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谁的青春有我狂:痛别子尤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10月23日 16:40 来源:CCTV.com

  早上看《北京青年报》,在一页上赫然看到《少年作家子尤昨别人世》,心情一下子坏到极点。那个90年代的小孩,那个影响着我笑对生死的子尤,难道就这样去了?不相信这是真的。我以为他一定不会死,就像他总是挂在嘴边的那句话,让暴风雨来的更猛烈些吧。宁愿相信上天不过是在考验他,以为暴风雨就会那样停歇。

  打开子尤的博客,上面写着子尤于今天(10月22日)凌晨2:50走了,行前他托我们向网友们告别.他留下的最后一句话是:这个故事会怎么收场呢?(子尤式的离别……)

  初识子尤是在准备《温暖2005》年度文艺人物盘点节目的时候。因为看了关于他的报道,看完他写的《谁的青春有我狂》,有一种特别想采访他的冲动。何等的经历让这个15岁的小孩子写下这段话?

  一个大手术、两次胸穿,三次骨穿,四次化疗,五次转院,六次病危,七次吐血,八个月头顶空空,九死一生,十分快活。

  相对于其他的明星,子尤对大家而言是陌生的。一次一次的策划会上,一次一次的向大家说明谁是子尤,他的故事,他的青春张扬,他的笑对生死。为什么我们要在年度文艺人物盘点上让一个15岁的孩子做客《艺术人生》。终于在最后的人名单上保留着他的名字。

  第一次与子尤通电话,子尤问我的第一个问题:“你觉得我狂吗?”我诧异之余说:“不觉得你狂,觉得你很勇敢,而且充满着青春活力。”后来他的母亲对我说:“太多的媒体记者认为他狂,认为他苦难,拼命在采访中要往这个方面引导。每到那时这个孩子只能保持沉默。他毕竟只是个15岁的孩子。”是啊,他的经历他的态度有时让我们忘记了他还是个孩子。电话里母亲征求子尤的意见,“子尤,你说我们去吗?”子尤说“都可以啊,你定吧。”然后问我:“我是你们节目最年轻的嘉宾吧?”可爱的小家伙。我知道有希望了,便约定在第二天见面。

  子尤比我想象中的还要年轻,比想象中的还要高很多。我去的时候,他穿着一件唐装,正坐在床上边听相声边捧着一本书看。头发有点长,突显他的诗人气质。他说生病真好,可以随心所欲的看自己喜欢的书,可以听喜欢的相声,可以留长发,可以有极好的借口让喜欢的女生来看自己。这些在学校时都不能做呢。

  说实话,刚开始我有些不适,不知道怎么提到生病、提到生死。反而是他与母亲轻松向我谈论病情,泰然自若。他的母亲在一旁不时的提醒着子尤那一次病危是哪月哪天,怎样怎样,突然抬头对我说,那时我以为他从急救室出不来了。那一刻仿佛在谈论别人的故事,而那个生死的故事是那么的惊险!这也让我第一次真实的体会,人可以乐观的面对生死。他和母亲甚至去帮助其他的病友及家人,告诉他们没有病魔不可怕,要意志力坚强,快乐地对待生命。

  他喜欢相声、喜欢看书。他说自己想写喜剧剧本,也跟我聊他喜欢的电影。那一刻,我甚至觉得很多身体健康的人与他相比才更像一个病人,生活的麻木而无趣。

  我的工作最大的乐趣和收获就是采访一些人,他们的故事,他们的思想可以给我的人生一些思考与启迪。之后,我看了很多关于生死的书,希望自己学习如何泰然面对。。。之后,也阅读了很多关于女性的书,因为我觉得子尤的妈妈很特别,她的坚强她的勇敢她的智慧造就了健全的子尤。恍然发现女性的伟大,不在于她的美丽,不在于她的成就,而在于她给家人及旁人带来的温暖与支持。

  《温暖2005》节目播出之后,很多人认识了子尤。很多人被他感动着,包括我自己。节目中我坚持设计了一个环节,让三个月未站起来的子尤站到高高的舞台上。因为他不是病儿,他比很多人都更健康。当烟花燃起的一刻,所有人看到了子尤生命的绚烂。(文/主编 张颖)

责编:晓宇

1/1页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