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龙头村见闻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7月20日 15:48 来源:CCTV.com

  吴红梅

  这次来到韶关拍的内容是关于一个农民的故事。

  来之前主编哈敏说:这是一个很传奇的人,他把自己全部的积蓄都拿出来给村子里建了新楼房,虽然还有比他那钱多的人也做公益事业,但是是最彻底的,是他的全部。而且他还有自己的20年规划,村里的面貌虽然变了,他还是不太满意,现在不太愿意接受媒体采访,要等他自己的规划实现以后才欢迎人们来参观。

  这个人叫林月开,是广东粤北山区韶关市乳原县龙头村的一位农民。

  《走遍中国》一年会有300多个选题,像这样的现代人物成为我们的拍摄对象,少之又少。哈敏说,没有太多的资料,一切要到现场去现抓。他还说,你就在村里待几天吧,一天两个故事,七八天过去了,什么素材也有了。制片人伊惠民说:千万别把节目做成宣传当代活雷锋的宣传片啊。

  《走遍中国》毕竟是一档以人文地理为主的深度旅游节目,反映的是一方水土一方人。怎么能让我的这期节目有点文化味道?不知道那个弹丸之地的粤北小村庄和一位农民能在我们拍摄期间谱写什么传奇?


  等我来到这儿,见到了林月开,慢慢的接触到了他身边的人,看到了村子里的悠闲状态,才体会到:林月开花毕生心血,几次离开这个小村庄最后又回到这里,是有原因的。因为这里人们的生活和一草一木的变化都和他有直接的关系。没有他就没有这片安静悠闲的人间乐园。

  初遇林月开

  来到龙头村的第一天我们在村子里的接待室门口见到了这位传奇的农民。

  黝黑黝黑的脸,炯炯有神的眼,高高大大的身材。

  他比一般的皮肤黑的人还要黑,他的眼神告诉我们他随时都准备行动,要不是一口客家普通话,我们以为他是一位北方大汉。

  见到我们,他就没有停止过讲话,而且激情满怀,非常有感染力。在向我介绍起他的奋斗过程他的理想和他的龙头村时,及其自信又及其旁若无人,可能陪我去的当地人员已经知道他的很多故事。所以他选中的谈话对象就是我这个刚刚见到他的人。

  很多人叫他林老板,因为他做过煤生意,挖过黄金,而且现在还是村里唯一的企业韶源水泥厂的董事长,在韶关市尤其是乳源县名气很大。村里的好多小辈们都叫他“开叔”。而且也很佩服他。“开叔”当年赚钱最多的时候钱都是拿蛇皮袋一袋一袋的往回抗,和共和国同龄的“开叔”现在虽然快六十岁了,依然喜欢开越野车而不喜欢开四平八稳的轿车,他说这样开起来速度快而且适合山区的路。

  开叔首先领着我们在村里转了一圈,让我们看他的这些得意之笔。

  整整齐齐的三排别墅、别墅门前的小水坝、去年刚花一百万修的环村水泥路、1974年用卖猪的来的60块钱修的小桥、环抱村子周围的郁郁葱葱的树林和中英街、人工造起来的龙头山、还有村子里赖以生存的水泥厂。

  每每走到他得意的这些地方,“开叔”更像一个熟练的导游,把背景和景点由来介绍的清清楚楚,而且一直情绪饱满。看得出,这位可敬的“开叔”为了改变这个粤北贫困县小村庄所付出的艰辛和努力。他一再告诉我们所有这些都是靠村子自己。我想可能应该是靠他自己更贴切一些。转完这些景点需要一个多小时,如果“开叔”讲的仔细一些大概看着看着两个小时就过去了。

  毕生的精力和积蓄都投到这里,开始并不一定所有的人都买帐,“开叔”为什么要这样做?

  大部分人的“理想”或者叫做“幻想”更多的只停留在嘴上或者写在纸上,而“开叔”这位只念过小学三年级的农民,他的理想却正在变成看得见摸的着的现实。

  不过,他和我们强调最多的是,现在他的目标还没有实现。他还有更长远的二十年规划:要把龙头村变成旅游风景区、修最好的老人院和佛学院,把现在的水泥厂变成博物馆(告诉人们龙头村变化的缘由)。

  我除了佩服就是疑问:真的能实现吗?

  不管实现了实现不了,不管人们是怎么样怀疑,“开叔”的信心始终没有减过:靠自己一定能行!!!他把自己的目标已经订到了78岁,因为到那个时候,正好时间是过去20年。

  神秘的铁盒子

  “开叔”领着我们在村子里第一次转的时候,就在路边的田里遇到了一位埋头锄地的女人,“开叔”告诉我们:这就是我老婆,你看看,她多年轻啊。

  的确是这样,只比“开叔”小一岁的张秀凤根本看不出是一位年近六十岁的人。

  不善言谈的张秀凤在我们和她说起林月开的时候还是掩饰不住一脸的满足和自豪:一个男人就应该能干事。嫁给林月开,张秀凤受了很多苦,因为林月开经常不在家,一个女人拉扯大了三个儿子,光搬家就搬过八次。但是她还是很满足,比起很多农村的女人,她已经很知足了:没有几个农村女人能像她一样年年坐飞机出去旅游,跑遍了中国很多地方甚至外国。

  当我问起她:“开叔”赚到第一笔钱的时候,和她说什么了?

  她告诉我:“开叔”说,这是多么新的钱啊,别用掉,留着。

  就这样,“开叔”上世纪八十年代末赚到的第一笔钱,大概一百多块钱就留到了现在。这笔钱就保存在一个小盒子里。

  在我的一再要求下,张秀凤才让我们看到了这个铁盒子。

  这个铁盒子是当时花了16块钱专门找人做的,里边还放了很多在张秀凤看来非常有意义的东西:林月开赚的第一笔钱、林月开赚钱最多的时候张秀凤用秤秤过的一万块钱、林月开开金矿的时候自己淘的黄金金块、林月开专门给妻子做的金项链和金耳环。

  张秀凤告诉我们:现在家里已经没有一点存款了,她最后一笔钱已经被林月开给水泥厂工人发了工资了,这个箱子本来家里谁也知道她保存着,因为我们拍电视,这下让人们都知道了,箱子本来是林家的“传家宝”啊,不能轻易让外人知道的。

  这些装在铁盒子里东西和钱,看起来没有很高价值。但是,这却是林月开一家人生轨迹的真实见证。

  在我们拍完箱子的第二天,林月开又送妻子去俄罗斯旅游去了,并且告诉我们:如果不是因为《走遍中国》要拍他,他也一起去了。

  看来每个成功男人的背后,都一定有幸福的女人。

  三个儿子和父亲

  林月开有三个儿子:大儿子林益清在广东顺德公安局,据说是广东省优秀警察。二儿子林燕辉自己做一些建筑工程,三儿子林顺星也在自己做生意。

  虽然林月开在和我们谈起他的村庄和理想的时候总是胸有成竹,自信无比,但是当我们说想见见他儿子时,他一脸无奈:没办法,儿子们已经说了,不接受采访,而且对父亲接受采访也表示了极大的没兴趣。

  最后,还是在顺德的大儿子回到龙头村以后,我们才得以见到了林月开的三个儿子。

  再见到大儿子时,我们问他:给过父亲钱吗?

  大儿子说真没有。觉得父亲不需要钱。从来都是给别人钱。就连有一年他和母亲太太还有父亲去九寨沟旅游,也是父亲掏的钱。我们建议:给你父亲点试试,看他会要吗?因为按照常理,六十岁是应该颐养天年的时候,而他的父亲还在为理想而奋斗。即使父亲不需要钱,儿子给父亲钱,是天经地义的事情。大儿子听从了我的建议,给了父亲第一次钱:人民币2000元。

  在接到儿子给的钱时,林月开的反映是一脸严肃:他认真而慷慨激昂地给了儿子一番教诲。后来林月开告诉我:儿子给的钱一定要收下,虽然他以前没有给过我,我也没有要过,既然他给了,就是儿子应该做的。

  林益清后来说:他听了我的话,想了想觉得也很惭愧。以前忽视了父亲也需要关怀。觉得以后还是应该要对父亲多关心一些。

  二儿子林燕辉本来在水泥厂给父亲干过。但是后来因为发生过一次失误,便被吵了鱿鱼。不过燕辉也是一个很有头脑的人,因为水泥厂的几百块钱也没办法让他养家、养车过上更富足的生活。所以他现在认为离开也很好。别看林月开对村里的人或者朋友都有求必应,对儿子可一点不含糊:二儿子向父亲借的钱都要按时如数还上,而且还要算利息,一分一厘都不能少!

  三儿子林顺星,也在水泥厂干过,但是后来因为钱太少,父亲还时不时挨父亲的训,所以炒了老爸鱿鱼。说起林月开小时候对他们的管教:顺星只要晚上回家超过九点,就要挨打跪搓板。就是现在,对面遇到了,父子之间也很少打招呼。

  招呼不打,但是并不代表父子关系不亲密。

  因为我们的拍摄,林月开难得和三个儿子坐在了一起。父子四人和我们一起翻看了全家的影集。看到他们很开心的聊,到底是血肉相连,看着照片,回忆小时候,讲父亲的故事。我们也被感染了,给他们拍了很多照片。

  “开叔”拿着我连夜赶回韶关给他冲印的父子合影,他感叹到:他们父子四人从来没有这样亲密的合影。

  唱山歌的老头

  在我们刚到龙头村的时候,就总有一位不声不响的老人跟着我们。

  林月开向我们介绍:老人叫林发井,是一位参加过抗美援朝的志愿军老兵。很早老婆去世了,一个人带着儿子,又当爹又当娘,过的很苦。现在好了,都有孙子了。

  在我们来到龙头村的第二天,老人拿着一个小本给我们唱起了山歌。抑扬顿挫的山歌在祠堂上空飘荡,我们虽然没有听懂歌词,但是老人的专注情绪还是感染了我们。

  我们看到:老人山歌本上写着的歌词大部分都是赞扬他的月开侄子为龙头村做的好事。他说:以前他做梦都没有想到,龙头村的人能住上这么好的房子。

  刚开始写山歌的时候,因为很多字写不来,老人就看着电视屏幕上的字,记下来用到山歌里,歌词里还用了很多客家人特有的语言。就这样一点一点的写,已经写了一百多首山歌了,而且县电视台的记者还给他录了音,并且拷贝了很多CD,全村人每家一套。


  他开始是唱给村里的人,没事的时候唱,村子里开会的时候也唱,后来来龙头村参观的人多了,他就自己跟在参观的人旁边,唱给参观的人听。他想用各种机会,让更多的人知道他的月开侄子为大家做的好事。

  林子被人砍了

  在我们刚到龙头村的时候,林月开就领着我们去树林里看。

  树林是林月开自己承包了20年荒山,然后把松树一棵一棵种下去的。如今放眼望去,满山遍野都是树。在林子里,是林月开最兴奋话最多的最又状态的时候。

  林月开每天晚上看完新闻联播、广东新闻、韶关新闻、乳源新闻,一般八点就休息了。每天早晨不到五点钟就起床。起床以后,每天都要去林子里走走。每棵树甚至每根草,他都熟悉。这里倾注的就是他的生命和理想。

  林月开姓林,整个龙头村的人也姓林,所以他的一生注定和树林连在了一起,龙头村的未来也注定和树林连在了一起。

  林月开告诉我们在我们来的前几天,林子里的树被人砍了二十几棵。他非常心疼非常气愤,但是又无奈。因为那些砍树的人是趁着晚上砍的,所以也抓不住。林月开说,抓住砍树的人不但要严惩,还要告诉更多的人:砍树就像杀死别人的孩子,他看到光秃秃的树墩就难受。

  他说,如果不严加管理,龙头村的青山绿水就要受到很大影响。

  恨也水泥厂,爱也水泥厂

  水泥厂是龙头村的一道不可不说的特殊风景。

  因为水泥厂,林月开曾经带了三次手铐。也因为水泥厂,林月开在珠江三角洲转了十几年以后,最终又回到了龙头村。

  水泥厂规模不大就在龙头村的村边上,是村里人的衣食父母,和山清水秀的景色有点不协调。

  水泥厂是1994年林月开发动朋友们筹资3000万建的,但是到了2000年初水泥厂亏损是2000多万。因为欠了一大笔莫名其妙的债务,这个时候他上任了。不但还了债,而且还实现了盈利。

  但是林月开的生意伙伴们告诉我们:按理说水泥厂经营有十年了,到现在规模应该比现在要大的多,一个企业应该不断更新改造才有出路。十年了,水泥厂基本没有变化,除了其他股东的分红,林月开把钱一定是投到了龙头村了 ,所以龙头村才有今天。但是,这样在企业管理中是很危险的,如果水泥厂的改造步伐跟不上,像这样小规模的水泥厂很快就会被淘汰的。

  我们看着水泥厂冒出的青烟问“开叔”:水泥厂的烟污染了龙头村的青山绿水,而且白天水泥厂施工的时候,村子里听到的噪音很大,你这样不是顾了头顾不了尾吗?他说:一切只能慢慢来,他已经用一百万上马了一套环保设备,就是防止污染的。

  水泥厂的噪音,在我们在的时候,主要是影响我的拍摄。所以每次采访的时候,我们都要等水泥厂把声音关一会儿。也不知道我们这关一会儿,会不会影响“开叔”水泥厂的产量。龙头村的第二期工程大祠堂还等着水泥厂赚钱盖呢。

  据我们所知,水泥厂今年的效益不是很好,林月开告诉我们,总会有办法解决的,我们问:有何办法?他神情笃定的告诉我们:到时候就会有了!我的目标一定能实现!

  村子边上散步的和尚

  在龙头村的那几天,我们总会遇到和尚装扮的人来。而且在听林月开打电话或者接电话的时候经常会听到他先喊一句:阿弥陀佛!

  原来在离龙头村不远出,有一座千年古刹:云门寺。那个庙里有几百个和尚。都认识林月开。庙里修建的时候用的水泥就是林月开水泥厂的。

  不过和尚对林月开的帮助也不小。建村子边大水塘的时候,云门寺里的明贵师傅就帮了林月开不少忙。从香港过来的愿炯法师曾经筹款将近千万在云门寺建了一座佛学院,他告诉我们:他走遍了全世界,林月开这样的人很少。很多和尚即使是修行都赶不上林月开。林月开是天生的活菩萨,所以他们这些出家人都很佩服。

  林月开帮别人捐钱建文化中心的时候,只要林月开和和尚们打声招呼,他们也会慷慨解囊。

  林月开告诉我们这儿的和尚修为好,所以他和和尚相处的像兄弟一样。他还说,将来龙头村也要建一座佛学院,让村子里三到七岁的孩子先去那儿上学,先学会做人。将来龙头村就更有希望了。

  川流不息来参观的人

  我们在龙头村待了不到将近十天。

  龙头村几乎天天都会有人来。有从乳源县城来的,也有从韶关来的,还有从更远的地方来的,有的是听说中央电视台《走遍中国》要拍林月开,赶着来看热闹的。不管是哪儿的人来,只要“开叔”有时间,他都要热情接待。

  今天是比较特殊,人数多,而且规格高。还有韶关市委书记来(我是第二天才知道),所以林月开举着喇叭,手里拿着第二期工程规划图,在祠堂门口向老同志们讲起了他的下一步规划。

  放炮虽然热闹,但是也危险。

  所以在我们想拍下这一场面的时候,就要把在场的安全先放在第一位。在把上就要放炮开拍的时候,一个中年男人还在往现场走,我过去赶紧告诉他:这位先生,往后靠,要不放炮会崩着你。人家很斯文的听从了我的劝告走了,第二天林月开才告诉我:我说的这个人就是韶关市委书记覃卫东。噢,想起来了,好像开机仪式的时候,他就去了。当时因为下着雨,我眼神不好站的又远,加上也没有看电视,所以一直到拍摄快结束,我也没有记住书记的模样。

  在第二天欢送我们的时候,书记见了我就说:昨天你指挥的我们团团转,上车以后老同志们还在议论,说你严厉。

  不好意思的应该是我,大形势没把握好。还好,书记也是一个谦虚而爽快的人。

  因为政协的老同志来了很多,龙头村人气太旺了,所以我们建议开叔要鸣炮宣布:龙头村第二期工程开工。

  龙头村从一个偏僻贫穷的小山村要变成社会主义的新农村。即使还没有达到林月开自己的目标,现在的龙头村也让每一个来村里的人感叹不已。

  在我们结束拍摄的前一天,龙头村迎来了两辆大轿车。轿车里的这些人可不是一般人。他们都是革命多年职位很高的老同志,是广东省政协组织来参观的。而且还有韶关的市委书记亲自陪同。这些老人们,看着龙头村很感慨,有位老人说:他革命了一辈子,而且是中将,现在住的房子都没有龙头村的村民们大,村民们每家三层半,四百多平米,每天生活在这样青山绿水的天然氧吧,真是像神仙一样。

  当参观的人走了以后,我们看着有些疲惫的林月开问起他:经常有这么多人来参观,累不累?他说:累啊。而且他希望参观的人和媒体以后不要打搅他,因为他的理想还没有完全实现,要让他能安安静静把理想实现。到那个时候他欢迎每一个来参观的人。


  是啊,这位可敬的人的确太累了,每天要说很多的话,话也不能说太多啊,说多了也伤元气。

  拍摄过程是一个渐进

  拍摄这样一个对象,我们费了很多周折。

  尽管林月开是一个极善言谈的人。

  但是对这我们的镜头还是不像他生活中那样生动。

  我们前三天的拍摄基本是在让他熟悉镜头,还好摄影师王文超是一个极有耐心而且非常有灵气非常有人缘的人,深得“开叔”信赖,所以在林月开对自己不满意的时候,总是要找王文超说说“心里话”。

  林月开自己也觉得感觉不好的时候,就这样给自己找理由:我本来就不想上电视。你们非要让我演戏,我不会演戏,只会踏踏实实干实事。

  我们告诉他:我们拍的是纪录片,我们纪录的是龙头村里原生态的生活和真实的林月开。不是要树你做典型,是要把真实的故事讲给电视观众听。如果我们要找演员就不找你了,你不是演员。你最真实的状态就是最美的状态,你要当摄像机不存在。

  不过林月开到底不是一般人,等到拍摄到第四五天的时候,他开始做导演了。无限话筒不用我们上了,自己就知道什么时候开,总是和我们说:这儿需要拍,那儿也需要拍,要给那那多来点镜头。然后笑眯眯的问我们:你看我牛不牛,我也可以当导演了!

  林月开也要我的东西

  在去广东之前,我找了一个有CCTV字样的烟灰缸和打火机,准备送给林月开,因为我在一本书上看到,他一天抽五包烟,而等我们见到他时才知道他不抽烟了。他告诉我们:云门寺的大和尚告诉他,要想实现你的理想,必须戒烟。就这样,抽了几十年烟的林月开就一次戒掉了。因为身体不适,他还在韶关住了一个月医院。

  然而他还是收下了我们的礼物。

  有一件东西却是他自己想要的。

  有一天我们闲聊起如何发财这个话题。我就从包里拿出一个小工艺品――貔貅。貔貅是龙王的第九子,相传是财神,民间传说,貔貅随身带着会帮助人发财。

  “开叔”听了我对貔貅的解释,他慢声慢语的对我说:“吴导演,把你的貔貅送给我吧,我发了财,可以把钱送给你。”

  我感到很意外,因为林月开从来不会要人家的东西,他总是乐善好施的。

  可能因为我的解释,可能实现他的理想太需要赚很多钱了。

  我说:好啊,给了你貔貅,我就不用赚钱了。以后想用钱,直接找“开叔”拿就是了,我也省心。

  林月开说了:等我们龙头村开发生态旅游,所有的项目归你管就是了,只要你能把外边的人引进来,让全世界的人都知道我们青山绿水的龙头村,龙头村欢迎你随时来。

  这次在龙头村的拍摄,抓拍的东西更多。

  我一直在琢磨怎么让片子有文化味道。

  拍摄期间,云门寺的愿炯和尚和我说了很多关于佛教禅宗的理念,他说:我们认识林月开很多年了,你们选择拍他是对的,因为中国如果像他这样的人多一点,社会就大不一样了。他还说,希望你的片子能拍出“禅”的味道。

  我虽然对佛教没有研究,但是和尚所说的“禅”的味道不也正是我希望的文化味道吗?

  看来无论那个行当,对事情的认识总是有惊人相似之处。

责编:红立

1/1页
相关视频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
CCTV.com - ERROR

对不起,可能是网络原因或无此页面,请稍后尝试。

本页面3秒之后将带您回到央视网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