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走向共和》看门道 第一集

央视国际 (2003年04月07日 17:12)

  本期嘉宾:《走向共和》主创人员吴兆龙、刘文武、张黎、盛和煜、王冰、孙淳、李保贵、李光洁

  主持人:肖航

  话题:《走向共和》

  主持人:我先为大家介绍,一位是我的同事吴兆龙,一位是刘文武,这两个人,主持了创作了大家以前熟悉的《雍正王朝》,现在《走向共和》又是从他们俩个人开始,我觉得你们两位是不是从拍摄〈雍正王朝〉的时候,开始就打算在一个电视剧创作上经典这两个字操练一番?

  刘:说起做戏,开始其实没太想做电视剧,我是做别的行当的。可后来看了电视剧之后老是觉得不满意,说自己做一次试试吧,所以自己参与制作了《雍正王朝》, 后来接着有了第二部,就是〈走向共和〉这个题材,自己想一定要把《雍正王朝》给超过了。于是把这一班又组合在一起,我们集合起来干这个事情,干了四年,现在看来我觉得完成任务了。我觉得电视剧是一个集体创作,就是每一个环节,都要有一流的专业基础非常强的人来进行组合,编剧,导演,演员,化妆师,剪辑等全部的人,一定要是最优秀的,否则要想做成典型太难。《走向共和》离经典的还是有距离的,但是它是一个好东西。

  主持人:在你的剧本出来以后,开始跟所有主创谈剧本的时候,你脑子里中是不是琢磨着将来要修中国电视史?

  吴:从理论上讲,电视剧应该是可以有经典,因为每一个时代,它都有一种占统治地位的艺术样式,比如唐代的诗歌,宋代的词,元代的曲,明清的小说,上一个世纪的电影,不过从上个世纪末到这个世纪初,占统治地位的艺术样式应该是电视。不是说哪一个人,他想瞄准他想做一个经典,他所做的东西,就是经典。不是这个意思。这个经典,应该是精品里面的精品。那是经过时间来检验的。所谓精品有一个通常的说法,就是说,思想精神,艺术精湛,制作精良,最后的开拍之前,定稿的剧本,那是编剧,制片人,策划,每人桌子上面前放一个剧本,一个小说,然后找一个工作人员,念,凡是多余的字都停去掉,就是说我们自己看电视剧的时候感到反感的地方,要在这个戏里面消失。

  主持人:张黎导演,你做过电影,又做过摄影师,那你做这部戏时你是觉得想提高一下电视的水平,使之成为经典呢,还是觉得这部电视剧确实能拍出经典来。

  张:我们前面说导演是干什么的,他其实是一个翻译,他会用你的影视语言语汇来翻译文学剧本。所以首先需要你这个导演的母语要好,如果这个人对汉语还弄不明白,他绝对翻译不出来好东西来。作为一个导演,他的母语就是他的就是他的影视语言,包括我们镜头,甚至包括光,到花布,都是语气,口吻,但是你要知道什么最难翻译呢,诗歌最难翻译,短片最难翻译,中篇最好翻译,当今我们看到的我们国内的电视剧里面,翻译不太好。

  主持人:我注意到你在你这个戏里面,基本上没有大平光,却有好多电影的镜头语言,甚至摄像机的摄影镜头,也是用电影镜头来拍的。为了层次吗?

  张:目前我们这个所拍的这个题材,历史跨度比较大,而我们的人物又是历史上著名的人物,因此我们的形、光、色都要表达一种凝重感,这是肯定要有的。我喜欢《还珠格格》它那种年画的拍法,红的,绿的,都符合它这个片子的风格,特别好看,但是我如果用《还珠格格》这个拍法,放到《走向共和》未必适合。我们更主张突出其皇家气魄。

  主持人:你选演员的时候,认真地考虑过这些演员的特点吗,如果这个演员不太符合剧中的角色,是不是就不用呢。

  张:是的。我会比较。不过和现存照片对比,这些演员,可能除了张之洞原形不太像不外,康有为,孙中山,慈禧,包括段祺瑞,我们都找到了很形似的演员。

  主持人:(李光杰)你是头一次演戏吧。

  李光杰:是的,处女作。我很早就知道《走向共和》这个组要演员特别多,但是太远,说在大兴。我就没去,后来实在憋不住了,就去了一趟。试完之我就走了。我以为肯定又是渺无音训,但后来田莫给我打电话通知我去,试了两次戏后告诉我你来拿剧本吧,我当时记得剧本是那么厚一摞,结果走的时候,还要了组里的一塑料袋拎着走的。拍这个戏当中,我觉得我是这个世界上最幸运的人。

  主持人:你今年多大。

  李光杰:22。今年大四,我进组的时候是二年级,等我从这个组出来的时候就大四了。

  主持人:请问张黎导演,这个演员是你定的吗?

  张:是我定的。他当时打动我的,真的不是演技。我被他的精神所感动。而且我最喜欢光杰他是一个孝子,他家境非常不好,他在这个组里的第一笔酬金,绝大部分都寄给了父母,以至于他现在连电脑都没有,连自行车都没有换。在定演员之前我们谈过,谈过家庭,谈过父母,谈过他的弟弟,他的怎么上学,还有他为什么骑着自行车去应聘。

  主持人:这个戏上完了以后,你基本上就没上课吗。

  李:这个戏我拍了六个月,拍完之后,我就回去参加我们班的毕业大戏。我觉得这个剧组的这种创作精神、创作方法会令我终生受益。我觉得自己还在这个剧组,我和演员,导演,刘总,包括我们剧组其他的人一直都保持着联系。

  主持人:我愿意在这里向大家隆重地介绍一下孙淳,我认为拍摄这部戏对他的演技来说,是一个非常大的突破,就是我们大家从此都不认识孙淳了,在这之前我们可能觉得他演杨子荣差不多。让他演邵建波也行,因为造型上没有太大的区别。可你说他演袁世凯,这真的让人惊异。我就想问问,你们哪一位定的孙淳。

  张:是大伙儿定的。

  主持人:定他的依据是什么呢?

  张:我们一直在找胖的岁数偏大的演员扮演这个角色。根据肖像和照片,找了20个以上。最初定了一个上海的演员,但是觉得不甘心,在这种情况下,我们忽然想到为什么不能找一个俊朗的袁世凯?当时定孙淳的时候,是经过大家的讨论,然后一遍一遍造型。我当时要求他增12斤,结果他增了40斤,这点我确实没有什么可说的了。加上他所表现出来的状态,我觉得就是非他莫属了。

  主持人:你能不对我们这些业余人士讲一讲,你是从什么尺度上觉得他能成功?

  张:演员本身对这个角色的执着程度第一,第二我们还会通过一些手段,比如通过化妆的手段,尽可能恢复一些角色本来的原貌。这个剧组有着这个良好的创作空气,有助于每一个演员找到他自己的角色,在这之前我们集中一个多月每天一起讨论,尽可能把人物吃透,每场戏都跟演员不停的说,不停的弄。一定要让演员尽可能发挥他自身的潜力,你发挥得越充分导演越轻松。

  主持人:编剧一般在脑子里带着话写,有形象的那样去写一个人,你看孙淳,第一次见到他的时候是什么。

  盛:第一次见孙淳的时候他在张导房间里谈话。那天特热,他穿了一个印NBA的背心。拿了一个篮球,晃着进来的。当时我手里已经有剧本,看到他这个人的时候试袁世凯的演员已经来过了20多个。每人来了都要念我的那个台词。他也是,我觉得他的台词念得挺不错。

责编:阿英


[ 新闻发送 ] [ 打印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