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与雷锋零距离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5月12日 14:12 来源:CCTV.com

乔安山、季增、记者、张峻

  ■吴红梅

  3月中旬,《走遍中国》摄制组来到抚顺。

  第一次来抚顺的我对这个城市几乎没有什么太深的认识。

  雷锋是一个没有悬念的名字。共和国几代人都知道他是中国的道德楷模。抚顺是雷锋的第二故乡,顺理成章关于雷锋成了《走遍中国》关注的一个选题。

  我要做的题目是《雷锋照片背后的故事》。

  来之前,制片人伊慧民老师就召集大家开了一次策划会。说到这个选题,他强调:雷锋很多年来被人们奉做神一样,我们要让他走下神坛,还原一个真实的雷锋,多揭示一些鲜为人知的雷锋故事,这样节目才能好看。

  对雷锋这个人所共知的公众人物,要在片子里表现的与众不同,不动一番脑筋是绝对不行的。虽然从小就看过雷锋日记,但是对于作为普通人的雷锋到底是什么样的,至今说法不一。

  我们摄制组像往常一样带着很多的问题来到这里。

  经过十几天的采访,我们非常顺利地完成了拍摄。但在这次拍摄中,也发生了很多让人难忘的事情和花絮。

  这次拍摄的主要线索是照片,所以我们的采访对象主要有三类人:给雷锋拍照的摄影师、雷锋生前的战友和雷锋合影的人。

  给雷锋拍过照片的摄影师一共有七个。我们找到了给雷锋拍照最多的两个摄影师。一个是现在在鞍山的76岁的张峻老先生,另一个是现在在承德的70岁的季增老先生。

  张 峻

  在张峻的家里,我们处处能感受到雷锋对这位老人人生的影响。

  张峻家的客厅里,摆满了雷锋的照片和各种雷锋的纪念品。家里的每一件和雷锋有关的物品,他都能讲出一段生动的故事。

  他一共给雷锋拍过223张照片,并且在辽宁省版权局做了著作权登记。他把雷锋的每张照片都做了很妥善的保存。底片是底片的保存法,照片又是照片的放法,一切都归置得井井有条。

  今年过年期间,老人刚刚经历过一场大病,所以家里人都很担心他的身体,尤其是相伴五十多年的老伴,更是呵护有加,不准他轻易迈出家门一步。但是一说到雷锋,老人的话匣子就打开了,马上就来精神。

  自从1960年雷锋入伍后,雷锋就和张峻结下了不解之缘。在入伍后的短短几个月时间里,雷锋就先后几次荣立三等功、二等功,被评为节约标兵,所以作为部队的典型,张峻担负了为雷锋拍照的任务。在和雷锋认识的近两年的时间里,他不但给雷锋拍了很多照片,也结下了很深厚的友谊。而且无论雷锋生前还是生后,他始终没有离开过对于雷锋的关注和关于学雷锋的报道,而且自己也经常做一些义务服务的好事。


  等我看过张老先生的所有关于雷锋的照片以及收藏之后,我告诉老人:以前采访过您的记者一定不少,用过您拍的雷锋照片的人也不少。但是这次我们只讲照片背后鲜为人知的故事,尽量要生动地体现雷锋做为普通人的方方面面。

  在家里采访完,张老师说最近几天,他要带一个叫110小分队的社区组织,大概有近30个人,成员全是复员军人,去雷锋纪念馆和雷锋团参观,于是我们摄制组就和张峻老先生约了在雷锋纪念馆相见的时间。

  季 增

  还有一位给雷锋拍过许多照片的摄影师叫季增。

  季增老先生是我们通过雷锋纪念馆的张淑芬馆长联系到的。而且我们还得知,季增和张峻这两位给雷锋拍过照的摄影师之间有一些矛盾,据说矛盾的起因是因为有些雷锋的照片著作权不明,分不清到底是谁为雷锋拍的。

  因为不想用别人的矛盾和不快做文章,所以我也就没有仔细问。不知道从何时起,在同一场合俩人肯定不会同时出现,所谓“有他没我,有我没他”。为此很多报纸的记者们写过不少文章来报道这两位老先生之间的事情。而且报道很详细,看起来好像两个人积怨很深的样子。

  季增老先生一开始接到我们电话时,我就向他表达了希望他来抚顺的愿望。因为这样故地重游,或许会激起老人对于雷锋的很多联想。此情此景的今日平台,因为他的出现,会为观众了解雷锋增添很多亲近的色彩。

  老先生在接电话的时候,特意这样问了一句:“都有谁去啊?”我告诉他,他是唯一从远处来抚顺的嘉宾。因为给雷锋拍过照片,所以他是我们邀请的最佳人选。动员了一番, 老先生总算答应了和老伴一起来抚。

  我又特意嘱咐:季老师要带着和雷锋有关的所有东西来啊。

  见到季增老先生,我发现,他是一个非常有个性的人。

  他的话语不多,为此,我花了一下午的时间和他聊天,聊我们做节目的初衷,特别是希望知道他给雷锋拍照片的时候,有关雷锋的故事以及他自己给雷锋拍照的背景等。当我问他,是否带了有关雷锋的东西。季老告诉我,他带了一本《雷锋照片背后的故事》的书,还有一些雷锋的照片。

  季老师带的雷锋的照片大概有十几张,都是当年的原版照片。有一张雷锋和几个战友的合影,照片的背后写着 “自己保存 雷锋”的字样,看起来像雷锋写的。当时我并没有意识到这张照片的珍贵性,只是告诉他这些照片我们要仔细拍一下,我要从他手里拿走。最后我开玩笑的说了一句:你自己带着干吗啊,留在抚顺,捐给雷锋纪念馆得了。季老先生不可置否,当时没有说什么。

  季增老先生来的时候,已经是我来抚顺的第四天了,拍摄已经是第二天了,而这几日还没有拍到什么让人觉得非常有故事的素材。在季增老先生去雷锋纪念馆故地重游的时候,只是拍了一些外景,老先生也没有表现出有多少话讲。

  季老师的老伴告诉我:以前他记事非常清楚,就是去年病了一场,所以很多事情想起来比较困难。不过,一说起宣传雷锋他就有劲了。

  当天下午我在雷锋纪念馆的咖啡厅里和季增老先生聊了很久,他只是说:雷锋和他是一个连队的,雷锋是战士而他是连队的宣传干事。除了给雷锋拍照片,平时接触不多。

  显然季增老先生不是我们遇到的那种能言善辩的采访对象。我一下午的口舌也不知道会有什么效果,最后约定:第二天上午到雷锋团所在地采访,而且要到实地让他讲雷锋照片是怎么拍的。

  晚上在和带队的哈敏主编说起季老师时,我依然没有底:从季增这儿会有什么样的采访效果出现啊?

  栏目今年全新定位,其中有一点叫讲故事要讲传奇性,我不知道雷锋照片背后的传奇性故事到底能传奇到什么程度,因为雷锋在人们心中实在太高大全了。

  哈敏建议我:不管是谁都不能轻易就放过,和雷锋近距离接触的人不多,给雷锋拍过照片的人就更不多了,要尽量深挖细节,这样才能采到第一手的东西。

  第二天一大早,在去雷锋团的路上,季增老师对我说:来采访我的人,从来没有像你这样刨根问底的问过我,而且说起雷锋,一般我说啥就是啥了,没有人要给我出题目的,你太认真了。还说昨天一晚上他都没有睡好觉,一直在想我说的话,回忆如何讲给雷锋拍照片的背后的故事。

  我告诉季老师:我们的目的只有一个:还原一个真实的雷锋,而不是作为典型的神一样的雷锋。

  采访结果,比我预料的要生动的多。

  张峻和季增相聚雷锋纪念馆

  等采访完了张峻和季增以后,我们就准备去辽阳,因为那儿有雷锋的战友。听说雷锋的战友们还组织了一个学雷锋报告团 。

  或许他们那儿应该还有雷锋的照片吧?我这样想,于是就一路驶向了辽阳。

  在去辽阳的途中,我们接到了雷锋纪念馆张淑芬馆长打来的电话。季增去了雷锋馆,要把十四张雷锋照片和一张底片捐赠给雷锋馆,而且这是一件让馆长非常高兴的事情。因为国家、省、市以及社会捐赠而重新修建的雷锋馆,在这之前只有两张雷锋的原版照片,如果缺少这样的原版,就意味着没有镇馆之宝,这样,硬件设施再现代化也不如拥有珍贵的文物有说服力。

  馆长问我该怎么办。

  这件事情本身就是围绕雷锋照片发生的故事,所以也是我们需要的素材,再说故事的主人公----季增老先生还是我们的采访对象之一。我们因为已经约了张峻在雷锋纪念馆见面,所以我建议张馆长告诉季老师别急着回承德,要既来之则安之,应该给季增捐赠照片有一个仪式,因为这位可爱的老人在前不久就已经把四十多张雷峰的照片发到《大众摄影》的网上,让社会公众无偿使用。

  所以雷锋纪念馆一定得给季老师有一个热闹的捐赠仪式,让老人心里高兴。

  我又和季增老师通了电话:季老师你太可爱了,总是给大家惊喜。

  季老师说:这次要感谢你,因为你们中央电视台《走遍中国》来抚顺做雷锋照片的故事,才促使我用这样的机会,让更多的人来看到雷锋的原版照片。

  我忽然记起和张峻老师约的见面时间就是第二天,于是就约了馆长,明天举行捐赠仪式,这样两位摄影师可以在雷锋纪念馆见面。

  我心里是这么想的,但两位摄影师见面结果会怎么样,我心里一点都没谱。据说两人之间因为雷锋照片的“战争”曾经非常激烈。

  和我们同行去辽阳的有雷锋生前辅导过的学生陈雅娟和王中惠,她们在旁边听到了我的通话,就对我说:“你要是能让他俩和好就做了一件大好事了,因为两个人闹了很多年的不愉快,抚顺人都知道这件事情,我们和张老师和季老师都是朋友,不愿意看着他们不愉快,但是又没法劝。”

  两位摄影师能不能和好,我真的没有把握,因为他们两个从1994年开始,十几年了就再也没有见过面,而且大有老死不相往来之势,各个媒体为此事作过很多长篇累牍的报道。

  第二天,是个好日子。天空晴朗,风和日丽。

  我们摄制组一早就来到了雷锋纪念馆。

  在和雷锋纪念馆馆长见面的时候,我们建议先举行捐赠仪式再就捐赠的事情对季增采访。馆长因为觉得事情重大,所以一直等着我们到来。

  我建议应该向抚顺市委做一下汇报,因为这件事情也是抚顺的一件好事。

  我们在纪念馆补拍镜头的时候,馆长已经开始紧锣密鼓的布置捐赠仪式。

  这个时候,季增老师也来到了纪念馆,我告诉他馆长要为他举行捐赠仪式,而且张峻今天也要来纪念馆。

  捐赠仪式让季老先生高兴,提起张峻,他的话匣子忽然打开了。他告诉了我许多他们两人之间的恩怨,而且季增老先生还拿出了一张报纸,说上边有张峻说他的话,看来他心里不高兴是有缘由的。

  由于要举行捐赠仪式,纪念馆一早就来了很多记者,有一个记者问我:“听说张峻要带一个20多人的律师团过来?”我说:“你听谁说的啊,没有的事。”原来他们是带着看热闹的心理来的。

  捕风捉影――这个成语用在这儿是最贴切的。

  季增老先生拿着报纸让我看的时候,我扫了一眼,大概有一整版的内容都是关于他俩的。我说:“季老师,我不细看了,没有意义。我不相信报纸的说法,但是有一点我可以告诉你,在我们采访张峻老师的时候,他家里收藏的所有雷锋照片,都分别标明了作者,没有标明的还告诉我,哪张是他给雷锋拍的,哪张是季增拍的,还有别人拍的。张老师都写的很清楚了。”

  季增老师听了不相信。

  我再次告诉他,是真的,而且要相信我,我不可能骗他。

  我说你们俩还是有感情的,正因为以前太有情谊,所以才会有矛盾。有了矛盾你们才会苦恼,谁也觉得委屈。

  最好的办法就是既往不咎。

  今天如果你们能相聚雷锋馆,那就是依然有缘,冤家宜解不宜结。张峻老师把拍过的雷锋照片都登记版权,你把雷锋照片无偿上网而且捐赠原版照片给雷锋纪念馆,这里没有谁好谁坏,你们两个都是为了更好的宣传雷锋,异曲同工。如果以前你们之间有误会,我希望因为我们的拍摄,能使你们不计前嫌。我又说:因为给雷锋拍照片让你们相识,雷锋伴你们一生,如果雷锋在世,雷锋早就让你们和好了。你们不和好,雷锋也会难过。人有私心才会有矛盾,雷锋是一个大公无私的人,所以他和任何人都相处的很好,总而言之,你们和好吧。

  我还郑重建议季增老先生,他拿着的那张报纸就在雷锋纪念馆撕掉,再也不要提起这些。真正做到这点了,我觉得雷锋精神的精髓也就学到了。

  季增老师听后,沉默良久。

  听说季增来纪念馆了,刚刚从外地作报告回来的乔安山也来纪念馆看季增。乔安山是曾经和雷锋开过同一辆车的人,电影《离开雷锋的日子》的原型,也是我们这次采访的人物之一,因为雷锋曾经和乔安山有一张合影是由三个摄影师在不同的时间拍的。

  一波未平,一波又起。

  原计划举行的捐赠仪式,又发生了变化。

  馆长去邀请市委领导来参加捐赠仪式,正在开常委会的市委书记听到后非常高兴,马上派市委副书记陈雍来看望季增老师,等开完常委会以后也要参加捐赠仪式。陈雍副书记来纪念馆答谢过季增老师后,有要事先走了。

  如果等书记来参加仪式,就要到下午了。

  在这件事情还没有解决的时候。

  张馆长又接到了张峻老先生的电话:张老师带着110小分队从鞍山赶到纪念馆了,现在快到门口了。问我季增怎么办?而且馆长说这件事情只有你处理了。

  我把这件事情告诉了季老师,而且建议他去门口迎接,因为长季增6岁的张峻毕竟曾经是季增的老师,季增曾经向张峻请教过摄影技术。

  当季增、乔安山、馆长一行人走向门口时,张峻老先生非常高兴的向季增打招呼。然后一切就那么自然发生,两人又走到了一起。在场的很多新闻记者记录下了这一有意义的时刻。

  是雷锋让他们又走到了一起。

  是因为《走遍中国》的拍摄,促成了这件事情。

  捐赠仪式

  捐赠仪式如期举行,仪式不但迎来了意外的嘉宾:乔安山、张峻还有从沈阳赶来的雷锋生前的老排长,而且市委副书记陈雍又第二次赶到纪念馆参加了捐赠仪式。季增老师受到了鲜花掌声的包围。抚顺市委给季增老师颁发了荣誉证书,并拿出了一万元钱,让季增老师继续好好保存和整理雷锋的照片和底片。仪式也引来众多的新闻媒体。

  顺便说一句,我一不留神做了一次现场策划。

  馆长来和我商量仪式怎么办的时候:我调侃了一句,馆长也把我当作自己人了,得给我一个说法啊。馆长马上说:是啊,这次多亏了你们来,要不然季增老师可能不会在这个时候给雷锋馆捐赠照片。馆长说当我们的名誉馆长好了。我一听,当然挺高兴了啊,我说当然没有意见了,而且是十分荣幸啊 。

  不管做不做馆长,目前这个形势已经把我推到了策划仪式的位置上。

  我也义不容辞地忙乎了一番。

  (注:季增老师捐赠了保存44年之久的照片共15张。其中14张为原版照片、1张底片、其中有九张是雷锋本人的照片,5张为上世纪60年代反映宣传、学习雷锋活动的照片。在此次捐赠的照片,有5张是首次公开亮相。而雷锋纪念馆现有的馆藏中仅保存了两张原版照片,其余均为翻版照片。)

  名誉馆长

  等我忙完捐赠仪式的现场拍摄,抚顺市委副书记、民政局长、雷锋纪念馆的馆长三个人同时向我走来。

  馆长说:今天是个好日子。

  陈雍副书记说:今天雷锋纪念馆就聘你为名誉馆长了。

  杜晓航局长郑重地把证书颁给了我。并说:今天是捐赠仪式和授予名誉馆长仪式同时举行。

  太意外了。

  但的确是真的。

  手拿着证书,我说:我今天非常非常高兴,心情也非常非常激动。同时又有点不相信。而且自己以后只能做一个好人了。要不然怎么来对得起这样一个非常光荣的“名誉馆长”

  民政局长说:你当之无愧,你为抚顺做的事情意义重大,以后要继续为雷锋纪念馆和宣传雷锋献计献策。

  纪念馆的员工告诉我,现在雷锋纪念馆的名誉馆长只有三位:一个是雷锋的战友乔安山,一个是介绍雷锋当兵的戴明章(我们去之前刚刚去世),一个是给雷锋拍过照片的张峻老先生。

  我的思考

  等拍摄快结束的时候,雷锋也渐渐在我眼前鲜活起来了。

  以前在我的印象里,雷锋只是一个伟大的好人。他集了很多中华民族的优点于一身,但是雷锋更值得我学习的,我认为是他的自我经营意识。

  雷锋从小的愿望:做好学生、好农民、好工人、好士兵。

  在他短暂的22年人生中这些愿望全实现了,知道雷锋故事的人都明白,这些愿望实现起来也并非一帆风顺。

  雷锋在每个阶段都留下了照片,而且还有十大本日记。

  雷锋还应该是一位“平民慈善家”――他在湖南的时候就曾经一次捐出20元钱来让当时的人民公社买拖拉机,而且很快当上了拖拉机手(当时全公社只有两台拖拉机),他好像天生就有这种慈善意识,这种捐赠贯穿了他短暂的一生。

  那个年代,雷锋所有的愿望全都能实现,而我们今天有着比雷锋更高的起点和更好的条件,却没有像他那样珍惜每一次机会。

  这是最值得我反思的。

  我把这个想法也告诉了回京以后和我通话的抚顺市委副书记陈雍,而且我给陈书记建议:抚顺在以前为共和国的建设做出了巨大的贡献,“雷锋”应该是抚顺最靓的一张城市名片和形象代言人,因为雷锋精神的精髓应该是全人类美德的集中体现,是通行全世界的。原来意义上的学雷锋是做好事,我认为在今天无私奉献不是单纯意义上的不计报酬,雷锋精神应该与时俱进,如果雷锋活到现在,他看到抚顺的现状也不会无动于衷的。所以“雷锋”不但应该有社会效益还应该产生经济效益,雷锋精神应该赋予新的时代含义。比如可以建立一个“雷锋慈善基金会”,以此为契机来造福更多的人。而且抚顺还可以借机发展以“雷锋精神”为概念的红色旅游。

  ...... 

  陈雍说:小吴,你的建议很有新意,你是雷锋纪念馆的名誉馆长了,这馆长也不能白当,今后还要继续为雷锋馆和抚顺出力。

  再说季增和张峻

  等回到北京,我接到了张峻老先生的电话:他还记着要给我发雷锋的照片过来,他那儿有保存效果很好的雷锋照片。

  然后我又给已经回到承德的季增老先生打了个电话,告诉他,在抚顺我给他拍的照片我准备邮给他。季老师高兴地告诉我:他和张峻自从1994年见过以后就再没有见过面,中间季增曾经问张峻老师要过一本书《永恒的雷锋》,张老师告诉他没有了。那天在纪念馆见到张老师的时候,张峻一看到他,手里就举着那本《永恒的雷锋》要送给季增。季增特别高兴,还让张峻签名留念。而且张峻还答应给季增,冲洗季增手里没有保存的雷锋照片。季增问张峻:多少钱啊。张峻说:要什么钱啊。并告诉季增洗好了就寄给他,还要了季增家的联系方式。然后季增拿着那张写有张峻骂季增的报纸问张峻,张峻说根本就没有那回事。季增还告诉我以后就叫张峻张老师了。

  季增特意强调:小吴啊,你真是做了件大好事。要不是你,我的照片也可能不会捐出去,也不可能和张峻和好。

  我对季增老师说:“我现在是雷锋纪念馆的名誉馆长了,季老师你回承德以后再找找,看看还有什么,以后你手里和雷锋有关的东西都别忘了捐给我们馆啊。”

  题外的话

  其实这次由哈敏主编带队的抚顺之行,本身就是很值得书写的一次拍摄。

  ――编导前期去的时候,一向飞机来飞机去的同事们坐的就是摇摇晃晃的火车,而且还被分散到各个车厢。说实在的,长期失眠的我在第二天脑子里还能响起火车的隆隆声(因为抚顺经济状况不好,哈敏为当地着想)。

  ――曾婷老师做了一集《搬家》,这是政府真正为民办实事,50年帐2年还清的盛世大搬迁,曾老师每天晚上回去都要念叨贫穷的棚户区,于是哈敏主编又动员大家捐款给棚户区(所有人全都捐) 。

  ――哈敏还在开会的时候告诉每个编导:镜头表现如果要给当地添很大麻烦的话,马上可以换种方式来表现,因为电视的表现手法不止一种,因为这次拍摄《走遍中国》对抚顺来说已经是一件花费很大的事情了(摄制组处处为他人着想)。

  ......

  等等这些划归到学习雷锋见行动的范畴一点也不为过。

  因为这次拍摄,我荣幸的有了这次零距离走近雷锋的机会。

  也因为这次拍摄,我有了一次心灵的真正净化。

  雷锋,让每一个走近他的人都变成了可爱的人。 

责编:红立

相关视频
CCTV.com - ERROR

对不起,可能是网络原因或无此页面,请稍后尝试。

本页面3秒之后将带您回到央视网首页。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