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央视社区网络电视直播点播手机MP4

点评《走向共和》

央视国际 (2003年03月31日 10:42)

  本期嘉宾:李准 仲呈祥 吴兆龙

  主持人:肖航

  话题:历史剧《走向共和》

  肖航:我们通俗点说,假如在劝一个观众看这部戏的时候,我该推荐哪个人物写得比较有神采呢?

  吴兆龙:我觉得每个人物都还是下工夫的,没有虚构的,有的名字可能历史上有出入,但是人物的形象也是有的,尤其是主要人物,那都是很下工夫的,好比我们设计李鸿章的出场,设计了好几种方法,最后选定一个很呆板的镜头,就对着他那张老脸,看他吃鱼。

  肖航:鲈鱼?

  吴兆龙:鲈鱼,对。前面有个办公室人员给他汇报军国大事,朝鲜怎么样了,北洋怎么样了,朝廷怎么样了,他还是在那吃鱼,再然后给他报告,那只鹦鹉拉稀不吃食,这时李鸿章的老脸马上落下来,显的这个事比所有的军国大事都重要。

  肖航:因为这只鹦鹉要送给慈禧太后,讨好老佛爷。

  吴兆龙:这就是李鸿章的出场。

  肖航:我一直觉得康有为的形象塑造得不是那么太可爱,与我原来理解的康有为不同。

  吴兆龙:是的,包括像梁启超,这些人他们都是在为自己的政治理解生存,并不是很滑稽的人物。

  肖航:是,现在人物刻画的已经相当的还原历史了。因为我们过去看到的很多关于李鸿章的戏,他好像就是为了卖国而卖国,并不是像这部戏里如此有血有肉。

  仲呈祥:把清史简单化以后,带来的也有负面影响,人们一提袁世凯就想到四个字:窃国大盗,那我反问一句,孙中山是20世纪中国的第一个最伟大的人物,他会不顾国家的利益把总统的宝座让给这么一个窃国大盗吗?袁世凯当时肯定就是有国际上的原因,他有支持者,他自己的面目,并且也有他伪装的一面。实际上他当时的所作所为必然取得了孙中山的信任,孙中山才会做出这种决定。

  肖航:我记得戏里面有一个情节,就是袁世凯即将去接任大总统的时候,向太后告别说,最后奴才再给您磕个头,太后说以后咱俩见面谁给谁磕头啊,他说当然还是奴才给您磕头,奴才习惯了。从这个可以感觉到袁世凯内心深处的那种封建思想。

  肖航:你们两位是不是认为袁世凯这个角色塑造的不错?

  吴兆龙:袁世凯他是政客,他懂得投机,脚踩两条船,他始终都是这样。

  李准:我想一般的人会觉得在这部戏中,袁世凯这个形象更生动一点。袁世凯他传奇性很强,他命运起伏跌荡很大,另外袁世凯是一个两面派,他见什么人讲什么话,能够看风使驼,深藏不露。还有我觉得这个片子根据事实本身赋予袁世凯的动作戏比李鸿章和康有为都多,导演、制片、演员对袁世凯的表演和塑造都放得比较开,当然,很大原因也是因为跟他配戏的人非常好。

  仲呈祥:应该说扮演袁世凯是演员孙淳在表演艺术生涯上的一个重要突破,他这个角色超过了他过去创作的角色。

  李准:可能你觉得比康有为比较逊色,但是我个人以为这个康有为比此前我们影视剧中所有的康有为都有性格光彩。

  肖航:我想这样的,并不是说演康有为的演员角色塑造的不好,而是因为大家一直以来对康有为本人这个人,从人品上,学识上差不多跟孔孟并列了,在这个戏中,他的形象不是原来大家所想的那样。

  仲呈祥:我历史学得不多,但是据我对历史的了解,我觉得《走向共和》中的康有为的性格塑造更接近于历史真实,康有为早年就开了万木草堂,饱读史书,但是另一方面他刚愎自用,自恃天下第一,是一个狂生,在这部戏里面他的这种性格被演员表现得比较得到位。将我们过去舞台剧的康有为形象中的不足弥补得很好。这个戏很大的看点就在于我们站在今天的思维的高度,去关照历史,不是简单的为某个人翻案,他是逼近历史真实。

  李准:是其所是,非其所非。

  仲呈祥:我们学会采用一种辩证思维的态度,从人的历史人物形象塑造当中,透视出今人应该吸取的一些感悟和哲理,从而提高把握历史规律的能力,这一点是非常重要的。

  吴兆龙:我们知道这样做很困难。这么长的篇幅,要观众一集一集地看下去,在观赏性上要想办法,而在营造这些主要人物的这种新鲜感上,我们有时候真是煞费苦心,甚至有时要到熬半夜三更,感觉是山穷水尽的地步。

  吴兆龙:我个人认为《雍正王朝》有两点是让我觉得有新意的,一个是这个片子有一点解解密,有一点反证,这是一个;第二个就是雍正王朝是从正面写政治家治国的艰难,这无疑比普通的写法难得多。比如木板,你从薄的地方打个眼,容易一些,你从硬的地方结疤的地方打一个眼就非常困难,他是迎着最难的角度去写了,所以我觉得在这点上有些突破。在制作这次共和中我们就给自己出难题,我们做这部戏是为了追求史实厚重的分量,将来这部戏会让人感觉到有那么一点感人,而这是雍正上没有的。

  肖航:你刚才说朝有疤的地方敲下去,好象我也有这个感觉,你这个剧中好象没有一个人物是贯穿始终的,李鸿章也是在中间先死了,西太后也是中间,后半截才能出现孙中山什么什么,但他也不能贯穿全剧。那么你们是怎么设计这些的呢?

  吴兆龙:这是因为只要选择了走向共和这种风格,这种写法,你就没办法回避,因为你不可能去编,如果你想编一个人物来贯穿全剧,一下子这个戏的分量就会降低。

  观众2:如果在走向共和这个电视剧中不涉及下层群众对这个共和的态度,那将是一个非常大的败笔。

  吴兆龙:这个里头我介绍一点,在电视专题片的孙中山中,有一个真实的人物,就是一个老人,要见总统,确实有这么一个人,在我们电视剧里把他变成戏,并且有宋教仁告诉这个老百姓怎么投选票,怎么选举,在群众当中在老百姓当中去,有这样的戏。

  观众2:我们现在也搞现代化建设,现代化建设很重要的任务就是政治现代化,这是共和制的权利,我们虽然是共和国,但是我们的普通百姓对共和缺乏了解,我希望这个片子播出去,将会大大我们公民的政治素养和历史素养,这可能对我们国家的建设是有好处的。

  观众4:吴兆龙老师我知道您参与从策划到制作的两部戏一个是《雍正王朝》,还有一个是《走向共和》,而《雍正王朝》播出以后获了不少奖,那你能不能预测一下,《走向共和》播出以后还会不会获奖。

  吴兆龙:还没实现的时候,还不敢吹这个牛。

  肖航:您认为这个戏会在哪个观众群里火爆?

  吴兆龙:我们瞄准的还是四年前爱看《雍正王朝》的观众。

  (供稿 王澄宇)

责编:阿英


[ 新闻发送 ] [ 打印 ] [关闭窗口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