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首页 > 农业频道 > 乡约 > 正文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田野智慧

——秸杆+麦糠+树枝=木炭

CCTV.com  2007年12月13日 12:34  来源:  

  记得那一次在外地采访,办公室打来电话说:你的那个《秸杆制炭》的片子发了,现在办公室的电话放不下了,无数人打来电话询问。我当时没有意识到问题的“严重性”,两天以后我回到办公室,才知道,办公室几乎没法待了,电话放下就响,放下就响,电话来自祖国大江南北,咨询的问题只有一个:请问秸杆制炭的节目那个主人公的电话是多少?一个月过后,电话还是不断,半年过去了,仍然陆陆续续有很多电话,有很多电话山东电视台的总机根本就没有往办公室里转,直接就告诉他秸杆制炭的电话了,很多新闻部其他组的同志来我们办公室,听到电话响拿起来就可以准确地告诉对方关于秸杆制炭的电话,这个号码大家早已耳熟能详了。

  认识秸杆制炭的发明人韩克礼,是在一个细雨绵绵的初春。滋川电视台的同志向我提供了这样一个线索,说是有个人将农村中的玉米秸、豆秸、高粱杆、木屑、树枝、刨花、酿造厂的粗渣、硬质草等,经过粉碎,过筛子,全部在5毫米以下,然后进行烘干,再进入成型机压块,运到炭化炉内提烟炭化,最后能够生产出高效优质的木炭。我觉着这个题目不错,立刻赶去拍摄,冒着蒙蒙细雨,我和滋川电视台的记者一同来到韩克礼的家。

  令我没想到的是,韩克礼竟然不愿意接受采访,原因倒也简单,就是怕通过电视一报道,人们通过电视镜头将他的技术学了去,虽然说老韩早已申请了国家发明专利,但还是会有这样的担心。下着雨,到处湿呱呱的,院子里韩克礼的制炭炉却在不断地冒烟。滋川电视台的同志在一边作韩克礼的思想工作,我拿着摄像机来拍镜头,老韩的爱人跟在我身后,见我拍镜头她竟然一刻不停地作开了我的思想工作:“哎,别拍了,有啥可拍的呀”。忘记了最后是怎样做通韩克礼的思想工作的了,反正最后我是把节目给拍了,还采访了韩克礼。

  老韩的这项技术真的不孬,在农村看似无用的秸杆、麦糠到了他的手里成了价值不菲的木炭,这不是等于从地上拣钱吗?老韩的滋川区岭子镇利达无烟木炭厂,一年可以消耗秸杆2000多吨,可生产240吨木炭,制作普通木炭时,需要外加助燃剂,而他的专利设备只需点燃半成品,它就能够自己燃烧自己。还有一个特别就是,他的木炭从压缩机里压出来时是中间空心、六菱形的。压出来后,从装炉炭化到出炉一般要8、9个小时。在天气不好的情况下,最多10多个小时就可以封火出炉。而普通木炭的生产周期至少得4、5天,有的还要两个星期左右。秸杆制炭的关键之处就在于炭化炉,它既不需要外部加温有有脱烟脱油功能。而他的高效优质形状规则的木炭优点也是不少,一个是使用时无烟、无异味,这套特制的炉子能把油和烟提出来。二是燃烧时间长。由于受高温高压后出炉,它的密度相当高,所以在使用过程中,燃烧时间可达3小时左右,而普通木炭没有经过高温高压,密度小,一般只能燃烧40分钟左右。三是热量高。据滋博市煤炭质量监督检验站检测,秸杆压块木炭的发热量是每公斤7500大卡,而普通木炭一般只有6000大卡左右。四是秸杆炭化块形状都是几何形状,便于包装运输,而且分离出来的煤焦油可卖给附近的炼油厂,效益可观。

  秸杆制炭意义不小,以往生产木炭要消耗大量的木材,与此同时,当时全国每年就有6亿吨秸杆得不到利用,利用秸杆压块制炭不但可以节约木材,还可以使农村大量的废弃资源秸杆得到充分利用。韩克礼的木炭厂一年的产量放在全国的背景下真是极其有限,然而从节约木材、利用秸杆还能产生经济效益这几下里一结合,老韩的发明却是占着经济效益、社会效益的一件大事儿。同时,不论大江南北,这项发明还具有极大的普遍性,哪里不烧炭,哪里不需要节约木材,哪里没有秸杆?哪里的人不想着发家致富啊?

  正是因为如此,老韩的秸杆制炭的节目一经播出,立刻在全国产生了极大的反响。节目播出的结果似乎也超出韩克礼预料之外,云南的、东北的、四川的、青岛的……,全国各地的电话打来,四面八方的人登门考察,有政府部门、有企业、有部队的,有要求建分厂的,有要求学技术、拿钱买技术的,还有想通过合股的形式进行合作的。或许真的有人如韩克礼开始预料,通过电视把他的技术学去了,即便如此老韩也是顾不得许多了,因为他的面前是大把大把的钞票等着他去赚呢。在我的印象中,整整一年我好像与老韩失去了联系,偶尔打电话听说今天他去沈阳了,明天去南方了,韩克礼真的是忙不过来了呢。

  隔了很久,我接到韩克礼的一个电话,他说要到济南来,想见见我表示感谢。记得拍节目时,老韩有一个细节,他当时打着领带穿着羊毛衫,不过羊毛衫是扎在裤腰带里。再次见到老韩整个儿变了一个人,带着金丝边的眼睛,一身都是名牌,手机的号码一听就是很有钱的那一种,老韩真的富了呀。

  我与老韩经常会通通电话,像秸杆制炭这样能够引起如此大的反响的题材,作记者的不是经常能够遇到,我与老韩算是有缘,对韩克礼来说,通过这样的发明,通过风暴潮一般的经历,韩克礼的观念、见识都大大提高了一步,上一次打电话听说,他正在搞一个新的项目,目前正在试验、尝试阶段,他说等成熟了,一定要我去给宣传宣传呢。

责编:乡约

1/1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