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首页 > 农业频道 > 乡约 > 正文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火热乡村

——“麦客”跨省作业记

CCTV.com  2007年12月13日 11:20  来源:  

  一九九八年的夏天来到了,我们这些跑农业的记者也迎来了一年当中的“忙天”。制片人张文兵在办公室里指挥派活,我分到一个拍摄跨区作业的“苦差”。几天后,我跟随一百多辆联合收割机一路隆隆作响直奔千里之外的河南,我的那个“麦客跨省作业记”片子的拍摄就那么开始了。

  多少年过去了,每到这个季节,每当看到马路上有联合收割机驶过,我都会条件反射地回想起那次经历来:麦场上,脱粒机一开,有人抱着麦捆往脱粒机里塞,有人往外挑麦草,流水作业,环环相扣,一个稍稍怠慢一点,就会影响整个工作进程。当时我抗着机器拍摄,满头、满脸、满鼻孔、满嗓子都是麦芒的粉末。身上,尤其是两条胳膊上,被麦杆和麦芒划出了道道伤痕,汗水一浸,又疼又涩。加上太阳光又毒,机器的轰鸣震耳欲聋,周围的环境似乎变成了苦难的蒸笼……。


  1998年5月30日这一天, 桓台县田庄镇的农机手们一大早就驾车来到镇上的农机站,等办完了小麦联合收割跨区作业的手续,他们就要开往千里之外的战场──河南,开始他们的跨区作业了。场园里很多人,有的闷头抽烟,有的三五成群,我走过去问一位叫赵象怀的农机手:“这是你今年新买的车吗?”赵象怀回答说:“对呀。”“花了多少钱?”“花了三万多一点, 我考虑到自己家里地多,用得着,再就是用它给别人干挣钱。”我又问:“你这次去的有几个人?”赵象怀说:“三个人。”“你雇了两个司机?”“对。”“你一天给他们多少钱?”“一个人一天一百块钱。”

  听了小赵的话,我心里琢磨,一个人一天就给一百,说明这个活挺辛苦,但也挺来财。

  “麦客”就是替人割麦子的。一些地区气候凉,麦子的成熟期晚于关中平原,关中的麦子开镰时,他们那里的麦田还远不能收获,因此人们也就有时间外出打工。开镰收割就好比一个大的市场,过去很多人是被饥饿和穷困赶到关中平原来靠一把镰刀找口饭吃的。美国发明家海拉姆·穆尔在1838年建造了第一台联合收割机,这使得用更少的人工收割更多的谷物成为可能。如今,山东的庄稼汉驾驶着自家的收割机,从河南到胶东半岛,千里奔波,月余往返,一趟下来收入颇丰。桓台县田庄镇农机站站长牛洪兴告诉我说:“去年光在河南,最多的每台车收入一万四千多,最少的也一万出头,尝到甜头后机手们今年都自愿报名。”

  百十辆铁牛横七竖八在院子里、路边上停靠,好几十人在办公室里等待盖章。这些表情平淡、等待出征的庄稼汉就是我这次要来拍摄的麦客吗?出征的途中,麦收的时候,我们会有哪些遭遇呢?

  以往农机部门没有组织,麦客们自己外出找活干,顺利的话钱挣得倒也不少,不过难免会有意外。有的人辛辛苦苦干了一通活,人家不给你钱,非但不给钱还不让你走,不割都不行。强龙压不住地头蛇,这种情况只能是吃个哑巴亏。还有机器出故障的事儿,荒郊野地那可真是叫天不应叫地不灵。如今外出作业都是由当地农机部门组织,当时任桓台县农机局局长的巩坚向我介绍:“从4 月份开始,有三个局长,分头到河南、江苏、胶东等地签订了作业合同,我们跟当地政府、公安、交警部门广泛联系,做到联动配合,共同搞好跨地区作业。”桓台县田庄镇农机手崔若富说:“在外地,如果遇到问题或争吵,有组织部门负责给解决。假如车有问题,一个电话,他们马上把配件送来。”

  啥事儿有组织,抱成团,出门在外就好办事儿。

  说话间,钥匙一扭,手杆一拉,那些攒足了劲的铁牛开始出征了!有人边走边放起了鞭炮,这一去上千里,来回十来天,崩崩晦气壮壮行!公路上,我拍了一组百十辆收割机共同行驶的镜头,那真是轰轰隆隆,气势非凡。可是我的心里也直嘀咕:天气预报上说两三天之内山东将会降雨,不知道河南那边会是个啥样子?

  经过一天一夜歇人不歇马的长途跋涉,桓台县索镇的几十辆小麦联合收割机陆续赶到了河南商丘。车到了,雨也来了,商丘市中心的转盘道边,联合收割机们爬在那里靠时间。机手们的表情和那阴雨天气差不多——有雨便下不了地呀,这雨要是下起来没完,跨区作业真有可能就泡了汤。

  雨中我问穿着雨衣在收割机上打盹的一位机手:“吃饭了吗?”“没有。”“冷不冷啊?”“冷啊。”“一路上走了多长时间?”“从昨天早上7点一直到今天早上7点”。农机手当中有一对儿夫妻,我问那位妻子:“跟他来你觉不觉得辛苦?”“不辛苦,为了挣钱。”“家里孩子怎么办?”“孩子他姥姥管着呢。”还有一位农机手长叹了一声说:“盼着天晴啊,这是最大的愿望了。”

  这次桓台县农机局共组织了十三个乡镇三百多辆小麦联合收割机奔赴河南、江苏等地进行跨省作业。这样一支庞大的队伍异地作业,难免会遇上这样或那样的问题。雨中陆陆续续赶到商丘的收割机还没到全,其中的一辆便与当地的一辆货车相撞,远远地只听到双方各执一词,激烈争吵。待我们抗着机器举着伞赶到,那位货车司机已经被带队的同志拉到一边,几分钟后,刚才争吵的双方竟然握起手来。机手张聿振说:“刚才领着来的领导跟他们协调,最后他们赔了一百块钱,这件事就结束了。”我问:“你对这个处理结果满意吗?”张聿振说:“满意满意,要是单独来外地,咱自己处理就很不容易,有领导处理起来,事就好办些。”负责处理问题的桓台县农机监理站高庆学在旁边插话说:“我们来的车队人也比较多,车也比较多,这种情况如果不能及时处理,容易激化矛盾,在这个时候要进行调解,不能影响大局的作业。”

  雨中,我跟农机手们住进了路边的旅社,六个人一个房间,一个人10块钱。窗外绵绵的细雨不断,屋里一个40瓦的灯泡显得十分昏暗。跟机手们闲聊过后,我就站在窗前看天。此时此刻,我对于自己如何把握驾驭这个题材仍然困惑,难道要写一篇“商丘看雨”不成?

  好在第二天晚上雨终于停了。第三天中午,麦地里可以进车了,大家集合队伍,准备下地。我所跟随的一只农机作业队伍被分配到河南省商丘市三十个乡镇的九十多个村,在河南虞城县城关镇杨和楼村,在我的摄像机中,机手们在万里无云的晴朗天空下开始下地作业。

  于光爱是一位人高马大的农家汉子,去年就在商丘市虞城县割过麦子,今年他又报名来到了这个地方。小于跟我说:“这个地方人很好,地很多,小麦稀,好割。再一个他们的服务也很好,所以今年我又过来了。”俗话说:铁家伙一咣铛,顶上二百个光脊梁。对于光爱这样的“麦客”来说,在一马平川的麦地上收割自然是驾轻就熟。可大伙心里有数,像落实地块、作业顺序、安排食宿、机械维修、与当地的关系、丈量亩数、收钱、组织联络这些事儿,哪一个方面都可能出岔子。说起来,要是没有人家河南农机部门的配合,这活就甭想干顺当。山东的农机手来到后,先由各乡镇农机站长领车接待,安排好住宿吃饭。然后每台都派一个当地农机站的职工跟随,像如何组织联合收割机,如何搞好土地的测量计算,还有结算的方式,当地有关部门都事先进行了培训。河南商丘睢阳区农机局关世常对我说:“必须要统一管理,统一领导,统一调度,统一安排作业地块,统一收费标准。做到这几个统一,才能保证作业的质量和效率。”

  在很多人眼里,当地农机局指派跟车的领机员权力很大,他负责协调双方的关系、丈量土地,还负责收钱。这脚下的步子走上一走还不是说几亩算几亩,按说都是本地人,胳膊肘还能朝外拐?可二十四岁的领机员王艳伟就不这么想。王艳伟对我说:“如果没有公正的原则,比如向着我们的人,对机手压低亩数了,少报价了,我觉着很不合适,甚至是不严肃的,这样做的话,你们山东的农机手下年就不来了。咱这儿目前农机发展水平不高,现在这个市场如果没有山东兄弟来帮忙,肯定是很难的。”

  机手们一下地,就歇人不歇马地干起来了。一般一个车是三个人,两个人休息,一个人忙活。河南那边给每一位农机手都找了房东,负责照顾农机手的吃住,很多人就在地头上休息,也有的人会去房东家。我瞄准的一位农机手叫牛云涛,他来到房东家时已是晚上十点多, 郑集乡李马庄村党支部书记李久青,立刻在他家狭小的厨房里忙活起来。我钻进厨房问老李:“李书记你这是给机手做饭吗?”“是啊。”“机手来村里后你都做了哪些工作?”“来了以后,挨家挨户的给他找好人,给他排上队。”“大家都争机器,你怎么处理?”“一般是看谁来的早,要么按地块排,这个地块割不完,你再争也白搭。”“今天这么晚了,农机手来了你也下厨做饭,可是挺辛苦的呀”。“他啥时候叫,咱啥时候给他们做饭,他们换班吃饭。”

  一碗热面条,二个馍,一盘青菜,一瓶啤酒,便是牛云涛的晚餐。

  我了解了一下,像牛云涛这样的农机手一天一个机器可以割四、五十亩,收入就是二千多块。牛云涛吃完饭也不住下,晚上还要跟着收割机,一个是换班,再一个也好照应。由于下雨,耽误了两天,牛云涛他们想着加加班,帮着当地人抢收,再一个干得多,也是为了增加收入。

  天气多变,本来晴空万里,夜里快12点了又下起雨来。我们开车送牛云涛到地里,他的伙计们在雨夜的麦田中还忙活着呢。我打开我们坐的昌河面包的后盖,站在下面边躲雨 边拍镜头。一辆收割机轰隆隆地在眼前驶过,就在这个当口,天边传来一阵低沉的雷鸣,几秒钟,一道巨大的闪电划过夜空,收割机立刻变成了一个漂亮的剪影。

  那天真的很累,不过我睡不着,早上4点多起来便又赶往麦田。雨停了,天上连个云彩都没有,我想在一辆行驶的收割机前出一个日出为背景的现场。原本想着那么多收割机,随便找一辆还不容易,然而没想到收割机分散在各处非常难找,而且越着急越是找不到。昨天牛云涛他们收割的地方只剩下麦梗,现在他们早已不知道上哪儿去了。眼瞅着东方露出鱼肚白,日出的景象稍纵即逝,更是着急。我们疯狂地行驶在乡间小路上,东边是越来越亮,就在我们几乎绝望的时候,突然听到了突突突的机器轰鸣声,当我们快马加鞭地赶到,打眼一瞅,嘿,竟然是一台脱粒机!我们真的绝望了,这个时候东方已经露出了太阳的一条红线,万万没有想到的是,“山穷水尽疑无路,柳暗花明又一村”。就在这时,几百米处一辆停着等待修理的收割机迎入眼帘,我冲上前去,略带喘息地出了现场:“观众朋友,现在是早晨5点钟,我脚下的这片土地虽然还很潮湿,但忙碌收割了一夜的机手们却迎来了一轮旭日”。镜头从刚刚露头的红日拉出,定格在我与收割机前。

  店集乡的大片小麦已经黄熟,前来接机的农民更是三五成群,可桓台县田庄镇的机手刘玉明却蹲在自己的收割机前抽开了闷烟,看着这趴了窝的庞然大物,老刘这心里说不出的难受:“传递带传不下去,我们很急,小麦也熟了,问的人很多,饭我们都没吃,正在这里等着服务车来抢修呢。”电话打了没多久,一辆服务车便带着各种配件疾驰而来。不一会儿,刘玉明就开车下地了。千里征战对小麦联合收割机的质量与性能可真是一个严峻的考验。

  由于收割机大都分布在偏僻的田野乡村,地点分散,交通通讯不便,提供维修服务的难度可想而知。在这种情况下,跨区作业的组织者们做到了“兵马未动,粮草先行”。桓台农机局的沈祥水向我介绍说:“今年车辆增加,我们农机局根据往年的经验和教训,通过技术人员测算出需要配件的总数量,总共准备了价格五万元的配件。如果机器出了故障,机手可以打电话告诉我们的指挥部,各乡镇农机站、农机作业公司都带着服务车,这些服务车随时带着一部分配件,在田间地头巡回,随叫随到。”

  桓台县田庄镇农技站站长牛汝兴几天没闲着,大部分时间他都是在服务车上度过的。走村串户,维修买件,田庄镇的40多辆小麦联合收割机能够正常工作,都指着他呢。听老牛介绍,田庄镇这回总共来了四十八辆联合收割机,大部分都有这样或那样的小毛病,他们天天都忙到很晚。我们在采访中发现,经常出现的机械故障屡屡使机手们陷入尴尬的境地。毛病倒也不大,多数是螺钉没拧紧、没打足黄油、焊接不牢、皮带打滑、间隙过大等。这些没有多大技术难度的小问题却是愁煞了庄稼汉。同往年相比,这次跨区作业故障率比较高,很大程度上是维修不彻底造成的。有的机器去年用完就放那不管了,再一个缺少相应的维修常识。比如前面的收割机扒拉不进去,本来调调播合轮就可以解决,很多机手却束手无策。桓台县农机局副局长张梁国说:“我们这几年农机上得比较快,很多机手淡化了学习意识,不要求培训,这就导致我们来到这里以后,一个是不能为当地服好务,也严重影响了机手的效益。”

  河南虞城县共有小麦面积九十多万亩,如果麦收全部实现机收的话,得需要一千多部小麦联合收割机,可目前全县加起来才不过十几部。对于经济基础相对薄弱的虞城县来说,靠自身的力量发展机械作业不是一朝一夕的事儿。同时精明的庄稼人也从不断增多的机械数量和不断降低的作业价格中悟出一个道理:买机不如租机。河南虞城县城郊乡郑庄村农民宋金良跟我说:“当然是租机合适了,一个机子十几万咱买不起,咱没资金。租机吧,一亩地几十块钱,还挺合算。如果大家都买机子,肯定降低作业利润,车多了就划不来了。”

  相比之下,桓台县这两年农机保有量不断增多,本地区小麦机收面积达到了95%以上,跨区作业也搞得红红火火。这当然与本县的经济基础不无关系,但作为政府职能部门,要兴机富农,也还必须讲服务、讲效益,这样路子才能越走越宽。桓台农机局的同志说得好:“我们组织跨区作业,是为了增加农机手的收入。但是主观上,也是为了农机部门自身的利益。因为在市场经济和机构改革的今天,农机部门只有按照经济规律办事,实实在在地为农民增加收入,才算真正为农民服务,为政府排忧解难,否则失职就要失位,就会被人家取而代之。”

  跨区作业的战役尚未结束,桓台县索镇的农机站站长张连兴便拿着一份厚厚的合同来到作业现场,找这个,找那个,不少机手认真填写,并按上了鲜红的手印。他们签的合同是到胶东文登跨区作业的合同,因为回桓台以后,大家就直接进入麦收,大忙季节车辆一时不好找,影响组织,所以就地把上文登的合同签好,等机手们收割完自家的麦子,还要奔赴文登呢。

  一不留神,在河南已经呆了六七天。白天忙着下地拍片,灰头土脸的,晚上我就和与我同来的淄博电视台记者王立民一起整理当天拍的素材。我们一共拍了六盘带子,同期声就抄了60多页纸。拍的东西不少,却是流水帐一般的有闻必录。找不到清晰的主线,我们几乎每一天都是在苦恼中度过的。偏偏祸不单行,临走的头一天晚上,房间里来了位梁上君子,手机、财物被他妙手空空偷了个一干二净。一早回山东,在旅途的颠簸中,在丢东西的烦恼中,在担心如何交差的忧虑中,忽然间我好象豁然开朗,笔记本上于是留下了节目结尾的最后这段话:“千里麦浪翻金,四面农机欢歌,在回山东的路上, 我们到处可以看到中原大地上忙碌收割的机手,扬场晾晒的农民,从他们手捧麦粒儿丰收的喜悦里,我们感受到了在市场经济中,农机服务市场化和社会化的潜力与希望”。

  当时我无论如何不敢奢望,这个节目使我得到了有生以来第一个全国一等奖。

责编:乡约

1/1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