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首页 > 农业频道 > 乡约 > 正文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火热乡村

——牛倌当老板 博士来养牛

CCTV.com  2007年12月13日 11:29  来源:  

  很多农民家里都养牛,牛养多了 ,少不了雇上人来帮忙。喂牛不是什么复杂的事儿,雇人当然是身强力壮、少拿钱多干活的最好,淄博市临淄区养牛户于宪波开始也这么想,可他自己都没想到,这雇来雇去,竟雇来了两位博士,这牛倌雇佣博士养牛,新鲜!

  一大早,淄博市临淄区南王镇王寨村的村道上走来俩人,有说有笑、边走边啦,这两位怕是这村道上走过的学位最高的人了吧,俩博士!听说博士来了,这边养牛大户于宪波匆匆跑出、热情相迎,三人高高兴兴共奔牛圈。这是我在《牛倌当老板 博士来养牛》中一开始录到的镜头。农民于宪波聘了两位博士以后,人家这可是来上班呢。

  听到农民于宪波雇佣博士养牛的事儿,我的头脑中立刻产生了两个问题,要分别问问老于和两位牛博士。我问于宪波:“你是当地有名的养牛大户,听说你聘了两位博士以后,我最想知道的是你聘博士得花多少钱”?于宪波说:“我聘博士不花钱,是采用科技入股的形式,我给他们25%的股份,用老百姓的话说就是秋后算帐。”听了这话我觉着新鲜,两位博士的服务和知识,占整个儿于宪波养牛所有投入的百分之二十五,这样一来,他们将会是有钱一块儿赚,成了连在一根绳上的蚂蚱了呢。两位博士一位是山东理工大学生物科学与技术系的张录强,一位是山东理工大学生物科学与技术系的陈志伟。我问两位博士:“作为博士受聘于一个普通农民,有没有点屈就的感觉,是不是高射炮打蚊子,大材小用了啊?”陈志伟回答说:“回报社会、服务社会,本身就是博士的职责,特别是对我们这样学农的博士来说,很需要把书本上的知识通过实践来检验的,这里的环境、当地的政府和老百姓的热情邀请,都是我们来这里的主要原因。”

  于宪波家有百十头牛,规模不算太小,可做梦也不敢请上博士来帮忙。2001年6月的驻淄高校博士洽谈会,于宪波本是被人家拉去瞧热闹的。并没有做什么打算的于宪波在洽谈会上结识了两位博士,聊着聊着,人家态度谦和,学识丰富,令于宪波十分佩服:原来养牛也有这么多的道道!这些道道用到养殖管理中,都是可以变成效益的呀。就这样,经过有关部门一撮合,老于竟当场给两位博士写下了一纸聘书。两位博士也是欣然应允,没过多久,就跑到于宪波的养牛场“报到”了呢。

  博士来了,先进的管理技术也就这样进入了普通养牛户的牛圈,我问于宪波:“喂牛不过是一把草一口水的事儿,博士一上手就会有什么不同吗?”于宪波深有感触地说:“不服不行,不一样就是不一样。现在我的养牛场采用的牛胚胎移植,博士一来就有办法,让它生小母牛它就能生小母牛,让它生小公牛它就能生小公牛,以前这样的事儿简直就是天方夜谭啊,而且看到牛流眼泪、没精神,马上就能判断出牛得的什么病,学了不少东西”。

  在同两位博士的交流中,于宪波关于养牛的思路开阔了许多。以前光知道养,岂不知养牛产生效益的范围要宽泛得多。结合自己的养殖经历,他现在明白了,很多象他这样养牛户最缺乏的是对养牛产业的整体把握。养牛包括产前、产中、产后三个环节,其中产中环节对技术、财力和人力的要求不高,大部分养牛户都集中在产中阶段。但如此一来,每一个养牛户都缺乏相对的竞争优势,把生产向产前、产后延伸,就会扩大养牛的效益。对养牛来说,产前包括品种、饲料营养、兽药和疾病防疫等方面;产后主要是指产品深加工和市场营销等方面的内容。

  25%,这是于宪波给两位博士科技入股的数字,博士来了不投钱,不下力,一般情况下只是动动嘴指点指点,这样的比例于宪波却感觉值得,为啥?因为博士动动嘴也能产生极大的效益。对此于宪波深有感触,他以前购买饲料添加剂,一吨需要8000元钱,现在博士来了,动动嘴,给了他一个配方,效果好还省钱,一吨只需要2000元钱,一年下来光这一个事儿他于宪波就能节省出6、7万元。节省购买饲料的钱还不算,原先于宪波采用传统的喂养方法,一头牛每天要喂上8斤饲料,在喂牛的过程中,博士又动动嘴,一天于宪波只需要喂上5斤饲料就够了,8斤和5斤,每头牛每天差3斤,一年就能节省10几万斤饲料。

  你说这博士厉害不厉害?这里走走,那里转转,动动嘴就是效益,于宪波算是服了,要聘人啊,还就是得聘请这样的人呢。多年养牛的于宪波从小就听老辈们说,只有千斤重的猪,没有千斤重的牛。在两位博士们的指导下,他引进了西门塔尔、利木赞等良种牛,过千斤早已不成问题,日增重也从过去的每天两斤到了每天四斤多,至于喂什么?怎么喂?何时喂?品种繁育、疾病防治这些事儿,博士小试牛刀,于宪波都受益匪浅。

  在我的理解中,博士一般都是在深墙大院中搞科研,只有这才是他们的本职工作,跑到农民家里来帮人养牛,算不算是不务正业呢?张录强博士这样回答:“我们在学校里学的书本上的知识是死的,没有经过实践应用的话,对我们来说知识就等于没有激活,这样的实践对于提高我们的应用能力十分必要。同时,对于养牛户来说,他们从增加效益的角度讲又十分需要我们所学的知识,我们的知识在这里发挥了作用,这也正是我们掌握知识的根本目的”。

  这于宪波也让我搞不明白,博士博士,博学之士,聘一个还不够用吗?为什么要同时聘上两位呢?于宪波自从跟博士们整天凑到一块儿,对问题的认识、理解、把握的能力好像也跟着提高了一个档次,老于回答:“博士虽然博学,但也是个人有个人的专业,陈志伟博士搞的是饲料与保健,就是养牛的产前阶段,张录强博士搞的是农副产品深加工,也就是养牛的产后阶段,他们两个人的专业,对我养牛来说分别是两个不同的侧面,同时又有互补性。”

  拍博士的节目,人的知识、观念恐怕也会跟着提高和更新。以前我们也曾多次报道过关于养牛的节目,但大都是从品种、技术的角度来报的,因为在我看来,对养牛户来说,养好牛、喂好牛是提高效益很重要的一件事儿。通过跟博士一交流,我对这次报到题材的宏观把握多了一层认识:养牛喂牛,并不是现阶段众多养牛户最主要的任务。同样的活牛,在国内市场上的销售价格是三块五一斤,卖到香港就是八个港币一斤,在香港通过产品的深加工,精牛肉的售价是三十五个港币。三块五到八个港币,是产品的销售差额,八个港币到三十五个港币是产品深加工的差额,另外国内不同地区也存在着地区之间的差额,如果养牛户把更多的精力投入到市场上,他就可以从从市场上获取养牛之外的更多的收益。

  以前于宪波没有跟博士打过交道,总觉着自己是一个农民,大老粗,跟博士的距离很远,恨不得走路遇见博士都得贴边走,生怕跟博士一说话让人家笑话。再一个人家就是不笑话,跟博士又有啥可说的呢?那次在驻淄高校博士洽谈会上于宪波一开始就是这样的感觉。谁成想,通过跟博士一接触才发现,人家这有大学问的人啊,更好接近。就拿陈博士和张博士来说吧,他两个非常地平易近人,要是早知道博士这么好接触、聘请博士又有那么多的好处,“我早两年就请博士了”!

  张录强和陈志伟博士除了受聘于余宪波之外,还与其他一些企业或者农民有着类似的合作关系,博士的聪明才智同时在不同的地方发挥着作用。我拍农村节目,很希望能把这聘请博士的重要性传播出去,也许有些人看了节目之后也会产生请博士的念头,我在节目的最后就替那些农民朋友问上一句:“要聘你们或者与你们合作,得具备什么样的条件”?两位博士你一言我一语回答说:“合作是合作双方相互选择的过程,我们希望我们的合作伙伴,在观念上能够与我们相互沟通;同时,他们要具有一定的规模和基础,这样的合作,更有利于我们成果和技术的推广和辐射”。看来,聘博士要有条件,然而知识就在我们身边,学科技用科技,甚至聘上博士搞发展,这样的事儿,离咱们庄稼汉并不遥远。

  拍摄《牛倌当老板 博士来养牛》这个节目的过程中我有很多体会。这个节目大部分是用采访、现场交流的形式来完成的。拍摄之前,我跟两位牛博士和于宪波进行了深入的交谈,然后对节目的结构和拍摄进行了认真的策划,列出采访提纲,这样的前期准备使我们在拍摄过程中非常主动,而且还有了二次创作的机会。比如拍摄时我很想拍到一种摇臂的效果,就在于宪波的家中第一次尝试了土摇臂:用一根竹竿子将摄像机吊起来,一个人专门负责举竹竿,一个人负责摆动摄像机的方向。虽然试了几次都以失败告终,但那次拍摄的经历却给我留下了愉快的记忆。对这土法摇臂我也始终没有放弃,在那以后的许多次拍片中我都进行过试验。也许,这种试验还要进行很多次、很多次。

责编:乡约

1/1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