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首页 > 农业频道 > 乡约 > 正文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乡里乡亲

——卢延省的珍禽饭店

CCTV.com  2007年12月13日 10:44  来源:  

  搞特种养殖,不少人心里犯嘀咕:养市场上的缺货吧,好是好,俗话说“一招鲜吃遍天”嘛,只要市场上没有,咱就敢要高价,谁让咱是独一份呢。看看那些发了大财的,没有一个是搞大陆货的。可话又说回来,这市场行情千变万化,搞特种养殖技术要求高、投入成本大,费劲巴力生产出来,到时候一下子销售不出去、压在手里那可就毁了,这种事儿也不是没有过。嗨,思前想后、左顾右盼,到底养啥好啊还真是拿不准定不住。

  博兴农民卢延省也搞特种养殖,一年前还在为手里一千多只鹧鸪销售发愁的老卢,一年后自个儿十几种珍禽供不应求也犯愁,人家竟然拍着胸脯对我说,只要是稀特品种啊到了他这没个销不出去。这话要是让那些没搞成特种养殖的听了,非得气个半死,我要是没去呀我保准也会说:“吹牛”!可过去瞧了瞧才发现,老卢说的是实情。问题是这一年多的功夫到底都发生了些啥?叫老卢特种养殖的销售变化如此之大?其实倒也没啥,人家老卢就是开了个饭店。

  有道是:“红红火火农家院,热热闹闹小天堂”。话说宾州市博兴县湖滨镇寨卢村,每天晚上一擦黑儿,农民卢延省自个儿承包的那20亩地上总会响起阵阵地锣鼓声,因为老卢这儿人多,乡亲们那些吹拉弹唱的把式才有市场。2000瓦的碘钨灯一开,几十口子人一座,吹拉弹唱鼓乐齐鸣,晚风吹得那院中的杨树林呼啦啦的响,老少爷们既是观众也是演员,一个个走马灯似的他方唱罢我登场,时而唱腔婉转时而锣鼓喧天。这博兴县是山东吕剧的发源地,众乡亲个顶个都是行家里手,一不小心蹦出个外乡人,竟然唱起了“月亮代表我的心”,演技嗓音我实在不敢恭维,却是引得乡亲们前仰后合。我拿着话筒凑上去问:“您是哪儿的呀”?外乡人对着摄像机满脸通红,一下子大伙笑得更欢,那位老客支支吾吾地回答:“甘肃的,跟朋友到这儿来吃饭,一块儿跟大伙乐呵乐呵”。我又问那拉二胡的:“天天到这里来吗”?对方边拉边说:“天天”,真是干脆,我又问:“是有人请你们来的吗”?二胡手回答:“不是,晚上没事干跑这来玩的”。

  原来啊,从2001年年底农民卢延省办起以珍禽为主的特色饭店,买卖一下子火得不得了,各处的食客和附近的乡亲就是爱跑到他这儿扎堆儿、乐呵。饭店灶台煎炒馏炸,八方食客胃口大开,男女老少乐呵自在,锣鼓唱腔回荡村庄。卢延省开珍禽饭店赚大钱,说来话长,咱啊这就从头啦起。

  卢延省,45岁,瘦脸尖下巴,两耳招风,鬓角很长,还有些秃顶,单眼皮,鹰一样的小眼睛,一看就是个能算计的人。还有两撇浓浓的黑胡,看上去像是来自阿拉伯。家中姊妹六个,他是排行老二,跟我们见面一啦,老卢的开场就是小时候很苦很穷,嗨,谁小时候不穷啊,老卢说的第二句话却不是所有人能做到,人家从小学一年级一直到初中毕业都是班上的第一名,只不过由于家庭原因初中毕业后就辍学了。学习好工作便好安排, 十七八岁他就当上了生产队的会计。好动好玩的卢延省在乡亲们眼中是个淘孩子、皮孩子,这种孩子在村里早晚要干一件差使——民兵排长。当上了民兵排长后他带领村里的小青年搞训练、搞生产、挖河、施肥、锄地、组织学习、排联文艺节目,着实热闹了一阵子。

  1980年淘孩子结婚,有了归宿。孩子出生后全家分了不到四亩地,那时他所有的积蓄是300元,正赶上村里承包河道植树造林,合同一定就是十三年,对于这个生产队的会计来说,这恐怕是他第一次搞经营。当时村里的其他人担心投入大有风险都是合伙凑钱干,卢延省却认为,这啥事儿要是一联合,准出事儿。谁出的钱多钱少,谁下的力多力少,到头来牵扯不清。他狠了狠心成了村里唯一独自承包的人,自个儿说了算,赔了挣了都怨不着别人。别人不舍得投钱,他却舍得,4毛多钱一棵的新树种,他一次就买了一千多棵,下力流汗、浇水施肥。后来全村就他自己完成了合同。老卢跟我自豪地说,他不仅履行了合同,还净赚两万多呐。手头宽裕了,心里也开始痒痒,不行,咱还要赚更多的钱呢。1994年以后卢延省瞄上了干个体,捣腾服装、布匹,三四年又挣了几万块钱。有了钱,他实现了长期以来的梦想,盖了5间房,成了大伙羡慕的富裕户。

  这时候卢延省的兜里还剩下万数块钱,搞小买卖的同时,他开始跑信息,想着干那种一本万利的买卖。他最南面到过广州,最北面到过黑河,最西面到过伊犁,东边的沿海更是跑了个遍,专门搞农副产品流通,大瓜子、葡萄干……。到处找商机卖信息,几年下来卢延省眼界大开,成了当地小有名气的人物。年年赔的县被服厂聘他去干经营厂长,接的是个烂摊子:工人早已不上班,生产的工作服全部积压,没资金,厂子是再也转不动了。卢延省上任不到一个月就把工作服全卖了出去,被服厂起死回生了,他招兵买马组织生产,1991年,厂子一年就挣了20多万。1994年回村,他又干了机油厂的供销科科长。1995年附近的化工厂停产了,没了原料,机油厂无法生存,他用自己的钱把工人工资、上缴利润全部交上,卷起铺盖卷回了家。

  奔波了好些年有失有得,积蓄加巴加巴五六万,看着依旧不算富裕的村庄,卢延省觉着很累。怎么才能找到一条快速来财的富路呢?干啥好呢?想来想去他觉着还是干农业稳当。1999年全村公开招标,一亩地一年2000多,一包就是6年,卢延省承包了十来亩地,点上现金一次中标。他栽上杨树苗600棵,建了两个大棚,一个棚就投资9000多元,上手就把过去的老底儿砸了进去。大棚不是种菜,是用来养鸡。花钱引来鸡苗,买上饲料,头一个春节是在棚里陪着鸡过的。第一茬出了4000多只鸡,没挣也没赔。他就考察,听说沂水有养四季鹅的,琢磨琢磨这东西新鲜,市场上少见价格准能行,狠了狠心跑过去一下子买了上千只。喂鸡也是喂,喂鹅也是喂,啥东西希罕啥东西才能赚钱。就这样侍弄了一阵子四季鹅,到头来又是赚了个白忙活,没赔也没落下啥赚头。

  问题出在哪儿呢?卢延省曾经无数次地见过那些手里有缺货的人在市场上卖出独一份的高价呀,这四季鹅也是缺货,咋就不行呢?养殖技术上咱没啥问题,看来问题是出在品种上。卢延省坚信搞特禽养殖的路没错,不过到底养啥好呢?一个偶然的机会他跑到曹县,看到有人养鹧鸪,眼睛一亮:“就是它了”。所有关于养殖鹧鸪方面的资料书都买来了,第一次引进了一千只,花了2万多,两个月后开始下蛋,卢延省自己上了孵化机,孵化了三批,小院子就养满了。小院一满心里就急,咱得把它卖出去呀。跑到市场上一问,一斤6块!嗨,这价格卖吧就赔,不卖更赔。几个月来光顾着饲养了,万万没想到价格一下子跌成这样。打听打听外地倒是价格不错,可自己总共才千数只,人家来收根本装不满车。这搞特种养殖咋这么难呢?

  原本以为满院子的珍禽能叫自己发个大财,可到头来却飞不出自家的小院;活蹦乱跳的东西就在眼前,市场上明明少有,可为什么换不来钱呢?卢延省弄不明白了。想来想去,老卢想到了一点不同,自己的特禽拿到市场上不能直接进入消费者的口中,普通消费者没见过,不知道这东西该怎么吃?而饭店呢,它必须进行加工再加上一定的利润才销售,不菲的价格是特禽走向大众消费的一道阻力。卢延省产生了一个想法,为什么不自己养殖自己加工呢?对,把养殖场盖成一个专门销售珍禽的饭店!平时把珍禽送到市场、饭店,人家价格压得很低,这回呀自己给自己造市场,自家的珍禽上自家的餐桌。就这样,说干就干的老卢还真叫饭店开了张。

  2001年11月8日是一个吉利的日子,取名绿色庄园的饭店正式开张。养殖场的院子里简单一收拾就花了三万多,不敢再请大厨,自己一头扎进了厨房。炖鹧鸪、炒珍珠鸡、红烧野兔就是他的招牌菜。可是饭店坐落在村中,离县城几十里地又不靠马路,我问他:“这样偏僻,饭店开张后你的第一批客人是从哪请来的”?卢延省说:“开业那天我把自己的亲朋好友,还有能请得到的一些领导,请了十几桌”。一道道鲜美的野味叫那些来卢延省家的客人们胃口大开。说实话老卢自己真的没想到,那十几桌客人竟成了他绿色庄园的义务宣传员,他们现身说法的介绍成了饭店最有效的广告。没几天,村道上来了专门找野味饭店的小轿车,一传十、十传百,吃饭的人是越来越多,不到一个月,自己原先养的那一千多只鹧鸪被客人吃得一干二净。

  卢延省做梦也没想到,自己搞特种养殖竟然东方不亮西方亮:养的东西没弄出门去,竟把饭店整火了。饭店是一天比一天火,这珍禽野味的需求量是一天天增加,老卢忙不迭地从各地引进新品种。既然大伙儿就是冲着这一口,样数少了那可不行。很快,玉鸟、中华宫廷皇鸡、稚鸡、鹌鹑、野兔、野鸭、鸳鸯鸭、鸽子、乌鸡、斑鸠、鹧鸪、火鸡都让卢延省引进来了。那些平时养着愁销售心里没底儿的特种珍禽,不成想到他这就能卖出去。样数越多客人越高兴,吃啥的也有,满院子的珍禽一下子找到了一个变成现金的巨大门路。卢延省把过去的养殖大棚改造成散座,可以坐上几十人,然后在院子里修建了六个各自独立的单间,外面就是养殖场,各色珍禽在院子里放养,客人们看好哪个就吃哪个。卢延省的那些珍禽有时候竟到了有多少卖多少的地步,光供客人吃每天就是上百只,还有不少看着好玩带走的呢。

  不需要做广告,从中午到晚上,小车满院房间满员。青岛的、北京的、县城的、淄博的、东营的、潍坊的……,有的是一家老小,有的是陪同客户。除了供给客人们就餐、带走,由于他这儿的珍禽品种越来越多,不少外地客户还慕名前来购买种苗。这珍禽种苗的价格不低,送上门的好买卖卢延省没有不做的道理。有人等着吃,有人等着要,连刚生出来的小崽也成了畅销货。珍禽是大批地往外销,钞票是呼呼地往里进。意外的红火让老卢脑袋有点晕,静下来的时候他就琢磨,分析出几个原因:一就是专门销售野味珍禽的地方少,他这里品种齐全;二是饭店地处偏僻的农村,农家味十足,珍禽散养在院子里,现吃现抓既新鲜又很有特色;三是从养殖直接到加工,省去了几道流通的环节,成本大大降低。珍禽要是到了大饭店,七八个人怎么也得好几百。到了他这里只用百十元,就能吃到十来种。

  整天琢磨着怎么赚大钱的卢延省认为,再好的东西也不可能吃起没完,再说,今天是稀特品种的东西,明天可能就不是了。只有一种东西可以让顾客流连忘返、品味不完,那就是这里特殊的环境。我到绿色庄园的房间里去瞧过,这受人青睐的珍禽饭店其实十分简陋,除了桌椅还有一个大炕,冬天它可以生火取暖,夏天可以休息纳凉。很多人到这儿来一个是冲着这里特色的野味,再一个就是看好了窗外的环境。炊烟农舍、麦田果园,这是一种亲近自然、怡然恬静的感觉,在城市里就是花钱也买不到呢。饭店仅有的六个单间分散在大约十几亩地上,各自独立,中间全部是菜地,大批的乌鸡就放养在其中,谷物和小虫是它们唯一的食物,绝对是绿色无公害。菜地里种着向日葵,还有各种各样的野菜:马齿菜、扫帚菜、拳头菜……。很多女客就喜欢吃亲手摘的野菜,吃完不算,还要再摘一些带走。院子里各种各样的野菜随便摘,卢延省很大方分文不取,我问老卢:“人家拿你的菜,你怎么不要钱呢”?老卢跟我说:“野菜种在地里,摘完了,一场雨又长出来,根本不需要什么成本,不少人看好了那种摘菜的感觉,来摘菜就要到吃饭,说实在的他们在这里吃上一顿就都有了”。满院子的野菜随便摘,是卢延省一种经营策略,别说还十分有效。除了野菜,老卢自然不会忘了那些垂钓爱好者。的确,自钓自吃那味道那感觉可是大不一样。卢延省在养殖场里又建起了鱼池,这样一来,珍禽野味、鲜鱼野菜、农家特色、自助休闲,嘿,齐了。

  吃啥点啥,点啥抓啥,客人们看好了什么,可以拿上网,自己尝试一下捕捉的感觉。要是看好了一只野兔,你可以先和它赛赛脚力,如果跑不过人家,就只好请饭店的小伙子拿粘网来满足你的愿望了。相比之下抓个火鸡什么的显得容易多了。抓起来活生生,做出来热腾腾,吃饭的感觉如此好,吃饭的人自然少不了。

  不少人到卢延省这里来吃饭还有一个原因。听老卢说,到这来吃饭,客人们的老婆都很放心,为啥?因为卢延省这里没有女服务员。老卢说,曾经有人到他这里来跟他洽谈,说是在他这儿承包一块儿地方专门干娱乐。卢延省觉着,人家要是来当然我能从中挣到一笔钱,可是这帮人来了后,我这里就会变得污七八糟,这不是长久的经营之道,所以干脆辞了。非但如此,他自己连女服务员也不招了,虽说做的有些绝对,不过这一手却赢得了不少客户家人的好感,觉着到这里来放心。如今这吃东西讲究绿色,服务也必须讲究绿色,啥都是无公害的,买卖一定能做得长久。

  “酒好不怕巷子深”。买卖越干越好,卢延省开始感觉力不从心了。他意识到仅凭自己的那几十亩小院,开足马力、加班加点地孵化珍禽也满足不了需求——货源成问题了。他开始组织周围的乡邻养,他出种苗、他负责回收。可零打碎敲终究不是一个长久之计,卢延省给村里打了个报告,没过多久一个叫“绿色特种种养技术协会”的组织成立了。有了协会卢延省感觉自己底气足了不少,想当年卖不掉作难,后来不够卖也作难。现如今把自己的珍禽饭店变成给村里特种养殖沟通产销的一扇门,货源更充足,项目更周全,吸引的客人会更多。往后,来的人不仅可以吃珍禽野味,还可以上树摘桃进棚摘瓜,整个村庄全体乡亲共同营造的影响力,当然比一个单一的饭店大得多。卢延省明白这个理儿,而联合发展的路子也叫更多的人看到了迅速致富的希望。

  做这期节目的时候,为了拍乡亲们夜晚吹拉弹唱的镜头,我们住在了老卢的家里。天儿热加上活动量不小,浑身粘乎乎的,老卢走过来跟我说:“走,我带你洗澡去”,表情神秘,我忙问:“到哪儿”?卢延省的回答让我不知所措:“鱼池”,说完后还接着补充:“你不知道,可凉快了”。我犹豫,我迟疑,我担心,我,我真不知道说什么好,最后老卢甚至动手来抓我,非拉我去不可,我到底没去,最后选择了在院子里用两盆凉水洗了洗。第二天,去鱼池拍镜头的时候,我分明看到老卢不停地往鱼池里头撒饲料,听说里面还有凶猛无比黑鱼,我为自己坚持没到里面洗澡感到十分的庆幸。不过就这件事儿我倒是联想到,老卢这里其实可以改造、发展的空间还有很多,包括老卢自己。今天,老卢靠的是特色吸引人,明天,老卢必须依靠现代的管理和完备的服务,才能赢得长久的效益。

  我去采访的时候,老卢的饭店才开张半年多。三年前他在院子种下的几百棵手指粗的杨树苗,现在都已是碗口粗了。如今天天都会有客人们在树下大饱口福,当年的栽树者今天成了树荫下的纳凉人!老卢说得好:“有付出总会有回报”!而如今他那追求的干劲儿更足了。远远望去,院子那边老卢新栽种的竹苗碧绿如洗,仿佛寄托着一种新的希望!用不了多久,参天的水竹,将会给这红红火火的珍禽饭店增加一份阴凉、一份竹香!

责编:乡约

1/1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