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七剑下天山(上)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3月20日 15:21 来源:

  芳菲:观众朋友大家好,欢迎收看《影视俱乐部》。我想场上的几位嘉宾已经不需要我多介绍了,他们就是来自电视连续剧《七剑下天山》剧组的主创人员。这位是大家非常熟悉的吕良伟、蔡少芬、于承惠、王学兵,那么场下还就坐了他们剧组的主创人员,我们请制片人王勇为我们做一一介绍 好不好。

  王勇:这位黑胡子叔叔是徐向东,他是我们的剑术指导,也是戏里面演我们吕哥的师傅。你自己用满文说你的名字戏里面的角色的名字叫。

  徐向东:钮钴轳,这是满语。

  王勇:那边是我们徐克导演发现的新人 散打王。他的每一样动作全都是真功夫。这就是我们的散打王桑伟林。

  桑伟林:大家好, 我是桑伟林。

  王勇:这个人是最运气的。她是偶尔有一天,张鑫炎导演 徐克导演,他们正好有一个时间的空档就是两位大师扮成一个副导演到舞蹈学院去看学生表演。然后吃着便当正好一回头看见了她,她就是我们的女主角之一,叫王丽坤。

  王丽坤:大家好,我是王丽坤。也就是他们所说的幸运的女孩。我在剧中扮演的是刘玉芳

  王勇:这位我先介绍 爱戴。爱戴 是有一天徐导演非常闷,选演员也选不出来然后脸色也不好看。突然看到她的照片,那天是最开心的,就选中了爱戴 演绿珠。

  爱戴:其实大家可能之前觉得的都是看的我 多数都是唱歌,所以这是我第一次作为演员在这边演戏。所以希望大家喜欢我的演出

  王勇:那边是一个年轻的老人罗二羊。他是我们全剧当中,其实他是演吕良伟的岳父。

  吕良伟:不是。他不是我的岳父,他是王爷的岳父,王爷的岳父最年轻的。

  王勇:我没想到他卸妆以后,真的很英俊。

  罗二羊:你意思是说上妆之后很难看是吗。他老嘛 ,他上妆已经很老。没卸妆以后(好看)。年轻人 你看 真的帅哥

  王勇:感觉受威胁了是吧

  吕良伟:没有 找到知音了

  罗二羊:大家好 我是罗二羊。我演的是纳兰秀吉。不是吕良伟的岳父,是吕良伟扮演的角色。多不多的岳父。

  王勇:这个人也很巧。其实我们戏里面有个情歌王子我一直找不到。这个人是一个什么样的一个人,我就在新疆偶尔有一个店里面看见灰狼 就是这个感觉了。托了很多人 打电话,一打电话,我一看就住我家隔壁就是隔一堵墙,就住我家隔壁…

  灰狼:大家好 我叫灰狼…在影片里面演的是…这些都是我乐队的来的几个朋友。谢谢

  王勇:张导演 我到现在从来还没有,我自己来介绍过他。张鑫炎导演。是开辟了我们,是我们从小的一个偶像,差不多我十一岁的时候看了一个电影就准备当和尚去了。《少林寺》的导演。《七剑下天山》其实改变了我很多很多。所以张导你说两句吧。

  张鑫炎:我要说的都已经说完了。也很难改变你。

  王勇:这位导演也是我小时候的偶像。

  霍耀良:不要这样子说。我还(年轻)。

  王勇:他是比较传奇的一个导演,他是十八岁当导演,那一年拍的是《上海滩》那时候跟吕哥(一起拍)不要紧 只是十年前而已。没事了 十八岁当导演。现在才二十八 没问题。其实我非常高兴可以来到这里跟各位大师合作。这个是我非常好的记忆。谢谢。

  王勇:这位导演尊姓大名也没介绍。霍耀良导演。这两位我一起介绍一个是我们的编剧之一吴久溪,一个是刘玉竹。

  芳菲:我相信很多人一听说你要介绍编剧。大家想的都是一个白胡子老头没想到上来两位妙龄少女。我们这个电视剧里演的是七剑凑齐之后 下了天山。但是我们拍戏的过程却是大家凑齐之后跑到新疆去拍戏。戏外你们这七个人是怎么聚到一起的?吕良伟先说吧。

  吕良伟:我是从香港飞到天山去跟他们聚在一起。

  芳菲:飞到天上去 还是天山去

  吕良伟:天山 天山去

  芳菲:是谁把你请到这个剧组来的?

  吕良伟:是谁 是导演

  芳菲:他一跟你说这个剧本你就同意接了?

  吕良伟:他给我看,我觉得这个戏,其实七剑里面,我不在七剑里面。我是演王爷我是跟他们对立的,七剑其实是来反清复明的,在我眼里 他们是捣乱,所以我跟他们是对立的,所以很多人看完以后,他们觉得这个各为其主吧我觉得。

  芳菲:那你跟七剑对立,你这算是正面角色,还是反面角色呢?

  吕良伟:没有说正面 或者反面。关键是这个王爷他所做每一件事,他很人性比如说他对爱情 他很专一。虽然他明知道 这个女人 心爱的女人 他找了一辈子没找到。找到以后发现这个女人

  原来不是爱他。但是他可以忍受,为什么,因为他真心去爱这个女人,他愿意为这个女人牺牲自己。他的爱是很宽大的。不是说 我要占有你。我这辈子就缠住你不放/他不是这样。我觉得他对爱情很执着对他手下 赏罚分明。比如说二羊演那个纳兰秀吉他是我部下 也是我岳父。我对他也是一样,他有功 我就赏他,他有错 我就罚他。就变成部下对我很怕,但是他们也很爱护我。他们可以用他们的身体,来挡剑 来为我死,这样一个人物,我觉得这个王爷的人物非常鲜明,我看完剧本以后,我喜欢他我觉得他会让我有发挥的空间。

  芳菲:事实呢?

  吕良伟:事实 大家看。发挥得怎么样 大家看

  芳菲:好 蔡少芬。你也不是七剑当中的人。是跟七剑有着千丝万缕的联系。你怎么走到《七剑下天山》这个剧组来的呢?

  蔡少芬:导演找我

  我经纪人跟我分析过。我觉得那个角色挺好玩。她是一个非常伟大的女人,因为她要背负很多的责任。她为了整个族人跟他对抗。所以她是一个非常有情谊的一个女人。但是因为她是,飞红巾是白发魔女的后人,就是徒弟。所以对她来说,白发魔女影响她很深。她有一点是有精神病的,也有一点很执着 有一点极端。所以她对爱情是很疯狂的那种,如果当她爱上了王学兵的时候,她完全是不管怎么样她一定要得到他这样子。所以那个角色,我觉得是挺好玩。以前没有做过的也没有演过 好狠的也很坚强的一个女人,很强的一个女强人,所以我非常之喜欢。(导演)一告诉我了,我觉得 好 我去演。

  芳菲:这个角色对你来讲也是一个挑战?

  蔡少芬:对。

  芳菲:于老师 我看您外表。我就知道导演为什么把你请来了。一看你就是一个武林高手。你在剧中演的是。

  于承惠:我演的是傅青主。其实我不太在乎我演的是谁,我是感觉《七剑下天山》这个剧本。当初导演跟我谈的时候,我就感觉他们是在讨论一个好像中国文化非常重要的一件事。也就是中国侠文化的这种积淀到底有多少。有一个作家叫陈山他写过一本书叫《中国侠客史》他似乎探索到了很多很多问题。我看过这本书,但是他和武学的关系,那么武学的灵魂和侠的灵魂有什么关系,和东方的哲学有什么关系?就是说当你往深里走的时候你会感到武术文化的根和侠文化的根。比方说作为剑客,他是宝剑对道义的承诺。生命对光明的信托,正因为这样所以我们整个的历史上。有很多人去歌颂他包括很多美国西部片有很多人也喜欢这种侠义的行为。

  芳菲:你拿的是哪把剑?

  于承惠:这把 这是个道具剑。

  芳菲:你这把剑有什么威力。

  于承惠:它就是莫问 它是莫问剑。当初接受这把剑,就是说铸剑师赋于它的一种灵魂。就是莫问前程有愧。但问今生无悔,就是但做好事 不问前程那种感觉。

  芳菲:是一把向善的剑。

  于承惠:对,其实剑都应当是向善的。他做出来这几把剑都应当是向善的。就好像庄子有一句话。任何一个好的剑客,任何一个君子拿到最好的宝剑一定不舍得用它。因为它太美了,就是它有种种理念赋于剑文化一种东西。而且这几把剑,我觉得作家在处理它的时候非常有意思。比方说它的名称青干、由龙、莫问这是三把剑日月、舍神、天瀑三把剑,静星又是一把剑。凑起来是七剑,那么同时根据人物性格和剑的特点。他可以青干 莫问 由龙是日月 舍神 天瀑间。静星知道秉太须,可叹香火一不传,冰之情怀侠之嗟,何日释然坦大千,它这实际上是一种侠客。剑客的一种情怀冰雪这种情怀,什么时候可以袒露出给大千世界。

  芳菲:王学兵 你用的是哪把剑?

  王学兵:我用的是那把缠着布条的,看上去一点也不锋利的那把剑,叫青干。 就是那把石头做的剑。我坐的这个位置不太好,于老师讲完之后不太敢讲了。

  芳菲:没关系 有对照才有比较。

  王学兵:我相对于老师来说比较公立。我来到这个剧组,是因为文联要拍。它(是)大制作

  芳菲:文联要拍跟你有什么关系?

  王学兵:文联的戏都是大的制作。演员 当然希望上比较好的制作。另外就是张鑫炎导演和徐克导演,这也是我想这个每个演员,都会去想和什么样的导演合作,所以基于这两个方面是肯定要去的。而且看完剧本之后,我还挺喜欢那个杨云聪这个人物的。怎么说呢,他是一个生活目的不太明确的那样一个人。就是跟着师兄们下山去跟人打架,一直他自己不太清楚他到底要做什么。包括对那把剑,当发生内部矛盾的时候,需要他把这把剑交出去的时候。他就可以说 我不要了,如果你们把这把剑拿走,你们就和解了 那就算了。他没有特别强的那种,像剑的名字一样,对 他很(内敛),而且是一个,算是一个防守型的人。就像那个剑一样,青干是这几把剑里,防守最厉害的剑。就师傅下山的时候告诉我们说青干和由龙不能碰到一块,他们俩不能打。因为一个是防守特别厉害的,一个是攻击力最强的,他们俩要碰到一块的话,可能就很麻烦了。

  芳菲:七把剑当中威力最大的是哪把剑。

  于承惠:应该是由龙吧。因为是由龙出世万剑沉,但是他这里面又讲了,又不是说一定要哪一把剑最厉害,因为剑只是个兵器,还有用他的人加在一起,它才是形成力量。还有一点就是,剑是向善的还是向恶的

  芳菲:我们台下就坐的几位演员,哪位演员是持剑的

  吕良伟:我们这位散打王是持剑的

  芳菲:你用的是哪吧剑?

  桑伟林:我以前专业是散打。现在是演员了 应该是。我用的是天瀑间

  芳菲:是哪一把?

  桑伟林:是第二吧,中间有一截的,两边都是有刃的,它看上去不像传统意义上的剑。它是很灵活的,有双刃 两个头,应该是无始无终。这个意思我理解是无限的,它属于是无限的,刚才于老师说的,没有剑的厉害 是要看人的,看人去悟剑 去悟道,它这个剑两边都有(刃),其实是一个平衡。

  芳菲:对 主要关键是平衡。就是你要是向恶的话,善的这边是不会饶了你的。会伤了你自己。

  桑伟林:从天山上下来应该都是善的,没有对立的应该说是。

  芳菲:但也有人是叛变了是吧

  于承惠:叛变了是人 而不是剑

  芳菲:我是这么想的。就是谁叛变了 咱们在座的人

  大家:没来 没到

  芳菲:叛变都没敢来是吗,我们通过大屏幕来看一下,他对自己的这把剑,是怎么认识的

  赵文卓:它做的太漂亮了,中间有镂空 前面又是铜的。里头有的小钢珠。当时做的还有机关,有个小按纽,我这边一按,小钢珠就会转。特别好玩,头重 很容易就断,有时候一寸力 一大劲儿了就断。但假剑就是木头的 竹子的 ,断了不少,尤其在打斗当中

  芳菲:打的过程当中,剑断了不少。王学兵你在演的过程中剑断过吗

  王学兵:我断过 。但是估计没有文卓断那么多

  芳菲:我知道你们这个戏里,像你们这种。属于是文职演员 拍武戏,所以在掌握技巧上有一定的困难。但我知道你们这剧组有几位真正的武林高手,是谁啊?到底是谁啊?

  王学兵:其实他们都练过。吕良伟以前也拍过武戏。

  吕良伟:我没拍多少,拍了二十年左右武戏

  芳菲:二十年还没拍多少。以前拍过剑戏吗?

  吕良伟:都有啊 刀也有啊。以前《雪山飞狐》都是我演。胡一刀跟胡斐都是我演,那个时候就练刀,剑比较少一点。

  芳菲:那于老 你是舞剑舞了多少年。

  于承惠:十几岁(开始)吧。十几岁开始,到现在要 四五十年 五十多年了。

  芳菲:刚才王勇在介绍剧里的演员的时候,提到了有一位幸运的女孩,就是王丽昆。王丽昆是在一次练舞蹈的时候被微服私访的徐克导演一回头一下看到一个女孩子,动作很优美,就把你给请到了这个剧组。电视剧里用到了你的舞蹈功底吗?

  王丽坤:肯定有的 因为我没学过武术,但是在练剑的时候,肯定就要借鉴一些舞蹈的东西舞蹈毕竟还有一些协调方面的东西,就让你有一些协调性,学动作比较快。就是模仿能力会比较强一点。所以对我拍《七剑下天山》有很大帮助应该说

  芳菲:几个动作会给一个大导演,留下那么深刻的印象。你能不能展示一下,你当时做的哪个动作?

  王丽坤:因为当时他们选演员的时候。我并知道他们在干什么。我们只是在上课。知道窗外有人走过去。但是并不知道他们在选演员,我也并不记得我做的是什么,但是回忆一下,当时上的好像是民间舞的课,还是上的什么课,我大概做两个动作好了 行吗 好。

  芳菲:王丽昆是专业舞蹈演员出身。我知道在你们剧组里有一个人,她不是专业舞蹈演员,但是她特别喜爱看舞蹈,特别是用DVD看舞蹈,是这样吧爱戴

  爱戴:对 其实在戏里面,我跟赵文卓 ,就是楚昭南的对手戏最多,有时候我们经常一起化妆的时候,我会注意到他会,他经常会带自己带一个DVD。他看的都是那种印度的舞蹈,但我不知道他为什么会偏爱印度的歌舞

  芳菲:怎么样?你跟他一起看了

  爱戴:没有,因为可能在我的戏里面,其实绿珠也是一个,能歌善舞的女孩子。所以这一点

  可能也是跟我自己比较像,因为现在唱歌也很多的舞蹈。包括我小时候也学过芭蕾舞,所以这是跟我自己很像的一点。但是绿珠这个人,她是一个孤儿,我觉得算是一个孤儿出身非常可怜的一个孩子,后来被卖到军营里面,去做吕良伟的奴隶,是这样的。

  芳菲:你还有这样的奴隶。我都不知道 有这么漂亮的奴隶

  爱戴:经常在军营里面被打、被踢 很多很可怕的镜头。但是她是一个,后来是大王派他去说你要得到 去骗这个人的爱情,去骗楚昭南的爱情,骗来以后 把他的剑骗回来你就可以有自由。因为我是一个被人卖来卖去的一个孤儿。一个奴隶 从小没有自由,所以我就很渴望自由所以我觉得一定没有问题。但是后来发生了很可怕的事情

  芳菲:有多可怕

  爱戴:可以讲吗 这个剧情,要不然有多可怕。

  芳菲:我们就留给电视机前的观众朋友,慢慢去看

  爱戴:我觉得讲了 可能就不好玩了

  霍耀良:你这样卖一个关子,你可以跳一个舞,那个印度的啊。

  芳菲:你们剧组的人都已经提出要求了,还没等我说,他们要求看你跳的印度舞

  爱戴:其实我出场 ,就是一个跟阿拉伯有关系的舞蹈,其实这个舞蹈,其实我不会跳印度舞 行了 别说了 是霍导教我的

  芳菲:我们掌声欢迎。掌声欢迎爱戴给我们跳一段

责编:张彬旭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