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首页 > 农业频道 > 乡约 > 正文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乡里乡亲

——瞄准比尔盖茨

CCTV.com  2007年12月11日 13:46  来源:  

  1000美元大约值人民币万数元,相当于一个普通城市职工一年的薪水,决不是个小数。报纸上说,世界首富比尔盖茨要是在马路上走过,见到路上有1000美元,理论上他不应该拣,因为他用来拣钱的那1、2秒钟,他的公司为他赚的钱早已超过了这个数。比尔盖茨可真牛,地上的钱都不用拣,这样的人恐怕世界上就他这么一个了吧。可我认识的这个人,人家说要当中国的比尔盖茨,有一天也要拥有跟他一样多的财富。这听起来够玄的,有人会问,不会吧,你是农村节目的主持人,认识的应该都是咱十里八乡的农民才对。不错,这是位土生土长的山东人、土生土长的山东农民,高密市天达2116的老总张世家。

  我走路拾了个金元宝、天上掉下个大钱包,我幸运,我遇见了这个农民大人物。

  一次偶然的机会,去高密采访的我与张世家坐在了一个饭桌上。我记得很清楚,当时在座的还有五位来自中央媒体的记者。尽管不是我请客,但同上级台的领导一同就餐,我的脸上洋溢着一股子“地主”的热情,更何况其中还有几位上年纪的老同志。可坐在主陪位子上的张世家却显得有些冷淡,只见他抱着膀子,歪着脖子,脸色阴沉,吧嗒吧嗒地抽烟,既不招呼客人吃也不招呼客人喝,只是偶尔问上一句半句。沉闷中,那几位同志按捺不住,从皮包里拿出同某某人物的合影,细说起一件件一桩桩辉煌的往事,顺便把这次来找张世家拍节目的重要意义一带而过,意思大抵是大人物我们见得多了,我们来这里真的是难得呢。这时张世家捺不住了:“你们这伙人的身份我知道,……。”

  我承认,我开始佩服张世家就是从这样一刻开始的。他把一伙人的来历、隶属组织的复杂关系说了个一清二楚,还毫不客气地告诫人家不要走哪儿都在脖子上挂着牌牌儿,真正中央媒体的记者没有这样的;至于为什么答应他们来高密,那是因为他们一行的一位女记者打动了他。因为她曾经无数次地打电话来要求做节目。开始张世家没同意,最后那位女记者说了真话,拍摄活动其实是收费的,一个专题5000元钱。张世家觉得她终于说实话了,因此叫人家来了,挣几千都不要紧,你只要实话实说,老张看你实在,他也大方。

  不久后我又在北京见到了张世家。这位102斤精瘦的人在京城闹腾出一件不小的事儿:中国百名企业家与百名院士联谊会。不是瞎呼悠,联谊活动真来了109名院士呢,我们还借那个机会采访了中科院的卢良恕院士。要在平常,我们恐怕都很难有这样的机会。听开会的科技部的同志说,就是国务院开会,找两三个院士来也就不少了。这样一个活动同时出现一百多位院士,可谓盛况空前。

  坐在宾馆房间里,依旧不停抽烟的张世家显得忙碌而兴奋。操办这样一个大事儿挺累,让一切有条不紊地进行需要很多人,也需要明明白白的头脑。我听说为了这样一个活动老张投入了50万,会期也不过一两天,呼啦啦一散场,这50万怕是哗众取宠了吧。后来老张得意地向我介绍他那次活动的投入产出比:中国一共才有多少院士,百名院士与百名企业家的聚会,这样的活动有轰动效应,同时这种联谊活动从大的方面说,体现了科研与生产紧密结合,具有广泛的指导意义和社会意义,总而言之,很有新闻价值,活动吸引了中央电视台、新华社、人民日报、农民日报、科技日报等等等等十几家国家级新闻媒体作了新闻报道。别的我不知道,中央电视台新闻联播时段的广告价格我是知道的,这些新闻单位用新闻的形式来报道,是用一百万也买不来的信誉和形象的宣传。这还不算,张世家醉翁之意不在酒,他说:“企业要发展,少不了利用科研成果。我要是请一个院士到我们高密去搞科研,我给他买汽车洋楼下不来一百万。问题是我再花上个几百万,高密那儿的环境院士也研究不出个东西来。我办这样一个活动,就等于我跟院士建立了一种联系,我不进行一点科研投入,我只要成果,从这种意义上讲,在场的院士都是为我服务的,今天我们没有合适的成果,明天会有,明天没有成果,后天一准会有……。一个科研成果如果被我最先采用,这个效益更是金钱无法衡量的”。我不是大款,没有50万,不过我想,要是谁有50万打算投资的话,听了这番话一定会深受启发。我们离开北京的时候,老张还没走呢,他同一位南京的教授打得火热,隐约听说他对一种新品种的行道树很感兴趣。

  扬言要当中国的比尔盖茨,跑到京城里楞是把百多位院士拢到了一堆儿,“胆大包天”!这是我曾经给张世家概括的若干特点中的一个。不过张世家给我稍作了修改:“贼胆包天”。一个“贼”字,把汉语的形容词用到了极至。一个“贼”字,也泄露了张世家骨子里那种“好事干尽,坏事作绝”的霸气与匪性。

  张世家的老家高密市东北乡,位于胶河下游,老人们说过去这里土匪如牛毛,高粱地里都是一些牵驴绑票、杀人越货、铁骨铮铮、劫富济贫的硬汉,连国民党正规部队都不敢碰的日本鬼子的汽车他们也敢烧。1938年3月15日,这群好汉在孙家口桥头杀了30多名日本鬼子和一个叫中岗弥高的日本中将,烧了鬼子8辆汽车,那是何等的豪气啊。自诩为土匪后代的张世家,如今总是抱怨自己缺少了祖上的基因,感到了“种的退化”!

  随着跟张世家交往越来越多,跟他也似乎越聊越投机。我俩都爱抽烟,老张的好烟抽不了也分给我,一袋烟接一袋烟,从作人聊到做事,从正午时光聊到月上西山,转眼就是几年的光景。

  我喜欢看老张那一把干柴似的缩在沙发里歪脖抽烟的样子。莫言曾在《人民日报》上发表一篇文章,形容他这个朋友:“瘦如猿猴,一双锐利的眼睛深深嵌在眼窝里,嘴里两排漆黑的被含氟水害的牙齿,能说能写能喝酒能吸烟邋遢不洗衣服有济公风度挺可爱的”。张世家脑子转得快,时常是抽口烟咳咳咳地咳嗽一阵子过后,甩出一个让人想象不到的歪点子,然后就用高密的土话得意地骂上一通。你一言我一语中,我暗暗感叹,土匪有土匪的好处,土匪有一股子“反正一无所有,大不了一无所有”的野性,而作人,如今有那么一点野性,便会少一份虚伪,是难能可贵的真实;做事业,有时野性会使你超越常规,获得一个跨越式发展的机遇。在这方面,张世家真是最好的代表作。

  1954年出生的张世家,上中学时正值文化大革命,据他自己说:“学得最好的是写大字报”。高中毕业后,在棉油加工厂干过3年临时工,在学校当过两年民办教师,后来又去当时的人民公社当了10年“秘书的秘书”。那时侯经常写一些“为民请愿”的小稿,捅点小漏子,还时常把一些“当官的就知道祸害老百姓”的过激的话挂在嘴边,颇不得一些领导的喜欢。1986年,他突然决定下海,在一家乡镇企业一干就是8年,从办公室主任干到副总、副董事长。然而,就在这个时候,他却又离开这家企业,白手起家,创办了山东天达药业有限公司。如今,天达已建起了覆盖全国28个省市自治区的庞大的销售网络,有的产品还销到了欧美和东南亚市场,天达创立7年,已累计向国家缴税7700万元,不仅是山东省十大高新技术企业之一,天达还被国家科技部列为全国首批16家“863”高技术研究计划成果产业化基地。同时列入的大唐电信、浪潮、东大阿尔派、中科三环等都是各行业的龙头,只有天达是一家普普通通的民营企业。

  隐约记得,刚来高密时,对“天达2116”的认识似乎是一种肥料。谁承想见面一聊,张世家却费尽巴力地向我更正,不是肥料、更不是农药,他说他也不能完全解释清楚,非要他说的话,他就说那是给植物用的一种“中药”。这样的解释远远不能令我满意,对“标本兼治,君臣佐使”的中医药理论我知之甚少,至于通过稳定生物膜以提高作物抗逆性和生理活动效率,进而达到抗逆增产优质的目的等等说法,我更是一头雾水。多年做节目我认一个死理儿,要拍个什么节目我自己得先弄明白,不能怕丢人,要尽可能地吃透报道题材。因为要是自己不明白,更是没法给农民讲明白。我就是普普通通的农民,实实在在告诉我有啥好处算完,让我再明明白白地告诉农民。

  慢慢了解中,我知道了“天达2116”是山东大学生命科学院与“天达”联手,走产学研一体化道路研制开发出的一种植物细胞膜保护剂。是运用生化技术,从海洋甲壳类生物中提取活性物质氨基低聚糖,融合其他20多种生化成分制成的产品。它通过简便的叶面喷施、浸种和根灌技术,使农作物的生命活力得到强化,被誉为“继激素、化肥、有机质等叶面喷施肥之后的第四代首例产品”,经权威专家鉴定“具有世界先进水平”。“2116”这个数字则是取自美国人布朗写的一本书《谁来养活中国》。书中提到,到21世纪30年代,中国人口将达到16亿,而土地在减少,中国人吃饭将成为大问题。张世家给他的产品取名“天达2116”,试图以此来为解决21世纪16亿中国人吃饭问题尽绵薄之力。

  这样的节目绝不难做,但要做到人懂,简直不可能。“只知其然,不知其所以然”的我,在节目里努力表明,这不是肥料、不是农药也不是激素,是一种“中药”,用上它,能激发植物本身的潜力,使它们长得更快、更高、更壮,更快说的是成熟早,更高说的是产量大,更壮自然是说更加抗病了。至于其中的机理,怕是绝少有人知道了。

  起初对它的效果我表示怀疑,大街上卖的东西从来没有一个说自个儿孬的,至于解决16亿人吃饭什么的不过是厂家的炒作而已。在张世家的老家,一位“不知其然,更不知其所以然”的农民,得了张世家免费赠送的几袋药,就在自家半亩小葱上喷了一半,留着另一半做实验。10天下来,连他自己也吃了一惊,喷过的小葱长的旺盛,颜色鲜嫩,最后过了秤,竟增产了700多斤。他第一次尝了甜头,就把自己种的大棚西瓜、芹菜、扁豆全喷了,就连沟边那半畦子小萝卜也喷了一遍,结果是,芹菜增产百分之十七多,处理过的大棚西瓜比同期授粉的早熟5天,每斤还多卖一毛多。这个农民就是河崖镇河牟村的牟乃顺。在自家门口搞试验需要冒风险,在别的地方搞砸了,拍拍屁股走人,人家顶多骂你几句“狗杂种来糊弄人”。在自家门口就不同了,张世家有行医乡里、一方尽知的老父亲、有兄弟姐妹、有张氏家族的一大窝子人和七大姑八大姨的亲戚,有看着你长大的老少爷们,搞砸了,人家要指着脊梁骨骂娘的。其实这也正是张世家的自信和胆略,让老百姓看看:坑蒙拐骗的多,骗亲爹老子的少。

  张世家牛刀小试,信心大增,觉得能把这个产品做大做好。在高密市委、市政府的支持下,30多处乡镇选取156个科技带头户全面试验推广,在小麦、玉米、西瓜、韭菜、圆葱、茄子、西红柿、桃、苹果、旱稻、桑树等30多种农作物上喷施、浸种、灌根试验,并郑重承诺:提供试验经费、免费使用产品,受到损害的全部赔偿损失。不久,结果出来了,试验的农作物起到了促进根系发达、抗病、早熟、品质好、抗旱、抗寒等效果,平均增产率在百分之二十以上,很快,高密市政府专门发出通知,全市20万亩夏玉米推广应用“天达2116”。

  之后的很长时间,我到各地采访,亲眼看见、亲耳听到了许许多多农民消费者对“天达2116”的评价。有的是提高效益,有的是保住了一年的收成,还有的是因为使用了“天达2116”尝到了无公害生产带来的巨大商机。2001年清明前夕,在龙井茶的故乡杭州市西湖区龙井村采访时,我感受很深。多少年来,龙井茶以色、香、味、形四绝而著称于世,增加产量始终是龙井人增加收入的前提。这两年,随着市场需求的变化,讲求品牌、讲求效益的龙井人,却是越来越重视龙井茶的无公害品质。龙井村有茶园540亩,产量不多但名气不小,一直可是皇帝的女儿不愁嫁--有多少卖多少!这两年,天南海北慕名来此买茶、品茶的客人,开始对茶叶的品质提出要求,以往统统脱销的夏秋茶,如今经销茶叶的茶舍却不再进货了。一位龙井茶舍工作人员对我说:“近几年,报纸报的那么多,出口的茶叶超标,所以大家都比较讲究。现在新茶很多客人抢着买,就是因为新茶没有污染,国外的客人特别重视。”

  这么多年种茶、采茶、炒茶、卖茶,龙井村的茶农们算是遇到了新问题。市场发生了变化,传统的管理方式看来是不灵了。当地的种茶大户吕建英告诉我:“以前根本不注意这事,以前说实话农民只要茶好、采得多就是好,根本不在乎打不打药,有公害无公害,根本不知道这么回事,没有这种自觉性。现在不同了,现在农民用土肥、菜饼,化肥一律不用,农药不打,现在人家都怕药水”。浙江省丽水市绿农无公害农资经销部的黄健告诉我:“在我没有做无公害农资之前,就有农民找我,茶叶上有虫害如果打药就有毒害,有毒害又卖不出去,怎么办?我说试试吧,我就组织天达2116,既能杀虫又没有药残,现在农民就强调这个”。浙江省松阳县新信乡茶农刘以瑶说:“用了天达以后作物抗病力增强,芽头齐,叶片肥厚,抗病强就减少用药,现在用这个产品的人越来越多”。2000年,浙江省茶叶总产量是11万吨,产值达到22.8亿元,其中名优茶的产量是2.8万吨,产值却达到了17.4亿元。几毛钱一袋的“天达2116”带来了高品质,高品质产生高效益。问题还不止这些,面临当时欧盟的技术壁垒,大量浙江茶被拒在欧盟门外,有的甚至被倾倒在公海中。成千上万的茶农都在迫切地寻找一种既可以防治虫害,又能增产提质的方法。天达2116就在这个关键时候来了。那时,在全省范围内全面开展无公害茶的生产,刚刚被列入浙江省的新世纪茶叶工程。

  我隐隐约约地感到,张世家将面临着一个大得有点可怕的市场!

  按照我乐观的估计,用不了多少时间,张世家就可以实现他的梦想,成为中国的比尔盖茨了。你想,中国有多少农民呀,是农民就得种地,只要种地就需要抗病、增产、高品质、早成熟、抗旱、耐寒的神奇“中药”,一人买上一袋,张世家就发了;你再想,世界上又有哪种作物不需要这样的东西呢?有什么理由说张世家不能把买卖做遍全球呢?那一段时间我老是做梦,梦见张世家的“天达2116”在全世界都卖疯了,张世家在高密的老家盖起了世贸双塔那样的摩天大楼,张世家真的成了世界首富!

  时间嗖嗖地流逝,一眨眼就是一两年。就在我盼张世家成为世界首富的念头逐渐淡化的时候,我偶尔听到了辗转相传的张世家的消息,说是他正在筹措公司上市,资金不足,运转困难;后又听说公司内部频繁换人,好像又从上海请来了管事儿的人。我心想,明明是好东西,赶快抓紧时间宣传、销售啊,折折腾腾地瞎忙活啥呢。

  我想起了北京的百名院士与百名企业家的联谊活动。当时在会场上,一位院士就指出,“天达2116”的产品要真正成为国际品牌,还有好多工作要做。比如关于产品在植物细胞内运用机理的研究、不同作物不同阶段不同季节的研究、对人体持续影响的研究等等。据说,这些研究决不可能是一朝一夕之功,而对企业进军国际市场,长久地获取效益等等这些又都有着非常重要的作用。好像还有很多的问题,一时我想不起来了。我知道,一个企业,能够在短时间成为暴发户不难,只要把握好机会,胆子再大一些,有时候财运来了想不发财都难呢。可是,如果想要一个企业稳步、健康、长久地发展,却绝非易事。打天下难,守天下更难,让自己的基业千秋万代繁荣昌盛简直比登天还难。张世家自信,他曾对记者拍过胸脯:“有很多人问我个人资产有多少,我跟他们说,我不跟你们谈这个,要谈我跟你们谈我的产品我的企业,现在有很多企业很红火,但有几个人敢说拥有明天,我敢说,天达拥有明天!”这话说得真好,听上去象是可以流传的格言。“成为比尔盖茨”是张世家对企业壮大的一种愿望,“拥有明天”是张世家对企业生命力的一种愿望,瘦弱的老张,能否承受得住这愿望之下的压力呢?

  同很多人一样,张世家有优点也有缺点,只是老张的优缺点格外鲜明。我给张世家总结了三大优点:第一,胆大包天。一天深夜,一位地市级的领导酒后给张世家打电话,好象是因为闲话太多,双方的言语中多有冲撞,张世家说了一句:“×书记,你喝醉了”。说完就把电话给扣了,后来那位书记竟然没有记恨,第二天又给老张打来电话解释。张世家得意地跟我说:“别人谁敢呀”?在张世家的内心深处,老子一不贪赃枉法、二不偷税漏税,正经商人,凭什么胆颤心惊?跟谁都是平等的!就凭这一条,张世家结交极广。由于他敢说话,他也因此有了很多一般人没有的跟领导沟通的机会。而平等状态下交的朋友,往往是交心的。胆大包天还体现在他做事敢于冒风险上,这样的例子实在是太多了。第二:好大喜功。古人说:“生当作人杰,死亦为鬼雄”。张世家做事喜欢做大事,喜欢出风头,没有大动静的事儿他不爱做。听他啦啦,动不动就是全国性的大活动、大策划。老张曾经设想,把包括我在内的全国的农村节目主持人叫到天达,给“2116”做上一个广告。他说,农民信任的就是你们这些农村节目主持人,不是那些影视明星。你们一块儿来吆喝天达,天达的知名度就会在农民当中瞬间传遍。由于政策原因,老张的想法怕是难以实现。不过当真如此,对推广老张的“2116”可能会起到一定的轰动效应。从1999年开始,老张的策划方案就始终扣着全国甚至世界,什么“追踪天达2116”、“天达2116在新疆”、“天达2116在东北”……。“求其上者仅得其中,求其中者仅得其下”,企业要做大,老板的心首先要大。“好大喜功”本是贬义,用到张世家头上,却是促使他的事业不断发展的重要因素之一。第三:迷信科技。1998年10月,正当天达公司事业兴旺发达的时候,张世家大胆地做出决定:为山东大学生命科学院的30多名硕士生和博士生每人每年提供2000元的奖学金,为课题组每年无偿提供14万元的科研经费。他觉得这么多博士的脑袋总会有一天在天达发挥效益的。果不其然,4个月后,生命科学院就给他推荐了三个高科技项目:蒙山虫草、转基因小麦和植物细胞膜稳态剂(天达2116)。相信科技甚至迷信科技,为张世家带来了事业发展的机遇。如今,在强手如林的商海竞争中,面对变幻莫测的市场,国外一些大公司一着不慎尚且说衰就衰,更何况天达这样的小民企。在国内,象“飞龙”、“三株”、“巨人”这些曾在市场上叱咤风云的英雄,所谓衰败也只是“一忽悠”的事儿。在张世家看来,疾风骤雨中,科技会给企业带来源源不断的动力支持,带领企业跨越险滩,驶向成功的彼岸。

  张世家并非圣人,当然无法完美,而所谓优点与缺点也是相对的,从某个角度来看是优点的东西,换一个环境、换一个角度也可能就成了缺点,我列举一二:第一:宁折不弯。张世家性情倔强,狂放不羁,信奉感觉,要是跟谁对了撇子,他能跟你做割头的朋友。如果话不投机,你跟他之间便会有一道难以跨越的障碍。张世家不买很多人的帐,而同时很多人也不买他的帐。张世家说“他们那些人都是一群王八蛋”,而那些人跟我说“牛哄哄的,手里有两个臭钱不知道自己姓啥了”。一旦跟他进了不对撇子的误区可就再难改变了。山东电视台潍坊记者站的站长高健是我的老大哥,此人潍坊地面人头极熟,跟他一同到下面县市去总是威风八面。高健的公司代理老张的广告,俩人都牛,却是咋也牛不到一块儿去。高健公司的一个人去找张世家,末了,张世家叫人捎话,要我给你广告,你必须把此人辞退,而且是立即辞退。高健说啥也没料到会遇到如此怪人:“张世家,你已经开始干涉我公司内部的人事管理了”!高健当时还不知道,这才哪儿到哪儿啊,遇到张世家这个魔头,难受的日子才刚刚开始呢。待高健亲自前去,情况更是不妙,张世家欠着广告费硬是不给,高健竟是没有咒念,“我在他面前低头哈腰简直就象是一个拾大粪的”!气愤的高健要诉诸法律。可张世家更火,他跟我说:“永远都不要再搭理高健这个人”。这词汇就象是小孩过家家,“不搭理”哪里是解决问题的方法啊!其实,俩人都是深谙事故、久经商海,当然明白多一个朋友多一条路,多一个敌人堵一条路的道理。你用“美人计”、“空城计”、“离间计”、“调虎离山计”……想啥办法都不要紧,把关系通了、事情办了,才是目的。可他俩却是性子使然,很难回头。在我看来,他们两个有相似之处,都很牛,也都很义气,要是有机会坐下来好好啦啦,未必不能说开。本来嘛,没什么不共戴天的深仇大恨,也谈不上企业与个人利益冲突的原则问题,说白了,就是话不投机造成的。张世家呀张世家,连社会主义新农村的华西村都讲究外圆内方,你干啥总是宁折不弯呢。

  第二,小事认真。张世家喜欢呼隆大事儿,有那么一点雄才大略的味道,对于事业大的发展方向,他往往一拍脑袋定的很准,可是碰到小事儿他却总受羁绊。一次我们一同吃早饭,他的司机提前安排了就餐房间,可当我们一同来到的时候,却发现房间被其他人占了。张世家觉得脸上很没面子,眼中发出鹰一般可怖的电光,把手下狠狠地训斥了一顿,饭都吃完了还气哼哼的呢。我连忙打圆场,当着张世家的面对司机说:“没事,张总是大老板不是小老板,大老板的意思就是宰相肚子能撑船,从不会计较小事儿,要是小老板那可毁了,非得没完没了地汹你不可,对吧老张”?在我记忆中,他当时那直勾勾的目光太过凶狠,一定动用了很多真气,保不准还会气死二三十个白细胞,太不值得。须知人的肚子是有限的,装的东西也是有数的,是装枝干还是装细节结果大是不同,小事儿别太认真,大事才会做的更聪明啊。

  第三,一手遮天。说张世家熊瞎子打立正一手遮天,张世家一定会觉得冤,因为我曾亲耳听到他做报告时动情地阐述,说这么大个天达,他没有安排一个亲戚,他的公司现在是一个名副其实的移民公司,有很大的一部分人是从全国各地聘请来的仁人志士。我张世家死了不想把公司带到土里,我要让它永远健康壮大。张世家是一个明白人,他懂得一个人浑身是铁也碾不了几根钉,一个上了一定规模的企业,凭一个人,天大的本事也玩它不转,需要一个团队一个兵强马壮的集体。事实上张世家不仅懂得这个道理,也一直在这样做。从天达创业时起,张世家就决定不搞家族企业,管理层全用外地人,用来自五湖四海的大学生。可我同各行各业很多熟悉张世家的人说起来,大家有一个共同的看法,就是天达好象就张世家一个人。也许是因为张世家太过精明,以至于使得周围的人难以显露;也许是老张不允许其他人太过嚣张;也许……。总之,张世家很累。唯唯懦懦会叫他看不上眼;殷勤主动他或许会觉得你另有所图;办事不力他会上来把你撕碎;讲求回报他就说你浅薄短视………。我理解张世家,事业做到这个份上,整天价车水马龙,敌友难辩,他会用怀疑的目光看待周围的一切。比尔盖茨对他的手下说:“微软公司永远离破产只有18个月”。张世家对他的员工说:“天达永远离破产只有6个月”。市场竞争、事业发展的压力同样会令他心力交瘁。老张这会儿或许需要一种企业文化、需要一种人才遴选机制、需要一种脱胎换骨的自我超越、需要一种现代企业管理的理念、需要一种由于凝聚而产生的那种核聚变!总之,需要一些改变。否则,天达便会由于这个瘦老头的倔强而举步维艰。

  张世家就是张世家,让一个打家劫舍的土匪头子多一份儒雅,让一个仰天长啸的汉子多一份谦卑,让一个敢想敢干的老板多一份疑虑,让一个不修边幅的“下里巴人”衣冠楚楚,这本来就不现实。事业的兴衰、寿命的短长,其实有很多是身不由己的,既然天注定创新和冒险要伴随一生,那就由他去吧,轰轰烈烈地干一场,红红火火地活一世,激情与追求的本身原本就是生命意义的全部。

  最后一次见张世家,他又有“神来之笔”。他使他的“天达2116”跟中国最大的流通网络中国邮政挂上了钩。邮电分营以来,邮政的日子过的比较艰难,虽不断加大营销力度,但传统业务大都成萎缩态势。而张世家却看好了其中蕴含的巨大商机,不失时机地跟邮政进行合作。他不投入一分钱,通过邮政的网络经销他的“2116”。对张世家来说,目前的邮政是冷门,合作过程中容易占据主动,而邮政部门手里却拿着一个实实在在的“金饭碗”,健全的体系,快速直接,面对的最广大的服务对象又是农民,同时邮政还是一个金字招牌,在广大群众心目当中,是最值得信赖的部门。对邮政部门来说,天达是“顶天”的高科技成果,这种合作关系,将会形成“强产品”和“强网络”的联手,“营销物流”将会是两家共同培育的“蛋糕”。而这种合作,不仅仅关系着双方的经济利益,更重要的是通过邮政物流实现了高科技与个体农民的快速对接,农民将会成为最大的赢家。

  老张这一招厉害。他将他的营销物流理念的实施分为三步曲,第一,他要先让邮政赚着钱,而且能够长久地信誉良好地赚钱,只有让邮政见到实实在在的效益,他们之间的合作才会牢不可破。第二,通过这种物流营销,他要让全国的农民感受到天达、邮政共同为他们建立的服务,并且对这种服务形成依赖。第三,充分开发广义的物流营销,用天达和邮政的强强联手,实现他张世家能把任何东西快速推广的市场控制力,到那时,他手里有王牌,别人卖不了的东西只有他张世家能卖了,你说,到了这份上,张世家可就更上一层楼了呀。

  记得有一次,张世家把我领到一处“2116”对比试验的麦田,他自豪地走进麦地,指指点点,让我看效果、看对比。斯时麦浪滚滚、无边无际,兴奋而又干瘪的张世家淹没在其中显得十分渺小。从土地上走出来的张世家热爱土地,和土地上成千上万的老少爷们有着不解之缘,他在土地上做的那个千秋万代、世界首富的梦想真实而又可爱。在这片土地上,张世家真的就象一个跳动活跃的音符,在时代大潮汹涌澎湃的交响中,演绎着生动的旋律。

  老张,一路走好。

责编:乡约

1/1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