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58d14916-701e-0009-1a79-7122e7000000 Time:2019-09-22T19:12:25.0816411Z
>> 听电影

李泉解读电影音乐

央视国际 2004年11月05日 10:56

  这是一段注定属于记忆的感情,电子音乐与交响乐的融合、著名歌手STING的演唱让我们永远记住了“这个不太冷的杀手”;当爱情之花终于结出果实时,残酷的死亡也终将来临……本期《音乐之声》歌手李泉将带着他的同名歌曲为您讲述这段“黑暗中放映的童话”!

  记:我觉得吕克·贝松原来的影片给人的感觉很酷,或者是想像力非常丰富的,而这个片子更注重表现人性,您是不是更喜欢这类的片子?

  李:其实以前的文艺片我并不是每一部都看得下去,但现在欧洲的一些新导演拍的影片已经非常娱乐了,不止是吕克·贝松,包括德国、丹麦等很多的新导演已经开始拍娱乐电影了。他们用传统欧洲的语言去讲述现在的事件,我觉得这是非常非常好的现象,甚至于影响到现在的美国电影,比如美国电影好像也慢慢和欧洲电影的语言交流。所以我觉得美国电影和欧洲电影已经不像原来那样有明显的区别了,我觉得在音乐上也是这样,各个地方、各个民族都应该互相交流,这样我们大家都可以有所受益。

  记:这个片子里面的音乐有很多是用电子乐器演奏的,也有很多用真实乐器演奏,但是它们结合得非常好,这两种手法怎么才能做到完美结合?

  李:我觉得吕克·贝松的电影中电子音乐成分非常多,而且现在的电子音乐跟八十年代有很大的差别。现在的电子音乐里加入了非常人性的乐器,又有非常好听的旋律在里面,所以如果运用得当,音乐的抒情性是不会减弱的。而且我认为现在的音乐已经发展到融合度非常高的程度了,所以他只是拿来这些种类的音乐贴到电影里面去而已。

  记:这片里不断会出现莱昂的那盆植物,绿色的植物,我觉得这个是特别有象征意义的东西,那么您觉得这样一个无土栽培的植物是一种什么样的象征?

  李:我也注意到这个植物了,甚至于在我的歌词里都出现过。其实我觉得这个是导演玩的花招,也就是说让这个人物从一开始就变得不可思议,不可思议的人物如果出现人性的一面会更打动您。

  我觉得其实导演或音乐人都有一点点像厨师,他们把很多原料用在一起,而这些原料它引发出的味觉就是观众或听众。“厨师”在哪用哪种原料,是需要一些有天才的厨师自己去配备的。我觉得吕克·贝松是一个天才厨师,他配出来的味道让您看完以后都可以津津乐道。

  记:最后小女孩把花种在了土地上,您觉得这样一个结尾有什么样的意义或者象征?

  李:我觉得《杀手莱昂》这部片子最后也是给观众种下一个希望,可能因为他的生命好像已经逝去,可是得到了延续,可是延续的是什么,它也没有交待清楚。我觉得这个也是电影的一个语言,这种做法是非常诱人的。

  记:因为这个小女孩和莱昂之间的感情其实很复杂,您觉得他们之间到底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或者情感?

  李:我觉得他并没有描写他们恋爱了,结局也没有让那个女主角说:“我爱您”,其实这些都不必要,因为在真实的生活当中可能并不会说一句话,所以我觉得他是给人一种非常真实非常写实的一种感觉。我觉得法国导演比较细腻大胆,比较善于把握生活中那些偶然性的东西、一瞬间的东西

  记:在这片子里面比如一些杀人的段落,导演没有在用音乐尽力渲染,您能谈一下导演的这种处理方式吗?

  李:其实我觉得他跟很多其他的法国导演恰恰相反,我觉得其他的法国导演或许会渲染这些东西,但是在吕克·贝松总是留一分余地让您自己去想象,我觉得这也是我喜欢他的一个原因。他无论是在暴力上、音乐上、表演上总让人觉得九分,其实九分是最高的境界。

  我觉得就是因为这些优秀的欧洲导演的存在,才使得这些优秀的美国导演不敢渲染到十一分。因为他们是早互相比较各自作品的艺术性,但商业性是他们作品的血液,所以我觉得我们应该反思一下如何让我们具有商业性,然后再去把自己的思想性和艺术性做得更独特。

  记:可能片子开始的旋律很奇怪,不是美国的也不是法国的,我觉得有一种是西班牙的韵味在里面?

  李:那就是它的一个主题音乐,我觉得无论它是用一个什么样曲调的音乐,其实作为一个导演他在挑选电影音乐的时候,其实可以是非常简单的一个动机。我最近看过一部片子,它是写一个西班牙女画家的,片中用了很多西班牙音乐元素,甚至南美元素的一些音乐。虽然可能有一首歌在别的地方已经被用过了,可是放在影片中依然非常合适。所以我觉得一部片子用什么样风格的音乐,我觉得那个并不是最重要的事情,重要的是看它的情节是不是能够贴合。

  记:您觉得该部影片配乐的主基调是什么样?主要传达的是一种什么样的感情?

  李:就像我刚才聊的一样,其实它跟吕克·贝松在其他电影当中的配乐有一点的不一样。他以往的影片是延续欧洲导演写实的风格,用的是法国现代比较流行的电子音乐或RAP。可是为什么会在《杀手莱昂》里面用比较美式的配乐呢?我猜他想要做一个更贴近美国市场,或者是更被世界上其他的一些观众能理解的音乐,所以说我觉得整部电影中充斥着非常有感情的音乐。

  记:您说到因为美国好莱坞的片子会有很复杂的情节或者很夸张的场面,那么您能谈一下美国电影和法国电影带给您的不同感觉吗?

  李:我们还是先从音乐来说起。我们去看一些好莱坞电影的时候,情节做到八分而音乐会做到九分,音乐的烘托一定让您觉得是过了的,可是欧洲电影的音乐一定不会让您觉得饱和,像《这个杀手不太冷》里面的音乐虽然煽情又及具人性,但是观众不会觉得非常夸张。美国有个著名的电影音乐作曲家约翰·威廉姆斯,他帮《哈里·波特》、《小鬼当家》、《E·T》等很多电影写过音乐,他就是一个极尽煽情之能事的大师,他把所有的东西都去夸张出去。

  记:我记得电影中有这样一段情节“莱昂自己在屋子里擦叶子”,我觉得这种段落出现时给人一种非常孤独的感觉,而影片自始至终都弥漫着无奈的漂泊。您能谈一下音乐是如何帮助营造这种氛围的吗?

  李:当然这部片子其实写的是两个非常可怜的人物,所以它的音乐从表现手法上来讲是比较贴合的。我觉得电影的音乐配乐方法有很多种,说到这点我觉得日本导演北野武做的就很有意思,比如他在表现一些比较感人的场面时反而用一些很轻松的音乐,我觉得同样可以受到很大的一些震撼。我就记得有一部片子叫《菊次郎的夏天》,每当感人场面出现时,他就会用非常轻松、非常简单的钢琴旋律表现孤独。孤独可能只是一个词汇,可以表现“孤独”的音乐元素很多,流动性的、快速的旋律可以,缓慢悲怆的也可以。

  其实我觉得像这种非常高明的导演他已经懂一个道理,当画面在表现悲痛时音乐就不要再直接的去表现悲怆了。一个真正好的导演是懂得营造氛围的,可能当悲哀的事情发生时演员面无表情,音乐欢快依旧,场景是鲜明清楚,但观众已经难过的不行了。我是非常欣赏这样一种表现手法,也很想在自己的音乐里面去运用这种间接表现情感的元素,我觉得这是这部电影给我带来的一些启发。

(编辑:赵蕾来源:CCTV.com)