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首页 > 农业频道 > 乡约 > 正文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风吹稻花

——金话筒题外话

CCTV.com  2007年12月13日 11:49  来源:  

  电梯上遇见了山东电视台副台长祝丽华,领导亲切地对我说:“金话筒的事儿怎么样了”?我受宠若惊:“今年人家首次采用‘奥斯卡’颁奖方式,评奖结果早就出来了,可是谁也不告诉,得到12月份的颁奖会上现场公布,现在啊,还不知道呢”。祝台长笑咪咪地说:“心里挺着急的吧”?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说:“现在工作挺忙的,我都来不及想了,唉,评上评不上无所谓”。临下电梯时祝台长最后说了一句话:“嗯,不想是假的,能不想吗”?嘿,还装啥呀,这叫司马昭之心路人皆知,金话筒,金话筒,昨晚上做梦还梦到呢。


  飞机起飞上升快速飞翔,颁奖晚会的所在地江苏常州是一座有2500年的古老城市,地处美丽丰饶的长江三角洲中心区域,北枕长江,南濒太湖,西临南京,东接上海,是“中国综合实力50强”和“中国投资硬环境40优”城市。常州还是一座文风炽盛、文化底蕴深厚的城市,自公元547年季札封于延陵以来,人文荟萃、英才辈出,仅近、现代以来,就涌现出戏剧家洪深、语言学家赵元任、数学家华罗庚、书画大师刘海粟、谢稚柳等一大批文化巨擘。现代中国革命,更为常州造就了瞿秋白、张大雷、恽代英在内的永垂青史的革命家。悠久的历史文化,还赋予常州众多的名胜古迹,其中有全国仅存的最为古老的最为完整的春秋时期的地面城池“淹城遗址”、唐代的天宁寺和红梅阁、南朝的文笔塔、苏东坡终老地藤花旧馆、清代的古典园林近园、我国四大道教圣地之一毛山风景区、天目湖旅游度假区……。这是一个多么好的地方啊,我来了,不是旅游不是开会,我是来接受一个结果,会是怎样的一个结果呢?

  2001年12月21日晚8点,第五届全国广播电视节目主持人金话筒颁奖晚会,在常州红星大剧院拉开序幕,晚会由中央电视台四套进行现场直播。金话筒分量不轻,全国的节目主持人都为之心驰神往。金话筒奖是由中国广播电视学会主持人节目研究会于1993年创立的,为表彰优秀广播电视节目主持人而专设。1997年,该奖被纳入广播电视界最高级专家奖--“中国广播电视学会奖”。两年一次的金话筒评奖活动,参评者为我国(暂不包括台、港、澳地去)各广播电台、电视台在编或聘用的具有两年以上主持经历的专职主持人。2000年,我国进入广播电视播音职称系列的播音员和节目主持人达一万七千余人,历届金话筒得主就是从我国数以万计的节目主持人中经过层层选拔而产生的。其中,中央电视台已获得金话筒奖的节目主持人有:赵忠祥、沈力、宋世雄、陈铎、鞠萍、杨澜、水均益、白岩松、崔永元等,他们代表了各个时期的电视节目主持人的最高水平。

  离颁奖嘉宾公布获奖结果只有几分钟的瞬间里,看着眼前雪亮的灯光,想着亲朋好友、领导同学什么的都在电视机前看热闹呢,心里乱七八糟的不知是个什么滋味,开奖前每一位进入提名的主持人要作15秒的自我陈述,我感慨到:“常州是900年前苏东坡终老的地方,来的时候我想,肖东坡到这儿领奖不知道会暗示着什么?我是主持农村节目的,‘种瓜得瓜,种豆得豆’,我相信,一个人对未来的把握,假如有什么暗示,那也在踏踏实实不断地追求中”。这话里头大概包括只顾攀登莫问高的意思,可我心里明白,莫问高是假的,问不着才是真的。

  宣布结果就象判刑,曾经苦苦折磨等待的结果,就那么一忽悠结束了。本次颁奖活动山东获得大面积丰收,山东电视台《道德与法制》栏目主持人张小琴获得金奖,淄博电视台霍小雨、烟台电视台黄玮还有主持《乡村季风》栏目的我分别获得金奖提名。在20名入围金奖提名的全国各电视台主持人中,山东就占去4名。淄博人民广播电台的寒玉获得广播节目主持人的金奖,青岛人民广播电台的林岚获得广播节目主持人金奖提名。

  由于采用分批开奖,颁奖晚会高潮迭出。为了增添晚会的色彩,组织者除了给各位节目主持人颁发奖项外,还特意通过上网和打电话的形式,进行了一次评选当晚观众心中最佳节目主持人的活动,这样一来,每一位上台领奖的节目主持人在自我介绍的过程中,不知觉会加入相互竞争的因素,而对于更多的人来说,更想通过这样的评选活动看一看,通过专家评选出的金话筒,与观众心中的最佳节目主持人是否一致。有趣的是,人围金奖提名的6位中央电视台主持人中,唯一没有评上金奖的主持人王小丫,反倒被当时的场外观众评为当晚最佳电视节目主持人。这似乎早在人们意料之中,因为无论是在晚会排练时,还是在下榻宾馆,众位中央电视台的名嘴儿像董倩、白燕升、陈志峰、肖晓琳等与王小丫同行时,热心跑来签名的群众总是最先来找王小丫,人气旺却不被专家看好的现象,使得很多人从中看到了评委们对像肖晓琳、陈志峰这样的“大龄主持人”的眷顾和偏爱。

  能否获奖,因素颇多。在诸多因素中参评栏目本身的影响力最具说服力。《新闻调查》、《开心词典》、《夕阳红》还有我台的《道德与法制》等一批名牌栏目为获奖的节目主持人无疑搭设了一个坚实的平台。颁奖会期间,我与中央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白岩松和崔永元,曾分别讨论过关于农村节目能否做到家喻户晓的问题,他们都说,未来电视只能是越来越分众化,崔永元还跟我说,在美国就有一个海军谈话节目,是专门做给海军看的,说明电视的对象化越来越具有针对性,由此可见,农村节目能够得到大多数农民的喜爱已经是不得了的事了。我心里明白,如果让我写论文,我也会写分众化,但我却固执地分辨说:即便是海军节目也有做到家喻户晓的可能,更何况是浩如烟海的中国农村!

  让梦想变为现实的可能性有多大,我的心里也是没底。不过我知道要打造一个名牌栏目,定有几个必不可少的条件。首先是节目制作者本人具有强烈的渴望成功的愿望和要求,事实上这的确是最重要且最不容易做到的,百事相扰、繁务羁身、失败疲倦、患得患失,活力和热情总是难得长久,电视行业如逆水行舟,保持一种跟随的状态就需要耗费不少精力,要想超越和进步,甚至不断地超越和进步,没有旺盛的斗志和持续的激情很难做到。因此每一届金话筒评选往往是新人辈出。保持一种追求的状态,百折不挠、矢志不渝,很多原本不可能的事情,才会变得可能。

  其次,必须有正确的栏目定位、市场定位和不断地创新,热情蕴含着巨大的能量,定位给予正确的疏导,创新使得事半功倍。为什么有些人累死累活地拍片却总是没有反响,有时候问题就出在栏目定位上,方向错了,致使抓不住主要矛盾,辛苦劳动的结果是无法回答观众内心最渴望回答的问题,究其原因往往在于栏目设置之初,没有经过正确的途径和方法获得准确的判断,树长歪了,再粗也成不了材。方向的确立与不断地调整,节目的运作与注意力的生产,都不是个人能力所及,需要的是一个团结而优秀的集体。

  “悠悠涧底松,青青石上苗”,最后一个条件是需要势的托举。本次金话筒评奖活动有一个很特别的现象,那就是中央人民广播电台没有一个人进入提名,而电视这一块却形成极大地反差,那就是中央电视台的节目主持人占据绝对的优势,这说明了什么?对于电台的节目主持人来说,相互之间的比较优势并不突出,个人的素质对于节目评审来说是获取成功的关键,而电视台主持人的影响力却不仅仅取决于个人的素质,资金、设备、人员、实力、产业经营、品牌效应、整体包装、大型策划等等,都将体现在主持人栏目中。香港回归、申奥成功、中国入世、足球闯入世界杯……,重大题材的垄断报道、近水楼台先得月的政治经济环境、对待其他媒体不断地淹没和覆盖、强有力的形象宣传, 中央电视台无与伦比的高度和扩大效应,的确令很多优秀的节目主持人获益匪浅, 优势的积累不仅仅是一群人能够奠定,取决于当地政治、经济环境,开放程度、产业规模、经营理念、综合实力等因素。

  看得出,作出一档有影响力的栏目,个人的努力有时真的微不足道,实现梦想绝非一人之力、一日之功。不过地方台也并非毫无还手之力。

  其一:阵地平等。能收到中央台的地方基本上能够收到山东卫视,即便是观众换台过程中并不留心的关照,也会给栏目带来平等竞争的机会,大家都在一个舞台上,只要不自轻自贱,始终有做大做强的可能。其二:智慧胜过金钱。节目信号传输伊始本没有贵贱之分,观众也永远不会只因为你栏目投入的多少决定收视,效率来自管理,工作带来机会。当我们吃住在农家,没有花一分钱土法上马的农家晚会中,有土现场、有土摇臂、有土锥光、有土切换、土农民乐队……,哎,土归土,欢乐的氛围、发人深省的话题却使得“土晚会”有声有色、有滋有味儿,决定观众注意力的因素当中没有土洋之分! 即便条件并不充裕,我们却还有着想像和智慧运用的空间,当年小米加步枪打败美帝洋枪洋炮,如今电视制作中的一个金点子,谁说不能顶它一百万。其三:发挥比较优势。在本次金话筒颁奖晚会邻近结束的时候,江苏省的一位副省长走上台来亲切地与大家握手见面,走在我面前的时候,他说了一声:“小肖不错,你的节目我们常看”。听了这话我激动不已,说明我们的节目还很有影响呢。我知道,这是山东发达的农业所带来的影响。在中国农业博览会上,一共四百多块金牌中,山东就拿了三分之二,这是山东的优势,同时也是山东电视的优势,在法制节目、娱乐节目、文化节目、体育节目被炒的如此火热的今天,我想,农村节目巨大的潜力还远远没有得到发掘。

  作为本次获得金奖的电视节目主持人,吉林电视台乡村频道的总监尹兴军是较为出色的一位。老尹今年45岁,播音名叫村长,由于参与编导了去年中央电视台春节联欢晚会中的小品《卖拐》,一下子火的不得了。这次获奖的节目主持人,有一些要提前两天到达常州,进行晚会彩排,我作为山东的获奖代表,在晚会中参加了村长导演的小品《广电大排档》的演出。由于有了同台演出之谊,又同是农村节目的主持人,我们在一块儿啦的非常投机,颁奖晚会后的那天深夜,村长感慨万千、言语哽咽,在互啦掏心窝子的话时,村长给我讲了一个故事,说他有一次下乡采访,碰到了一群农村大婶,她们拉住他非让这个农村节目主持人唱上一段二人转不可,村长说,要我唱也行,不过得有一个条件,那就是必须说出我的真实姓名,大伙你一言我一语,都知道他叫村长,这真实姓名还真不知道,突然有一位大婶喊了一嗓子:“他姓尹”。村长一听来了精神,忙问:“叫尹啥”?人家大婶也不含糊,大声说:“叫尹村长”。旁边立刻有人插话:“你们尽瞎扯些啥?我知道他叫啥”。“叫啥”?“尹相杰”。节目主持的连真实姓名都没了,不过老尹却并不为此遗憾,认可了村长就是认可了他,认可了这张脸就是认可了他的努力与付出。

  似乎因为结果不同,也有的主持人心里感到难以承受,评奖结束后,有的人当晚就离开了,有的人私下里抱怨,说其中猫腻不少。还有一位获奖的主持人跟我说,原本她们台里没有打算推她,可最后的结果还是她上来了,得了奖之后她想看看台里的动静,说不得就得抱着金话筒挪动挪动。这样的问题现如今在很多电视台都存在,离开或坚持的话题也引起了我的思索,记得在《齐鲁晚报》上曾经看过一篇报道,如今跳槽的人有百分之七十把首要原因列为“是否有适合自己发展的空间”,而像很多人看中的待遇问题,却是排在了好像是第四位、第五位的样子,我来山东电视台的时间不算太长,可我知道,在我来的这几年里,山东电视台无论是在待遇还是在机制、观念上,都已经有了相当的进步与发展,只不过社会的大环境也在变,而且变的还要快,而对于整个山东的电视事业发展来说,人员流动不过是一个技术性的问题,不必大惊小怪。一个成熟的电视人不得不正视的核心问题却是:要发展,在环境也在自己!

  当我们把目光瞄向百分之七十的规定动作时,我们真的是痛苦的,因为我们看到了束缚我们创造力的规则与传统沿袭,很多东西是我们无法与之抗争和更改的。如今的电视银屏百花齐放,异彩纷呈,面对林林总总,有时我们会不自觉的扼腕叹息, 而这个时侯假如我们平心静气,假如我们把目光投向百分之三十的自选动作,你会发现手中的纸笔、镜头、话筒,完全可以为我们张罗一个风光阔大、才思涌动的天地。做人难,难在如何能够征服自己,难在如何琢玉成器。这是一个人或许用一辈子都无法最后完成的一件作品。

  是否可能在制度上对节目主持人“跳槽”现象加以规范呢?在本次金话筒奖百优颁奖会上,中国广播电视学会主持人研究会理事长白谦诚老师就提出了,电视节目主持人能否想球星一样,实行“转会制”。这一观点,在与会的获奖主持人中引起热烈议论。白谦诚老师说:随着我国电视竞争的日趋激烈,对优秀节目主持人的争夺也更加激烈了,出现了主持人一出名,就往省级大台跑,省级台往中央台跑,流动性很大的现象,这一情况使不少地方台对主持人评奖抱消极态度,宁可让他在本地默默无闻,也不愿意让其出名。因此他认为主持人象球星一样实行“转会制”是大势所趋,哪个台要人就付转会费,这种市场化运作能比较合理地解决台与台之间对主持人的争夺,对发现和培养主持人也有利。

  应该看到,金话筒作为敲门砖非同小可,但它终究不是长久的砝码。一个节目主持人是在不断的创造中保持业务生命的,金话筒不是金饭碗,缺少扎扎实实地辛苦与付出,即便是金话筒也必将昙花一现。一个足够明智的主持人能够明了,作为节目主持人,真正需要的是能够被广大的观众发自内心的接受与喜爱,它就象是一种支撑,有了它,作为主持节目的人,内心才会是充实的、积极的、健康的、光明的、一往无前的。

  2001年年终岁尾,因为金话筒颁奖会的缘故,常州增添了不少喜庆的气氛。同时也吸引了各级媒体的充分关注,众多的报道似乎难见新意,匆匆浏览,翻过既忘。倒是颁奖嘉宾白岩松在颁奖台上的一段话令人难以忘怀,我记得清楚,当时他拿着那份曾经是巨大秘密的名单说:“这张纸很薄,但它却很重,当它被打开的时候,一切便成了历史”。

责编:乡约

1/1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