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首页 > 农业频道 > 乡约 > 正文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火热乡村

——中国首届大蒜节

CCTV.com  2007年12月13日 11:27  来源:  

  2001年4月26日,金乡县召开首届中国大蒜节。我和记者李圣勇有幸被邀请前去参加。作为《乡村季风》的记者,类似这样的各类节庆,我们倒是经常有机会参加,也正是因为如此,这样的报道也给我带来了很大的压力——角度很难再出新!


  大蒜,大蒜,关于大蒜的品种、管理、加工、储藏、流通、人物、擂台赛……,以前都进行过报道,我这次来要报个啥呢?在去金乡县的路上,我拿着那一份份厚厚的介绍材料,考虑报道思路。难,真的很难。到现场再说吧!


  来到金乡县便了解了不少关于大蒜节的情况。作为著名的大蒜之乡举办首届中国大蒜节,金乡县的大街小巷就跟过节一样喜庆。你瞧,到处张灯结彩,车水马龙,宣传彩车随处可见,商贸摊位鳞次栉比,人人脸上都透着喜悦。为了办好首届大蒜节,金乡县上上下下煞费苦心,把中央乐团、中央歌剧院、战友歌舞团、省将军歌舞团的艺术家们都请到了蒜乡。老百姓最想看的还是那些名角儿,什么唐国强、杭天琪、李光熙、耿连凤等等等等,那阵容真像是春节联欢会啊。大蒜节的开幕式有这些明星大腕表演助兴,蒜乡人这脸上真是贴足了金。我也跟着兴奋起来了,谁不愿意亲眼看看明星风采呢,可是我心里却更加着急了——节目报道我还是没找到合适的主题呀。

  大蒜节前夜的晚宴可谓高朋满座,作为县里的领导,县委宣传部陈新红部长跑前跑后,招呼张罗,偶尔也抽空来我这桌客气一番。闲聊中我了解到,早在两个月之前,金乡有关部门就在报纸上发出了迎接首届大蒜节征集新闻、文艺、文学作品的启事,报名的作品就有一千多件,应征的作品五花八门,有诗歌、小品、相声、歌曲、快板、舞蹈……,应征的人绝大多数竟然是当地的蒜农。而啦起应征者的踊跃程度,陈部长更是深有体会:有往县委办公室跑十几趟的,有在办公室里现场表演的,打电话毛遂自荐的更是不计其数。只是这中国首届大蒜节,县里太过重视,请的都是当红大腕,原来县里预备的精彩节目是一压再压,就连开幕式致辞也让我这个《乡村季风》的主持人给顶了。不过咱可不是什么腕,看着人家捞不着上台心里不太是个滋味。而从陈部长为那些落选的节目表现出的遗憾中,从广大蒜农积极歌颂、踊跃宣传蒜乡的热情里,我好象发现了报道题目。“落选”、“节目落选之后”、“为了蒜乡美名扬”几个题目油然而生,我的眼中好象浮现出那些精彩质朴的创作与表演,那些厚道真诚的蒜乡农民,紧扣“落选”这个扣,很多抓人的情感细节肯定少不了!借着大蒜节的表演现场,表现这些年蒜乡发展过程中,蒜农对大蒜、对蒜乡的真挚情感,镜头引人入胜,题材健康深刻,着,就是它了!

  彩旗飘扬,人头攒动,金乡县首届大蒜节开了幕。主持完开幕式致辞,我换上衣服蹿到台下,穿着那一身板板整整的西装在台上可以,在台下采访农民却是不行。一到人堆里我就来了劲头。人山人海的来宾里,我找到了前来观看表演的金乡县化雨乡农民李尊良,我很难想象,老李那满是老茧的双手,竟然给大蒜节写出了《蒜乡风采》那十来页滚烫的诗句来。他那憨厚的眼神中,没有诗人的灵性与浪漫,却有着任何一位诗人都不可或缺的品质——执著与真诚。“那是谁,在风雨中忙碌,是金乡人;在烈日下耕耘,是勤劳的金乡人;那是谁,在向大自然宣战,是智慧的金乡人……”在喧闹的歌舞声中我问老李:“这样的诗句你是用多长时间写的?”“一个下午。”“是不是也酝酿了很长时间?”“对。”“如果发表不了怎么办?”“不一定非得要发表,它就是表达一种心愿。”“一种什么样的心愿?”“老百姓宣传金乡大蒜的心愿。”采访很简短,却令我长久地回味。后来我让老李把这首诗朗诵一小部分,用在节目的最后。尽管由于时间原因,播出的时候这一段被剪去了,但那真诚的声音,纯朴的诗句,却长久地感染了我。

  你相信吗?农民的诗句,最耐品味!

  大蒜节的开幕式还没结束,我们便驱车来到金乡县闵城镇,一位年仅20岁会说山东快书的小姑娘是我要采访的对象。她叫李甜甜,一对小虎牙,一双小酒窝……。聪明可爱的甜甜山东快书说得是远近闻名。别管是蒜地还是大集,她那情真意切的表演都能深深地打动乡里乡亲。在一段全景拍摄的镜头中,甜甜正绘声绘色地表演:“蒜乡人就得说蒜,咱说一段山东快书《蒜乡情》。金乡人,爱大蒜,种蒜浇蒜编蒜辫,他收蒜卖蒜掰蒜瓣,洗蒜晒蒜腌糖蒜,蒜的故事一串串,我三天三夜说不厌,接下来说一个小故事,听我对你慢慢言……”。挥舞的铜板上下翻飞,认真又丰富的表情,把你带入一段段与蒜有关的故事。采访中我们了解到,从小在蒜地里长大的甜甜对大蒜有着特殊的感情:“哎呀,我从小就是从蒜地里爬出来的,大蒜养育了我。97年我上学,那时家境不是很好,没什么积蓄,那一年我们家种的好几亩大蒜喜获丰收,价格又卖得特别高,正好够我的学费”。“是不是因此对大蒜特别有感情”?“对啊,是大蒜养育了我”。“这些快书段子都是谁写的”?“一般都是我自己写的,表达的都是真情实感。”蒜地里听快书,蒜地中采访蒜农的孩子,一切都是那么自然而然。从前,我真的不知道,平常吃饺子就的白皮儿大蒜,会有人对它倾注那么深、那么真的情感,这一点,不到蒜乡你便永远体会不到。

  李甜甜是最后一批被告知不能上台演出的人。唉,不让上就不上吧,反正这铜板儿叮铛,在哪都是宣传蒜乡,这一点甜甜倒是能想得开。而马庙镇北周刘庄村的刘世福两口子好象更想得开,让上台就上台,不让上啊也耽误不了忙活。那边开幕式开得热闹,咱在这村口蒜地边神气活现的表演啊是照练不误。这刘世福我算是服了,媳妇打扬琴,他拉二胡,从我的耳朵一开始听到他两口子的琴书,我这笑就止不住了,什么“妹妹坐船头新编外传”了,还有很多光听名字就叫你忍不住乐的段子。他的表情滑稽可笑,嘴角一歪,眉毛一挑,音调一拐,大家伙就得前仰后合。我一边拍一边乐,一边乐一边想,都说这春节联欢晚会难搞,这样的人才咋就发现不了呢?比郭达、赛黄宏,胜过巩汉林,强过赵本山!真的,不信你去听听,现在想起来我还想乐呢。后来我们的节目播出后,我听说中央电视台还真的来人了,专门为刘世福两口子拍了好几天呢。笑声中二胡音调一转,老刘唱开了大蒜,借着中间的过门,我拿着话筒走进了人群中:“大家伙说唱得好不好啊?好啊! 刘世福,我听说你最近可是挺忙啊?”“对啊,昨天上江苏了,表演到夜里12点多,这不今天又回来表演”。“这次大蒜节原本定着有你,后来被拿下来了,你心里是怎么想的?”“也挺不是味的。上面来的大腕儿太多了。”“你比大腕儿怎么样?我刚才还听你说你自己赛过赵本山呢?”“嘿嘿,那是幽默。”“我看你这琴书里有不少是宣传金乡大蒜的?”“是啊。”“咱金乡的大蒜种了2000多年了,很多人都知道,还用得着再宣传吗?”“增加点知名度呗,好让更多的人知道,让咱们的大蒜打到国外去。”“就通过你这样的表演咱金乡的蒜就能打到国外去了?” “作为一个蒜乡人,我想这是应尽的职责。”别说人家幽默归幽默,啦到正题儿上,这回答还真有高度。

  从刘世福那儿出来,我得知像这样落榜的高手在金乡还有很多呢。要说落榜真的挺惨,可谁也惨不过金乡县一职专艺术班的这些孩子。

  我去的时侯,他们为大蒜节专门排练的舞蹈正在表演,不过,他们是专门为我们的到来而表演的。群口快板、舞蹈、唱歌,节目真是不少,几个月以前他们就在天天排练了,可到头来,不让上不说,连到现场给大蒜节打打旗、看一看的资格都没有。来县里的大腕们是看不到了,几个月的辛苦泡汤了,你说冤是不冤!“冤还是不冤?”这是我问他们的第一个问题,可是他们的回答却出乎我的意料:“冤!不冤!”“谁说冤?”“我说冤。”“为啥冤?”“好几个月了,天天从早到晚,一练一身汗,到头来还不让上,能不冤吗?”“谁说不冤?”“我说不冤。”“为啥不冤?”“虽说没让上,但我们的水平提高了,以后还可以继续为咱金乡做贡献,再说,请来大腕为县里表演,宣传效果比我们好,都是宣传金乡大蒜,也算是不冤。”“你们都是蒜农的孩子吧?”“对。家里都种着蒜吗?”“对。”“排练的时侯心里想过咱金乡的大蒜了吗?”“想过,我们的大蒜卖得好,我们金乡人的日子就会一天比一天好,通过宣传,让全国都知道我们的金乡大蒜,这是我们金乡人的骄傲。”听孩子们说到这儿,我好久,好久,没有问出话来,我有些哽咽了。我亲眼见到,他们排练时,大颗大颗的汗珠滚落地下;我刚刚听到,他们专门创作的宣传中国首届大蒜节的段子,过了这个时侯,怕是再没有机会表演了。心疼这些孩子,我打心眼里说冤!大蒜节,创出咱蒜乡的金字招牌,我也为所有的蒜乡人感到骄傲!

  从学校回县城的路上,陪同我们采访的县委宣传部部长陈新红,讲起这些落榜的农民,深情地说:“我对不起大家,太对不起大家了” 。说着说着,这眼泪就往下掉,一下子可不得了,眼瞅着全车人的眼泪马上要让她给拽下来。人心都是肉长的,谁摊上这样的事儿也会受感动啊。我马上打圆场:“陈部长,金乡人有这股子宣传热情是好事儿;咱是中国首届大蒜节,当然要请全国知名的大腕儿了,大腕儿一表演全国的人都知道咱金乡,这也是好事儿;你是宣传部长,有这么多热衷宣传蒜乡的人民支持你,这不更是好事儿吗?哭啥呀?”嘴上说笑,我的心里却觉着,像这样为老百姓上不了台能掉泪的官儿是好官,像这样能够急别人之所急的朋友,是值得交往的好朋友。

  大蒜,春日田野里不经意的一抹绿色,在金乡,正是这一抹新绿富了一方百姓,成就了一个了不起的大产业。用参加这次大蒜节的农业专家的话说,金乡的大蒜产业已经成为中国的顶尖高手,不错,每年60万吨的产量,100多万吨的销售量,金乡早已成了蒜乡的代名词。歌颂咱的蒜疙瘩,赞美咱充满希望的蒜乡,这可是每一个蒜农的心声啊。也许中国首届大蒜节的这个舞台还太小,那沉甸甸的诗句、火热的旋律,早已飘过这小舞台,回荡在了蒜乡的广阔原野上。

责编:乡约

1/1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