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首页 > 农业频道 > 乡约 > 正文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风吹稻花

等风

CCTV.com  2007年12月13日 11:42  来源:  

  出门采访,等过人,等过车,等过日出日落,等过雨过天晴,等的滋味五花八门,对我来说,这些等都不如等风。既不扬帆出海,风有何可等?再说等风也同样是等,这其中的滋味又有什么不同吗?别急,你听我往下说。

  2001年的6月份,正在拍摄系列节目《中国田野智慧》的我与本组记者孙希超一起,来到新泰市采访农民发明家谷里镇农民张延胜。今年41岁的张延胜喜欢动脑子,在水泥场工作过的他,看到场里装卸散装水泥用的是气压,就想能不能用风力,自动把井里的水压到地处高坡的蓄水池里呢?这一想不要紧,几年的功夫他可把精力全用到这上面了,如今,他共为风力扬水机申报了5项专利,作为改进后的第三代产品,深受当地人喜爱的风力扬水机,已经高高地立在谷里镇的田野中了。我们先在老张家中见到了风力扬水车的模型,它的外观就是普通的风车。我喜爱风车,尤其是想象里田野中的风车,叫人好象不知不觉进入了幼年时童话故事里的那个世界。我和小孙来了激情,设计了很多镜头,日落为背景的风车镜头,月亮为背景的风车镜头,田野为背景加电子快门的风车镜头,还有逆光拍摄的旋转叶片等等,这《四季风车扬水来》的构想闹的我俩真是热血沸腾。待我们驱车辗转来到现场,正要抄家伙大干一场的时候,眼前的景象却令我们惊呆了,风车、风车,车倒是在,可这风呢?没有风咱跑到这里瞎折腾个啥呀?

  田野中四架风车煞是惹眼,可它就是不转,一点也不转,半点也不转。大田里的农作物安静地享受着日光浴,偶尔昆虫飞来,加入这宁静的低语世界。村口的杨树不再招摇,耳畔回响的是自己清晰的心跳,妈呀,这,这可咋办?我一腚坐下,双眼发直,许久,一个字在心底油然而生:等。

  借着等的空,咱先说说张延胜的发明。要说这风力扬水机还真是不错,它不用电、不烧油、不用人看管,一个风车只要加上一公斤机油,它呀就能给你转上一年。它的原理说起来很简单,靠风力转动叶片,通过增速传动带动气泵,然后高压气通过管道传到远处的水源,把水压上来,可以单独使用,为了增加上水量,还可以多机并连,它最大的好处是可以远离水源,距离水源1千多米没有问题,扬水高度在5-50米。地处高坡的蓄水池安着水管,风来水流,零存整取,你啊,就舒舒服服地在家睡大觉吧,那风车就象一个永远不知疲倦的劳动者,有了它,过去肩挑手推电机油泵就成了历史,有很多地方水源达不到,电线扯不到,指着人力对付干旱根本不行,再说,长度400米的话,架设电力设施,费用就高达一万多块,使用柴油机,不仅要建机房,光钢管儿铺设也得上万元,有了风力扬水机就好多了,它的动力源自取之不尽、用之不竭的风力,一年四季,田野风吹,叶片飞转,一分钱不用花,一点力不用下,你就眼瞅着水哗哗喷涌吧。四个风车同时旋转的话,水流很大,谷里镇这一片4、500亩的菜地足够使用,要是你家里有上几十亩果园或者农田,安上一个风车再安上节水滴灌什么的,就可以形成一片自动上水、节水灌溉的水浇地,这事啊想想就美。据张延胜介绍,建一个风车的费用在2000多块,一次投资可以使用15年以上,仔细算算,光一年上水浇地节省的电费还不只这些呢,经济效益还是有帐可算的。那多大的风它才能够起动呢?不多,二级半到三级风就行。书上说这三级风的风速是每秒3.6米到5.4米,这么说吧,村口的树梢被吹的一打弯,那最少就是三级风。

  风车转动,没风不行,这风大了可也不行。狂风大作的时候,风车支架的抗风能力就会面临严峻的考验,而且叶片高速旋转,又会给风车机械部分的使用寿命造成影响,这个问题张延胜也考虑到了,如今他的风车具备了自动抗风转向能力。这抗风转向的功能设计的挺巧,风车的主轴与支架轴还有风车尾架轴不在一条直线上,这样,大风来的时候就会形成扭力,使风车自动转向,而且风车的尾架是活动的,风一吹自动摆尾,使风车形成一个避风的角度,叶片着风面减小了,转速便会降低,自动抗风转向能力由此产生。新泰市一年有效风力在3000小时以上,也就是130多天,大部分是在最需要浇水的春秋季,再一个它不舍昼夜不停地工作,细水长流,有点风就上点水,从风源角度说,满足一般浇灌需要完全可以作到。问题又回来了,有风就有力,有力就有水,这没风可又咋办?

  当我们作出等的决定后,时间一下子变得慢了起来。

  我想起“月上柳梢头,人约黄昏后”的时分,性急的情人大约都象《西厢记》的张生一般,“自从那日初时,想月华,捱一刻似一夏。”只恨柳梢日轮下得迟,月影上得慢,忽而倚门翘望,忽而卧床哀叹的情形,那神不守舍的模样实在惨不忍睹。我又何尝不是呢?吃饭的时候我瞅着窗外,走在路上的时候我望着天空,回到宾馆时我看着楼前的树梢,心里就盼着西伯利亚快刮来一股狂风,叫那风车飞转。等风的滋味非同寻常,它不比等人、不比等车,它看不见抓不着;不比等日出日落、不比等雨等雪,这样的等没有目标。偶尔清风拂面叫人激动异常,心情犹如“风乍起,吹皱一池春水。”有时桌面上文稿散落,便会埋怨“清风不识字,不如吹那风车去。”等风啊等风,你快把人都等傻了。

  一切只有等到第二天,看老天爷的脸色行事了。等待的过程中,我学会了积极地面对等待。先是跟组里安排“后事”,告之没风的尴尬,预备好补拍、重拍、改天再拍,一方面,根据白天了解的情况,准备第二天的采访,包括主持传场、结构设计、采访话题、场地选择、创新出花等等。准备的过程中,我和小孙躺在宾馆房间内,琢磨第二天的稿子,为了让节目更有趣,我俩编开了顺口溜:“今年又是大旱,农民浇地犯难,水源又少又远,运水费力费钱,咋办?如今风车一转,风力代替油电,环保节约能源,抗旱浇地——全办!”费尽思考的时候,有时竟然忘了风的事儿。

  早上吃饭的时候依然没风,偶尔吹过的小风,无法吹动庞大的风车叶片,我们已经绝望了,心情反而放松了许多,我引用张延胜的话给大家宽心:“这风一般是九点上班,不到九点啊,人家不来!”为了不错过最后的机会,我们再次来到风力扬水机所在的那片田野,远远的,我不太敢相信自己的眼睛,那是海市蜃楼吗?我想风想出幻觉来了?不对,是风车在转动,而且还转的不慢!这个发现真是让我们欣喜若狂,支架子,拿机器,调平衡,一气呵成!刚调好焦距,哎呀,它又不转了……。这一天,我们就在这时断时续的拍摄中,完成了我们的节目。事后想想,亏了当时没有丧失信心,我们才把握了这个机会;亏了事先进行了较充分的准备,紧张拍摄时才显得那样得心应手。等风的感觉真的令人非常难忘。

  四季风来风车转,转过四季转来效益,在很多缺水的地方,风力资源却十分丰富,风车扬水大大减少了人工、机械提水带来的麻烦与浪费,省心、省力还省钱。田野中,那矗立的风车是乡村里一道旋转的风景线,因为有风,它才能旋转的那样欢快,因为有了灵感和智慧,咱农村的生产生活,也才有了提高效率的不竭源泉。

责编:乡约

1/1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