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拯救月牙泉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4月25日 14:58 来源:CCTV.com

    月牙泉就要消失了,这个沙泉共生的天然奇迹,在鸣沙山的怀抱中,已经安然渡过了数千年的岁月,现在却面临干涸的危险。早在东汉,就有关于月牙泉的记载:“(鸣沙)山之阳有一泉,云是沙井,绵历千古,沙不填之”。月牙泉四周被沙漠环抱,虽有烈风劲吹,沙尘飞扬,但泉水从来没有被流沙掩埋。正如古诗所云:“沙夹风而飞响,泉映月而无尘。”敦煌地区年蒸发量是降水量的60倍,对沙漠中的生命来说,水就是生命的保障,数千年来,过往的商客驼队,都以月牙泉水为生,才能穿越沙漠。这样的美景到了今天,却面临消失的危险。

    鸣沙山月牙泉管理处副主任王建书: 在(19)98年的春天,我和范主任就发现月牙泉水位啊下降特别厉害。在泉边我们量了一下,一年的时间就下降了20厘米。月牙泉最浅的地方不到一米。这样的速度下降,要不了三年,月牙泉就会见底了!

    王建书: 这里是鸣沙山后的试验渗水池,这是2006年,人们唯一能拯救月牙泉的手段了。虽然在敦煌人的努力抢救下,月牙泉没有像王建书预言的那样消失,可是,月牙泉水深仅有30公分了。渗水池已经干旱了两个月,如果再没有水补充,月牙泉就真的要消失了。而且这个试验渗水池就可以拯救月牙泉吗?没有人可以保证。真正的拯救工作远非如此简单,因为拯救月牙泉的工作从1988年就已经开始了,而历次的拯救工作,最终都被证明无法彻底解决问题。

    这是道光十年即公元1830年敦煌县志中绘制的月牙晓徹图,当年泉边有一百多座庙宇,游人络绎不绝。 直到上世纪50年代末,月牙泉仍保持着大面积的水域,水面二十多亩,7米多深。现在的老人们对当时的月牙泉规模还记忆犹新。记者:当年这水位在哪儿呢?

    汪浩滨(月牙泉管理处职工): (二十世纪)六十年代在那个大柳树,大柳树那个地方。我,我是小孩嘛,那个时候。那儿还有卖甜水的。他就在这个里头把水舀上,就可以喝。人还可以洗澡,水都是清的。老百姓说嘛,这个月牙泉,当时有两丈多深。  

    二十世纪七十年代,月牙泉水还足以灌溉农田,但泉水水位已经开始下降。到八十年代中期,月牙泉水位比1960年下降了6米,如何保护月牙泉开始成为敦煌人的一块心病。1986年,敦煌人拉开了拯救月牙泉的序幕。

    现在已经调往敦煌旅游局工作的范存,当年还是一位二十多岁的青年,他参加了那次拯救月牙泉的行动范存:

    当时啊,也是我们考虑经过一些专家嘛,经过论证,还是,主要还是想保护月牙泉。月牙泉的水位啊,已经下降到比较低了,这么一个状况。根据它的现状,根据专家论证,说准备把党河水啊,引进来以后,在那儿经过沉淀,然后注到月牙泉里面。

    王建书:(19)86年月牙泉水位下降得应该是特别厉害的一次,当时我们就想了一个土办法,在月牙泉的周边,修一个人工湖,把这个党河水引到人工湖来,再从人工湖引到月牙泉。    

    从1986年开工一直到1987年建成,巨大的人工湖可以储存相当于五个月牙泉的水量。第一次补水后,月牙泉水位提高了1米多。保护工作似乎成功了。可是,1988年春,人工湖的水突然被停用了!敦煌人花费了半年的财政收入。终于在松软的沙地建成了人工湖,可就在建成的第二年,刚给月牙泉灌了一次水,人工湖就被停用了,为什么它不再给月牙泉灌水了呢?

    范存(敦煌市旅游局党委书记):哎呀,我们看到以后,我们在山上看了,观察了好长时间,我们感觉到那水啊不那么清澈了,混浊了 王建书:这就是在(19)88年的时候,用河水直接灌进来以后,最后水位退缩以后留下来的。就成盐碱化了。    

    记者:这个盐碱化是因为这个水本身盐份高是吗?

    王建书:这是河水盐份高,蒸发以后,它就造成了这个盐碱化。所以咱们当地百姓说,井水不犯河水,两种水质不一样,所以就把这个人工湖的水呀,最后就停下来,再也不能灌了。

    灌水不成,只有另想办法了。有人提出水位下降是否是地下的泉眼淤塞了,出水不畅导致的呢?清理湖底淤泥,疏通泉眼也许是一条可行之路。汪浩滨老人当年参与了月牙泉清淤的工作,他给我们讲述了寻找月牙泉泉眼的过程。

    王浩滨(月牙泉管理处职工):月牙泉,它原来说这是神泉。为什么说是神泉,它到冬天的时候啊,这处都结冰,就是这个西面,西南这里不结冰。从老百姓说嘛,这儿是有泉眼,说有泉眼的地方不结冰。结果在(19)85年当中,水位下降,我们挖了一下淤泥,结果没有找出什么缸状的泉眼啊,什么这个多么粗的(泉眼),只有是到处这个冒水,往出渗水的这种情况。它的水源来的地方就是西南,西南有这么一、二十米,这个地方。不是说往出冒的,不往出冒。   

    原来,月牙泉是由泉边岸壁的渗水积流而成的,疏通泉眼,恢复水位的希望又落空了。

    今天刮大风了,治理月牙泉的老专家——张仲老人,特地赶来看看月牙泉。虽然早已退休,他仍时时惦念着泉里的情况。当年清淤不成,正是他提出了掏泉的办法,恢复了月牙泉的水位。

    张仲:在(19)95年的时候啊,这个月牙泉的水是急遽下降了,几乎就要有彻底干涸的危险了!所以,有一次我们走过这个地方发现,这一处都是干沙,这个地方好像有一点湿的地方。所以我们用手一挖,这个地方,你看。

    记者:哦,现在还能挖吗?

    张仲(原敦煌县志办主任):  可以挖,你挖、你挖!哎,一挖你看到了。记者: 这下面就是湿的。 张仲: 啊,这下面就有,有潮湿的地方。所以我们当时又刨了大概,挖了有个三十公分,就见到水了。

    记者: 真的,一直在渗水。

    张仲:对、对,所以我们现在就断定,它这个巨大的潮湿层啊,和月牙泉的这个水面的地下潜流,它是一个水平面。所以我们就从这儿联想起来,既然这个地方能挖出水,那么这个靠(近)月牙泉啊,是不是用土办法,用人工这个办法,把它这个泉呢,干涸的泉呢,挖一下,挖一下它不就是说水就出来了,而且是面积也大了?

    那是第一次,人工掏泉的时候,(19)95年!稍微起了点作用。最早就是在这个地方,先发现有潮湿层,因为它有这个潮湿。

    掏挖之后,泉底变深了,月牙泉的水位也确实回升了一些。于是,“清淤掏泉”作为拯救月牙泉的土办法一直延续下来。1998年春,月牙泉水位急剧下降,即将干涸时,人们突然发现,月牙泉无法再挖了。月牙泉被鸣沙山环抱,自古以来沙不入泉,是因为大风到了这里就变为旋风卷沙上扬,带走了下滑的流沙。所以有“身抵灵池鸣沙山,风吹流沙往上卷”的说法。沙山下滑的沙子是有重量的,根据沙漠地貌沙坡角的计算方法,月牙泉最大掏挖深度只有3到4米,再深挖下去,泉岸就会被下滑沙子的自重压垮。从这张水位变化图上,我们可以清楚地看到,1998年月牙泉的水位比1960年已经下降了10米以上,减去原来7.5米的水深,月牙泉已经被挖深了2.5米,泉岸接近坍塌的边缘了。范存,当年正是月牙泉管理处的主任,他及时向市政府汇报了这个情况,敦煌政府请来了地矿部的专家,寻找不破坏月牙泉水质的补水良方

    范存:市委市政府啊,也想要寻找一些,能不能通过月牙泉的这个治理工程,治理项目啊能够进一步地解释这个月牙泉水位下降的原因。我们政府就请了当时曾经,地矿部兰州水文地质中心的专家来到这儿,进 行打井、观测,进一步把月牙泉水位下降的原因搞清楚。

    要给月牙泉补水,首先就要确定它水源的形成过程。月牙泉的成因历来有风成湖、沙漠/地下水/溢出泉、古河道残留湖等多种看法,首先从何处下手呢?一则古老的神话传说引起了专家们的注意。在南朝黄门侍郎刘敬叔的《艺苑》中,记载了鸣沙山形成的传说。在古代,鸣沙山月牙泉这一片地方,是一片相当开阔的,水草丰茂的沼泽地,有一年,一位将军领兵西征,长途跋涉后,人困马乏,到达这里后放松了警惕,在休息时被敌人围攻,全军覆灭,积尸数万。一夜之间,狂风大作,铺天盖地的黄沙掩埋了将士的尸首,五色的旗帜和盔甲就化成了五色沙粒,堆积成现在的鸣沙山。开阔的沼泽地也就只剩下了这汪清泉被环绕在沙丘之间。鸣沙山发出的声响实际上就是这些死去战士的哀号。

    剔除神话的成份,从这个传说看,月牙泉地区原来是古代河流的可能性比较大,这就为月牙泉局部地区进行地下补水提供了可能。只要找到被埋藏的古河道的上游,就可以渗水补充月牙泉。避免水质的污染。专家们把寻找古河道定为了首选的勘探目标。那么,古河道的方位如何?上游在什么地方呢?

    从月牙泉向东方望去,沙山背后就是敦煌的另一奇迹-莫高窟。鸣沙山绵延三十余里,联接着敦煌的两大奇迹。传说唐僧西天取经的雷音寺就在鸣沙山下,它的大门开在莫高窟,后门在月牙泉底。传说莫高窟的洞口有一个是吸风洞,曾有白狗被吸入后,从月牙泉浮出来了。这是否意味着莫高窟和月牙泉在古代是有地下暗河连通着呢?鸣沙山沙粒下滑时响声如雷,最大声强可达到80多分贝。这是否就是雷音寺名称的由来?真有一座古雷音寺埋在沙山底下吗?1994年,在鸣沙山的沙丘下,突然发现了神秘的古建筑遗址。

    张仲:现在我们站的这一片地方,在2000年以前,整个是一个大沙丘。在94年的冬天的有一天早晨,这面都是一个沙丘。脚猛地这么踏一下的时候啊,发现空的,所以就引起我的好奇了。所以就用手,这么刨了一下后,发现有砖头了,哎呀,证明这是一个建筑了。究竟什么建筑,当时我们也不知道。所以继续挖,挖的时候啊,挖着挖着,就是把这个小窗口,就这个。大家估计可能是一个圆形的,估计是一个古墓。啊,古墓,把这个小窗窗子扒开以后啊,再一望,里面已经流沙,原来就淤满了。再往下挖不到一米的地方,两边出来两块碑,证明这是在清朝嘉庆二十三年修的药王洞。

    虽然发现的不是传说中的雷音寺,但药王洞出土的碑文提供了近代以来月牙泉不为人知的地质水文资料。给月牙泉拯救工作带来了新的突破。

    张仲:传说这个月牙泉啊,我们现在知道的月牙泉,都是,一般是指的那个月牙泉。从这个碑,药王洞的这两个碑发现以后啊,才知道月牙泉原来是两个泉。在靠西边这个泉叫大泉,现在这个药王洞前边,这个人工湖的这一片,叫做小泉。所以这个碑上也就清楚地记载说小泉也如大泉,跟这个大泉是一样。啊,风景秀美。碑文上说的小泉就是1985年修建人工湖的地方,既然大泉和小泉水质一样,那它们在地下的潜流很可能是相通的。地质勘探队在小泉湾附近打井,绘制出的水位等高图证明了这一点。整个月牙泉地区地下水位是从西南向东北方向逐渐降低的,这样就确定了月牙泉地下暗河的方向,月牙泉的西南方是地下暗河的上游,东北方向就是地下暗河的下游。勘探队在鸣沙山的后山,找到了当年古河道上游的遗址,建立了现在的试验渗水池。今天是实验渗水池开闸放水的日子,又可以给月牙泉补水了。实验池的渗水量是否足够?月牙泉水位能得到恢复吗?答案要等渗水池注满后才能知道。2006年 上游试验渗水池王晓雷:现在我们站的地方就是渗水池,前一个阶段因为在维修渠道,所以它已经干枯了。

    这是由于在渗水过程中这是水里头沉淀下的浆泥,敦煌人把它叫浆浆板,水一干,它就裂了缝了。

    王晓雷(月牙泉管理处水务员):你看,这水来了,前面开闸了。水从那边下来,流到渗水池,起码要两到三天,才能把它注满。几年来的渗水试验已经证明,月牙泉的水位在渗水池有水的情况下可以暂时维持不变,而且,泉水不会发生盐碱化和浑浊的现象。

    因此,决定补水效果的主要就是建造的渗水池规模了!仅靠试验渗水池小规模的补水,三天后,充满水的实验渗水池能恢复月牙泉的水位吗?

    记者: 今天的水位怎么样?渗水三天后

    王晓雷: 今天的水位比昨天下降了0.5公分.

    记者: 算平稳吗?王晓雷: 算平稳吧!

    看来,现在的试验渗水池水量太小。还只是一个临时的补救措施,不能完全解决月牙泉补水的问题,月牙泉的水位仍在缓慢下降。那么,渗水工程的规模能有多大呢?渗水过多将破坏地下的暗河道,少量的渗水又无法维持水位。这个问题一直困扰着月牙泉的治理者们。

    二十世纪九十年代末,我国长江流域洪水泛滥,四川省绵阳市高级工程师税毅,在查阅洪水资料时,无意中在档案馆发现了一份清朝的绝密军事地图,由于沙漠中的月牙泉是重要的军队水源地。因此在这份军事地图中特别附有一份《敦煌城、月牙泉图》,图中记载月牙泉“池长六七十丈,头西尾东”,“有好事者缒绳百四十余丈,了无止处”。这是最早关于月牙泉面积和水深的记录。由此可见,地下的古河道足以容纳大规模的渗水工程。治理月牙泉的应急工程方案历经八年,终于形成并开始实施。

    现在距离1998年已过去了8年,这8年里月牙泉到底怎样了呢?王晓雷: 在2001年6月15号,整个湖底出来了,这附近的这一片,我根本没有办法测量。

    2001年,正是1998年王建书所担心的三年以后,月牙泉的泉底还是露了出来。

    王晓雷:2001年6月15号这个泉水,湖底的高度是1132.980,今天我测量泉水的水位是1133.255米。它就是实际相差了27点5公分。但是这只是2001年这是湖底的高度,今天这个1133.255是这水面的高度。这就说明这几年月牙泉的水位在30公分。

    记者:这边的芦苇很深啊!月牙泉

    王建书:是啊,月牙泉以前的水位就在这儿,这是月牙泉的一个尖儿。现在的水位已经退缩到那儿去了!

    虽然水位仍在下降,现在的月牙泉面积也小了很多,但泉水并没有干涸。而且,这些年来,渗水池周围的地下水位反而明显上升。这才使得月牙泉水保持了现在的30厘米水深。充满水的试验渗水池都难以维持月牙泉的水位,这额外的水源是哪里来的呢?

    答案就在这些灌溉沙渠里!

    月牙泉村的村民们用自己买来的灌溉用水,一直补充着月牙泉周边的地下水,沙渠的渗水量是总水量的三分之二以上,大部分灌溉水都没有灌进田里,而是渗透到了地下。试验渗水池和沙渠共同维系着月牙泉仅有的30多厘米水位。敦煌人同心协力,在和时间赛跑,拯救自己的月牙泉。

    今年,大规模的月牙泉应急治理工程即将实施,这将有助于恢复月牙泉的水位,但仍不能彻底解决月牙泉面临消失的险情,而且,如果没有了灌溉水源,治理工程也就失效了!治理工作怎样做,才算彻底成功呢?

    马生凯:要从根本上解决问题呢,还是我们市里采取的,向上面争取的“引哈济党”工程,这一个工程呢,如果能够实行的话,我们基本上能够调过来一部分水,就是说在农业灌溉上再不要抽取地下水,再一个呢,河道上再放一部分水,能够把地下水再补充一部分,从两个方面呢,能够把月牙泉和整个敦煌地区的地下水位提高以后呢,月牙泉的水位呢就有望能够恢复到原来的面貌。

    马生凯 “引哈济党”工程是指把哈尔腾河水引一部分到党河,从根本上解决敦煌地区的缺水情况,如果能做到这一点,月牙泉和敦煌地区的生态环境都将得到恢复。飞行员在收集月牙泉周边的地理数据,敦煌人仍在寻找着拯救月牙泉的其它方法,治理月牙泉的应急工程即将开工,保护自然的工作仍然任重道远。

    敦煌人不愿意月牙泉在今天消失,他们希望这大自然的美景能够代代相传,恢复到原来的面貌。(编导:潘 挺  摄像:胡斯奥)

责编:斯芜

1/1页
精彩专辑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