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 | 网络电视直播 |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乔家大院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6年02月21日 13:30 来源:CCTV.com

  耿姝:亲爱的观众朋友们大家好,欢迎来到《影视俱乐部》,我是主持人耿姝。最近央视正在热播一部大戏,名字叫《乔家大院》,很多人都说皇家看故宫,民宅看乔家,其实这部戏的拍摄地正是在山西祁县的乔家大院里面,今天这个剧组做客我们的《影视俱乐部》,我特别想知道他们第一次走进乔家大院,是一个什么样的感觉,你们之前去过乔家大院吗?

  陈建斌:没去过

  耿姝:都没去过?第一次走进乔家大院什么感觉?

  陈建斌:我觉得就是很结实,这个房子。

  蒋勤勤:像一个城堡,结实,像一个城堡。

  耿姝:那雷恪生

  雷恪生:很雄伟

  马伊俐:我觉得挺精致的

  蒋勤勤:真的,就像乔家大院,他们楼顶的烟囱,每个烟囱都是不一样的造型,真的,看着挺震惊的,就是很下工夫,屋子里面的结构、摆设什么的

  耿姝:看起来观察还都挺仔细的,过今天我们也请来了一位真正乔家大院的专家,她是真正乔家的后人,我们这位乔燕和女士,欢迎你。因为乔家大院我没去过,刚才听他们讲好像挺像那么回事的,我想让你考考他们,以你对乔家大院的了解,给他们出几道题,难为难为他们好不好?

  乔燕和:我估计难不倒他们

  耿姝:真的吗

  乔燕和:因为他们事先做的一些功课,一些了解情况,做得非常非常细了,我估计难不倒他们,咱们试试吧

  陈建斌:我觉得就别难为我们了,万一你把我难倒了,你说我怎么办啊

  乔燕和:我先问你吧,就先问你,你有一段戏就冲着一个镜子,一大段戏,你知道那面镜子叫什么吗

  陈建斌:犀牛望月镜

  乔燕和:有几面

  陈建斌:几面

  耿姝:不许看别人,别人也不知道

  乔燕和:大的有几面

  陈建斌:大的有三面,是吧


  耿姝:套你话呢

  乔燕和:蒋勤勤你说有几面

  蒋勤勤:我觉得每个屋子好像都有

  乔燕和:雷恪生呢

  雷恪生:我对这个不行 真的

  陈建斌:我知道 只有一面

  乔燕和:两面,大的有两面

  陈建斌:那一面在哪,我怎么没看到

  乔燕和:没让你看到

  陈建斌:就是 我只看到了一面

  乔燕和:应该是有两面大的,两面小的

  耿姝:还有问题吗

  乔燕和:雷恪生,你说,你在大院里头,看见房檐上有一个院里头,雕梁上画着的一个小火车,看见了吗,镀的金的

  雷恪生:没太注意这个坦白说

  蒋勤勤:我要给雷恪生解释一下,因为我们家是在太谷,很少上乔家串门去

  雷恪生:偶尔去,很少去,几乎没有去,上别的院去,我们家是在太谷和常家大院拍的,我们家是常家大院,陆大可是在常家大院拍的


  乔燕和:那蒋勤勤你嫁到乔家去了,咱们家这个院里头,那个小火车在哪个院里头

  蒋勤勤:我只知道应该是在进门的第三个院

  乔燕和:对了,还是本家的媳妇了解得清楚,我说考不倒他们

  耿姝:好谢谢,看来我们这些演员是做足了功课,雷恪生,那个镜子肯定你答不上来,因为平常估计你也不太照镜子

  雷恪生:不是,我基本上不太去那个院,都是在常家大院我跟他们是亲家关系

  陈建斌:他来一般就是送银子,送完银子就走,饭都不吃一口

  耿姝:就是常回家送钱,是吧,那我们这里面那些演员,你们在拍这部戏之前有过合作吗

  蒋勤勤:没有,都没有过

  蒋勤勤:我跟蒋勤勤有过

  耿姝:但是演情敌还是第一次

  蒋勤勤:第一次

  耿姝:你们之间第一次合作感觉怎么样

  陈建斌:男演员就是我跟倪大宏,还有雷恪生,我们三个都是一个学校毕业的,又是在一个单位工作,都是搞话剧,他们都是我的老师,或者是师哥辈的,所以我们之间不需要用太多沟通或交流,我们就能达到一致。这些女演员我跟她们以前都不认识,我们也都不是一个学校的,也不是一个派别的

  耿姝:那你觉得她们是什么派别

  陈建斌:她们是“剑宗”


  耿姝:那你们呢

  陈建斌:我们是“气宗”

  耿姝:我以为你们是“迷宗”呢

  陈建斌:开玩笑,先都不认识,但是我也没有想到,实际上拨开云雾之后一看大家的心都是一样的,大家对待一个好作品都是一样的

  耿姝:我知道其实陈建斌你在拍戏的时候,经常给大家丢难题,蒋勤勤你是一直在拍古装戏,所以接这部戏,应该是比较得心应手

  蒋勤勤:我跟陈建斌不一样,因为陈建斌没有接过古装戏,我是一直都在拍古装戏,虽然拍第一场戏的时候我会有点吃力

  耿姝:第一场戏为什么会吃力

  蒋勤勤:那场戏是说我们新婚之后,新婚不久他就去经商了,经商之后回来回来后肯定女孩子就一门心思在家里等他,好不容易盼着这个人回来了,结果后来他又喝醉酒,喝醉酒又到书房睡了,然后我就觉得他是不是还在牵挂他以前的初恋情人,就有一点小心眼,第二天就去书房找他,然后去质问他,但是没有,陈建斌一来就拉着我,他说他刚刚做了一个梦,然后我也蒙了那场戏

  耿姝:那你是怎么答的,他拉着你说我昨天刚做了一个梦

  陈建斌:我的梦是有内容的,不是一句话就完了

  蒋勤勤:就是他说他在放风筝,有一个很大的蝴蝶什么的,但是作为我本人来说我的反应

  陈建斌:不对,那梦不是这样的

  耿姝:那梦是什么样的,你给大家讲讲

  蒋勤勤:那个梦是,这个梦不重要

  陈建斌:怎么不重要,我觉得很重要。我这梦是这样的,我说我做了一个梦,我梦到我自己变成了一个特别大的风筝,有多大呢,像一片云那么大,飞多高呢,比云彩都高,飞到特别高的地方,一看下面都是云彩,然后我一看,我肚子上怎么有一根线啊,然后我就抓着这根线,我就开始拽,拽到最后,这个线在一个人手里抓着呢,然后我知道那个时候,她这个陆玉菡就特别想说这个线是在她手里抓着呢,然后拽到最后,我说抓在那个人手里,你猜那个人是谁,她就看着我,特别想让我说就是她,我说是一个我不认识的人

  胡玫:蒋勤勤下来就跟我说,小脸都涨红了,胡玫导演我不演了这戏


  耿姝:真的?

  蒋勤勤:对,这戏我没法演

  胡玫:我都准备好了,我说为什么啊,我说你拍得太好了


  耿姝:为什么呢

  胡玫:他在给她讲这个故事的时候,他讲得很真,她是一点准备没有,她以为他说错词了呢,就想你说什么呢,你怎么胡说八道,她就真的在那听

  蒋勤勤:我真的是困惑,不明白

  胡玫:她就特别困惑,然后那个样子特别可爱,就傻乎乎的,两眼瞪着,半张着嘴,就你要说什么啊,她自己不知道,完全本真的一个自然状态,我觉得那个拍出来,我觉得让她自己演那个状态是演不出来的,但是我就感觉凡是跟他合作过的,都感觉不错,他能跟你碰出火花来,就是亮点,能碰出这个来,一般按部就班地演,你演完我演,就过去了。他有新的东西,能够刺激你,有很多意外,临时给你点意外


  你就非得接着不行。球扔过来了,你不能说叫它过去,我就得接着,一接着你就得对付他,陈建斌想法真的挺多

  蒋勤勤:我觉得特别有意思的就是我第一天进剧组的时候,他就说,我的那个,你又让我的心怎么说来着,又起了涟漪,后来才知道,他是对所有的女演员都说这么一句话,先拉近彼此的距离,然后就觉得这人真好,然后就开始瞎聊,聊到就没有了陌生感,但是一到拍戏,我就发现他真的是挺有主意的。

  耿姝:既然我们这些演员,都是那么喜欢即兴表演,我们也希望现场能够碰撞出一些火花来,我们给你们出一个命题,假如现在乔致庸还没有结婚,我们现在请我们两位,一位是江雪瑛,一位是陆玉菡,你们用你们自己的表现,可以说,可以演,然后来让我们乔致庸,娶的是你,好吗?我们现场的各位朋友,你们也可以当她们的亲友团,支持陆玉菡的请举手,我们的倪大宏也举手了,再多点,再多点,娟子呢,你支持谁,如果再给你一个选择的机会,你会支持谁

  娟子:要说感情的话,是我逼着他跟陆玉菡结婚的,让他跟江雪瑛分手的,确实挺矛盾的

  耿姝:那今天要不要怀着愧疚的心情

  娟子:那我就支持我们的江雪瑛,其实他们俩结婚最不合适了,按现在讲姑表亲,近亲结婚,都是近亲在我们剧本里面,那个时期可能不讲

  耿姝:我们雷恪生支持哪位

  雷恪生:我当然支持我闺女了,这个无疑的

  耿姝:那我们胡玫导演也可以支持其中的一位

  胡玫:我支持她们俩人,就都娶,就是一夫多妻,在那个时代还是允许的,我也说出了你的心里话

  陈建斌:但是乔家有这个祖训,不能娶第二个老婆

  耿姝:那先从谁开始,你要听好,看好她们的眼神,听好她们的话,先从谁开始

  蒋勤勤:我爱他与他无关

  耿姝:完了

  蒋勤勤:对

  耿姝:没了,没了

  陈建斌:你也表示同意,我觉得可以了,够了,我已经知道了

  马伊俐:我会永远让你的心里一直起着涟漪

  耿姝:我们雷恪生,你有什么要帮助自己女儿补充的吗

  雷恪生:这么好的闺女哪找去啊,那肯定得帮助闺女

  耿姝:那我们娟子呢

  娟子:其实江雪瑛蛮可爱的,在最难的时候挺支持乔致庸的,在钱方面跟陆家差不多的

  马伊俐:对,我其实也倒贴的,我把我夫家的钱后来都贴给了他

  娟子:我就觉得我二弟特别有福气,老有人帮助他,多好的一个女人啊

  耿姝:其实我觉得乔致庸在戏里,,应该是一个特别幸运的人,你看有倒贴的,还有青梅竹马的,有借银子的岳父,还有大嫂,好朋友帮着你,我想问问,在两位女演员的心目当中这个乔致庸他算不算是一个特别成功的男人,觉得他成功吗,先让我们青梅竹马的恋人说,江雪瑛

  马伊俐:我觉得以现代人的角度看,他是一个成功的男人,因为我们现代人觉得男人的事业是摆在第一位的,他就是遵循了这个原则,就是男人的事业第一,然后爱情可能放在第二位,有一个安定的幸福的家庭挺重要的,但是我觉得可能就是,看上去完美的人,心里总有一丝缺憾,就是他可能是在江雪瑛身上,有那么一丝的遗憾,是没有办法给这个女人,一个完美的幸福和交代,所以最后才会跪下来,给她磕一个头,但是我觉得就看这个人要什么了吧,就是这个乔致庸要什么,他想做一番大事业,所以爱情理当退居第二位

  耿姝:那蒋勤勤呢,你觉得他是一个成功的男人吗

  蒋勤勤:乔致庸,乔致庸,舍得去牺牲的一个人,其实他这一生经商并不是他的唯一,不是最重要的事,其实他想读书,他想变成一个文人,没想到自己走上了经商这条路,从商了,所以对于他个人来说,可能这是他最大的遗憾

  耿姝:雷恪生你在戏里演他的岳父,你现在能不能综合大家的意见,还有对他的评价,你觉得你这个女婿怎么样

  雷恪生:戏里对他是暗暗佩服

  耿姝:为什么是暗暗佩服

  雷恪生:因为开始我是不佩服他的,开始的戏是他们家倒闭了,倒闭后到处想借钱,又想跟我闺女结婚,我当时有句口头禅,我说娶我闺女可以,借银子没门,就老说这句话,可是最后还是把银子借给他了,而且还不是一星半点。他要二百万两,我说二百万两不行,最多打一平手,我得给你五百万两,就是这样一个老丈人,所以对乔家我陆大可绝对是鞠躬尽瘁,幕后英雄,要人给人,闺女给过去了,要银子拿走,反正我们家就是一水的倒贴,还给我起个外号叫天下第一抠

  蒋勤勤:还不是山西第一抠,叫天下第一抠


  耿姝:我觉得这个动作特别贴切,山西老抠,这抠这演法,是你当时告诉她的是吗

  蒋勤勤:对,是雷恪生

  雷恪生:没有,我就说抠东西怎么抠,你就抠吧

  蒋勤勤:当时你说怎么抠,这么拿也不对,反正就是临时那么说的,这山西老抠到底有多抠,就是山西第一抠

  雷恪生:第一抠我跟你讲,我拍喂鸽子一场戏,胡玫导演临时给了我一个喂鸽子老玉米粒这场戏,我家里的管家就报告说一个大事,谁谁来了,好像是乔致庸来了,马上要接待客人去,要见女婿去,这时候别着急,为什么,有一个玉米粒掉在下面了,这不能浪费,再大的事那先搁一边,我去抠那个玉米粒去,往那碗里一搁,这才踏实说有什么事,胡玫导演临时给加了这个细节,我觉得加得特别好,还有那个茶叶,一看茶叶,这怎么搁这么多茶叶,不行,拿出点来

  陈建斌:给我沏茶也是,我一看茶叶多了,我就感觉他非常节省,节俭,就这样一个人

  耿姝:女儿是用什么样的办法,什么样的招数

  蒋勤勤:把爸爸的钱都借来了

  耿姝:你用的是什么办法

  蒋勤勤:威逼利诱,软磨硬泡,哭天抹泪,还有什么

  耿姝:有点一哭二闹三上吊的感觉

  蒋勤勤:对,什么招都使上了

  耿姝:蒋勤勤反正是为了管爸爸借钱,用了好多招数,不过我听说,整个在拍这部戏的时候,你们也是绞尽脑汁,为了一场戏真是想了无数办法,到底哪场戏,我们再来看一段片子。刚才我们听到了那么多版本的银铃般的笑声,我们特别想在现场

  也听蒋勤勤笑一回,我们想听听蒋勤勤在现场发出银铃般的笑声

  蒋勤勤:没有,这都笑出眼泪来了,这个太难了,再说我这个低八度嗓子,真的也笑不出来,所以我觉得也是编剧给我们出了一个难题

  耿姝:我特别想知道,当时拿着反光板,还是一个什么灯杆,遮光板,这主意是谁出的

  蒋勤勤:没有谁出,就是现场可能灯光师说,赶紧拍吧,赶紧笑吧,就来胳肢一下,光笑就有这么多笑法

  耿姝:我听说还有一个细节,就是有几场戏,你是在院子里面洗头,但是那个年代肯定没有我们现在那些洗发水,护发素什么的,我们现场的观众朋友猜一猜吧,那个时候他们洗头用的是什么


  观众:是碱,还是醋,就这两样吧

  耿姝:碱和醋,还有其它答案吗

  观众:是树上结的像镰刀一样的皂角

  耿姝:到底是什么,让我们蒋勤勤来揭晓答案好不好

  蒋勤勤:这个也是从胡玫导演那听来的,我们拍那场戏的时候,胡玫导演说当时是用醋和面粉

  耿姝:醋和面粉怎么洗啊

  蒋勤勤:拌在一起

  耿姝:自己洗完了什么感觉能说说吗

  蒋勤勤:我想如果人家真洗头的话,有大量清水肯定都清得特干净,我们拍戏不行,就那么一盆水,洗完了之后都洗不干净,满头面粉,天又特别冷,面粉都已经结那种面筋粒了,结面筋块了,在头上,我还要拍下一场戏,整个头发完全是硬的


  耿姝:那会不会是一股酸味,因为我听说山西的醋不错,走到哪都是一闻味,这蒋勤勤来了。其实一直聊到现在,我们大家最关心的,还是最后这几个人物的命运,怎么样了,到底怎么样了,我们再来看一段片子。这是你们三个人都演老年的那种状态,以前演过吗

  陈建斌:没演过

  耿姝:这都是第一次是吗,我刚才看蒋勤勤演老年时候的样子,我第一眼没认出来,你当时是怎么演那种老年状态的

  蒋勤勤:这个,我演得不太好,胡玫导演他们都笑翻在地了,这个让胡玫导演说吧

  耿姝:不会吧,他们演老年时候的状态你笑翻在地

  胡玫:刚才那个镜头,就是她从稻田小路上,赶过来给老头子送饭,我们说好,预备开始,所有人都傻了,就看着蒋勤勤,是长焦镜头拍的,她挎着一个竹篮子,两条腿撇着,因为穿着一个免档裤,底下系得特别细,特别滑稽,像卓别林似的就过来了,所以在这边笑得眼泪都下来了。然后说停,她还特认真地栽到那,死了。后来我们说给她看一下回放,看一下回放她自己也笑坏了

  蒋勤勤:我还特意不要穿裙子,穿裙子可以挡着脚,挡着外部形体,我还故意找个免档裤,把小脚系得特别细,就更明显你的体形,所以你就要走得特别好,但是我可能没那个经验,那个不好掌握,确实不好掌握,我这边特认真演那个悲壮牺牲,胡玫导演那边全都笑翻在地

  耿姝:其实更多的故事,更多的精彩,还是在我们《乔家大院》当中,所以请大家一定要多多关注。好了,也感谢各位朋友观看我们这期的《影视俱乐部》,咱们下期节目再见

责编:凌微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