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首页 > 农业频道 > 乡约 > 正文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乡里乡亲

——放蜂之旅

CCTV.com  2007年12月11日 13:29  来源:  

  在微山湖的野地里同养蜂人陈宜斗度过的那个夜晚,是我这辈子最难以忘怀的一夜。

  在城市里,你不可能看到黑得那么纯粹的夜,不可能看到闪烁得那么耀眼的繁星。时值仲夏,陈宜斗的帐篷四周,蟋蟀肆无忌惮地鸣叫,浸润着百草清香的晚风温柔掠过,昏暗的灯光裹挟着密密麻麻的蚊蝇,透过帐篷的小窗在无边的夜暮中招摇。收音机里咿咿呀呀的声响,为这里增添了一份极耐品味的宁静。对了,旁边还有一条河,一条不知来自何方,最后汇入微山湖的小河。在以后的梦境里,它湿润了我许许多多如诗如画的回忆。在那儿呆了两三天的我,喝了不少陈宜斗牌蜂蜜,本来已经腻得不行了,而这里的夜色,却叫人又感受到了清凉与纯净。

  来这里一年前,我就认识陈宜斗了。


  1999年金秋,在北京中国农业博览会的参展贸易大厅里,我见到了挂着陈宜斗养蜂园字样的摊位。离着还很远,就听到陈宜斗正向前来购买的消费者如数家珍地介绍着自己的蜂产品:蜂蜜、蜂王浆、蜂巢蜜……。哎,说着说着,什么招标配额、保护蜜源、蜂产品深加工的词,也从这位老人的嘴里冒了出来。像这样讲课似的介绍产品我还是头一次见,不过效果很好,那些听他讲话的人买东西时,看上去好像都增添了一份保护民族产业的责任心。我们就那么认识了,聊得很投机也很开心。在外地见到了老家的人,大伙儿自然十分亲热,话还没说两句,老陈赶忙回过头拿他的那些蜂产品送给我们。他的皮肤看上去很是粗糙,笑嘻嘻的面容上充满着自信,给我留下很深的印象。

  个人参展,在整个农博会上也不多见。陈宜斗很能说,镜头感很强,有点做节目主持人的素质,使我们的拍摄很是顺利。采访中我了解到,陈宜斗是一位高级养蜂畜牧师,中国蜂产品协会会员、理事,山东省蜜蜂品种鉴定员,出席过世界养蜂大会,收编入《中国蜂业工作者名录》、《中华当代蜂业人士辞典》等,名头不少。匆匆见面匆匆分手,我感觉,老陈身上还有很多值得挖掘表现的东西,很有戏。当时我下定决心,等回山东,一定还要去采访他。

  这一等就将近一年。从北京回来以后,跟老陈联系了几次总是接不上茬,加上采访任务又多,最好的采访时机不小心给错过了。

  到了第三年头上,荷花开得正艳的时候,我来到了微山县两城镇,终于有机会专门拜访在此放蜂的陈宜斗。家住济宁鱼台的陈宜斗,年过五十,蜜蜂养了三十年,大半生的时间就是在这“追花夺蜜”、四处安营扎寨的漂泊中渡过的。

  据说,早在公元前七千年,人类就知道猎取野生蜂蜜果腹。1983年在山东省莱阳市北泊子和临朐县山旺发现的蜜蜂化石说明2000万年前我国东部温带区就有蜜蜂存在。殷商甲骨文中就有“蜜”字的记载。据有关专家证实,我国蜂业至今已有3000多年的历史。不过直到十九世纪中叶,有了活框蜂箱(1851年Lorenzo Lorraine Langstroth美国)、蜂蜡巢础(1857年,Johannes Mehring 德国)、离心式蜂蜜分离器(1865年Major F.Hruschka 奥地利 )的三大发明,才使蜜蜂饲养技术突飞猛进。其后每一项新技术的应用都引起一场蜜蜂饲养及产品采收技术的革命。如蜜蜂人工授精技术的日臻完善使得蜜蜂育种周期大大缩短。新品种不断涌现,使人们远离了漫长的等待,也不再用为寻找理想的隔离区发愁。

  将蜂群运至距离较远、有大片蜜源植物的地方去获取蜂产品和进行繁殖,这种饲养方式叫转地饲养,又叫放蜂。放蜂最早出现在埃及尼罗河流域,至今已有3000余年的历史了。放蜂可使蜂群提前繁殖,甚至不需进行渡夏或越冬,蜂群的生产期可提早或延长,这样一来能够充分利用各地的蜜源,使蜂群提高产量和加速发展。放蜂分短途和长途两种。短途转地又叫小转地,特点是转运范围小、运程近、中转少、费用省,有一两个主要蜜源和辅助蜜源的地区可以采用。长途转地又叫大转地,一般要经一次或多次中转,历时两天以上才能到达新场地。大转地的特点是转运范围大、运程远、中转多、适宜蜂群数量多、管理水平高、流动资金足、运输条件好的蜂场采用。

  在咱们中国,大的放蜂路线主要有东线、中线、西线和南线,东线指的是元旦前后蜂群于福建、广东繁殖,2月底3月初到浙江、安徽南部采油菜蜜,4月中旬到江苏南部采甘蓝型油菜及紫云英蜜;5月初到苏北、山东采刺槐蜜,6月进入黑龙江、吉林长白山区椴树产地利用山花繁殖,7月采集锻树蜜,8月底9月初在吉林、辽宁或内蒙古采向日葵蜜,11月中下旬再回到福建、广东繁殖。中线:11月底或12月上旬到广东、广西采集油菜、 紫云英蜜以繁殖蜂群,翌年2月底到江西、湖南采油菜蜜,3月底到江西中部、湖南洞庭湖区、湖北采紫云英蜜,4月下旬到河南采刺槐蜜,5月下旬就近采枣花蜜,6月中下旬到北京、河北、山西等地采荆条蜜,7月底8月初到内蒙古采向日葵、乔麦蜜,最后返回广东、广西。 西线:蜂群于12月初到云南利用早油菜花期繁蜂, 翌年1月底或2月初到四川成都、重庆一带采油菜蜜,3月下旬到江西南部采油菜蜜,4月运至汉中盆地或甘肃境内采油菜蜜,5月后接采狼牙刺、刺槐、紫苜蓿及山花蜜,7月到青海采油菜蜜或进入新疆吐鲁番采棉花蜜。 南线:2月下旬到江西或安徽两省的南部采油菜蜜, 4月初到湖南北部、江西中部采紫云英蜜,5月到湖北采荆条或从湖南、江西转入河南采刺槐、枣花及芝麻蜜,7月底回到湖北江汉平原或湖南洞庭湖平原采棉花蜜。

  蜂,然后到苏北打洋槐,回鱼台老家,再从老家赶到河北打第二次洋槐,一年至少七个月在外放蜂。放蜂是一个大大的苦差使,长途跋涉、吃住不便……,这一切,非亲身经历无法真正体会。

  一见老陈,我们小心翼翼,成千上万的蜜蜂在周围飞舞着,嗡嗡的声音叫人提心吊胆。电话中,我们曾专门就如何同蜜蜂相处的问题请教过陈宜斗,得知一个办法:慢!我们慢动作地走过,慢动作地同他握手,就连说话都是慢慢儿地,生怕惊扰了那些蜜蜂。就这么慢慢儿地胆子逐渐大了起来,对陈宜斗的放蜂生活也逐渐地了解得更多了。通过陈宜斗的介绍我们得知,蜂场的东南方向应该开扩,西北方向要有屏障,如此蜂场既可接受充足阳光,冬季又可以避免寒风的侵袭。蜂场还要避免选择低洼地,以免因潮湿而滋生病虫害。蜂箱最好放置在落叶树下,这样夏季有良好的遮荫,冬季又不会阻碍阳光。蜂场还要具有便利的交通条件,以利蜂群及蜂产品的运输。蜂场还要避免噪音,不可靠近铁路、公路。老陈的蜂场选择的十分科学,不远处是微山湖,长满百花的湖滩地安静通风,阳光融融。

  几十年这样风里来雨里去,作为养蜂的高级畜牧师,陈宜斗早已对蜂群的习性了如指掌。听说他的爷爷,还有爷爷的爷爷都是养蜂人,而到了他这辈上,已经懂得“数学”养蜂了,什么数控调节巢温,数控虫蜂比例,数控人工孵蜂……,看来,这养蜂真的是大有学问。 我问陈宜斗:“什么叫数控”?老陈跟我说:“蜂群的排列、巢础、蜂群的检查、蜂群的合并、蜂王的诱入、巢脾的修造、盗蜂的防止、蜂群的饲喂等等,都可以用数的办法来进行管理”。说白了,就是什么事情都用数字说话。用数字说话有什么好处?老陈介绍得挺简练,有了数控可以实现统筹管理,可以根据放蜂的具体情况最大限度地发挥人的作用,最大效率地养蜂。

  陈宜斗的学问不仅仅体现在养蜂上,他对市场的了解也非同一般。他告诉我,蜂产品是我国的特产,我国年产蜂蜜20万吨,蜂皇浆1000余吨,花粉和蜂胶我国也是主产国。同时,我国还是蜂产品出口大国。但是目前我国蜂产品却陷入内外交困、步履维艰境地,归结起来其主要原因是出口遭遇低价倾销、质量标准被抬高;内销消费水平低,又面临假冒伪劣狙击。与10多年前相比,我国每年出口蜂皇浆的损失约2亿美元。国内很多蜂产品生产企业,在对外竞争中常常是“同室操戈”,加上出口标准越来越高,我国蜂产品的国际市场长期疲软。在内销方面,边远地区经济水平低,对蜂产品又不甚了解,销路不畅通。而在沿海发达地区,由于市场上劣质蜂产品大行其道,消费者是躲之惟恐不及。另外,目前我国蜂业从业人员大约30万人,其中25万左右的蜂农自身素质较差,越来越不适应不断发展进步的社会。他们整体文化素质比较低,50%的人只有初中以下文化程度,其中还有不少文盲。还有技术水平低。绝大多数蜂农只是从师学艺,缺少先进理论。再有就是信息观念、市场观念差,经营意识薄弱……。这些也都制约了我国蜂业的发展。

  陈宜斗蜂场的那块儿地方很是开阔,站起身来极目远眺,依稀能够望见远处山峦的轮廓。可我却无法想象,终日养蜂卖蜜的老陈看得更远,关于养蜂行业目前的问题,思考得这样多、这样深刻。

  来采访老陈之前,我们就做好了跟养蜂人一起过夜的准备。陪同我来的济宁电视台记者刘武宁从家中拿来了200瓦的电灯泡,晚上采访用。三间帐篷、几张木板床,还有过日子用的家什……,野地露营看上去已经准备就绪了。夕阳和着梆梆梆的切菜声与均匀细微的蜜蜂的轰鸣,柔柔地洒在我们湖畔的宿营地,我十分幸运地拍到了胶片才能达到的效果,因为夕阳把一切都染成了金色,一排排的杨树构成了一幅层次感很强的画面,无数镀着金边的蜜蜂在远距离的镜头中,竟然像浪花一般活跃起伏。陈宜斗带着草帽,黝黑的脸色在这浪花中正像是被冲击的礁石。

  黄昏的那一刻短暂时光很快过去,夕阳渐渐收回了那梦幻般的金色。我还没有回过神来,可怕的恶梦开始了。

  一直小心的我突然咋呼起来——腿上一疼,我终于被蜜蜂蜇了!来这之前为了预防蜂蜇,我可还特意穿了一条厚厚的牛仔裤呢。使我没想到的是,这穿透裤子蜇我的不是蜜蜂,而是当地的微山湖蚊子!我活该倒霉,来之前忘了它的大名,没有准备任何预防措施。我家里有一瓶刚刚买的灭蚊剂,要是带来该多好啊。一位当地的农民听说我们准备在这里住,笑着摇了摇头:“哎呀,蚊子很多,我们这的蚊子曾经叮死过驴”!

  夜色渐渐地浓了起来,蚊子嘤嘤声一下子盖过了蜜蜂的嗡嗡声,我开始相信那位农民的话了。我四周的蚊子就象从地底下一下子冒出来一般,你的手臂伸出去,不用多,只用零点一秒钟便会布满蚊子。你的手掌往左、往右、往上、往下,只要轻轻地一挥,就一定能感觉到密密麻麻、撞击手掌的感觉。我想,两城乡那头可怜的驴不是被叮死的,或许是被吓死的。蚊子欺生,老陈他们虽然也是不停地拍打,但好像很能适应,这些蚊子似乎看好了城里来的人皮肉肥嫩,入口香甜,从四面八方向我们发动了疯狂攻击。晚上我要拍陈宜斗查看蜂箱的镜头,还要在帐篷里采访,亏了有一位蜂场帮忙的人拿着扇子一刻不停地上下煽动,方才得以幸存。

  就在一心躲避蚊子的过程中,蜜蜂又出来捣乱,我扛着摄像机拍摄的当口,突然感觉到大腿内侧有一个东西在爬,朝上爬!电光火石般我的脑子里闪出一个词:蜜蜂!头皮一下子麻了,我相信,世界上最恐怖的感觉莫过于此。只一下子我一头汗便涌了出来,我想,再过一秒钟它一定会狠狠地给我来一下子,我咬着牙颤声说:“有蜜蜂”,有人问:“在哪儿”?我说:“裤子里”。跟我同来的记者孙希超闻声跑了过来,热心的小孙干出了一件更加恐怖的事儿。人家一上手就照着裤腿子一顿猛拍,拍完不说还给你抖落,天那,我吓得差点昏过去,这哪里是帮忙,这不是摆明了逼人家蜜蜂咬人吗?我悲痛地大声断喝:“不要拍,不要拍”!我颤抖地脱下裤子后,一只蜜蜂有气无力地飞走了,它好像是被拍晕了,忘了给我一口。而我,大口地喘着粗气,茫然若失!

  一阵凉风轻轻地吹起,无法入睡的我们一边拍打着蚊子一边聊天。这时我才发现,天空的星斗那样的明亮,我们讲起鬼的故事,讲起爱情故事,讲起童年的故事,风,把阵阵的笑声吹到很远很远的地方。

  陈宜斗帐篷里的灯光把旷野衬托得格外黑,放蜂不是什么重体力活,但却很熬人,得能耐得住寂寞。也许粗茶淡饭、蚊叮虫咬、孤灯只影对陈宜斗来说都算不了什么。我想,没有我们在这里捣乱的时候,这里一定十分的安静,一个人一年大部分的时间都在这样的环境里,老陈会有寂寞的感觉吗?

  如果你想睡觉,手便没法再摇扇子。蚊帐里也有蚊子吗?有!我把蚊帐的四周掖好,在里面打了一个多小时的蚊子。后来我感觉蚊帐里面好像还有四五十只蚊子,但我已经有一种很幸福的感觉,完全可以放心入睡了。记得在家里的蚊帐中,即使有上一只蚊子,也会搅得你无法入睡,可在微山湖畔的野地里,当你发现你的蚊帐外面有几十亿的蚊子正拼命地往里拱,嘤嘤的声音变成嗡嗡的声音,好似野兽在周围低声呻吟,你会知道,选择蚊帐里的几十只蚊子是明智的。也许是累了,我把自己的身体交给蚊帐里的几十只蚊子,很快睡了,蚊子很给面子,吸血的时候没有打搅我,我睡得很香。

  东方露出鱼肚白,微山湖的晨风沁人心脾、凉爽怡人。大早醒来的我,坐在一条舢板上,随陈宜斗向微山湖的深处划去。

  微山湖好大呢,小船慢慢穿过两岸大片大片的荷花,绿叶的衬托下,洁白的荷花沾着露水,有时一阵微风吹过,柔软的花瓣四散飞舞,露出中间金黄的花蕊,像凌波仙女在火焰边齐舞。船头前面是刚刚冒出的一轮旭日。行驶在荷花丛中,耳畔除了舢板破水的声音,就是四周百鸟的鸣叫,空气中洋溢着淡淡的荷花清香,这是我所感受到的最动人的清晨,就为这,昨天晚上被蚊子叮了一百多个包,我也觉得值。

  蜂蜜是蜜蜂采集植物的花蜜或分泌物,经过充分酿造而贮藏在巢脾内的甜物质。李时珍在《本草纲目》中阐述蜂蜜为“清热也,补中也,解毒也,止痛也”。代中医认为,蜂蜜主要能防治胃肠道疾病、神经系统疾病如失眠、头痛等。花粉是植物雄性器官——雄蕊的花药产生的生殖细胞,它包含着孕育一个植物新生命所需的营养成分。蜂花粉则是蜜蜂从植物雄蕊上采集的花粉粒,经过蜜蜂向其中加入花蜜和唾液而形成的不规则扁圆形的团状物,据说不仅有保健作用还有美容的作用呢。微山湖里有的是荷花,过去年年岁岁、花开花落,除了观赏采藕,再没什么更大的用处了,陈宜斗来了,很快他的蜜蜂们便从中采出了好东西——荷花花粉。每天早晨太阳刚刚升起的时候,陈宜斗的蜂箱里便会出现一层层金灿灿的荷花花粉。尝一口,荷花花粉很甜,但不是糖那种甜,是润甜清香,哎,荷叶的清香!老陈的这种荷花花粉在市场上十分俏销,一个原因是由于产荷花的地方并不太多,荷花花粉也不多,再一个因为消费者看好了荷花花粉的保健作用。这两年,四处放蜂的同时,陈宜斗开发了不少蜂产品。像天然蜂巢蜜、饮料类、酒类、蜂胶,陈宜斗说:养蜂业就是这样,搞蜂产品的深加工就是为了开拓市场空间,增加经济效益。

  一盒盒一瓶瓶的蜂产品包装上,你都会发现这醒目的陈宜斗字样,“陈宜斗蜂蜜”、“陈宜斗蜂巢蜜”、“陈宜斗蜂王浆”,要说老陈也真会玩花样,他光着膀子,千万只蜜蜂附在他的身上、头上、脸上,这“万蜂附身”的绝活被拍成照片,印在陈宜斗蜂产品的包装上。老陈跟我说,这样做是为了让消费者看一看,他们买的蜜是一个真正的养蜂人的辛苦奉献。“万蜂附身”看上去虽然吓人,不过人与自然融合的感觉却象征着他产品的纯正。用陈宜斗做商标,为的就是告诉别人,你买的所有蜂产品我都以我的名义做担保,你买的商品觉得不错,不要忘了那是我陈宜斗做的;如果产品不好,骂也骂陈宜斗。以自个儿的姓名做商品的品牌,对一个农民来说,体现的是一种实实在在做事儿、认认真真做人的纯朴想法儿。不过面对当今市场上那么多假劣产品,陈宜斗牌系列蜂产品能够得以长期畅销,靠的也就是这种视产品的信誉如自个儿的名誉一样的经营理念。

  这两年,济宁市养蜂的产量,从二三千箱发展到一万多箱,靠的就是陈宜斗的带动。为了让更多的人认识蜂产品的好处,打开销售市场,陈宜斗走街串巷、送人品尝、发表文章做宣传、进京参加农博会找老外……在他看来养蜂业是朝阳产业,下一步在国际市场上很有竞争力。老陈在他的帐篷里跟我说:“美国第一个反倾销案就是蜂产品,为啥,咱们的蜂王浆一百多,在美国要卖三四千,他们竞争不过咱,入世后就是机遇”。近些年来,发达国家的养蜂业伴随着农业的发展不断发展,表现为规模扩大化、管理现代化、生产机械化、蜂具标准化、产品优质化。如蜂王浆,我国的总产量和世界贸易额均占世界总量的90%以上,按说中国应该左右国际市场,但实际情况恰恰相反,从出口量、出口价格到化验标准我们都受到不平等待遇,甚至要听从进口国的摆布。为什么?关键就在于很多地方蜂产品的生产还处于无序状态,还没能实现蜂业发展的产业化。

  放蜂是一举数得的好事,有专家估算,蜜蜂为大田作物、油料作物、果树瓜类、中药材、经济林木等传花授粉,这种潜在的效益是蜂产品本身价值的几十倍,这两年蜜源不断减少,养蜂是越来越难了。老陈很着急,他举例说:“路边上二公里槐林,一年能产6万斤蜂蜜,效益就是20多万元,可现在都换成杨树林、经济林,有的干脆就秃了,关键就是很多人意识不到这养蜂的效益和价值,更没有意识到养蜂所带来的巨大的社会效益”。

  “采得百花成蜜后,为谁幸苦为谁甜”。50岁,知天命的年龄,终日这般行走江湖,按说也该放手让孩子们顶上,自个儿歇歇了,老陈却不服老,苦中有乐,眼下除了放蜂卖蜜,他还举办蜂友联谊会、成立养蜂合作社、给有关部门写信要求保护蜜源,他要让更多的人认识养蜂诱人的市场前景。对于未来陈宜斗信心十足,他告诉我:“目前,我国蜂业生产主要以蜂产品获得经济效益,但对深加工哪些产品效益好关心得较少,特别是蜂农一般不注重市场对蜂产品的供求情况,由此而造成收益低下。加入WTO后,蜂产品面临来自国内外市场的需求与竞争, 只有主动地、及时地调整产品结构,按市场的需求开发优质产品,才能获得较好的经济效益。如我国生产的巢蜜、蜂王浆冻干粉就受到国内外消费者的青睐。同时要看到我国在蜂产品开发方面仅有少量产品达到国际先进水平,其它大多数是原料或半成品出口,所以发展主导产品是抢占市场的长远战略”。如何扭转蜂产品内外交困局面?老陈认为,首先要加强宏观调控,要从政策措施上遏制低价出口势头,必要时可成立蜂产品产销联合体,统一定价、统一销售渠道。再有就是提高质量。应禁止蜂农在养蜂防病治病过程中超标使用农药,避免蜂产品中抗生素和农药残留量过高而影响质量。第三,要规范竞赛程序。分散在蜂农手中的蜂产品常会有不合格产品,由于通过中间商不加区分的收购,使质量难以保证。所以,除提高检测手段,还应对市场秩序加以整顿。第四,加强科研开发。重视对蜂皇浆、蜂蜜等蜂产品的二次开发,大力生产一些服用方便的剂型,如粉剂、颗粒剂等速溶制品;咀嚼片、胶囊等固体制品,以及各种剂量的液体制品。在外销产品方面,逐步采用新型包装材料,做到防碎、防毒、保质保鲜力强,缩小与国际产品包装差距。第五,强化消费意识。在净化市场、驱逐伪劣产品基础上,广泛宣传蜂产品的营养保健功能,让国人逐步认识到价廉又物美的蜂产品,从而扩大蜂产品国内销路

  蜜蜂群体中存在着三种不同类型的蜜蜂,它们分别是蜂王、雄蜂和工蜂。蜂王是蜂群中唯一生殖器官发育完全的雌性蜂,其最主要职能就是产卵生育。雄蜂是蜂群中的雄性公民,它一生的职责就是和蜂王交配,以至最后死亡。工蜂是蜂群中的劳动人民,蜂群生活所需的一切物质均来源于工蜂的辛勤劳动。工蜂出生后4、5天就忙着照顾幼蜂、加工蜂粮、酿蜜、打扫卫生,18天后再转到外勤工作,一直累死在百花丛中或返家的路上……。从小曾经梦想当一名建筑师的陈宜斗,如今把就自己比作这样一只工蜂。

  老陈后来给我写过一封信,信中说他告诉很多蜂友,山东电视台《乡村季风》的肖东坡老师人很好,很同情他们,是他们一个战壕里的战友。每当想起这些,我心里都感到很温暖也很惭愧。在我力所能及的情况下,我很愿意为我们有着辉煌前景的“甜蜜事业”尽一份绵薄之力,但在大多数的情况下,我只能把他给我的那份信任与友谊深藏心间。当初拍摄编辑陈宜斗那条片子时,我在导语中这样写道:“在人们的印象中,放蜂人的生活是枯燥乏味的,我见到陈宜斗之前也是这样想,而当我在微山湖畔,与这位老人共同渡过几天放蜂生活之后,我却深深地被他精湛的养蜂技艺、执着的追求精神和乐观的人生态度所感染,我想说:他的生活是精彩的”。

责编:乡约

1/1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