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首页 > 农业频道 > 乡约 > 正文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火热乡村

——欧盟开关 鸭农开栏

CCTV.com  2007年12月13日 11:18  来源:  

  “入世了,搞农业有风险,同时也充满商机,咱得在观念上、技术上尽快与国际接轨”。2001年11月15日,中国正式加入世界贸易组织刚刚几天的当口,我做的这一期《欧盟开关鸭农开栏》在《乡村季风》播出了,这是我在这期节目结尾,向乡亲们说的一句语重心长的话。

  的确,关系到国计民生的入世,更关系着千千万万农民的切身利益。一直以来,采访的时候各地的庄稼汉都纷纷向我们打听,这入世是个啥东西?入世跟咱农民啥关系?不错,“入世”二字“地球人都知道”了,但“入世”的具体内容、如何应对入世,这些道道却没几个人能说清。农民关心我们更关心,做一期与入世有关的节目是当务之急。这个念头在头脑中转悠了很久,但一来始终找不着合适的选题,再者农村那么大、农业项目那么多,如何抓住主要矛盾说透“入世”,节目怎样做才能具有指导意义甚至有一点前瞻性,我这心里也实在是没底。因此经过了好长时间的观望与等待,我还是迟迟没敢上手。

  2001年8月,秋高气爽,天远云淡。我正在昌乐县拍摄一种拳头大小的李子,尝着酸甜适口的李子,呼吸着果园里沁人心脾的空气,我向当地电视台的记者李安咨询着本地农村的新鲜事儿。谈话中我了解到,就在我吃李子的功夫,昌乐县正发生着一件大事儿——几辆装载集装箱的大货车拉着数十吨分割好的鸭肉制品奔向海关,随着欧盟对中国肉禽生产企业长达5年的禁令解除,昌乐县乐港公司这回是把中国5年来首批鸭制品运往欧盟。

  五年、欧盟开关、中国首批,毫无疑问这是一个漂亮的新闻由头,至于欧盟开关的前前后后、乐港公司如何成为首批、如何加工、昌乐农民养殖鸭子如何达到出口标准、要求最为苛刻的欧盟都有哪些苛刻的要求、作为一个外向型出口加工企业,在同国际市场打交道的几年中都积累了哪些经验、当地鸭农的观念意识有何变化?等等等等……。往深里想想,我意识到等待多时的入世选题来了。

  后来我在节目的导语中这样写道:“就在几天前,中国昂首跨入了世贸的大门,这15年等来的历史瞬间,标志着在全球经济化的大潮中,我们走向了世界经济舞台的中心,与此同时,我们也将面临着新的机遇和挑战。入世是一个很大的话题,今天我们就借着一件小事--养鸭子来说一说,一只三公斤的鸭子在市场上大约要卖15块钱,同样一只鸭子,经过加工出口销售,就可以卖到50块钱左右,利润将近20块钱。你会说:这样的好事儿咱普通的养鸭户可摊不上,加工咱没那个能力,出口更是没门儿。其实你只说对了一半,能不能赚上这份儿钱呀,关键在于你能否养得出符合国际标准的鸭子。昌乐农民养出口鸭的事儿咱今天就好好说说”。

  大体了解这个选题后隔了不长时间,我怀着一肚子的问题和兴奋再次来到了昌乐县。我知道,要抓住这个选题的主要矛盾,首先要找到昌乐县乐港公司的总经理孔凡生。乐港公司位于昌乐县红河镇,作为专门生产分割鸭肉制品的外向型企业,1996年乐港公司开业不到半年,欧盟即宣布对中国闭关,在发展与等待的过程中,五年过去了。这几年他们已发展了加工冷藏厂、饲料厂、孵化厂、羽绒服厂等10多个生产经营单位,形成了带动4000多农户的“一条龙”生产经营体系。欧盟开关无疑将给这里的肉鸭生产经营带来新的发展机遇。作为公司的老总,他是如何等到这一天、如何把握住这个机遇的?在同国际市场打交道的过程中,养鸭的优势何在?全国那么多养鸭的农民,为什么他们能够成为首批?其他人的差距在哪里?还有很多很多问题,不过这些问题在我们到来之后,都统统面临着一个问题,那就是这位在企业说一不二的老总并不接受采访。我的心里百般不解,干《乡村季风》这么多年,走到哪里都是介绍新品种、新技术、新观念的,走到哪里都是倍受欢迎的,作为山东电视台最黄金时间段播出的节目,一期18分钟的专题是很多企业花钱找人都还不能报道的呢。你的企业虽然不小,可这不花钱找上门来做宣传的好事儿,没有理由不干啊?

  我当时这样分析,企业面对新闻单位,首先怕的是曝光,其次怕的是来要钱。我首先通过镇上向他们解释,我们是来作正面宣传的,同时一分钱也不要,不仅不要钱,就连饭都不用你来请,这总该可以了吧,结果还是不行!我就继续分析,老总怕是不擅言辞面对镜头害羞,我就找当地的县委宣传部部长刘保泽,通过他来传话,不采访也可以,就拿出半个小时同我们聊聊,这要求总不算高了吧!再一个中间还有刘部长的面子呢。没想到,我的如意算盘再次落空,还连累刘部长一起碰了钉子。哈哈,我当时就乐了,乐的同时没忘了继续“鼓励”刘部长:“在我的印象里,一个县,县委常委、宣传部长请不动的人怕是不多。”刘部长没上圈套,自我解嘲:“说明我这官当得还是太小!”

  至今我仍然不服气,要是给我同孔凡生经理见面的机会,我一定能理解他不接受采访的苦衷,我一定能说服他老人家同我们交交心。因为通过宣传乐港让更多的人了解与国际市场打交道的门道,是一件具有社会意义的事儿。而同时,我们也是足够真诚中交的记者。遗憾的是,至今我没有得到这样的机会。我相信,人生路长,或许机会就在将来。不过,“活人不能叫尿憋死。”要是因为老总不接受采访而生气甚至放弃一个好的选题,那才叫傻呢!我们可从来不干这样的傻事儿。

  第二天,我们一头扎进了昌乐县红河镇鸭农的鸭棚。一见农民我们干劲十足,人家农民给你端茶倒水,笑脸相迎,还有人在远处窃窃私语、微笑指点:“你瞧,那个是《乡村季风》的主持人。”我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心里美!铆足了劲要做好这个片子。红河镇农民养的鸭子都是品质优良的旱鸭,像樱桃谷肉鸭、巴巴里肉鸭等,品质当然没的说,为了达到出口标准,在饲养方法上更是要求严格。我在鸭棚前出了一个现场:“乐港公司的鸭制品得以出口创汇,依靠的是当地千家万户的鸭农,对鸭农来说,这祖祖辈辈养鸭喂鸭不是什么难事儿,可自从养上了出口鸭,麻烦事儿也就来了,没办法,鸭子要出口,就得符合国际市场的标准,这些标准对鸭农传统的饲养管理来说,的确提出了更高的要求”。要求到底有多高?具体条款我没法细说,只举一例:我问红河镇的党委书记刘良嘉:“我听说每年买你们鸭子的国家都会派人来检查,他们来这儿都检查些什么呢?”“哎呀,他们要求太高了,不说别的,就是在养鸭基地的附近见到狗见到羊见到鸡什么的都不行。”“要是见到一条狗怎么办?”“怎么办?人家就不要你的鸭子!对养鸭的环境要求都这么高,对其他方面就更不用说了。”

  采访中我逐渐了解到,养鸭简单,能够出口却并不容易。达到出口的那些标准其实也是将来我们国内对农产品的起码要求。绿色、健康、高品质,深加工……,由于国际市场的缘故,红河镇的鸭农们及早地接受了这些要求,对于以后在国内市场上进行竞争,也就更抢先一步占据了主动。而报道这些经验,对于想发家致富的更为广大的农民来说,无疑是非常有意义的。对于养殖业在环境方面的要求我们以前是不太注意的,在红河镇我采访到了前来视察的德国一家公司的负责人,他便告诉我说,他们看重的是安全和卫生。再就是饲养过程的生态环境是不是符合鸭子自然的生理要求。我们养殖的出口畜禽产品,经常就是因为有药残、病毒比如禽流感什么的影响到出口。如果发生这样的情况,产品卖不出去倒是小事儿,最重要的是对我们国家企业的信誉和形象造成极坏的影响。而信誉和形象是在国际市场上实现与人长久合作的金字招牌。红河镇在这方面做得很好,那位会说中国话的德国人形容得更妙:“我们的标准是全世界最严格的,不过最严格的要求对这里来说都不算太高,我觉得这里是幸福鸭子的基地。”老外对养鸭子似乎也讲究“人文关怀”,他们甚至告诉我,对待鸭子要像对待同类!其实仔细想想也是在理儿,如果真的像对待同类一样去进行养殖,其安全与卫生的状况,客商当然能够放心。

  “像对待同类一样”不过是一个笼统的说法,在具体执行过程中当然有明确的程序。我问乐港公司第四种鸭厂厂长张福元:“我知道为了使养的鸭符合出口标准,要求挺多的,一句话两句话恐怕也说不清楚,为了达到这些标准,咱们都采取了哪些措施?”老张回答挺干脆:“五统一。统一供应鸭苗,统一配方饲料,统一进行防疫,统一上门收购宰杀,统一技术指导。”五统一是总纲,每一个统一又有十分具体的环节。就拿这统一防疫来说吧,以前鸭农养鸭是重治而不重防,鸭子只要没事儿还管它干嘛?现在可不成了,产品要达标,定期防疫定期消毒成了管理中必不可少的重要环节。吴家成官村就曾有鸭农因为没按规定程序防疫造成鸭子大批死亡。有时鸭子看上去好好的,还可能药残超标呢,不按程序喂养、产品不合格,公司就会拒收,这方面不服不行。你瞧,三天两头,乐港公司的技术人员就会来到鸭农的鸭棚中,对即将出栏的商品鸭进行抽血化验,便是统一防疫中的一项,你只要按照程序办事儿,准保没事儿,要是偷懒或者自作主张,人家一化验就会真相大白。教训让大家铭记在心,如今,这种不划算的事儿鸭农们是不会再做了。

  鸭肉中有药残有病毒当然不能出口,喂养中也有标准,达不到这些标准同样不能出口。咱再说说饲料,过去鸭农习惯在饲料中加上玉米粒儿,鸭子吃了玉米鸭皮就会变黄,这一黄不要紧,人家老外就不要,怎样才能达到出口的标准,这喂什么?怎么喂?大有文章!一般鸭子出栏要经过50多天,在这50多天当中出口鸭有三种食谱,第一种食谱人家叫一号料,前18天喂,里面富含蛋白质,鸭子吃了有营养抗病;第二种料是二号料,也喂18天,这种料里富含粗纤维,鸭子吃了长个儿;而三号料要喂十六七天,这种料里则含有大量的植物油脂,吃了长肉增膘。据说这套食谱与喂养程序是根据鸭子的生长特点专门研制的科学配方,怪不得,听上去就挺科学的。不过科学归科学,我还是向昌乐县红河镇吴家成官村的鸭农吴瑞东表示了我的怀疑:“公司制定的饲养程序,咱们鸭农都能遵守吗?”老吴挺实在,他告诉我一开始为了让鸭子增重,有很多鸭农不按喂养程序,偷着给鸭子喂动物油,鸭子长了膘体重增加,卖的钱也就多。可是临了,喂了动物油躲不过化验这一关,公司来了个全部拒收,因为喂了动物油便不符合出口要求。再说很多鸭农发现,其实喂公司的配方料,效果也不错,眼瞅着耍小聪明行不通,鸭农一个个儿的都不再喂了。我从红河镇吴家成官村鸭农刘春菊那里还了解到,现如今,喂什么食儿长什么肉,饲料和肉质的关系,鸭农们也有体会。不同国家消费习惯不一样,同样的国家不同的公司要求也不一样,不同的用途对鸭制品的品质要求不同,这些在喂养配方中都有所体现。比如有的要求喂小麦,有的要求喂高粱,有的要瘦肉型的,有的对肥一点的情有独钟。鸭子喂长了,鸭农们自然就对什么配方长什么肉积累了不少经验,也更加深刻地体会到了搞养殖同其他经营一样,一定要适销对路。

  出口鸭肉对内在品质要求高,这还好理解,对外在品质也有要求,这个一开始很多鸭农就不服气儿。采访中,我们碰巧遇见了收鸭子的热闹场面,呱呱呱,呱呱呱,就象闹市一样,鸭农把鸭子赶到一起,装进特制的塑料箱中,放在货车上。你或许不知道,在简单的抓鸭子上车的过程中也有学问,因为按照公司的要求,鸭腿上如果由于碰伤出现一个小红点儿,公司就会给你扣上两块钱。鸭子不听那一套,你想抓它,它不四处乱跑才怪,碰上一个红点真是在所难免。一个红点就少挣两块钱,一个鸭子才值几块钱呐,听上去真是有些不近人情了。红河镇的鸭农却都表示理解,他们说一开始也像我一样,觉得这不是鸭蛋里挑骨头吗?有红点又不耽误吃。公司就没打谱让农民挣钱!后来都懂了,有红点的鸭子在出口时就会降级,甚至有可能从出口鸭降为内销鸭,这一降在价钱上的差距可大着呢,最起码相差一倍!红河镇的鸭农告诉我说:有了小红点扣你两块钱不算少,可是这一来从出口转为内销公司损失更大!有了理解啥事儿都好办,现在红河镇鸭农再抓鸭子可小心多了,抓鸭子时鸭棚中原有的喂料盆、水盆什么的统统拿走,抓鸭子时一小批一小批的赶,从鸭农们轻拿轻放的动作里,我们感受到的是一种质量意识。

  今年的阴雨天气特别多,雨天的潮湿给这些出口旱鸭的管理带来不少麻烦,要想养好出口鸭,这时候便要格外地小心。因为下雨潮湿鸭子胸部容易起红点,起红点尽管也不耽误吃,但是达不到出口要求。我当时表示怀疑:“咱们这个鸭子不是用来分割的吗?胸部上起红点一分割不就看不出来了吗?”鸭农告诉我说,别看只是胸部起些红点儿,要是分割,十吨分不出一吨来。而且在价格上每公斤要相差六块三毛多钱。以前鸭农垫鸭棚都是用沙子垫,现在全部改成了花生壳、稻壳或者麦秸,用这些东西,成本同以前相比当然高了不少,不过对鸭农来说,只要能够达到合格的标准,效益上完全可以找回来。

  这两年,红河镇的鸭农们靠养出口鸭挣了钱,也从不断的饲养管理中积累了经验。从被动地照章办事,到主动地严格把关,其间的变化标志着他们观念意识的更新。红河镇吴家成官村的养鸭大户吴瑞东跟我说:“ 以前农民认为公司是赚了农民的钱,现在看实际上不是那么回事。如果产品质量不好就会内销,如果质量好出口到日本、韩国,价格就要高上一大块,现在能够出口到欧盟价格更高了。公司效益好,老百姓也跟着多赚一块儿钱,现在老百姓就盼望着公司的产品能走得更远,出口越多、效益越好,老百姓就越能跟着发家致富。”

  在采访中,鸭农鸭棚前那又矮又低的栅栏引起了我深深的思索。它看上去不算结实,好像仅仅起到一个维护的作用,然而伴随着鸭苗成鸭的进进出出,它也会相应地开开关关,这一开一关对应的正是鸭农的效益。与栅栏门相似的是,加工企业的大门也在开开关关,那里每天会有活鸭或加工好的鸭制品进进出出。不同的是,加工企业还要面对另一扇大门,那就是国际市场的大门,要想有效益真是哪一扇门都关闭不得啊。现在欧盟开关了,进不进得去,就要看龙头企业能否拿得出叫得响的拳头产品了。

  据了解,乐港公司的鸭肉制品有100多种,从前我压根儿就不知道一只鸭子能加工出这么多花样。这一百多个品种,出口品种就占六、七十个。就说鸭胸肉吧,有单片有双片,有日式有法式,有烟熏胸肉,光腿肉就有十几个品种呢!花样多还不算,加工车间里的卫生要求也非常高,我进去拍摄、出现场,必须要全副武装,捂得严严实实才行。穿着不太合身的白大褂、戴着隔离帽,我一照镜子觉得很是难看,不过这样出一个现场,观众在屏幕中就更能体会到加工出口要求之严了。

  一条分割鸭肉流水线共需13个工序、800多人,其中仅人工拔毛这一个环节就需要400多人。正是这个最费人工的环节,形成了咱们的鸭产品在国际市场上的价格优势。公司有关人员告诉我,在国外,分割鸭肉全部是机械化,鸭小毛拔不干净,而在国内人工相对便宜,用人工就解决了这个问题。像我们拔得这样干净的鸭制品在国外根本见不着,因为要是让老外来干这个活啊,他们可干不起呢。咱们的鸭子在国际市场上的竞争优势,说白了就是这么简单。

  昌乐县县长王立胜是一个明白人。作为一名年轻的领导干部,一个博士生导师,王立胜对我说:“应对WTO要发挥出自己的比较优势。老百姓喜欢养鸭,就是因为肉食鸭的加工养殖是一项劳动力密集型的产业,现在,我们县委县府是把乐港公司作为全县农业经济结构调整的一个重要环节来看待的”。在我看来,这个看似简单的道理意义非凡,是广大农民下一步需要结合实际、认真思考的大事。昌乐县有这样的明白人做领导,昌乐鸭农往后的日子肯定越过越红火。

  红河镇鸭农养鸭效益不孬,保守地说,一般情况下一个占地一亩的鸭棚一年下来能养5000只鸭子,按一只鸭子赚2元钱算,一年的纯收入就可以达到10000元。欧盟一开关, 养鸭的效益将更加可观。听乐港公司的同志介绍,同样的鸭制品,以前出口日本、韩国同现在出口欧盟相比,每吨的价格能相差1000多美元,合人民币就是一万多块啊!鸭子浑身都是宝,鸭肉可以分割,鸭粪可以作肥料,羽绒可以进行加工,像鸭肠、鸭架这些下脚料还可以作饲料呢。关于鸭子副产品的深加工,乐港公司正根据市场的要求积极组织试验生产。欧盟有15个成员国,下一步,极富竞争优势的各种鸭产品市场潜力很大。

  昌乐县养鸭户们养出口鸭的甜头啊,还远远没有尝完呢。 

责编:乡约

1/1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