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首页 > 农业频道 > 乡约 > 正文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乡里乡亲

——抓个鹰来跟鸡配对

CCTV.com  2007年12月13日 10:55  来源:  

  跟沂源县的养蝎户李怀光总是碰不上。1998年我们节目就开始报道他,当时李怀光这个名字炒得挺响。一个普通农民,养蝎子的过程中竟然动用了摄像机,自己把养蝎的全部过程给录下来,再压成VCD,凡是来买蝎种的他就送上一套光盘,生动形象。关于养殖技术这一块儿,人家当时即便听不太明白,只要回去一看录像就清清楚楚了。农民自己买摄像机,直接用于农业生产和销售,这在当时并不多见,虽然没有亲自去拍,但那个节目给的我印象却非常深,李怀光的名字也就这么记下了。

  一般的情况下,我们拍过的人物很少有再拍第二遍的,除非你又搞出什么特别新的花样、新的点子,这真的不容易,一个大山里的普通农民,哪能三天两头就出新闻呀。可记得没过多久,我们的节目中又出现了李怀光的名字,他养蝎子真的又搞出了新花招,蝎子一对儿一对儿地被他放在一次性的纸杯中,据说这样做效果非常好呢。我当时就想,李怀光这小子还真行,不知道有没有机会亲自采访他一下。

  李怀光瓜子儿脸,长的有点像毛主席,下巴上就差一个痣了,一见人笑眯眯的,甚至有些害羞的样子。第一次见他是在山东电视台的门口,他来我们台里作节目。见面那一刻的感觉有些不同:过去我们俩都是在电视上互相见过,可谓“仰慕已久”,这一次是相互见着“活的”了。怀光一见面就发出了邀请:“肖师傅,什么时候到我那儿去坐坐啊”,这“肖师傅”三字,在我记忆里,只有李怀光这么叫,而且一直叫到现在。

  当时我就想,真想到你那沂源大山里去看一看,只是不知道有没有这样的机会。匆匆忙忙地见面,匆匆忙忙地分手,过了一段时间,也是在一个匆匆忙忙的情况下,我跟淄博电视台的记者耿海,真的坐车前去采访住在大山深处的李怀光了。

  来找李怀光并不容易,给他拍节目也不容易。一个是路不好走,崎岖不平的山道,坐在车上,能把人的五脏六腑给颠出来。临近他村的那段盘山路,更是对驾驶技术和身体各部分结合的紧密程度的一种考验。即便这样,我听说这段路还是李怀光花了好几万修的呢。再有,李怀光我们拍了好多遍,为了能给我们找到一个再次拍摄的理由,李怀光也是花了不少心思。

  一开始李怀光跟我们联系,我们根据他介绍的情况定了个选题,叫《李怀光抓鸡》。听说李怀光专门到山里去抓野鸡,自己还为此上了一个规模不算小的孵化厂。他瞅着眼下柴鸡和柴鸡蛋在市场上很吃香,他就想着抓它一部分纯正的野鸡,是山里那种真正的满山啄食、会飞的野鸡,然后自个儿大规模的孵化,野鸡卖价非同小可,大批纯正的野鸡苗更是个赚钱的好营生。这个题目不孬,我们没来之前曾经设计,要到深山里把李怀光怎样抓野鸡的生动细节好好表现一下,就象拍美国大片一样,丛林里,怀光遍山寻找、尽心设下圈套、耐心等待、抓获后怎样了解品种习性、怎样将它扩大规模、走向市场,我们边拍边采访,嘿,想想就很有意思。这个事儿不仅细节生动题材也好,它能反映当代农民品种意识和精明的市场意识。可是等了很久,一会说季节不好,一会说野鸡有什么问题,我这里早就按照拍摄获奖节目进行准备了,拖来拖去,最后说是由于在孵化方面的问题,放弃了抓野鸡的想法。

  又过了一阵子,李怀光又传过话来,野鸡不抓了,他要上山抓鹰!他要去悬崖峭壁上抓一些鹰回来,鹰整天价在蓝天翱翔,野味十足,肉质鲜美,他要把公鹰抓来跟自己家的母鸡配对,想着配出一个从来没见过的优良品种来。我不知道这事儿在理论上能行不能行,不过听上去挺有意思,要是真的给他捣鼓出什么新品种来,新闻价值还不小呢。我又开始幻想:跟着怀光,腰系绳索,在陡峭的悬崖上攀登。抓鹰的惊险程度远比抓野鸡要高。凶狠的鹰会从高空俯冲与我们搏斗,啄我一口没事儿,可别把我的摄像机给弄山下去。就算是我们抓获成功,拿回家去,翱翔的雄鹰能青睐咱家的母鸡吗?就算是雄鹰瞎了眼真的和老母鸡作了夫妻,能下个啥蛋呢?

  哈哈,这片子镜头惊险离奇,故事情节跌宕起伏,能生产出足够的注意力。可能是上山的绳索不好买,也可能是始终没有选出能够勾引雄鹰的母鸡,反正是由于种种原因,李怀光还是没有把这事儿给办了,我们也就一直那么惦记着;再往后,听说李怀光跟酒厂联系,上了一种蝎子酒,是强身健体的好东西,蝎子酒古代人就开始喝了,不新鲜,而且商业宣传色彩浓,这事儿我们很难报;又过了一段时间,沂源那边传过话来,说李怀光成功地繁殖出一种沂蒙金黄蝎来,这种蝎子饲养成本低,个头儿大,通体金黄色,养殖效益很高,这回准了,为了让更多的人了解这个新品种发家致富,我们终于有机会拿着机器来见李怀光了。

  怀光人挺实在,见面就跟我交了实底儿:那些日子整天琢磨新点子,就是为了让我们《乡村栏目》来用新闻的形式给报道报道,为此投入的精力物力可是不小,抓野鸡抓山鹰什么的,都是其中的点子。只是想到跟做到,这中间差着老大一截子呢。后来怀光也挺不好意思,到底是给我们报了很多虚假信息,让我们空欢喜了很多次,他就想不管费多大劲,也得没事找个事儿来让我们来一趟。就说生产蝎子酒吧,他就投了好几万,我就跟怀光说,有这钱到我们电视台做广告啊,能做很长时间呢。李怀光跟我说,广告他也做,但做多少也不如你们做的新闻专题。他知道《乡村季风》栏目是山东电视台唯一的农村专栏节目,在农村的收视率很高;其次,他认为通过新闻或专题的形式进行宣传报道效果好,人们看了之后信任程度比广告要高得多。可新闻宣传要讲新闻性,同样的新闻也不能反复报道,李怀光因此才煞费苦心创造新闻。抓老鹰跟鸡配对儿的事儿,与其说是李怀光想的致富点子,不如说是李怀光用来创造新闻的由头。这两年,李怀光靠养蝎子发了家,他知道,同样是养蝎子,各地效益截然不同,有的发家有的赔本。其实,蝎子本身未必有多大的差别,一个在于技术,还有一个非常关键的,在于谁能让自个儿的东西更有名!谁更有名,谁就更能赢得大家的信任,谁,就拥有更多的商机和市场!

  1971年,李怀光出生在沂蒙山腹地的一个偏僻的小山村。这里土地贫瘠,几十户人家散居在十几道山梁上,没有一分水浇地,种地就是靠天吃饭;交通不便,离公路还有十几里,有一条连拖拉机都不能上的路。进进不去,出出不来,穷山窝子信息十分闭塞。初中毕业那年,李怀光16岁,血气方刚又略显稚嫩的他,发誓早晚有一天要走出这大山,彻底改变祖祖辈辈受苦受穷的状况。从此这位山沟沟里的毛头小伙开始考察适合自己、适合山区发展的致富项目。

  那个时候村里家家户户有果园,收成也不错,可收成跟钱那是两码事,由于道路不畅,没有客户,运不出去,有的时候就只能眼睁睁地看着水果烂掉,辛辛苦苦地忙活一年,到头来也赚不了几个钱。大山外面种果树的地方多了,人家品种更先进、包装更精美、交通更便利、服务更周到,谁会放着便宜不占,翻山越岭来这里买水果啊?眼瞅着种果树不行,他就去打工、作小贩。一次偶然的机会,他逛书店,看到几本养蝎子的书,随便拿来翻翻,谁承想越看越受启发,搞蝎子养殖,受运输限制少,自己住在山上,对野生蝎子本来就很熟悉,养上几十斤蝎子就能顶十几亩果园的收入呢。再有,蝎子是名贵的药材,是出口创汇的好东西,长期以来,各地主要是依靠捕收野生蝎子作为商品蝎,但由于环境污染和过量的捕捉,这些年野生蝎子的数量是越来越少了。还有,蝎子日渐成为人们餐桌上的美味佳肴,上哪个饭店吃饭一般都有什么“蝎子爬山”之类的菜肴,价钱可是没有很低的。作为营养、保健药材,人工养殖蝎子前景一定不错,山里人要发家,那是没有比养蝎子再好的门路了呢。

  说干就干,李怀光回到家中,建起了一个20多平方米的养蝎池,一上手就投上蝎种2000多只。从没养过蝎子的怀光挣钱心切,对养蝎子的难度估计不足:在山上没人管都活得好好的,要是给它吃给它喝,那还不长的更快更好啊。可由于缺少养殖经验,技术不对路,养蝎池单位蝎容量过大,结果细菌滋生,病毒交叉感染,蝎子成批死亡。眼瞅着蝎子就那么大批大批地死掉了,怀光的心里揪揪着,怎么会这样?怎么会这样?辛苦忙碌了一年,钱没赚来,本钱却是全搭进去了。本来做得好好的一个梦,就那么破灭了,当时的难堪情景可想而知。兄长父母责备,乡里乡亲耻笑,李怀光的心情真是坏到了极点。怎么办?从此消沉下去吗?那这辈子就啥也不用指望了。不行!从小就有股子倔劲的李怀光认准养蝎这条路,非要走到底不可。他仔细思考,分析失败的原因,觉得养蝎这条路还是大有干头,可要是重打锣鼓另开张,却真的是困难重重。第二年,他硬着头皮借遍亲朋好友,凑合了三千元钱。由于没有存单作抵押,银行不给贷款,只好用两分钱的高利息借贷了四千元钱,一共筹集了七千元钱。这七千元钱拿在手里,心里是沉甸甸的,他清楚这笔钱的分量,如果再不成功,自己已经是没有退路了呀。

  沉重的压力变成了前进的动力。他走出山门拜师学艺,凡是山东省前几年养过蝎子的地方,他几乎全部跑遍了。可看的地方越多,失望却是越多,因为他看的养殖户几乎全部是以失败而告终。难道刚开始看的养蝎书上写错了?自己的一腔热情白费了?李怀光没有就此失去信心,他把从各地看来的养蝎子失败的经验教训详细地作了记录,几个月下来,光笔记就写了十几本,回到家后再仔细咀嚼。他还查阅了大量的有关科技资料、书籍,这书看得越多心里觉着越透亮。通过反复研究,结合自己的实践,他找出了养蝎子不成功的原因:第一,养殖方法不科学。池养或盆养,蝎子大多死在砖瓦下面,死蝎不容易被发现和及时清理,腐烂后病菌传播速度快,感染范围广。第二,空气不流畅,二氧化碳含量高,有害气体多。第三,温度湿度不好调控。蝎子是一种娇贵的动物,湿度高了,容易滋生病菌,过于干燥又不能脱皮,温度高了容易蒸死,太低又不生长。

  病根儿找到了,并不意味着就万事大吉,如何摸清蝎子的生长活动规律以便对症下药,成了李怀光的当务之急。李怀光的家在山上住,对野生蝎的生活环境比较熟悉,他就想,蝎子本来没有家养的,它们最适宜的环境应该是它们野生状态下的环境。带着这个思路,怀光便从野生蝎子的生活规律摸起。每到一处他都带着干湿温度计,把温湿度记录下来。土壤的湿度没办法测量,他只好用手抓一把土,感觉一下,看土的松散程度。后来他逐渐发现,湿度高的地方蝎子多,特别是在小雨过后蝎子最多,说明这时的环境最适宜蝎子生活。慢慢地他又发现,蝎子白天很少出来活动,一般晚上才出来吃食、喝水和交配。于是他晚上带上手电筒,到山上观察蝎子的活动规律,并做详细的记录。为了摸清蝎子的生活规律,他有时能在山上熬上几十个昼夜。

  功夫不负有心人,经过一番昼伏夜出的观察,怀光摸清了蝎子的一些基本生活规律,他总结出:蝎子是一种比较耐寒、耐热的变温动物,在零下五度到零上四十度之间均能生存,但更喜欢温暖的环境,当温度降到十度以下的时候便进入休眠状态,停止生长发育。摸清了这些,怀光心里更有底儿了,他想如果有一种办法,让蝎子始终生活在最适宜的环境中,那养蝎就可能达到最好的效益。于是他开始摸索恒温调控技术,为了保证恒温,他借鉴了冬暖蔬菜大棚的构造特点,并将棚里的地面改为水泥地面,地面下有火道,用木柴烧热火道使地面升温,这样温度升得慢降得也慢,地面温度不凉不热,适合蝎子的生长需要。为了更好地控制棚内的温度,他用旧空调的电热管配上温度控制仪,自制了两台恒温控制器,进行辅助调温,这样蝎子晚上出来活动吃食多,生长速度快。

  大棚建好了,就等于是给蝎子提供了一个生存的大环境,怀光知道这还不够,还要给蝎子一个适合起居活动的小环境。说白了,就是需要养殖设施的配套完善及更新。通过仔细观察野生蝎的生长习性,模拟野生蝎的生长环境,李怀光改进了大棚的内部构造,彻底放弃了盆养、缸养、池养等养殖方法,改用巢格板、巢孔板建垛体的养殖方法。这种方法是用水泥和砂子,制成布满蝎窝的巢格板,由四块巢格板组成一个四方垛体,再在四方垛体里面加上土,浇上水,栽上花草。花草起到调节空气、吸收二氧化碳、放出氧气的作用,同时能调节湿度。花草干时,就往里面浇水,土壤里水分饱和后,水就通过水泥板,使蝎窝潮湿。如果垛体浇水过多,蝎子可以自己跑到巢孔比较干燥的另一面。这种垛体还有一大优势,就是占地少,能充分利用空间。这样蝎子也容易管理,一旦蝎子有了病,晚上出来活动时,一般回不到蝎窝内,大部分死在活动的场地上,每天察看蝎情时拣出来,通过高温处理还不少卖钱。比较起以前的养殖方法,在死蝎子这一方面,就多赚了不少钱。

  整个养殖厂建好以后,李怀光就开始着手精心挑选种蝎试验养殖。原先失败的养殖户经过多年的饲养,已经把野生蝎驯化成了圈养蝎。李怀光从十几个养殖户那里精心挑选了一千只孕蝎,尽管价格很高,他还是横下心买了回来,改养到了自己设计的养殖场内,进行无冬眠养殖。他的养殖厂的温度、湿度始终控制在自然条件下6-7月份的状态,为了让蝎子生活得更舒服些,李怀光真是操碎了心。伺候蝎子有些象养孩子,方方面面都得照顾到,冷了不行、热了不行,饿了不行、饱了也不行,必须小心周到、认真仔细,才能满足蝎子生长的需要。不知疲倦的李怀光又相继攻克了卫生防疫、杂交改良等技术难题,辛苦归辛苦,李怀光却逐渐成了养蝎方面的行家里手,掌握了一整套“温室养蝎技术”,这使他当年便获利四万元。

  李怀光养蝎子致富的消息不胫而走,参观者、求教者络绎不绝。为了造福乡邻,他把自己多年积累的经验整理成册发给养蝎户,还多次举办养殖培训班。为了更好地推广恒温养蝎技术,1997年12月,他专门到青岛购置了一套摄录像设备,用整整一年的时间,自己动手,把养蝎全过程拍成30多盘录像带。1998年12月,他的 “沂蒙全蝎恒温养殖讲座”又刻成了VCD光盘,在养殖户中广为传播。他还在全国开设了十几个分场,带动起了200多家养殖专业户。黑龙江省哈尔滨市双城人何国辉慕名前来拜师学艺,李怀光热情接待,毫不保留地将技术传授给他。经过指导帮助,何国辉已发展起100平方米的养蝎大棚,放养种蝎几万只,年获利6万多元,并在当地发展养蝎户十几家。哈尔滨市政府给他发来邀请函,请他去指导当地农民发展养蝎,怀光就毫无保留地前去传授,哈尔滨的多家新闻媒体为此作了新闻报道,在当地引起轰动;浙江省周山群岛的雷良宪,通过向李怀光学习养蝎技术,在当地发展养殖户40多家,家家年创收都在万元以上,浙江卫视对此还作了专题报道;在他的带动下,山东省淄博市博山区池上镇东庄村发展养蝎户11户,放养量近10万只,成为远近闻名的养蝎专业村。

  忙忙碌碌中,李怀光养蝎的名声越来越大,各地的信件象雪片一样飞来,李怀光对每一封来信都一一回复,对每一个电话都不敢有丝毫的懈怠,对每一位登门求教者都热情接待,随到随学,免费培训。由于山村没有旅馆,外地求教者大部分都在他家里吃住,李怀光从没收过一分钱。对残疾人、特困户和下岗职工,他的资料、录像带、光盘更是特价优惠。他那股子认真热情劲儿,乡里乡亲说起来没有不竖大拇哥的。怀光心里有数,一封信、一个电话就是一份致富的渴望,就是对自己的一份信任。而从另一个方面来说,这也是自己的一个开阔眼界、打开销路的机会。众人拾柴火焰高嘛,要是自己大大咧咧地骄躁起来,这买卖肯定是兔子尾巴长不了。

  自己在发展,别人也在发展,这些年,养蝎致了富的李怀光始终在尝试新的养殖方式。经过几十次的催肥养殖试验,他又一改过去群养的垛体养殖模式,改为单养,用一次性卫生杯养蝎。每个杯子里放2至3条小蝎子,杯子就象花盆那样底部有孔,杯子内放半杯土,土干时喷水,水多时就会从底部漏出,湿度自然调节。养蝎场内再种上花草,调节空气。这样做使蝎子吃喝均匀,特别是蜕皮时,不受别的蝎子的干扰,避免互相残杀;为了降低成本,形成良性循环,李怀光又增添了海狸鼠养殖,用海狸鼠的粪便和废弃秸杆制成沼气池,用沼气代替原来的木材和电,控制棚内的温度。这样一年可节约燃料、电费3000-4000元,沼气池内的废料,可以用来肥田,生长的庄稼用来喂海狸鼠和黄粉虫,形成了一种良性循环。1999年,李怀光收入超过80000元。

  到了2000年,李怀光想着挣更多的钱了,可这生产规模、市场销售不可能老是跳跃式发展,弄着弄着就很难再提高了。这就必须走出生产原始产品的局限,朝蝎子的精深加工上使劲儿,他就研究开发了全蝎罐头、礼品蝎、商品蝎、药用蝎等项目,还为东北的客户提炼蝎毒。听怀光介绍,提炼蝎毒的时候挺有意思,一个手拿着镊子,镊子上连上电线,另一个手也拿着电线,中间是十几伏的电压,夹起蝎子来电一下,蝎子一受刺激就排毒,一个人一天可以电上两千多只,制成的干蝎毒一克能卖好几千呢。深加工,效益更高,走得更远,风险更低,市场更广,搞上了深加工,这养蝎子的活才叫上档次了呢。

  2000年7月份,他参加青交会,跟很多外商进行洽谈,除了现场进行商品蝎的交易外,不少外商被这位朴实的青年所吸引,表现出了浓厚的合作兴趣。新加坡外商孙兆兴,加拿大移民投资商务中心国际合作部部长冯翔,青岛市政府农业办公室主任王东,微山县人民政府的有关领导,都曾多次和他联系。他们提出的意见和要求使李怀光在恒温全蝎养殖及深加工方面思路大开,而合作开发的诱人前景更是令李怀光信心倍增。回家后,李怀光立刻购置了微机,连上互联网,并在网上开设了自己的网页。发布信息、洽谈业务,动动鼠标,敲敲键盘,他一开始还显得有些生疏,慢慢儿的,他在一个新的世界里走的地方越来越远,认识的人越来越多,而在网上向他联系商品蝎、进行技术咨询的人也是越来越多。嘿,互联网这个东西可真好,卖蝎子、联系买卖,从今往后不一定非得出山了呢,网上就有一个大的不得了的市场。

  那一次到怀光家里做客,心情十分愉快,在他家里我品尝到了他刚刚培育的沂蒙金黄全蝎,还有味道鲜美、纯正的山鸡蛋。怀光的家门口有一棵大树,从远处望过来十分显眼,我坐在树下,清新的山风徐徐吹过,极目远眺,层峦叠嶂,好不惬意。我身旁就放着一盆金黄蝎,一不小心公鸡跑来偷吃了不少。蝎子有毒,尾巴的毒刺十分厉害,可一物降一物,鸡啄上一下,蝎子立刻就全身瘫软,成了鸡的美味。这样的场面我以前从来没见过,坐在大山中那样放松的感觉也与往常大不相同。我想,大山里的生活真是新鲜又美好。可是过不了几个小时,我的看法就全变了,因为怀光告诉我,他的小女儿才6、7岁,每天早上上学要翻过好几座山,走40多分钟呢。我的女儿跟她年龄差不多,自己到小区院里玩我都不放心啊。要是养上了蝎子,那感受就更是大不相同,技术、辛苦、销售是另一回事,三天两头让蝎子蛰一般人就受不了,多的时候李怀光一天就让蝎子给蛰上四五回,那滋味可真是够受的。

  我在这里呆上一天后,感受更深了。李怀光的乡里乡亲,还有大山深处的很多很多庄稼汉,还远不象他这样宽裕。或许是因为还需努力,或许是因为运气不好,或许是因为还没有选对门路,风景如画的大山何时才能成为咱山区农民享受生活的乐园呢?我虽然说不清具体的时间,不过我知道,怀光这样的干法就是给大伙儿开了个头,一股子劲儿闷头往前奔日子,前头就会越来越亮堂,真的。

责编:乡约

1/1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