茶是“可以喝的古董” ,没有经过鉴定的古董虽然神秘,但多少是个遗憾。好在云南省农科院的普洱茶研究就在西双版纳,我们带着董秉伟的这饼家传普洱茶首先来到这里探个究竟。

    然而这里的科研人员却给我们破了一盆冷水:“目前我们从科学方面还无法鉴定它的年份。”

    “那您看看叶子,能够鉴别出这是哪座茶山上的吗?”

    “应该说还是很难。我们更多的还是强调它喝下去的感觉、滋味和香气。”

    梁铭志研究员最后告诉我们:西双版纳有六大古茶山,千年以上的古茶树也有好几处。要想探究这饼茶的具体产地,不妨先到六大茶山之首的易武古镇上去问问。

    好山好雾出好茶,古六大茶山可以说是中国普洱茶的发祥地,这里种茶、采茶、做茶的历史,已经有一千多年了。同行的专家告诉我们,历史上关于普洱茶最早的记载见于唐朝,但那是还是“散收,无采造法”,明代有了紧压茶技术后普洱茶行销四方,到清代发展到了它的鼎盛时期。虽然云南的临沧、思茅等地都出产普洱茶,但清代的普洱贡茶全部出自西双版纳的古六大茶山。至于说它为什么叫作普洱茶,全因滇南茶叶全部集中在普洱集散贸易,因此才有了普洱茶的得名。

    到易武的时候天色渐晚,我们先找到了茶厂厂长毛云生,请他给我们断断这饼茶叶。

    毛云生接过茶饼一看就说,“这个茶叶是易武的茶叶。”

    记者问“是吗?”

    “是。”

    “那您怎么看出来的呢?”

    “因为它的体形和叶片有特征,易武的茶叶芽尖很少,体形很大,条索也很大”

    毛雨生接着说:“这个茶叶是有一定年限了”

    记者赶紧追问“那您能看出来它大概有多少年吗?它是别人家里收藏的,说是有50年了,您看有没有?”

    毛云生又仔细看了看茶饼,起身说道:“我给你看一下我收藏的文革时候的茶叶”,

    毛厂长17岁起进入中国最大的普洱茶厂勐海茶厂工作,当过生产办主任、供销科长,和普洱茶算是打了一辈子的交道。他的判断应该可信。但是关于茶叶的年头却不好说,因为存放的地点和环境不同,陈化的效果就会不一样。

    遇到了难得一见的好茶,激起毛厂长的兴致,他拿出自己的藏品要作个比较。

    打开层层的包裹,一块褐红的茶砖出现在我们的眼前,内票上印有“革命委员会”的字样。这就是人们所说的文革砖吧!在普洱茶藏品中,文革砖可是大名鼎鼎的,它的地位,相当于邮票中的猴票。

    记者一边观察一边比较着:“这个茶砖和这个茶饼的颜色好像是有些区别。”

    毛云生说:“有区别。这个茶砖的茶质没有这饼茶好。你看我的这个黄秆很多,它的茶饼芽尖很多”

    “真是有年头了”记者一边看一边问,“那您的茶砖现在值多少钱?”

    毛云生回答“一个月以前,有一个香港人过来和我谈,他给我三万多元叫我卖给他,后来我说这不能卖,这是我珍惜的,留下来的一段时光的记忆。”

    这么一对比我们发现: 董秉伟的这饼家传宝茶虽然不如文革砖的陈化程度深,但仍不失为一饼难得的好茶。

    在毛厂长这,我们得到一个重要提示:尽管没有包装棉纸和内飞,但这饼茶的制作工艺颇为精湛,毛厂长说,它可能是传统手工制作出来的。

    究竟是怎样的能工巧匠,使用什么样的特殊方法,才能打造出这么好的普洱名茶呢?过去,普洱茶的手工工艺可都是密不示人的,然而第二天上午,当我们试探着走进一间古朴的茶坊,出乎意料,一听说我们是来了解普洱茶历史,主人立即热情地把我们迎了进去。

    旁边的工人在把晒青毛茶拣出老叶和杂质然后称量、拼配。传统七子饼茶每一饼的重量差不多是七两,七饼一包装,因此得名七子饼茶。

    窗边一个年轻的小伙子在蒸茶,蒸汽的作用主要是把茶叶蒸软,便于紧压成型。

    屋子里是一排一排的压茶石,每一块易武镇上出产的茶饼都是用这样的压茶石压出来的。记者走上前去,试着压茶,“压到什么程度算好呢”

    工人:“这个, 大概要十来分钟吧”

    工序看似简单,其中的讲究却很多。记者揭开压茶石,观察内部结构的时候发现, “它的底是一个弧形的”

    茶老板在一旁告诉记者“ 对。二十公分的正心,石头要很光滑,所以才做得出很好 ,很漂亮的茶饼。”

    接着,他又取出一个包着茶饼的布袋,“这个布袋是很讲究的,做出一饼好茶,布袋的圆圈要相当圆,要用圆规画,要做20公分的茶饼,必须要18公分半的布袋做成一个圆圈才能做出好茶饼来——石头、布袋、人三结合”

    从成型的布袋到压茶的石头,整个过程全无机械,用的都是最古朴的天然材质,茶叶的醇香就这样被完整地保留了下来。工厂机械化批量生产出来的茶叶当然是不可与之相提并论的。

    在楼上做最后包装的阁楼里我们和茶坊的主人何天能聊了起来。

    “六代了 我们。”

    记者:“一直都是这样做的吗?”

    “一直都是这么做。我们还种植茶树,加工茶叶,一直做,一代传一代。就这么做下来了,从四十年代开始我们一直做茶,到五十年代 六十年代我们都不做茶了。”

    40年前,镇上的人都不卖茶,少量做点也仅限于自家饮用,因而茶饼上都没有外包装和内飞。看来,董秉伟的这饼茶就是这么做出来的。

    紧接着,记者发现何天能系绳的方法也很独特。“你的系法和别人家不一样吗?”

    “不一样。别人家不是这么系的,都不是这么系的 。”

    “别人家是怎么系的?”

    “他们只是随意乱扭的,都很不正规。但是我教了好几个人,他们现在都能这么做了 。”

    “我的名字,”何天能一边忙着在茶叶的外包装上打戳子一边和记者聊天,“现在普洱茶很热,我就赶快不用我的老号,用我的名字注册了商标。我都用我的名字担保我的茶叶质量才行。做茶是做了卖,不是自己吃,自己吃吃不了多少,所以我就立了一个‘何氏天能号'到现在我的茶很好卖,日本 韩国的客商都来到我家选茶。”

    从何天能这里我们还了解到,古镇的制茶工艺是有传承的,世代相传的制茶人家在易武镇上还有很多。

    清朝中后期,当倚邦、蛮枝等茶山因为战乱等各种原因逐渐衰败的时候,易武茶山渐渐兴起,方圆百里的做茶人、卖茶人越来越多地聚到这,于是有了小镇。易武,从此一直是普洱茶重要的生产地和集散地。直到现在,如果细细寻访,历史的痕迹依然清晰可见。

    这是光绪十七年立在茶山下的采茶执照。

    这是早年间的压茶工具,分量比何天能家的那些还要沉很多。年代无从考证,手柄处光滑的指痕印既见证了岁月的沧桑更刻下了当年制茶人的辛劳。

    一位不愿透露姓名的朋友向我们展示的光绪二十九年清朝官府催缴贡茶的文书,“贡典生熟蕊芽办有成数,方准客茶下山历办在案……”

    记者解释,“就是说先把贡茶采完,才容许其他客商进山采购茶叶。”

    “意思就是这样。里面讲述了普洱贡茶的采办过程,这个是最珍贵的。"

    谈到易武的制茶历史,同行的邓陆阳还要带我去看一样宝贝,他说这件宝贝是镇里私人珍藏,平时难得一见。

    这是镇上一户姓车的人家。宝贝是车家祖传,到车智新这里已经是第六代了。

    易武镇居民车智新介绍“(宝贝是)我的高祖的,有一百多年了。”

    在那段特殊的年代里,车智新曾冒着极大的危险把它藏护起来,才得以让它流传至今。到现在,不少人都想高价收购它的宝贝,他担心树大招风,若不看在我们是远道而来的客人,他是决不肯轻易将宝贝示人的

    这是一间久已闲置的阁楼,零星放置着几件落满灰尘的杂物,当车智新费劲地搬开它们,小心翼翼地打开包裹在外面的旧毡布,一块古香古色的木匾呈现在我们面前:

    这块匾,当然也和普洱茶有关。

    记者努力地辨认上面的字,“钦命,这是什么字?”

    车智新流利地念出来,“钦命头品顶戴云南等处承宣布政使司布政使捷勇巴图尚史为。例贡进士车顺来立。”接着他又解释道,“我家祖上给皇帝上贡了贡茶,皇帝喝了贡茶以后,他说这个茶叶比较好,皇帝非常喜欢,所以皇帝就给了我家祖上,这块写着 瑞贡天朝的匾。”

    普洱茶养胃驱寒,清朝宫廷历来有夏喝龙井,冬饮普洱之说。道光十七年,车智新的先祖车顺来向皇帝敬献了易武正山的普洱茶,道光皇帝喝了之后,龙颜大悦,把小小的易武镇大大夸奖了一番,告诉众臣:圣灵之地方可产上等好茶。皇帝不但赐了车顺来例贡进士的头衔和这块弥足珍贵的御匾,更把这里的茶叶列为每年必纳之贡品,普洱茶因此身价倍增。车顺来因一例贡茶而得了“例贡进士”的荣誉,这在普洱茶的历史上又是一段佳话。

    在易武的几天,我们还惦记着董秉伟托付的那块茶饼,还想就茶饼的价值问题再探个究竟,镇上的人给我们推荐了普洱茶专家张毅老先生。

    听说我将要拜访普洱茶名人张毅老先生,董秉伟急急地从昆明赶了过来。

    张毅打开茶饼,在手里掂了掂,“这茶做得还是比较薄,规格一百到一百五十克吧。”

    一般的茶饼重量都是七两,也就是350克左右,这个茶饼只有100克,非常规重量,说明它材料珍稀,进一步印证了我们前面的推测。

    张毅接着端详茶饼,“条索都比较清晰。这饼茶叶的条索比较好,陈化程度也是差不多了。”

    看着他那爱不释手的样子,记者连忙追问,“按现在的市场行情这饼茶大概能值多少钱呢?”

    “你可能会给到一万,他可能会给到两万,就看买主是不是懂茶了。”

    这么高的价格,董秉伟应该满意吧?

    其实,董秉伟今天是有备而来的。他慢慢问道:“这个茶放到最后了按科学的方法说,木质化、炭化之后基本上就没有多大价值了是这样的吗?

    原来,他听说,普洱茶越陈越香并不绝对,过了七八十年之后,陈香味道又会渐渐淡去。

    张毅老先生告诉他,:“我们可以把普洱茶理解为是有生命的东西,它在不断地陈化,不断地变化。”

    果真如此的话,那么这茶还要世代相传吗?找个好时机卖掉是不是更明智呢?

    “这饼茶是我父亲留给我的现在我也想留给我的女儿您觉得 这样世代地流传下去意义大吗?”

    张毅老先生回答“这饼茶的原料比较好,如果你卖钱,不过是卖个一万两万,别人保存金子、银子,可是金子 银子在社会上都买得到。我这饼茶这么长的年代,一代一代地传下来,我有别人就没有,这个意义之重大是不能按金银相比的。”

    关于这饼茶的过去和将来,我想,董秉伟都已经有了自己的答案。

    现在,我们迫不及待地想到古茶山上看一看。走了两个多小时的山路,我们终于亲眼见到了古茶山。

    同行的邓陆阳介绍,“今天我带你来的地方大概在一百年左右历史。”

    古茶园里到处都是蜘蛛网,并不像记者想象得那么美丽,

    “这里怎么这么多蜘蛛网啊?”

    “你别小看这个蜘蛛网,它在防治茶叶的病虫害方面是一个天然的屏障,保护茶树不生虫。”

    邓陆阳说这又指了指地下的牛粪,“你看下面这个牛粪,靠这些家畜,牛、猪、鸡在寨子里面的这些家畜起一个天然的施肥的作用,都是农家肥。”

    走着走着,邓陆阳又指给记者看:“你看,寄生的兰花,主要的传播途径是小鸟吃的花的籽”

    记者忽然想起别人讲过的一种普洱茶珍品,“我看到有一种普洱茶叫做‘螃蟹脚'是这个吗?”

    "也是兰花类.但它不是这个形状,没有这么大,也是一种寄生的,也是一种兰花类的植物。"

    "这对茶叶的品质有影响吗?"

    "没有。它还起到很好的作用,你看这个青苔、水分都保护在上面了。你看整个环境就是这样都是在大自然里面。"

    走着走着,邓陆阳又指给记者看:“你看嫩芽还有一些,这个,这个就是嫩芽了。”

    “这就是采的茶叶吗?”

    “是啊,以后春茶出来以后整个树上全都是这样。比这个还要长,还要肥壮。”

    “我可以尝尝吗?”

    “可以 。掐下来尝一尝。味道怎么样?”

    “挺苦的!”

    “等一下就回甘了,回甜。”

    “这里的茶叶没有任何污染的。茶叶要想品质好必须生活在一个植物链里面,相互依赖,不会生虫,这和台地茶截然不同的。”邓陆阳很自豪的介绍着。

    走出茶山,夕阳西下,张毅老先生带我们来到古镇边上的一个小山坡。

    这时候我才知道,刚才踩在脚下的青石板路竟然就是世界上通行里程最长、历史最悠久的著名古代商路——茶马古道。而易武,正是这条道路的起点。

    在这里,我们终于找到了答案——究竟是什么成就了普洱茶的陈香。

    张毅带我来到茶马古道源头碑,告诉我们,“这个地方是属于茶马古道的起点。这块碑立的时间不长,2005年才立的,主要指易武的茶马古道主要有哪几条,第一条是易武向北直接到昆明,到香港、中甸、印度、拉萨……主要是七条。这么多的茶叶,必须要通过这些道路运往四面八方。”

    从前的西双版纳及其周围边地区是瘴气与流疾横行之地马帮往往只有傣历年前后进入茶区运茶,所以,一般茶叶制成后,都要在版纳湿润闷热的气候中囤积一年左右,在此期间,产生了后发酵。秋茶囤积的时间虽然并不长,但最终运到西藏,中原及海外,漫长的路途中仍会产生后发酵。仅勐海到下关,中间就有48个马栈,要走48天。

    中国茶叶流通协会的常务理事阮殿蓉这样评价茶马古道:“有了马,有了古道,才有了普洱茶的成就。正是因为这些马帮不断地把我们的茶叶运出去,天长日久才发现经过后发酵的茶叶竟然比新茶更有味。所以说茶马古道造就了普洱茶,普洱茶又给我们的南方丝绸之路增加了光彩,所以它有了另外的命名——茶马古道。”

    呈现在品饮者面前看似每一杯看似普通的普洱茶,都是在这样经历了无数的人、繁琐的工序、漫长的路程而完成茶叶内部丰富而奇特的变化的。在这样漫长的时间、漫长的过程中,种茶人、制茶人、品茶人换了一代又一代,而古道依旧,茶山依旧,老茶树依旧。一个真正懂得普洱茶的人,是会在耐心地等待和守候中延续着自己对普洱茶的追求的,因为他知道:比黄金贵重的,其实并不是茶叶本身,而是藏在茶叶里的那段让人怀恋的时光岁月。

    5

责编:郭翠潇

1/1页
精彩专辑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