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首页 > 农业频道 > 乡约 > 正文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风吹稻花

——写给省长的告状信

CCTV.com  2007年12月13日 11:43  来源:  

  2002年5月的一天,刚刚开播的农科频道正是最紧张忙乱的时候,我收到了一封山东省信访局的来信,来信十分的简单,只是一张信访局的“来信督办单”,上边写着:“兹转去群众来信一件,请你们视情况,采取不同的督察方式,落实相关责任,认真加以处理”。随着这张督察单,还附了一封人民来信,这封信竟然是写给新上任的山东省省长张高丽的。

  这是我见到的写给最高领导的一封来信,上面这样写着:

  张高丽省长您好,今天给您写信,主要是向您咨询一下,我们观众向新闻部门咨询相关的问题,应不应该收费?向您咨询一下,希望您能阐明。今年三月份,我收到了山东省济南圣科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给我寄来的一本小册子,内容涉及到致富的方方面面,我看到了有一篇关于种植何首乌的信息,我认为中国已经加入了世贸组织,农民也应该调整种植结构,单纯靠种植粮油是不行了,应该想点别的致富门路,就在这时,济南圣科公司又寄来了一本免费的小册子,这不是摆在面前的机遇吗?但在机遇面前我又犹豫了,种植何首乌倒是可以,可为什么回收价这么高1200元一公斤,再说这种中药也不是什么珍贵药材,现在回收价格这么高,能不能是高价回收的陷阱?我一时拿不准主意,于是,我想到了咱们山东电视台《乡村季风》栏目,所以我找了主持《乡村季风》栏目的主持人肖东坡老师,我是3月20号给肖东坡去了一封挂号信,信里面还有济南圣科公司的小册子,想让肖东坡老师给验证一下是否有假,若是没有假,请把小册子寄回来,若是有假就不用了。可是令我万万没有想到,钱从3月20号汇给肖东坡老师(还有挂号信)后,再也没有回音。在这里我想顺便问你一下张高丽省长,象我们农民到电视台打听有关方面的信息也好,了解一些情况也好,电视台的工作人员还要收费吗?就凭我向肖东坡老师了解一下济南圣科公司提供何首乌回收方面的相关信息,并告诉若是真实可靠,请委托肖老师待办一下,若是有假,再把我的钱给退回来。在这里,我不知道山东电视台《乡村季风》主持人肖东坡老师是怎么想的,如果他认为我们农民朋友想从他处了解相关的信息需要收费,你也应该来信告诉呀。而他现在也不知道在玩什么把戏,他认为我把钱只要汇给他,这就是他的了,这就使我一个农民不明白的是,作为一个新闻工作者,你应该得到的报酬上级分文不少,而你为什么偏偏看重我们农村人这么点血汗钱呢?

  张高丽省长,有关我3月20日给《乡村季风》主持人肖东坡汇去的150元钱,还有一封挂号信,本想种植中药材何首乌,现在我想不种植了,肖东坡老师作为《乡村季风》节目的主持人,我作为一个农民,也不相信了,山东电视台的其他工作人员我不敢说怎么样……。

  张高丽省长,作为一个农民,我认为你是一个好官,但是你能不能成为人们的父母官,还有待于全身人民的评价。关于肖东坡的事,我要求他把150元钱退回,并来信详细阐明情况。

  汇款单手锯:挂号信:0549号、汇票号码:370480412000006667、汇款种类:普通汇款、汇款金额:150元、手续费:0元、汇费:2元、收款人姓名:肖东坡、收款人地址:济南山东电视台《乡村季风》部、汇款人姓名地址:于元忠山东文登市文登营镇后架山村,合计金额:152元。

  信拿在手里沉甸甸的,我的头有点大了,脑子嗡嗡的,张高丽省长未必看到这封信,职责之内或许也不应该过问这样的小事儿,可省信访局转来的这一纸督办单,在大家眼里我岂不成了昧着良心收取农民血汗钱的小人?我急,我急出一身冷汗!稍微清醒一点,猛然想起三个大字:汇款单。对了,有了汇款单就可以还我一个清白,的的确确有这样一个汇款单,我马上翻箱倒柜地寻找,好久没有来得及收拾地抽屉、厨子终于有机会得以清理,当我终于从角落里找到那张汇款单的时候,我的心里就像是一块石头落了地,踏实多了,有了它说明我真的没有拿农民的钱呀,我简直快哭了。

  与其他同事简单交流过后,我才发现自己实在是太浅薄了。慌什么?同事王玮的办公桌抽屉里还放着两张汇款单呢,其中有一张还是200元的呢。要是按照钱数决定告状的级别,或许能把信写给省委书记也没准,《乡村季风服务版》制片人彭金棣在我向他“诉苦”的前几分钟,刚刚让人退回一份汇款单呢,看来类似的汇款单并不是只有我一个,唉,原来是司空见惯的“小事”一桩。只要你没有取钱,邮局早晚会把钱退回去,只要不让农民损失什么,没占老百姓的便宜,原本可以心安理得。

  说实在的我有点冤,从农民的来信中可以看出,他寄汇款单的同时也寄了一封挂号信,我猜想挂号信中肯定能够说明原委,而同挂号信相比,汇款单上除了钱数和收款人姓名、汇款人姓名以外什么也没有,问题就出在我并没有看到来信,当然无法知道汇款单寄给我的用意,一笔不明来意的意外之财我当然不能贸然领取,当时我很是纳闷,给我寄来的这150元钱是干什么的?是农民出于对我节目主持的好感?是感觉我工作太辛苦要以个人的名义给我发点加班费?是想让我帮助买什么新鲜的种子?还是……?为什么不在汇款单上写清楚呢?分明在写给张高丽省长的信中写道:难道农民要问点事也要收费?可为什么还主动给我寄钱呢?如果我能够帮助他或者解答了他的疑问,是不是在他看来就可以收下这笔钱呢?我搞不懂,真是搞不懂。

  觉着冤枉的同时我的心里还有点慌。我知道,150元钱不算多,对现如今一个普通农民来说却是实实在在的血汗钱,不管怎么说,人家农民肯把这笔钱寄给你,说明人家是多么的信任你啊,随信寄来人民币的同时,我相信,他一定把很多很多的期待一同寄来,仔细回想,在过去忙忙碌碌的工作当中,我曾经拆开过很多热情洋溢、饱含期待的信件,由于整天价疲于奔命,给我的太多感动总是稍纵即逝,很多时候笔都拿起来了,一件工作来了,就那么一呼悠给耽搁了,然后就那么像滚车轮一样的持续下去,渐渐地忘在了脑后,总是在采访的途中、间歇的空当、偶尔类似的事情发生,一些破碎零散的线索便会慢慢汇聚,我开始想到好像有些事情要做,只是往往这些时候那怕是一点意外的声音,也会将思绪打乱。农民于元忠的来信,使我有机会反思、整理曾经多次错过甚至辜负的期待,我承认,我欠农民的太多。

  啥事儿光慌乱不行,既然有机会逼着你去想,不妨借这个机会再多想上一想。记得以前电台的同志告诉我,有一千个听众才会有一个产生动笔写信的念头,而一千个有这样念头的人才会有一个真正动笔给你写信。这事儿也许不太准,不过它反映了一种现实情况:给你写信,真是信任了你或是真的动了真感情。在这样的情况下,那怕是你流露出一丝丝不屑一顾,都会给写信的人造成伤害,更何况对我们来说,很多寄给我们的来信竟然杳无音信、没有回音儿、没有下文了呢。我们的工作很忙,农村节目似乎收的信尤其多,这的确是一个矛盾,那么是不是可以想一个好办法,通过一种能够达到双赢的办法来解决问题呢?在我接到于元忠同志写给省长的信不久,我们山东电视台农科频道专门成立了回信组,由专人负责回信这项看似简单却繁重的工作,于元忠的汇款单也许不是成立回信组的唯一由头,真正的原因是自记者到有关领导都已意识到给农民回信的重要性。那些在铁路、公路甚至空中相互传递的文字,就如同联系媒体与观众的纽带,文字当中负载的是我们共同的心声与责任感,成立回信组对电视台来说看上去像是一种单向的付出,要有几个专门人负责,每一年的邮资便会是一笔不小的开支。而从农民那里,你却能不断地汲取有效的信息和反馈,同时,这种工作也定会赢得农民对你电视台长久的信任和支持,人心都是肉长的嘛。

  回信工作本身是被动的,回信所带来的影响毕竟有限。有没有一种办法,能使这种被动的工作变为主动,甚至使单向的付出变成有效的市场运作,同时,使我们回信的影响得到扩大呢?办法是人想出来的,《乡村季风服务版》的制片人彭金棣就有一个高招儿,他说,来信的内容有很大一部分是农民打听信息的,他曾跟某个企业沟通过,如果要搞一个联合,定期出上一本小册子,把农科频道曾经播出过的信息汇总,在小册子上印上企业的广告,同时小册子还有回信的空,这样一来,既能起到回信的功能,同时信的信息量加大了,指导性更强了,流通的面更广了,一个栏目一个频道与受众的关系更加密切了,企业对此很感兴趣,说明这事儿有可以探讨的余地。这真的不能不说是一个高招儿,农民有太多的疑问,而体现在来信上只是冰山的一角,如果这样做,给农民的帮助很大,企业也会找到商机,栏目还会因此得到一笔经费用于更好地为农民服务,两全其美。在我的想象中,小册子上一定有很多有指导意义的东西,也一定有解答像于元忠这样的农民疑问的空间,至少比于元忠收到的那种回收何首乌的小册子要更加可信。或许我们在此基础上,再完善完善,再多考虑的周全一些,效果还会更好。

  于元忠呀,你看你的一封来信,对促进我们工作的进一步完善,还起到不小的推动作用呢。

  之后不久,我终于拿起笔,给于元忠回了一封短信,只是信的内容太过简单,同我由此事引发的联想与思考相比太过简单:

  元忠兄弟:

  你好,我是山东电视台《乡村季风》栏目的主持人肖东坡,不久前接到从台里转来的你的来信,首先向你说一声对不起!真的很遗憾,你以前的来信到现在我也没能见到。

  作为一名农村节目的主持人,坚持为农民服务,视农民如兄弟如朋友,一直以来是我应尽的职责,你的汇款很早以前收到了,只是我一直不知道汇款是干什么用的,因此一直在我这里放着。今天早上我专门去了一趟邮局,听邮局的同志说,5月19日你的汇款因为没有人领取,会自动退回,心里稍微有了一点安慰。

  我平时的工作很忙,也许你不知道,平日里我们栏目接到的来信很多,有时一天就有上千封,而且有很多的信件是写给主持人的,尽管我很想跟农民朋友多进行沟通,只是分身乏术,这也是我一直以来感到十分遗憾的一件事情。

  作为节目的主持人,平日里我还要进行大量的采访,四处奔走,节目不停我们也得不停地工作,就拿我来说吧,一个月里就得出发20多天。我家里的小女儿今年刚刚5岁,自从她学钢琴的近一年的时间,我答应她和她的妈妈陪孩子去练琴,只可惜,至今还没有这样一个时间,虽然不过是晚上的一个小时而已,没办法工作太忙,你能理解吗?

  你的汇款单,随信寄去,钱不会丢失请你放心,希望你继续关注我们的节目,感谢您的支持。

  您的朋友:肖东坡

  2002年5月

  信匆匆地写完了,匆匆地寄出了,我总想着能够由于我的“悲惨”把元忠给感动一下子,或许能给我或者山东省信访局写封“感谢信”什么的,我好久没有那种等信的感受了,我真的等了很久,只是于元忠或许收到了退回的钱,对给我再来上一封回信不感兴趣了,也许,也许是他又写了一封信,而我竟然又没收到?

  祝你好运吧,元忠,方便时给我来封信,希望能多提宝贵意见。

责编:乡约

1/1

更多相关新闻

502 Bad Gateway

502 Bad Gateway


nginx