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首页 > 农业频道 > 乡约 > 正文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田野智慧

——粉笔救了丝瓜大镇

CCTV.com  2007年12月13日 12:28  来源:  

  “菜种多了卖不出去怎么办?哎,有办法,作广告啊。作广告又没有那么多钱怎么办?这,可就难办喽!不过呀,人家枣庄市山亭区半湖乡务后村农民却想出了高招”。当我来到枣庄市半湖乡务后村的时候,我心里还是在犯嘀咕,那满山遍野种植的丝瓜,竟是靠着小小的粉笔,写出了一个大市场。

  半湖乡务后村农民有种植丝瓜的习惯,这丝瓜好管理,不占地儿,产量还不小。不过,随着产量的不断增多,销售又成了老大难的事儿,多的时候卖不出去,有人就蹬着自行车、三轮车一趟趟地到枣庄市场上去卖丝瓜,几十里地就那么骑过去骑回来,换来的,往往还顶不上个功夫钱!务后村的一位大爷跟我说,那时候费劲巴力、起早贪黑地去卖丝瓜,有时候一毛多钱一斤都不好卖,跟白送差不多了。

  怎么办?这丝瓜还种不种?种出来又咋想法卖出去?全村的丝瓜多了,这事儿牵扯的面可挺大,不坐下来好好合计合计是不行。一天夜里,天儿很热,正是下丝瓜的七、八月份,村干部邀请几位从事蔬菜运销的大户,在村委办公室的房顶上摆了个茶几,那儿凉快儿,大伙儿倒上茶、点上烟,专门就丝瓜销售的事儿展开了讨论,话匣子一打开,啥点子也能想出来。有人想着往大城市里的大单位去送,可人生地不熟的也不是说送就能送的啊。有人干脆说不能再种了,可不种丝瓜又种些啥呢?村里一位头脑灵光的小伙子随口说了一句:咱们得作作广告,上报纸、电视什么的,把咱村的知名度、咱村的丝瓜打出去。嘿,真是站着说话不嫌腰疼。那广告是说说就能作的吗?你全村的丝瓜加起来也作不了几次!等人家见了广告来买你的丝瓜了,怕是还赚不回个广告费呢。见过世面的运销大户一啦广告费,这作广告的事儿差点儿就泡了汤,不过,活人不能让尿憋死,广告是死的,办法是活的嘛!啦着啦着,一种省钱的广告便叫他们给想出来了。

  一位长的瘦巴巴的老人喝了一口茶,一语惊人!“我看,咱们可以作作粉笔广告嘛”。啥叫粉笔广告?嗨,就是拿着粉笔在路口、在电线杆子上、在过往的大货车上、在菜市场里的墙壁上写出的广告呗。粉笔广告这词儿一出,一下子大伙儿可就来了精神:“对啊,我怎么就没想到呢?这粉笔广告省钱啊,我就经常见过”,这一位话音刚落,那一位继续补充:“要写啊,咱们就去周围的大型的蔬菜批发市场去写,在那些去南方、去东北的大型货车上写,这样的效果肯定好”。一石激起千层浪,大伙儿看来对粉笔广告的事儿产生了共鸣:“对,对,还有咱村路上那些电线杆子一定要写上”。“要写就得把咱村的地址写上,还有联系电话和价格”。大伙儿你一言我一语地越啦越兴奋、越啦越细致,最后确定了广告语:“半湖乡务后村丝瓜大丰收,有意者欢迎洽谈。电话…,地址…。”别说,广告词写的中规中矩,还真有那么点样。广告词都写完了,还有啥事儿没有?突然有人问了一句:“写粉笔广告要不要办什么手续啊?”这话算是把大伙儿问住了,要说粉笔广告算是乱写乱画,肯定不合规矩,可作广告这样的事儿该归哪些地方管呢?广告咱可没做过,你瞅瞅我,我瞅瞅你,相互之间摇了摇头,不知道。

  鼻子底下有张嘴,不知道可以问嘛。经过一番折腾,务后村的干部们得到了当地工商部门关于粉笔广告的默许,有了上方宝剑,很快20位能写会画的年青人叫来了,每人到村小学领上一盒粉笔,带上干粮,分头到峄城,枣庄,滕州等地的大型蔬菜批发市场绘制他们的粉笔广告去了。三轮车在路上颠簸,一路上凡是显眼的地方,大笔一挥,务后丝瓜的字样便跃然墙上,就这样茫茫活活地下来,手上、身上、脸上都是各色的粉笔灰,虽说有些狼狈,但你不得不承认,那可都是咱务后村的第一批广告人呢。

  书写粉笔广告的时候,大伙儿都很注意在蔬菜批发市场里的那些长途大货车上留下字迹,大货车跑的远,丝瓜丰收的信息也相应的传播的远。可货车不比电线杆,每写一条广告都得经过人家大货车的司机的允许,遇到脾气好的司机你干脆啥话别说,麻利地抓紧写上算完。也有脾气不太好的,但人家的货车是专门跑大批发市场的,那就得费上一番周折,给人家买烟买瓜,好话说尽,别说这些年轻人还真有些外交能力,把务后说的挺惨,人心都是肉长的,一般情况下那些大货车司机也不是铁石心肠。我在当地的一个蔬菜批发市场上就问到一位大货车的司机,人家司机说的挺实在:“我看他们挺不容易的,就算是帮个忙,写就写吧,要是有人对广告感兴趣,对我们运输的生意也挺有好处”。

  就这样,天南海北的大货车,带着务后村的流动广告开走了,还有那些墙上的、电线杆上的广告,在炎热的夏季里昭示着过往的行人。三轮车突突突地开回村里,大伙儿的心里直打鼓,如此这般忙活一通,换来的又会是怎样的结果呢?

  半湖乡务后村的村民任谁也想不到,不到一个星期,苏州,杭州,上海等地的蔬菜批发商便把电话打到村里,电话里,务后村的村干部激动地忙着介绍丝瓜的品质和价格,又过了几天,第一辆加长的货车开进了务后村。面对我们的镜头,村支书有些自豪地给我介绍:“当天每斤六角钱的价格卖了五、六吨,当时枣庄市场才三毛钱一斤”。正值丝瓜丰收的季节,粉笔广告写出了一个广阔的市场。打那以后,收丝瓜的货车算是认准了半湖乡务后村,差不多平均每天收8000-10000斤,一口气儿连收了57天,写粉笔广告后平均每亩多卖了500、600元钱。

  很快,粉笔广告带来的效应,化成当地农民与各地市场、批发商的频繁往来。由于这里丝瓜的批发价格高于枣庄各蔬菜批发市场的价格,连枣庄各市区的丝瓜也纷纷云集务后村呢。当地农民为此编了一条顺口溜:“条条大路通小康,千万别小看了丝瓜秧”。由于市场供不应求,务后村农民最大的问题从销售难变成了应酬生产难。半湖乡人多地少,当地村民就连这河道两旁也利用上,用来种植丝瓜了。七、八月份的务后村是丝瓜的世界,河道上方密密地挂满了丝瓜秧,我从房顶上拍摄务后村的全景,到处是葱郁的瓜蔓,一片片金黄的丝瓜花从远处看上去,煞是好看。荒滩,荒坡,房前屋后,麦田套种……,一切能利用的地方都能见到丝瓜,广告打通了销售渠道,半湖乡大部分行政村都被带动起来,种上了丝瓜。销售旺季,这里每天能卖上三、四万斤丝瓜,平均价格按五毛钱一斤算,每亩丝瓜少说也能收它个三、四千块。节目拍摄到这儿,我也来了精神,和枣庄电视台的李名山老兄脱了鞋,站在河道中央的淤泥里拿着话筒出开了现场。我记得很清楚,斑驳的光影中,当时河道中央挂满的丝瓜显得翠绿油亮,远处模糊的丝瓜花在我的背后像点缀的繁星。我相信,我们哥俩可能是都被人家务后村村民的聪明才智打动了。

  有了粉笔广告,半湖乡很多农民因此发了丝瓜财,原来的丝瓜大镇成了枣庄市有名的丝瓜销售中心,现在大伙儿更加意识到了宣传的重要。镇上的宣传委员激动地对我说:“如果不作广告,这丝瓜根本卖不出去,宣传太重要了”。镇党委书记更是善于总结:“丝瓜子种在山沟里,与大市场、经销商联系的手段是什么呢?我们现在意识到是宣传,而且不是单一的宣传。现在,我们已着手利用报纸、广播、电视、互联网等一切可利用的手段,加大宣传力度,提高当地农产品的知名度,尽快增加农民收入”。

  粉笔广告的故事拍摄播出的都很顺利,我的心里却一直有一个疙瘩,拿着粉笔四处写广告,我总是担心引起误导,拍摄前后我都给有关部门打过电话进行咨询,我知道,对于半湖乡务后村的村民来说,这粉笔广告的做法省事儿、省钱,效果极佳,救活了当地的丝瓜种植,算得上是聪明之举。可电视一播出,满世界的墙上、电线杆上、货车上都是粉笔广告也不是那么回事,临沂市工商局的一位同志在电话里跟我说,这种情况必须到当地的工商部门申请登记,我记得他还告诉我,好像有一个相关的规定马上就要出台,粉笔广告的效果的确是不孬,不过要是从宏观的角度来说,还是规范些更好。

责编:乡约

1/1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