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乙亥·1995(上)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4月09日 14:53 来源:CCTV.com
     
    [内容速览]1995年春节,香港电影《红番区》作为贺岁片在国内上映,中国人开始熟悉电影贺岁的概念。在北京,一家名叫瀛海威的网络公司成立,虽然此时的互联网在国内还很稚嫩,但随后它彻底改变了人们的生活方式。

  1995年1月31日,农历乙亥年正月初一。

  这一年,有五分之一的北京人打长途拜年。十年前,北京近一半的长途电话需要话务员人工接转,用户挂一个长途电话需要等几十分钟。到1995年春节,北京长途电话可以直拨全国2000多个城市、县,230多个国家和地区。

  春节前,中国第一架民工返乡的包机从深圳机场起飞。一位老家陕西的民工在电视新闻中说:“最主要的是坐飞机速度快,快去快回,春节一过还有个大工程等着开工呢”!民工们已经逐渐接受了时间就是金钱、时间就是效率的观念。从这以后,四川、湖南、湖北、安徽等地民工包机返乡的航班数量逐年增多。

  更多的打工者还是出现在火车上。这一年的春运,全国铁路旅客运量达到14.28亿人次,比上一年增加两亿多人次。

  春节前夕,《北京青年报》的摄影记者卢北峰和同事王林、袁力赶到北京火车站站前广场,准备采访春运。卢北峰三人选择追踪拍摄四个来自重庆江津县吴市镇的打工者,原因是“他们有顽强的回家意志”。陈绪芬、伍小萍、罗培秀和秦维兵四个人早晨两点来排队也无法买到票。11点的时候,他们买了高价票,98元的硬座票花了200元。

  从卢北峰一路拍摄的照片中,我们可以看到打工者回家路上的辛酸与喜悦。

  由于沿途不断上人,火车严重超员,所有的地方都挤满了人。

  罗培秀上车时挤出了一身汗,又受了冷风,再加上一夜没睡,病倒了。

  39个小时后,列车到达重庆火车站。一行人又坐上了三轮车。临到家前,吴晓萍在镇上给家人采购了礼物,一包薄荷糖1.5元,一包花生糖3.4元,一块香皂2.2元。

  穿越田埂的时候,陈绪芬加快了脚步,她已经一年多没有见到儿子了。和儿子亲热后,陈绪芬开始认真地检查儿子的识字情况。卢北峰在文章中描述说:回家的一路上,陈绪芬的眼睛都蒙着一层雾蔼,只有见到儿子,她的眼睛才焕发出光泽。

  春节前后,香港电影《红番区》 以“贺岁片”的名义引进内地。《红番区》由香港演员成龙和梅艳芳主演,讲述的是香港警察马汉强在美国纽约勇斗黑帮的故事。《红番区》当年全国票房收入仅次于好莱坞大片《真实的谎言》,位列第二。

  “贺岁片”的说法来自香港,从80年代开始,每到岁末,香港演艺圈内的一些明星都会自发地凑到一起,不计片酬,拍几部热热闹闹、喜气洋洋的影片献给观众。这些电影基本上都是喜剧,都有一个圆满的结局。

  在《红番区》进入内地以后,内地贺岁片《甲方乙方》、《不见不散》、《没完没了》、《手机》等相继出炉,成为普通百姓春节中的又一个选择。

  1995年,世界电影诞生一百周年。《真实的谎言》、《狮子王》等十部美国好莱坞大片进入中国。获得第67届奥斯卡6项大奖的电影《阿甘正传》也被引进中国。

  《阿甘正传》根据美国作家温斯顿•格卢姆的同名小说改编,通过对一个智商为75的智障者生活的描述,反映了美国生活的方方面面。在影片中,阿甘被塑造成美国人理想的美德化身,他诚实、守信、认真、勇敢,重视感情,什么都不顾,只知道凭着直觉在路上不停地奔跑,最终在生活中一步步都获得了成功。

  在美国,以电影为主的文化产品排在航空业和食品业之后,成为一项重要的出口内容。它同时还为美国提供了1700多万个就业岗位。美国学者沃尔夫说:“文化、娱乐——而不是那些看上去更实在的汽车制造、钢铁、金融服务业——正在迅速成为新的全球经济增长的驱动轮。”

  在美国电影进入中国的同时,中美关于知识产权的谈判也在紧张地进行着。

  从1989年开始,美国将中国列入“观察国家”名单,指责中国对美国产品设置壁垒,对美国知识产权保护不力。

  2月26日晚11点多,中美双方达成《中美知识产权磋商协议》,结束了第二次中美知识产权的争端。

  在北京,双层大巴越来越多。90年代初。北京开辟了公主坟到八王坟的"特1路"双层公共汽车。到1995年,已经开辟"特"字头双层公共汽车线路7条。

  这时候,一个普通售票员的名字开始频频出现在媒体上,她是北京市公交总公司21路公共汽车售票员李素丽。

  高考时,李素丽报考了北京广播学院播音系,以12分之差未能考上大学。落榜后的李素丽当了一名公交售票员。

  在中央电视台《焦点访谈》节目中,我们能够看到关于李素丽的报道。

  同期声:在售票员这个平凡的岗位上,李素丽努力帮助所有的乘客。老幼病残孕,最怕摔怕磕怕碰,李素丽就主动搀上扶下;上班族急着按时上班,李素丽见到他们追车就尽量不关门等他们;外地乘客既怕上错车,又怕坐过站,李素丽百问不烦,耐心帮他们指路,还记着到站提醒他们下车;遇到堵车,她就拿出报纸、杂志给乘客看,以缓解他们焦急的心情;看到有人晕车或不舒服想吐,她会及时地送上一个塑料袋;遇到不小心碰伤的乘客,她赶紧从特意准备的小药箱里拿出常备的“创可贴”;李素丽赢得了广大乘客的尊敬。

  从1992年起,李素丽先后荣获“首都劳动奖章”、“全国五一劳动奖章”、“全国职业道德标兵”、 “全国劳动模范”等荣誉称号。李素丽后来在采访中这样说道:当了售票员以后,当自己为乘客服务时,感觉自己既是播音员,又是主持人。

  这一时期,一大批英模活跃在传媒上,几乎每一行都有学习的榜样。他们是人民的好干部孔繁森、见义勇为的好战士徐洪刚、好军嫂韩素云、挖井不止的“模范团长”李国安、“辛苦我一人,方便千万家”的房屋维修工徐虎。

  这是一张普通的聚餐照。3月8日,北京姓贾的一家人准备庆祝一番。几天后,在北京铁道附中上学的女儿贾国宇将出国参加英语竞赛。就在用餐的时候,桌上的卡式炉燃气罐发生爆炸,17岁的贾国宇面部和双手被严重烧伤。

  7天后,是三一五国际消费者权益日。这一天,全国各地都在举行活动,宣传上一年中国政府开始实施的《中华人民共和国消费者权益保护法》。中国消费者协会的信息显示,产品的质量问题占投诉总量的66.73%。

  卡式炉是一种便携式的灶具,自身携带有一罐可以燃烧的气体。卡式炉的质量问题,导致贾国宇被毁容。事情很快成为媒体报道的热点,中央电视台的《与你同行》栏目也报道了这件事。

  同期声:贾国宇原本是个漂亮活泼的女孩子,自幼她就是父母的掌上明珠,在无忧无虑中度过了她的童年和少年。贾国宇现在每天仍戴着沉重的加压面套,每天父母都要用3个小时为她拆面套、上药、戴面套,每天的三顿饭都要由母亲把食品掰成碎片,她才能吃得下去。6月4日,她戴着面套度过了18岁的生日,18岁的她还将有长长的一生。

  不久,贾国宇一家将餐厅和卡式炉生产厂家告上法庭,在起诉书中,除了通常要求的赔偿,贾国宇还要求被告赔偿精神损失费65万元。

  两年后的3月15日,贾国宇案开庭。她的父亲坐在原告席上,贾国宇这一天上学去了。庭审中贾国宇的父亲吃了多次速效救心丸,旁听席上的母亲心神不宁。

  法庭最后判决,原告贾国宇获得赔偿270,000多元,其中包括精神损害赔偿金10万元。这是中国法院判付的第一笔精神损害赔偿金。

  2000年6月,最高法院制定关于精神赔偿使用法律问题的解释,其中明确规定,对侵犯他人生命健康权的,可提起精神赔偿。

  贾国宇在宣判当年参加了高考,但是她已经不能报考自己最喜欢的英语专业。后来他考上考上了一所大学,读的是数学系。因为害怕阳光,贾国宇每天上学仍然需要戴着帽子和口罩。

  在北京的中关村,销售电脑的公司越来越多。进入90年代,电脑由办公室逐步开始进入家庭。

  作家邓贤是最早用电脑写作的一批作家。使用电脑后,邓贤写字速度从每小时1500字提高到3000字,他感觉到“生命内涵因此扩大若干倍”、“比别人多活了一次。”

  最初家用电脑的使用者是一批记者,作家和科技人员,平时以写稿为生的文字工作者,经常要改稿抄稿,电脑快捷的输入与编辑功能,加快了很多人的工作进度。

  邓贤后来用电脑完成了《中国知青梦》一书的写作,他回顾用电脑的历程说:“原先并没有买电脑的打算,更准确地说是没有这笔钱,只是跟朋友看看,满足好奇心,谁知一看就不可收拾,我心里有个强烈的声音说:你不能没有电脑!……”

  这一年,电脑商在中国销售出100万台电脑,进入家庭的电脑已达300多万台。

  电脑也改变了一个女大学生的命运。

  5月,清华大学一位名叫朱令的女大学生,突然头发脱落,全身痉挛,送医院后陷入昏迷之中。医院反复检查,没有找到发病原因,无从下药。

  朱令高中时的一个同学正在北京大学学习,他将朱令的症状发送到北京大学的互联网上,求助于世界各地的网友。几个小时后,数以百计的诊断信息就从世界各地传到电脑屏幕上,不少信息都认为朱令可能是铊中毒。

  根据互联网得到的信息,医院随后确诊,朱令的确是铊中毒,并开始对症下药。来年一月,朱令出院。

  正是在朱令发病的五月,首都体育馆北1500米,出现了一家名叫瀛海威的网络公司,它是中国最早的互联网接入服务提供商。

  瀛海威公司的创立者是32岁的张树新,她后来这样描述创业时的情形:我是凭直觉撞入因特网的,当时没有明确的目的,也没有想清楚做什么,只是感觉到我们这群人要想获得很好的商业机会,一定要做一件迎合经济变化的事情。

  很快,瀛海威就有了4万多用户。但在当时的中国,人们对互联网还非常陌生。在一个专题片中,我们可以看到,瀛海威的员工正在介绍什么是互联网。

  瀛海威要做的还是启蒙的工作。在很多早期网民的记忆中,瀛海威就是网络的代名词。当时网民可以通过电话线登陆到瀛海威的站点之后,再接入到国际互联网。当时的网速仅仅33.6k,网费却需要一小时十二元。

  互联网被形容为信息高速通道,但等待几乎是每个网民最初记忆中的关键词。如果要下载一张照片,花费的时间至少是三四分钟,有时候甚至要15分钟。一些人甚至觉得浪费时间而拒绝了互联网,当时的人们不会想到,互联网将在未来的十几年彻底改变中国人的生活。

  2004年6月,中国上网人数达到8700万人。也是在这一年,瀛海威因经营问题,被北京市工商局注销。张树新后来说:“在错误的时间、错误的地点做了一件正确的事。那就是一段个人经历,失败和成功都是个人财富。时代恰好需要在这个时候有人来扮演一个角色,而我刚好碰上了。”

  在世界科技日新月异,财富日渐增长的同时,不安的因素也在持续增加。

  3月20日,日本奥姆真理教发动东京地下铁沙林毒气攻击事件,造成12人死亡及上百人受伤。

  4月19日,美国俄克拉何马州联邦大楼发生爆炸案,造成168人死亡。

  6月29日,韩国三丰百货大楼倒塌,造成501人死亡,937人受伤。

  5月,对中国体育来说,是收获的季节。

  在瑞士洛桑,中国羽毛球队以3比1击败世界劲旅印度尼西亚队,实现了中国羽毛球队历史性的突破,第一次捧回了象征世界羽毛球整体实力的苏迪曼杯。

  在韩国汉城,中国围棋手马晓春以3比1战胜另一位中国棋手聂卫平。夺得第六届“东洋证券杯”世界职业围棋锦标赛桂冠。马晓春成为中国围棋史上第一位世界冠军。

  这是中国乒乓球队在河北正定备战天津第43届世乒赛的情形。6年前的第40届世乒赛上,瑞典男队把中国军团赶下男子团体的宝座,并实现三连冠。这一次,中国乒乓球男队决心要在家门口夺冠。

  5月初,43届世乒赛在天津举行,到5月8日之前,中国队已经夺得6项冠军,只剩下最关键的男子团体赛,中国队和瑞典队之间的巅峰对决。

  《中国体育报》的女记者夏娃为我们描绘了决战前六小时,中国乒乓球男队的情形。

  13:00,在电梯间里一位带证件的保安人员说,蔡振华在6楼过道里走到今天凌晨3点。

  13:30,蔡振华宣布开会,他面露笑容。

  14:00,详细布置技战术,先看瓦尔德内尔发球专辑。马文革、王涛、丁松、刘国梁的眼睛始终不离电视屏幕。

  15:00,丁松在房间里粘球板,他还不知道自己今晚上不上。

  17:00,中国代表团团长李富荣宣布中瑞决赛上场队员名单,王涛打第一盘,马文革打第二盘,第三盘单打丁松上。

  19:00,中国男队期待已久的夺杯之战打响了。

  这场比赛双方实力相当,打得难解难分。一开局王涛对瓦尔德内尔,便以1比2失手。

  第二盘马文革对佩尔森,在领先状态下反以22比24输掉一局,但他连赢两局,拚下1分。

  第三盘,中国队的奇兵丁松出场,他以削攻结合的打法,靠发球、削球的旋转变化取得主动,伺机削中反攻,在卡尔松身上取得了一分。

  第四盘马文革却以1比2输给瓦尔德内尔。

  场上的局势令人窒息。从《北京青年报》记者卢北峰拍摄的照片上可以看到,紧张的场面让一贯冷静的主教练蔡振华方寸大乱。

  第五局,王涛没有手软,连胜两局,为中国队夺得宝贵一分,使中国队以3比2险胜瑞典。中国男子乒乓球队夺回阔别6年之久的斯韦思林杯。最后一球,王涛侧身正手拉直线得分后,扔掉球拍躺在地上的一幕,成为中国乒乓球再度崛起的经典画面。

  10年后的一次采访中,王涛表示,43届世乒赛是他运动生涯中最困难的一场比赛。他这样描述当时自己躺倒地上的心情:“我们压抑了6年,从那时候开始,欧洲的运动员再也不敢低头看我们了。”

  就在中国男子乒乓球队获胜同一天,许多音乐爱好者听到了一个悲伤的消息。

  在泰国清迈,华人乐坛的巨星邓丽君因气喘病猝发去世,年仅42岁。

  从70年代开始,台湾歌手邓丽君就是享誉华人乐坛的歌手。有一种说法是“凡有华人处,便有人能吟唱邓丽君的歌”。

  在80年代初,邓丽君的歌曲传入大陆。听邓丽君的歌曲成为很多年轻人的爱好。内地音乐工作者也开始模仿邓丽君的声音,抒情歌曲开始流行。乐评人金兆钧评价邓丽君说:“集五十年之大成,成一代歌后”。

  一年以后,香港导演陈可辛拍摄了电影《甜蜜蜜》。电影中,正是邓丽君的去世,让离别的男女主角重新团聚。电影从另一个角度向邓丽君这位华人乐坛的巨星表达了自己的敬意。

责编:红立

1/1页
BlobNotFoundThe specified blob does not exist. RequestId:6621964d-301e-00a4-3074-71028d000000 Time:2019-09-22T18:35:57.8658592Z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