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首页 > 农业频道 > 乡约 > 正文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乡里乡亲

——怪招书记王兴国

CCTV.com  2007年12月11日 13:47  来源:  

  黝黑的皮肤,中等的身材,平头黑发,西装革履,目光坚毅,说话和气……。除了脸上那一道道纵横的皱纹好像透露了曾经的沧桑,你很难看出眼前的王兴国是一个庄稼人。我们交谈的时候,他总是默默倾听,不断点头,你会感到,在倾听与点头的过程中,这位50多岁的汉子一直在思考。是的,这正是一位持重又善于动脑的鲁中汉子。话完了,事儿定了,立刻组织人安排实施,干净麻利,讲求效率。我外出采访,每当碰到如何治理村庄、如何带领村民过上文明充实的生活这样的题目,头脑中总会不自觉地想起他,淄博市临淄区刘家村的领头人,村支书王兴国。

  村支书官不大,可王兴国得的荣誉却不少。他先后被评为省、市级劳动模范、优秀共产党员、明星乡镇企业家,2000年又被国务院授予“全国劳动模范”。一个村支书能够得到这样的荣誉,当然与他真抓实干、埋头苦干、精明强干分不开,然而对于我来说,认识王兴国是从他那些与众不同的怪招开始的。


  村支部抓经济搞建设,管得范围挺宽。可管这管那,还管脚下穿的皮鞋,这倒是闻所未闻。这一天刘家村的小伙子安兴光擦完皮鞋去上班,可一进办公室楞是让村支书王兴国给撵了回来。为啥?嘿,你听了都新鲜!小安对我说:“王书记对工作要求很严,我们村里的服装必须得很整洁,因为它代表了村的形象和精神面貌。那天早上上班,王书记去得挺早,我走得挺急,光把鞋头擦了,鞋跟、鞋边、鞋后跟没来得及擦,让王书记给碰上了,专门又让我回来擦鞋边、鞋跟”。每次擦皮鞋要擦鞋缝、鞋后跟,就连城里人恐怕也未必全能做到!我去刘家村采访时听说这样的新鲜事儿,也曾暗地里偷着瞅过刘家村人的脚下,还真是不假,皮鞋果真都是亮的!虽说鞋缝鞋跟倒不见得个个锃明瓦亮,不过看得出,刘家村人普遍对皮鞋的要求很高。皮鞋尚且如此,穿衣戴帽、村容村貌、精神风貌等方面的要求,便可见一斑。在刘家村,村支书、村主任带领干部挨家挨户检查卫生那是常有的事儿。查卫生不要紧,还专门查房间的犄角旮旯。为证实这事儿,我跑到一个村民的家中,在门梁上摸了一把。哎 您别说,还真是很干净。

  我问王书记:“你说说这经济条件好了跟讲卫生是一个什么样的关系?是不是经济条件不太好时就不应该讲卫生啊?” 王兴国跟我说:“不能说是单纯的讲卫生,这是提高素质的一个方面,随着形势的发展,现在整个农村的村民富裕了,包括文明包括卫生也包括穿衣戴帽,都得当大事抓”。我问王兴国:“我很难从你的外表上看出你是一个农民来,你感觉是不是由于穿戴的关系”?王兴国说:“腹有经纶气自华。必须得有知识,有知识以后才能提高素质。从素质再反映出一个人的气质来”。我接茬再问:“那么挣钱和提高素质有没有先后之分?哪一个更重要?”王兴国思路清晰:“它是不矛盾的,一个大企业的老板,假如说没有很好的气质和素质,我想这个事业他是不会干起来的”。

  这两年刘家村人走东闯西,眼界大开,虽说财大气粗,可也有让他们感觉不得劲儿的地方。那就是无论走到哪儿,别人都能认出你是个农民!说白了就是脱不了身上的农民气。在刘家村人眼里,成为一个新型农民就成了件大事儿。他们知道有钱堆不出气质,粗俗就无法自信。这事儿还得开刀做手术,从庄户人起床不叠被、出门不刷牙、衬衣不常洗、领带脏又亮等陋习改起。采访时晚上睡不着觉,我还为这事儿编了一段顺口溜:“房子住得大,心里不害怕。汽车档次高,见谁都自豪。兜里钱包鼓,内心挺痛苦。为啥一见面,身份漏了馅?没有好气质,出门不踏实。重塑新形象,乡村做榜样。”

  说到对擦皮鞋讲卫生这样的事儿要求如此之严,这在一般的农村并不现实。整天下地干活,这皮鞋缝、鞋后跟说啥也不可能干净。而在王兴国眼里,刘家村有这样的要求却是正当其时。刘家村位于临淄程区,309国道以北,全村130户,498人。2000年全村经济总收入达到1.9亿元,农民人均纯收入达到6000元,全体村民住上了水、电、暖、电话、闭路电视、空调等设施齐全、面积达200平方米的小康楼,并成为全国第一个“海尔电器村”。1997年被山东省委命名为“省级文明单位”,1999年被中央文明委命名为“全国创建文明村镇工作先进单位”。全国的精神文明先进村自是非同小可,富裕之后提高素质、追求文明的做法,使我看到了村里这位带头人的远见。

  刘家村不是天生的富裕村。改革开放前,刘家村是名副其实的“高产穷队”。1978年,兴国担任支部书记后,凭着自己年轻力壮的身体,带领全村人连年夺得农业大丰收,并创造了户均交公粮全市第一的成绩。1984年,在农民进城经商风兴起后,他带人到城区办了一处“黄河开发公司”,搞多种经营。恐怕搞多种经营也就是不知道该搞什么,果真,不到一年,由于缺乏经验,黄河公司宣告倒闭,这商海中的第一次航行触了礁,带去的五万元贷款也因此打了水漂。一时间村民们为此议论纷纷,怨声骂声随处可闻。可以想像这位年轻的支部书记当时所承受的压力。

  一年后,缓过劲来的王兴国又看好了汽车修理。刘家村紧靠309国道,交通便利。兴国在公路和汽车上做文章的意见,很快在党员大会上得到一致通过。没钱借钱,没人,他就五次上青岛聘请专家。一次为了接待从青岛聘请来的专家,王兴国把身患重病刚刚做完手术的爱人撇在市中心医院,独自一人深夜骑自行车赶回临淄,接待完专家后再返回医院。就凭着这一股子热情和拼劲,汽修厂顺利开张,不到半年就全部收回了成本。1988年春,“大连理工大学永流起重机维修中心”的牌子醒目地挂在村汽修场的大门口,并成为临淄区唯一一家进口吊车修理厂,年创利税100多万元。

  刘家村靠近国家特大型企业齐鲁石化公司,兴国和大伙反复研究,确定了“发挥本村自身优势,服务齐鲁石化公司”的工作思路,千方百计在为齐鲁石化服务上做文章,通过多年与齐鲁石化公司打交道,双方建立了友谊,先后联合投资数百万元建起了化工厂、塑料包装厂,搞了两个联合经营公司。此后,村里又搞起了房地产开发,生意十分红火。投资2650万元,收购了位于辛店区的亚细亚大酒店。至此,村办企业规模越来越大,效益越来越好,产值连续五年过亿。

  刘家村富裕,刘家村人有钱,这是秃子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可这有钱也不能乱花钱是不是。1994年,刘家村投资300万元,建起了以草坪、花坛、灯塔、音乐喷泉为一体的大型村中心广场,广场上还喂养着一群广场鸽。刚开始修建这个广场的时候,村里有很多人不理解,甚至极力反对,有很多人心里琢磨,咱村靠近城郊寸土寸金,就算是盖上小卖铺租出去,一年下来也是一个不小的收入呢,修建广场不赚钱不说,三万五千平方的面积,每一年光养护广场的各种开销就得五十万左右,那高高耸立的广场灯,开上一晚上就得24块钱呢。而如果用这片地来盖商品房进行销售,有人算过,能卖3000万!鲜花、草地、广场鸽,休闲娱乐当然不错,可花这么大的本钱值得不值得啊?其实,这里外里的差别刘家村的这位当家人当然算过。刘家村位于临淄城东郊的黄金宝地,这些年靠房地产的买卖赚了不少钱,地皮的金贵王兴国还能不清楚?花这么大本钱建广场,他要顶着来自方方面面的压力。这压力有的来自村民,有的来自上头领导,有的则来自周围的亲朋好友。说压力还是好听的,为这还得罪了不少人呢。真是的,修这么个玩意儿值得吗?还不如盖成房子算了!

  如今刘家村的一位干部在广场前自豪地对我说:“在没建广场之前咱的房地产开发,每个平方卖一千五百块钱左右,通过建了广场以后,环境好了,现在每个平方至少增值二百元,增值的这一块就赚回了广场的投入,与此同时还赚了一个好的环境”。嘿,这正是:“广场使得地价高,赚来效益真不孬。花红柳绿鸽飞翔,乡村环境大变样”。我为此询问过王书记:“咱们当时修建广场,你是有眼光有见识,可以说是既赚了环境又得了效益,你现在应该觉得很满意了吧”?王书记却好像并不这么认为:“我觉得广场现在只起到一个社会效益,还需要投入,三到五年以后,这个广场的社会效益将会变成直观的经济效益,我觉得广场目前只能说是搭了一个发展经济的平台,很可能三五年以后,在这平台上还会产生更大的经济效益”。的确,就象当时修建广场,我们无法预测它在今天产生的效益一样,我们也无法预测广场在将来会带来一个什么样的奇迹。王书记说,广场今后到底能带来什么?其实自己也很模糊,不过在隐隐约约中有一点却十分肯定:这广场是一个平台!也许吧,有了这么个平台就有了一个发展经济的坚实基础。

  “走西方,路迢迢,水长长,一村又一庄……”。歌里唱的那种境界在刘家村也有。村子富了,手头宽裕。刘家村人就想到了去“旅游”,这些年刘家村人可是转了不少好地方,他们啊一转就是百十口子人一块儿转,一山一水一乡一村,北京、上海、大连、广东、张家港还有深圳,华西村、周庄村还有河南的南街村等等,所谓旅游其实就是参观学习。他们边转边问、边看边记,几年下来刘家村人的足迹遍布大江南北。全村总共有五百口人,这两年就出去了四百七、八十人。

  记得老王跟我打了这样一个比喻,说这一家人啊整天不出门憋在家里,肯定要闹矛盾。要是经常出门走走,啥事儿都没了。我就问他:“你这样比喻是不是自己深有体会啊”?兴国感慨万千:“刚开始像绿化、草坪、栽树、广场鸽什么的准备搞起来,结果在村民大会上没有通过。后来我们分两批到大连,参观大连的城市建设。在大连广场上我们现场办公,当场拍板决定把大连的草坪、大连的花卉、大连的鸽子全引到我们刘家村的广场上来。这是我们出去参观学习、开阔了眼界、开阔了胸怀的结果”。

  说起出门参观学习,我跟刘家村的几位干部坐在一块儿聊过。他们分别给我介绍了出去参观学习印象最深的一件事儿,有人说:“到河南的南街村去参观学习,他们的书记讲了一个傻子二百五的奉献精神,他们的那种精神状态使我感受很深”。也有人说:“在大连的广场上,使我最受感动的一件事,就是有一个老大娘和一个老大爷,看见地上有一个烟头、一个碎纸片,他们都拾起来丢在垃圾筒里。我觉得我们大家还缺乏爱护集体环境的思想意识”。还有人说:“看了大城市人的精神面貌、文明程度都特别高,给我的印象很深。村子富了还要有好的精神风貌”。我问王兴国:“你出去参观学习主要是学习些什么”?他说:“看一个村的村庄规划。有时候是看企业管理,有时候是为了考察新的项目,去每一个地方都是有针对性地参观学习”。我又问:“下一步假如继续出去参观学习的话,你感觉参观学习的角度会不会有变化?”老王回答说:“慢慢儿地更应该向高层次,向深层次学习发展”。

  听说王兴国带领大家出门参观,经历了好几次这样的事儿:领着人去了,人家说“一把手”不在,王兴国就跟陪同的人边聊边问,问着问着就把“一把手”给问出来了。“一把手”出面后,他也是边聊边问,问着问着人家就上茶,再问下去又上烟,再往后就上瓜,请吃饭……。这样的事儿在南街村、华西村这样的名村都发生过。兴国书记告诉我其中的秘密:我对农村工作了解!

  要去就去名村、去大城市,要学就学先进、学最好的!这两年刘家村富了,不少人心里挺满足,觉着自己村无论是环境还是生活算是挺不错了,可不转不知道,一转吓一跳,咱跟那些全国的名村相比啊,嘿,还有很大的差距呢。走四方开眼界,长见识学知识,人才不会坐井观天,才能够不断进步。没事时组织四处走走,心胸开阔,取长补短,富了还要再进取,源源不断的干劲儿就在这参观学习中悄悄滋生。这正是:“走的地方多,心中有话说。整天不出门,没了精气神。眼中看新事儿,心中有干劲儿。足行万里路,见识变财富”。

  王兴国认为:要提高村民的文明程度,关键是提高村民的文化水平。俗话说:人过30不学艺。年龄大了学东西好象就不如年轻时效率那么高。可在刘家村,40多岁的人还必须上学呢。我在刘家村金茵小学的教室里,问过一位前来上课的40多岁的汉子:“学习跟干活相比 你觉得哪个更苦?”这位汉子是个实在人:“差不多吧”。我问他:“你今年有多大岁数了”?“四十五了”。我问:“到这儿来上课之前,你有多少年没来学校学习了”?他告诉我:“二十年了吧”。我继续问:“二十多年又重新返回学校,你感觉怎么样”?他说:“累,吃力。”我接着问:“你没来这个课堂之前,业余时间都干些什么”?汉子说得明白:“业余时间打打扑克、看电视”。刘家村18岁以上45岁以下的村民有126人,文化程度都比较低,王兴国提议,支部研究,决定集体投资13万元,与临淄区成人教育中心联合举办成人中专培训班,学制两年,利用业余时间上课,学员免费入学,都要拿到中专文凭。没大上过学的人一开始觉得新鲜,拿着课本早嘛早儿地赶来学习。几天下来,一些人就感到学习这码子事儿,是个大大的苦差事。苦归苦,学了一段时间以后,大伙发现,以前上班没事儿时大家闲聊的话题是东家长西家短,自从上了学之后,大伙儿在一块儿便不自觉地讨论开知识了。有这样的氛围是学习的结果,有这样的氛围,刘家村人的修养和素质在潜移默化中渐渐提高。

  除了上夜校,王兴国叫村民们增长知识还有高招儿。村里设立了高标准宣传栏、阅报栏和80多块文明用语宣传牌。免费给每家每户配备了价值一千多元的书橱,每家订三份报纸、一份杂志,购买了200册书。那价值一千多块的书架子,算不上刘家村人最值钱的家什,然而在刘家村人眼中它却是最宝贵的东西。村里给每家每户配书橱当然是叫人看书,书中的故事、技术、思想是王兴国给村民们增长知识、提高素质的一份馈赠。

  我问王兴国:“人们都说学以致用,象学计算机啊,学企业管理什么的,所有的村民都有必要去学吗”?王兴国说:“我觉得看书学习,包括计算机等一些现代的东西,虽然日常工作用不大着,但通过学习能提高每个人的素质”。我问:“我想不是所有的人都喜欢看书吧,那么给每家每户都配上书橱,给他们买书,是不是有点搞形式主义啊”?王兴国回答:“由粗放型、劳动型向文化型转变是个过程,这么多年来我们农村非常落后,说白了就是没有文化,知识落后。所以要补这一块,就得慢慢地学习,必须学习”。我接着问:“让每一个18岁以上45岁以下的村民都拿到中专毕业文凭,除了增长知识以外,还有没有其他的考虑”?王兴国回答时没有犹豫:“拿文凭啊,只是一种形式,一种表面的东西,我看中的是村民能力素质的提高”。说到刘家村人的学习,我没忘了再编一段顺口溜:“读书又看报,信息早知道。经济要发展,学问是饭碗。知识和智慧,人生最金贵。学习再学习,今后没问题”。

  农村工作千头万绪,当干部难,干支部书记更难。王兴国觉得,打铁先得自身硬,只有廉洁自律,勇于付出,得到群众的信任和认可,一切困难才会迎刃而解。1994年新村建设时,许多村民舍不得扒掉祖辈居住的小草屋,全体党员带头拆房,仅用七天就全部拆完,保证了新村建设的顺利进行。新房建成后,全体班子成员同村民一个标准,一同分房。王兴国是第一个拆房,最后一个乔迁,搬进去的还是位置不佳的乙等房。喊破嗓子不如做出样子,为了发展集体经济,王兴国曾经三年没拿工资。他的爱人过去在村里有份工作,为了照顾其他家庭,他硬是叫她把工作让给了收入低的户。每逢年节,兄弟单位送点礼物来,有时以个人名义送给他,他都如数交给村委会统一处理。20多年来,村党支部进行了五次选举,王兴国每一次都是全票当选。

  经常想起王兴国,他和他的刘家村总能叫我反复咂摸。我知道,对整个农村来说,刘家村可能没什么代表性,毕竟是少数嘛。不过,起点高归起点高,王兴国的身上却有很多值得学习的地方。他的那种百折不挠、不断进取、不断提高、以身作则、追求富裕文明的思路和精气神儿,是我们这个时代每一个人都需要的。传播王兴国的故事,便是传播一种力量,一种精神。一直以来致富是我们大家一个共同的梦想,而除了物质文明之外,精神的富足,素质的提高,其实也是关系着我们生活质量的一件大事儿,同时这也是关系到一个人、一个村、一个事业能否不断前进的底气和后劲儿。

  致富路上谱福音,兴国书记是中心。辉煌未来靠追求,文明花开刘家村。

责编:乡约

1/1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