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追踪野骆驼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4月25日 14:55 来源:CCTV.com

    

   “敦煌有野骆驼!”

    这条消息是《走遍中国》摄制组来到敦煌时,无意中听到的,这激发了我们强烈的采访意愿。

    一百多年前,人们认为野骆驼早已消亡,直到上个世纪五、六十年代,科学家们在新疆的罗布泊发现了野骆驼的踪迹,后来经过四十多年的艰苦调查,才摸清了野骆驼的生存情况。

    由于野骆驼生活的区域都在杳无人烟的沙漠戈壁,没有充足的准备和必要的装备,是万万不能进入到处是死亡陷阱的戈壁滩的。

    《走遍中国》摄制组采访时,恰好赶上自然保护区的秋季巡查,在征得保护区管理局同意后,我们与巡查队一起上路了。

    西湖自然保护区有6600平方公里,占敦煌市总面积的五分之一,内陆湿地和荒漠化是保护区典型的自然生态系统,在湿地和荒漠中,生活着野骆驼、鹅喉羚、大天鹅、白鹳、大鸨等国家一、二级野生保护动物37种。

    每年春秋两季,西湖保护区管理局的工作人员就要进入保护区的核心地区,搜集野生动植物资源的有关数据,尤其是野骆驼的生活状况。

    野骆驼是十分珍稀的野生动物,现在世界上只有800多只,数量比大熊猫还要稀少。野骆驼的正式名称叫野生双峰驼(Bactrian),它们分布在蒙古国的阿塔山和中国的新疆、甘肃等地的沙漠戈壁上,生存环境十分恶劣,国际自然保护组织已经把野骆驼列为极度濒危物种。

    在保护区管理局的展览厅内,我们第一次见到了野骆驼的标本。

    野生双峰驼(Bactrian)采访: 这是2002年的3月2号,我们工作人员在保护区巡逻的时候,发现它正在产羔,当时过去一看,骆驼也看见了,它正卧着,起不来了,正产羔。马上组织人往市区救护中心,准备抢救。大约走了一百多公里路,母驼产羔没有产下来,它就死了。这样我们就做了骆驼标本。

    甘肃省敦煌西湖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局长 吴三雄

    从外观上看,野骆驼的驼峰很小,驼掌丰满宽大,身上的驼毛呈棕黄色,似乎与家骆驼没有明显的不同。

    这是在中国西北地区常见的人工饲养牲畜——家骆驼,骆驼善于在沙漠中行走,可以十几天不吃不喝,素有“沙漠之舟”的称号。不少人认为,它们与野骆驼没有什么区别,野骆驼就是生活在野外的家骆驼。

    实际上,从1883年俄国探险家在中国罗布泊发现第一张野骆驼皮开始,这种争论就没有停息,直到70年后,人们根据收集到的野骆驼皮进行DNA测定,证明野骆驼比家骆驼多了三条基因链,这才结束了一场旷日持久的争论。可别小看这三条基因链,它决定了野骆驼与家骆驼是两个不同的物种,而我们人类也仅仅比黑猩猩多了五条。

    大漠深处的西湖保护区周围设立了一些常年驻守的保护站,这对于及时观察保护区内的野生动植物情况,防止自然和人为的灾害,起到了重要作用。

    到保护站的第二天清晨,这次我们称之为追踪野骆驼的巡查行动正式开始。

    保护区许多地方生长着旺盛的胡杨林,胡杨是西北干旱地区特有的乔木,它的根系特别发达,只要地下水位高于六米,胡杨就可以生存。在胡杨林里,还夹杂生长着红柳、骆驼刺、盐穗等野骆驼喜爱的植物。

    采访:  这一片就是我们保护区骆驼刺和胡杨共生比较典型的一块,这是野骆驼的主要觅食区。野骆驼主要吃骆驼刺还有芦苇,以及红柳。骆驼刺是多年生的半灌木。

    怎么能看出它是多年生的呢?

    你看它这是当年的,这是今年的,颜色浅一点的是去年的,这个比较沉一点的是前年的。

    甘肃省敦煌西湖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工程师 袁海峰

    在胡杨树和骆驼刺间杂的沙地上,保护区工作人员很快发现了野骆驼的蹄印。

    采访:  这块儿就进入野骆驼的重点保护区了。

    它这地儿(野骆驼)活动很频繁,咱们以前考察时见的野骆驼多吗?

    今天有幸可以看到。

    有幸能看到过?那么您以前在考察的时候见过吗?

    见过,这个戈壁过去,见过十三峰。

    甘肃省敦煌西湖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工程师 孙志成

    附近的红柳也生长旺盛,它们发达的根系紧紧地抓住流沙,形成了一个个高大的固化沙丘。

    队员观察  突然,负责瞭望的队员发出了信号,在我们东南五、六公里的地方,似乎有一个活动的物体。

    难道那是野骆驼吗?

    你那个里面看见了?

    有头,刚才看它还在动,缓缓地在动。

    摄影师连忙把镜头对准远方的红柳丛,但因为距离太远,摄像机的巡像器内看不到一点迹象。

    每个人的心跳都骤然加快,那个活动的物体,很可能是只单独行动的野骆驼。保护区管理局的袁海峰工程师与我们的记者一起,跳上越野车,前往那个方向察看。

    看似平坦的红柳丛,里面沙丘纵横,汽车在沙地上颠簸着,绕过一个个沙丘,朝发现异常情况的方向巡查,最后在一个连绵起伏的大沙岗前,越野车再也无法前进了。

    我们在的位置对不对?我们在的位置对不对?

    能不能走?

    我们还在看,我们还在看。

    不能走了就回来吧。

    甘肃省敦煌西湖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 王玉明

    那个活动的物体,慢慢消失在沙丘后面了。一个小时之后,越野车因为无法越过大沙岗,只好无功而返。

  

    我们远处观察看您,觉得好像很远,觉得(与那物体)还有两公里距离。

    还有两公里,最少两公里。

    这地儿以前发现过大型野生动物吗?

    以前发现过,在这片的西边。

    甘肃省敦煌西湖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工程师 袁海峰

    如果能在这次巡查中看到野骆驼,那将是我们这次采访的最大收获。曾经有数十位记者深入新疆的罗布泊地区,但都没有拍摄到野骆驼的踪影。正是它们稀少的数量,以及恶劣的生存环境,才显得保护野骆驼极为迫切。

    几百万年前,野骆驼的祖先生活在北美洲的沙漠地带,其中一部分向南迁徙,逐渐形成了羊驼等南美洲特有的动物。另一部分越过白令海峡,进入亚洲中部定居下来,逐步进化为今天的野双峰驼,还有一部分骆驼祖先继续向西向南,在阿拉伯和非洲的沙漠地带形成一个新的物种——单峰驼。

    大约在4000年前,人们开始驯化野骆驼。经过几千年的家化饲养,家骆驼在遗传基因上发生了一些变化。而继续生活在沙漠戈壁深处的野骆驼,仍然保持着祖先的某些特征,成为今天陆地上唯一能够饮用咸水生存的哺乳类动物。

    巡查大队离开这片沙丘地,朝着保护区的核心部位前进,那里是野骆驼出没的地方。

    开路的越野车突然停了下来,他们似乎发现了什么。

    啥东西?

    这是骆驼睡觉,晚上睡觉在这儿卧,它晚上在这儿休息,在这儿睡。

    甘肃省敦煌西湖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工程师 袁海峰

    从野骆驼留下的痕迹看,它们停留在这里的时间不会超过十天。几天前的某个夜晚,这群野骆驼游荡到这里,就栖息在这片戈壁滩上。

    采访:

    野骆驼它的夜间的栖息地也是在戈壁上?

    在戈壁滩上,不能在草丛里,草丛里容易遭到狼的袭击。它还围成一圈,大骆驼把小骆驼保护起来,还有一个骆驼,还有一个哨兵,还要放哨,侦查,如果有敌人来了,赶快集合起来就跑了。在戈壁滩上跑得快。

    甘肃省敦煌西湖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 王玉明

    在西湖保护区,狼是野骆驼唯一的天敌,巡查队员在不远的地方,果然发现了异常情况。

    在一片狼的杂乱脚印中,有一块来历不明的骨头。

    这应该说是个比较大的动物,大型动物。很硬的一块骨头,我们想是狼吃了,可能是骆驼的骨头。

    甘肃省敦煌西湖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副局长 王玉明

    奔跑的狼  这是一场发生不久的悲剧,一群凶残的狼围攻了一只弱小的骆驼!看到手里的骆驼骨头,每个巡查队员的心情都有些沉重。

    行进的车队又停了下来,第一辆车在对面的土坡上发现了三只鹅喉羚。

  

    当地人管鹅喉羚叫黄羊,这是一种生长在戈壁滩上的羚羊类动物,它们奔跑起来的速度达七十公里,连越野汽车也难以追上。

    一眨眼的工夫,这群鹅喉羚跑进了一片雅丹中。

    雅丹是维吾尔语,意思是陡峭的土丘。远古时代的河床受到水流的冲刷和风沙的侵袭,逐渐形成一座座形态各异的土丘,地质学上称为雅丹地貌,当地人则叫它魔鬼城。在保护区范围内,有大约四百平方公里的雅丹群,已经被中国地质部门命名为雅丹国家地质公园。

    我们追踪到雅丹地貌边缘时,发现了鹅喉羚刚刚留下的脚印。

    采访:

    这是黄羊的脚印,这个是刚才疏勒河湿地那边看到的那三只的,也可能是那三只的,黄羊的方向是顺着雅丹地质公园这边过去。雅丹地质公园也是野骆驼、鹅喉羚的主要分布区、活动范围。

    甘肃省敦煌西湖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工程师 孙志成

    我们准备继续追踪时,突然发现放在皮卡车上的摄像机三脚架不见了。

    一辆越野车调转车头,沿着车辙往回寻找。

    三脚架是重要的拍摄工具,如果没有三脚架的支撑,摄像机就不能拍到清晰稳定的画面。由于急于追踪鹅喉羚,越野车开出戈壁滩上的最高时速,三脚架一定是那个时候颠掉的。

    三公里后,我们找到了躺在戈壁滩上的三脚架。

    大家总算松了一口气,但意想不到的困难接踵而来。

    在巡查队员全力推动下,第一辆汽车终于冲上了沙坡,但第二辆越野车就没那么幸运了。

    经过七、八次全力冲击,汽车终于陷进松软的沙子,一动不动了,水箱也开了锅。司机只好收集队员们的饮用水,冷却那滚烫的发动机。

    经过一个多小时的努力,越野车重新选择了一条道路,在队员们的欢呼声中,一鼓作气冲上了沙坡。

    下午四点钟,好不容易从沙海的重围中突击出来的巡查队员,又累又饿,找了块平坦的地方开始午餐。

    由于地处保护区的核心区,不能生火做饭,大家只好以干粮充饥。

    一个队员似乎发现了什么。

    哎,那儿冒烟呢,是不是骆驼在跑啊?快快,快拿三脚架!

    哎,就是就是。

    快快,上高处,上高处!

 

 

    远处的戈壁上腾起一阵烟雾,有经验的队员们说,只有野骆驼奔跑起来才会趟起这么大的烟尘。野骆驼的嗅觉十分发达,能闻到五、六公里远的气味。一定是它们觉察到我们的存在,才仓皇逃走的。

    摄像机的镜头一直对准那团烟尘,那是野骆驼奔跑的地方!

    但是,烟尘里渐渐出现了汽车的影子!

    这里是保护区的腹地,不会出现巡查队以外的车辆,唯一的可能就是盗猎者偷偷进入了保护区。

    气氛顿时紧张起来。保护区成立以来,反盗猎一直是巡查队员的重要任务。

    一个小时之后,当丝毫没有觉察的汽车开进埋伏圈时,巡查队员一拥而上,把对方团团围住。

    但是谁也没有想到,从车里走下来的竟然是《走遍中国》的另一个摄制组!

  

    “哈哈,自己人!哈哈……”

 

    原来,他们拍摄的内容是大漠深处的风凌石,经过保护区管理局的批准,他们也来到这里拍摄。因为保护区没有手机信号,所以一直无法与我们联系上。

    队员们又惊喜,又有几分失落。原以为会拍摄到野骆驼的镜头,或者抓获几个盗猎分子,结果却遇到了自己人。

    就在两个摄制组分开后,巡查队员发现了极为严重的情况。

    由于路途颠簸,车上的水桶颠破了,维持我们生命的淡水所剩无几。

    没有了淡水,就意味着死亡的阴影已经到来。带来的瓶装水为开锅的汽车用去了一些,剩下的已经不多了,而这里远离保护站,也不可能及时补充。

    天色擦黑的时候,我们到达了预定宿营地。

    就在大家忙着搭帐篷埋锅做饭时,远处的摄影师又喊叫起来。

    这是一条与沙漠颜色十分相近的蛇,它昂着头,吐着细细的信子面对入侵者。闻讯而来的孙志成工程师也连连称奇,十几年来他也是头一次看到。

    夜色中我们升起了篝火,用几瓶矿泉水熬了一锅粘稠的面粥。只有在沙漠里人才能体会到水的珍贵。

    清晨,被冻醒的袁海峰工程师在帐篷周围发现了一些奇怪的脚印。

 

    这是什么印子?这是什么印子?

    猫头鹰睡在这儿了。

    有可能。

  

    袁海峰刚刚平静下来的心情,又被沙岗后一串梅花形的脚印扰动起来。

    这是狼的脚印,距离帐篷不过五十米!再远一些的地方,还有另外几只狼的脚印,甚至还留下了粪便!看来,是一群狼在我们熟睡中来到帐篷附近,不知什么原因,它们没有把我们当作一顿夜餐,而是悄悄走掉了。

    这里是野骆驼的活动区域,而狼的狩猎目标之一,就是年老体弱的野骆驼。孙志成工程师曾经发现附近有个狼窝。一年前,他在这里拍到过三只狼的照片。

    狼的凶残狡诈是出了名的,我们只好赶快收拾行装,离开这里。

    在戈壁滩一条隐蔽的小河旁,巡查队停了下来。

    采访:

    这条通道我们护林人员把它叫做秘密通道。这条通道很少有人走,也很少有人知道这条通道,但是野骆驼经常从这里走。

    我们在这条沟里能看到骆驼痕迹吗?

    可以可以,你看,现在地面上这个,这就是骆驼的痕迹。

    甘肃省敦煌西湖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工程师 袁海峰

    成群的野骆驼从阿尔金山走来,趟过这条小河,沿着不为人知的秘密通道,走进不远的西湖湿地,那里有丰富的食物和泉水。

    这就是西湖保护区那片著名的湿地,如果你没来过这里,你很难想象在河西走廊西端的戈壁深处,会有这么大面积的湿地存在。阿尔金山融化的雪水,沿着岩层潜流到这里涌出,形成几十个大小不等的泉眼,滋养了3000公顷的湿地,西湖保护区的野骆驼就依靠这片湿地的泉水和芦苇得以生存。

    在野骆驼往来喝水踩出的小道上,袁海峰发现了新鲜的骆驼粪。

    采访: 它是来到这儿,喝过水走掉了。粪便非常新鲜,还软着呢,还软着呢,新鲜着呢。

    要是像戈壁这种天气,三、四天就得干透了。

    三、四天就干透了。

    这个您估计(野骆驼)大概是什么时间走过去的?

    可能是昨天的。

    昨天的?

    甘肃省敦煌西湖自然保护区管理局工程师 袁海峰

    队员察看野骆驼脚印  仅仅晚了十几个小时,我们和这群野骆驼擦肩而过!

    也许就在昨天我们追赶鹅喉羚的时候,这群喝足了泉水的野骆驼,不紧不慢地回到几十公里外的阿尔金山,那里是它们躲避天敌的地方。为了喝水和进食,每两个星期左右,野骆驼才会沿着一条相同的路线,来到这片大漠深处的湿地。在西湖保护区的湿地和戈壁里,也就出现了许多这样的骆驼小道。

    由于人类无限制地开发,许多野生动物失去了它们赖以生存的家园。一百年前,最后一只野生单峰驼死掉了,庞大的野骆驼家族,现在只剩下野生双峰驼这唯一的物种了。

    中国和世界上的科学家们,努力保护着仅仅剩下800余只的野骆驼,否则不出一百年,它们也会在蒙古高原和新疆、甘肃的戈壁上彻底消失。

    由于淡水的流失,巡查队只好提前返回保护站。

    几个小时之后,我们已经在摇摆不定的车窗里,看到了保护站亲切的身影。

    (编导:王宝成 摄像:邵 可 杨成利)

责编:斯芜

1/1页
精彩专辑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