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首页 > 农业频道 > 乡约 > 正文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乡里乡亲

接班

CCTV.com  2007年12月13日 10:54  来源:  

  田径比赛有接力跑,一根小小的接力棒在运动员的手中传来传去,谁也不能掉棒,因为那棒棒是大伙一个共同的希望。一个跑得不好,整个儿集体就要面临着共同的失败。在农村,父老乡亲几十年致富的梦想和追求,也像是前赴后继共奔一个目标的接力赛,前头要带得好,中间要传得好,接班的还要干得更好,大伙儿的日子才会越过越好呢。

  茌平县冯屯镇,小杨屯村名声不小。村支书张国忠1947年入党,1949年担任村支部书记,小学文化,全国劳模,中共十一、十四、十五大代表,山东省第五、六、七届人大代表,1998年荣获“全国老有所为奉献奖”荣誉称号。2002年我去小杨屯采访的时候,这位干了50多年的村支书已经77岁了,那精神头,嘿,真棒啊,走路、说话、待人、接物,浑身带着股子劲头。在我看来,这就是全国劳模特有的劲头吧,谁身上有这股子劲头,谁一定是劳模,谁能当上劳模,谁身上定有这股子劲头。张劳模身旁站着一位憨厚的小伙子,叫刘长城,是村里的副书记兼村养鸭厂的厂长,也不简单,先后荣获“茌平县十大杰出青年”、“山东省青年科技星火带头人”、“聊城市十大杰出青年”、“山东十大杰出青年农民”等荣誉称号。这一老一小配合默契,张国忠精神矍铄、侃侃而谈,刘长城彬彬有礼、谦虚谨慎;张国忠干啥事风风火火、真抓实干,刘长城勤于动脑、善于思索;张国忠有机会就跟大伙说,我老了,以后要看长城他们的了,刘长城无论是做报告讲成绩,从来都是先把劳模摆在自己前面;我采访的时候,张劳模还是村的书记,不过看那情况,听大伙聊聊,往后让刘长城来接这个班儿,似乎早已是众望所归。对长城来说,张劳模曾经创立了那样的辉煌,接这个班并不容易。对张劳模来说,年轻人有热情,咱扶上马还得送上一程。

  说起劳模张国忠,周围十里八乡的父老乡亲人人佩服。如今的小杨屯100户人家,401口子人,1251亩地,人均3亩地,人多地少。张劳模说,干支部书记50多年来,就给大家解决了两个事儿,一个是吃饱的问题,再一个是带领大家听党的话、跟党走,勤劳致富。在一般的地方,这样的两个事儿不是什么多大的事儿,需要用50多年的时间吗?

  话要从头说起。冯屯镇12里一个洼,12里一个洼,过去大伙管这里叫“12连洼”,小杨屯处于“十二连洼”的最低处,历史上是个十年九涝的穷村,满村都是“晴天一块铜,雨天稀如粥”的红粘土。老百姓说:“进了小杨屯,看路歪七扭八,看地坑坑洼洼,旱了不能播种,涝了不长庄稼”、“要想翻身,只有搬村”。村党支部书记张国忠意识到,旱涝灾害是小杨屯的穷根子,只有拔掉它,才能让群众过上好日子。有人说这村子坐落于“十二连洼”的底上,谁也治不了这“冬春白茫茫,夏秋水汪汪,只收蛤蟆不打粮”的穷地方。的确,这里小麦丰收不过亩产100斤,全村800亩,单产5斤,用老张的话说,这是世界纪录了。1961年,小杨屯哭声一片,几十口子人在这里实在混不下去了,要离开小杨屯到外地要饭、当难民去。1947年就入党的张国忠的心里跟针扎的一样难受,共产党要为大多数人服务,现在大家在自个儿的领导下都去要饭了,这个共产党员不够尺寸呀。张国忠坚信,没有共产党办不了的事儿,“三座大山”都推倒了,就不信治不了这红土涝洼。1961年的冬天,张国忠和支部一班人查看地势、水道,规划着农田基本建设的蓝图,下决心要学愚公移山,不达目标决不罢休!张国忠带领全村村民就这样和“12连洼”斗上了。靠自力更生、艰苦奋斗的精神,共挖主干渠10条,修路19公里,动用土方50多万立方,修建大小桥涵50多座,打机井20眼,深翻改土,植树造林10万棵,1400亩原来的红土涝洼地被沟、路、渠分割成整整齐齐14个大方,彻底改变了生产条件,原来的“12连洼”变成了“看路一条线,看地方成片,旱涝保丰收,连年多贡献”的聚宝盆。

  1964年小杨屯村一年就向国家交粮食17万斤,一下子成了当地人均贡献第一的先进村。1965年,小杨屯再接再厉,交了18万斤粮食,小杨屯出名了。成了山东省劳动模范的张国忠,继续带领大家埋头苦干。1977年他成为全国人大代表,回来后更有劲了。1989年他当上了全国劳动模范,正赶上建国40周年,参加表彰大会的时候,山东人有资格坐在主席台上就两个人,其中一个就是张国忠。

  十一届三中全会后,张国忠紧紧依靠党的富民政策,立足本村优势,反复思考怎样使经济实现新的突破。通过多方调查了解,经党支部决定:在科学种田上做文章,狠抓科学种田,对传统的种植模式来一次革命。把冬闲的土地、劳力、阳光、空气都利用起来,变一收为多收。他一次又一次跨进中国农业科学院、山东农业科学院的大门,被他的朴实执著感动,先后有15名专家、教授来现场指导、传授技术、提供高新品种。有了技术和品种,张国忠带领群众开始了“立体种植”的优化试验和大面积推广,根据不同作物的秸秆高低差、根系深浅差、生长时间差、需肥营养差、光温需求差,对农作物进行多类型、多品种、多形式的间作、混作、轮作、套种。由过去的粮棉单一种植,发展为白菜子、西瓜、黄瓜、甘蓝、西红柿、茄子、草莓、大蒜以及棉花、小麦、玉米等十几种作物的立体种植,创造了一年“三种三收”、“四种四收”等种植模式。老张把它总结为:“少数面积狠抓钱,多数面积搞粮棉,小田收入投大田,粮棉瓜菜都增产,农林牧副齐发展”。

  实现了冬绿、春金、夏华、秋实,一年下来,小杨屯村的耕地平均亩收入1000多元。1990年,当时任山东省委书记的姜春云来小杨屯视察,听了张国忠的汇报后,感慨地说:“小杨屯的实践告诉我们,土地的潜力大不大?大大大!靠农业致富能不能?能能能”!并赞誉小杨屯村是“鲁西平原上的一颗明珠”、“社会主义新农村的一面旗帜”。联合国粮农组织的官员,中国科学院的专家、学者等曾多次到小杨屯参观考察,并给予很高的评价,称赞他创造了“平原农业立体开发的新模式”。

  小杨屯同其它地方一样,也曾一度出现经济徘徊不前的局面,农民收入增长缓慢,集体经济弱化,集体为群众服务功能萎缩,村支部的凝聚力、战斗力和号召力减弱。为了进一步发展农村经济、增长群众的收入,张国忠分析,村里连年搞多茬种植,地力使乏了,效益下滑了,如果再走单纯靠种植业调整的路子,就很难再有新的发展。而发展集体经济,既可强村,又可富民。但小杨屯前不靠城,后不临镇,信息不灵,经商不是强项。小杨屯的优势是地多、粮多、劳动力资源丰富,如果发展养殖业,不仅可以使粮食转化增值,而且有利于土地的改造,降低成本。老张同村里的党员干部认真分析、充分论证、考察市场、咨询专家,最后决定发展填鸭,实现农业经济发展的良性循环。

  填鸭在山东并不多见,它的养殖管理要靠人工往鸭嘴里填,没有干过,饲养管理、加工销售一般的农户心里可是没底,张国忠率先和老伴在自己家里试养了200只鸭子。经过精心管理和仔细摸索,他总结出了一套成功的养鸭经,用他的话说就是:不断水、不断食、不断电、不断人,喂18斤料,长5、6斤沉,42天可进宰杀车间。试养一成功,村里跟着办起了养鸭厂,可谁承想几茬鸭下来没有达到预期的效益。一是管理人员的责任心不够强,二是规模太小,达不到规模效益。解决的最好途径就是充分利用农户的家庭空间来养鸭,发展庭院经济,既能解决饲养人员的责任心不强的问题,也能实现规模的迅速膨胀。于是他们制定了“分散饲养、集中宰杀、全面服务”的管理模式,村里与养鸭户签订了“四包”合同,即包鸭苗、包饲料、包技术、包销售。全村集体为养鸭户提供优质的鸭苗和饲料,无偿给养鸭专业户安上了自动饮水机,还支付年薪20万聘请了一名技术员,传授科学的饲养技术和方法,搞好鸭病的预防和诊治,带领养鸭户学习大棚养鸭。这些措施加快了鸭的生长速度,降低了鸭的成本。

  村里建起了年产能力1800万斤的饲料加工厂,为300多个养鸭户提供饲料。为了躲避价格风险,村里投资新建了储藏能力1000吨的冷库,对产品集中上市带来的价格过低现象起到了市场调节器的作用。利用鸭血和鸭肠等下脚料村里又建起了一个现代化的养猪场。屠宰车间每年100万只填鸭宰杀后,有20万公斤的鸭血、鸭肠来养猪,顶替鱼粉降低了饲养成本。为了进一步促进产品的增值,他们还投入18万元购买了一套加工设备,彻底改变了以前只能生产单一产品白条鸭的状况。现在,小杨屯的鸭产品有白条鸭、分割鸭和系列熟食品,其中的卤水鸭被誉为江北第一鸭,可以与南京的板鸭和北京的烤鸭相媲美,不仅畅销全省,还远销山西、辽宁、江苏、天津等省市,同时出口日本、菲律宾、俄罗斯等国家。小杨屯有百分之五十的户成了养鸭专业户,并辐射周边三个县市。年出栏5000只以上的养鸭户收入都在万元以上,现在外出打工的回来了,在城里端铁饭碗的工人回来了,齐河的两户农民全家都搬来了,外来的打工仔、打工妹也来了300多人,小杨屯成了名副其实的劳务输入地。

  回想起当年村民们离家出走的情形,此时的张国忠感慨万千。如今小杨屯已经形成了饲养、宰杀、分割、冷藏、运输、销售、饲料加工、防疫一条龙生产体系,养殖的品种有种鸭、雏鸭和填鸭,农民群众靠养鸭业很快走上了富裕路。群众的收入提高了,人心更齐了,干部说话更灵了,腰杆更硬了。小杨屯基本上实现了精神文明化、干部服务化、农民知识化、生产机械化、管理科学化、住房标准化、信息高速化、道路硬面化、街道照明化、贸工农一体化的目标。小杨屯有今天的面貌来之不易,张国忠心里却想到了小杨屯的明天,小杨屯的领导应该后继有人。

  在小杨屯采访的时候,张国忠不止一次地对我说:我宣传得多了,现在要多宣传宣传长城。他说的长城就是鸭厂的厂长小伙子刘长城。1970年生人的刘长城,1993年入党,同年被选为村委主任,分管多种经营工作。1994年24岁的刘长城任鸭厂厂长,张国忠试养鸭子成功后,小刘在劳模那种敢于吃苦、甘于吃亏精神的激励下,不怕脏、不怕累、不怕苦,发奋地工作。鸭厂离自个儿家只有500米的距离,可他每天一大早出门,半夜才回家。有一次天下着雪,去茌平运料回来的他,全身都湿透了,又结了一层薄冰,好像泥人一样。晚上8点多钟回到家,妻子心疼地说:“又不是你一个人的事儿,何必这样拼命,累坏了身体看你怎么办”?长城说:“劳模这么大的年纪还没黑没白地干呢,我年纪轻轻的,工作再苦、再累也应该”。

  前头有劳模做表率,刘长城就只管甩开膀子大干。随着鸭厂规模的不断扩大,问题、难题也接踵而至。由于场地太小,引进鸭苗过多,待鸭子长大后密度过大,又加上阴雨天多,鸭子大批死亡。成品宰杀也很不及时。当时鸭子存栏一万只,该宰杀的就有6000只。可是厂内的宰杀工人太少,技术还不太熟炼,再加上又逢麦收,人员不凑手,这些鸭子至少也要20多天才能杀完。成品鸭已过生长高峰,每只鸭子每天吃料0.5公斤,这些待杀鸭如不采取果断措施会浪费3万公斤饲料,直接损失近5万元。面对这种情况,长城觉得当务之急是外出招请宰杀工。几经周折,多方联系,他连夜去河北,下河南,为请到工人,几天几夜吃不下,睡不着。为了赶路,他曾在火车上站过十多个小时,也曾在河南焦作一天没吃没喝。几天工夫,他的体重一下子从140斤降到了120斤,险些病倒在外。他三顾茅庐,说破嘴皮,终于将技术人员感动了,他们及时来到厂里,在最短的时间内加班加点,帮鸭厂渡过了难关,把损失降到了最低限度。

  吃一堑长一智。经过这次磨难,长城跟支部一班人认真总结,发现这次损失主要是由于工作人员的技术不过关,所建场地不足,饲养密度过大造成的,应该进一步拜师学艺,到北京的大鸭场、老基地学习经验。说了算、定了干,认识统一后,第二天长城就跟张劳模踏上了去北京的路途。从出发到回厂他们仅用了38个小时。这38小时里,首都的繁华顾不得瞧,白洋淀的秀色来不及看,渴了喝口带去的水,饿了啃口背着的烧饼,他们一连跑了5个鸭场,走访了10多位专家,又带着全村人的希望匆匆赶回厂里。不看不知道,一看差距找到了。虽然只吃了一顿饱饭,但他觉得全身都是劲儿,也不累也不苦。长城说:那是劳模的精神在鼓励着他。回厂后,他们夜以继日,一边筹措资金,一边修建鸭舍,一边精心饲养,做到了建一排用一排,修一间占一间,运用科学的饲养方法,充分发挥了场地的合理化饲养密度,在最短的时间内,争取到了最佳的经济效益。仅在建场地的四个月中鸭厂就获纯利5万元。同时还上了出口鸭,所出口的成品鸭得到了菲律宾等国客户的一致好评。

  俗话说:没有规矩不成方圆,干啥事儿都有个标准。长城发现,科学的生产标准能降低成本、提高效率;而销售呢,标准化已经成为打开市场大门的通行证。这两年小刘总结了一条经验:管理有标准,养鸭效益高。作为养鸭子、卖鸭子的行家里手,小刘的这些经验是从磕磕绊绊的发展中逐渐积累起来的。有一次,济南的客户要鸭子,他那儿货源紧张,为了满足客户的要求,也为了多赚上一块儿利润,长城就从外地进了一批鸭子送到济南。结果货是送去了,人还没到家,电话就打到了厂里,人家说这鸭子不是小杨屯的,要求退货。类似的事情还有很多,还有一次青岛的客户也查出来货不是小杨屯的,一次退货就造成5、6万元的损失。同样品种的鸭子,销售境遇却大不相同。通过跟客户沟通,刘长城意识到在生产出来的鸭制品身上,有那么一个杠杠,达到这个杠杠,养鸭就有钱赚,达不到这个杠杠,下再多的力也是白搭。

  刘长城开始寻思,让客户满意与否的那个杠杠到底是个啥?他发现小杨屯的鸭子和其他地方的鸭子相比,破皮率、淤血情况等差别很大,还有就是小杨屯的鸭子肥瘦度、规格分级一般也都符合客户的要求。杠杠就是标准,标准也有不同。同样是小杨屯的鸭子,因为客户不同,标准也在随时调整。养鸭子光自个儿觉得好不行,摸清不同客户的不同标准,生产加工才有依据,要是搞不清这些事儿啊,闯市场,那才叫两眼一抹黑呢。

  光傻干活,两眼一抹黑可不行。干啥得研究啥,慢慢地,刘长城逐渐了解到,南方客户喜欢做盐水鸭、酱鸭、板鸭,因此要求鸭子的瘦肉率比较高,重量轻,2斤半到3斤半的最受欢迎;北方的客户一般都是做烤鸭,要求体型大、肥度高,重量要求一般是5斤到5斤半的;外商基本上是吃鸭胸肉,因此一般要求胸肉率比较高的胴体在6斤半以上的鸭。针对不同的客户,生产不同的鸭子,有了标准,心里头亮堂。可要达到这些标准却并不容易,重了不行,轻了不行;肥了不行,瘦了也不行。就拿这收鸭子来说吧,重量丁是丁卯是卯,毛血重已经精确到几克。在收鸭子的现场,我问刘长城:“多差一点不行吗”?长城向我解释:“称完鸭子的毛重后,放了血,拔了毛,再称鸭白条,这样就能计算出鸭的毛血的重量。客户的要求是每只鸭子重量相差不能超过一两,我们怎么控制,一个是宰杀前检查鸭子的积食情况,再一个就是通过毛血重,必须分毫不差。毛血重一般相差在10克左右”。我问长城:“客户要求的标准,一般都包括哪些内容”?长城回答说:“重量、肥瘦、鸭皮、外观、规格分级………,出口尤其还得注意药残、胆固醇、蛋白质的含量等”。

  标准是个死数,达到标准的过程也就得丝毫不差。有些销售标准是新制定的,落实到生产当中就需要重新总结摸索。刘长城肯钻研爱学习,一天到晚忙忙碌碌,很大一部分精力是用在了摸索经验、制定标准上。现在消费者购买农产品讲究无公害,可疫病防治还得用药,怎么办?刘长城就尝试着在饲料中加入中草药制剂,代替抗生素、生长素,利用生物发酵后饲喂提高鸭肉品质。这一来不仅没了药残,自己的鸭产品还增加了保健功效。

  对刘长城来说,养殖标准的制定必须符合两个条件,一个是科学性,要在降低成本提高品质和效益上做文章,有些得从书本上学,有些也得自己总结经验。比如填鸭的喂料管,天南海北都是一样,可是有一个缺点,开始容易戳破鸭食管。刘长城经过改进,先用一种稍微细一点的,填食4天后再改用标准管。别看那么一点小小的改进,用上它,至少把残鸭率降低了百分之五;再一个是制定标准要有严格性,一旦标准制定了,必须严格执行。小杨屯的鸭子千千万,都是在各个养殖户的家中分散饲养。家庭条件不同,个人习惯不同,喂什么料、怎么喂、何时喂?品种繁育、疾病防疫那些铁板钉钉的标准,刘长城如何让大家分毫不差地执行呢?从发鸭雏开始,刘长城采用的都是统一防疫,统一管理,组织专门人员挨家挨户逐批定期检查疫情。还有最重要的一点,制定的标准,它的必要性和好处要想方设法深入人心,只有大家自觉执行,这标准才能真正落到实处。

  在小杨屯,我采访了几个养鸭户。我发现每个养鸭棚里都有一个温度表,我问一个鸭农:“这养鸭要讲温度我知道,但温度的标准还很严格吗”?这位鸭农十分认真地跟我说:“刚出来七天的鸭雏,必须要在30到35度的环境里,七天到25天,在20度到25度的环境里,25天以后,大体上在14度到20度这个样子,一点差不得,哪一个环节上温度控制得不好,要么死亡,要么生病”。为了控制温度,小杨屯的鸭农天热的时候盖上遮阳网,天冷的时候生炉子,墙上挂的温度计不是白挂的,那可是时时刻刻都得注意调整的呢。再有就是填鸭的喂料,用料量、配料这些事儿大伙儿早就了解了,就是填喂的稠稀度也有严格的标准,稠了不行,稀了也不行。

  几年前,刘长城跟外地的加工企业进行合作,填鸭的生产管理也跟着通过了ISO9002国际质量体系认证。如今,小杨屯也生产出了自己的特色鸭制品“卤鸭”,还获得了世界风联颁发的金奖、2001年中国食品博览会金奖。关于生产加工等标准的制定与执行,相比过去更加细致严格。什么菌群含数、蛋白质含量、胆固醇含量、感官、水盐分的含量等等,每一项都必须符合标准。搞这些标准的好处在小杨屯如今已经是深入人心。大伙儿觉得,有标准,一个是生产中好管理,用标准来规范比用人来管理科学。再一个好销售。标准不是凭空制定的,而是根据市场和客户的需要制定的,达到这些标准就意味着销路畅通。还有就是效益高。有了产品标准和生产标准会大大降低成本,增加市场竞争力,在销售中也占据主动。加入WTO之后,商品的标准化更是与国际市场接轨的重要措施。在刘长城眼里,标准就像一把尺子,它准确地表现出市场需求下的商品特性,同时它也规范、指导着小杨屯生产的各项环节朝着高效型、市场型发展。

  在一片贫瘠的红土地上,一老一小,忙忙碌碌,把当地的生产建设搞得红红火火。采访他们的经历与故事,使我更加深刻地认识到,在发展经济奔富路的过程中,客观条件固然重要,然而只要有人,有矢志不渝、不懈追求的人,就会有希望,就一定能够拥有幸福美好的明天。

责编:乡约

1/1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