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丁亥·1947(下)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4月09日 14:30 来源:CCTV.com

     
    [内容速览]1947年10月10日,《中国土地法大纲》正式颁布,土地改革在各个解放区普遍开展,获得土地的农民在共产党的领导下以顽强的战斗保卫自己的胜利果实。 年底,国民党军队在黄河以北全面转入防御,战争的主动权,完全转到人民解放军手中。

1947年7月12日,除苏联及其东欧盟国以及西班牙外,16个欧洲国家在法国巴黎召开经济会议,讨论美国国务卿马歇尔提出的欧洲复兴计划。

第二次世界大战使西欧经济遭受巨大损伤,战后恢复和重建十分艰难。 年初,罕见的严寒袭击西欧,西欧经济濒临崩溃。

参加巴黎会议的欧洲国家,向美国提出一个互助和自助的计划。年底,美国国会批准通过了《1948年对外援助法》,美国将在15个月内向欧洲提供68亿美元赞助,并保证在以后的3年中每年给予援助款项。这个援助措施被称为“马歇尔计划”,成为二战后西欧经济复兴的关键。

这一年,金陵大学理学院教育电影部教师孙明经用摄影机记录下南京的风貌:儿童节的菊花大会,中山陵游人如织,在美国基督教会主办的金陵女子文理学院里,学生们在草坪上举办五月花舞会。

孙明经镜头之下的校园,没有反饥饿游行时的混乱。在美国基督教会美以美会创办的金陵大学里,学生们衣着鲜亮,生活优越。

后来,这部名为《民主先锋》的彩色纪录片在美国上映。片子中,在展现教会学校安稳情形的同时,以更多的篇幅讲述了中国的现状。

同期声: 中国需要更多的食物,强大的工业,民众需要更好的医疗卫生,以及教育、信息,还有更有效率的政府。

这是国民党中央电影摄影厂拍摄的一段新闻。

同期声:

7月22日,南京的气候高达华氏115度,在这热浪里,中国的老友魏德迈将军以美国总统特别代表的身份飞到南京。政府要员冒着溽暑赶到机场亲来欢迎。魏德迈这次来华预断只有6星期的时间,奉命来调查中国与朝鲜的一般情形,明了中韩两国的实况和未来复兴能力。

魏德迈来到中国后,国统区各大报纸纷纷推测:认为魏德迈访华意味着美国对华政策的改变,美国将大量增加对国民政府的援助。

一个月内,魏德迈先后走访了南京、上海、台湾、北平、沈阳、抚顺等地,他得出结论:国民党军队兵力虽占优势,但战略主动权则掌握在共产党之手。

同期声:

在我军的强大攻势面前,敌人骇得胆战心惊,狼狈奔逃,把美国武器丢得遍地皆是,我们到处收拾这些美国武器。这些新式的榴弹炮,都是从美国渡过太平洋运到中国来的,现在经过蒋介石的手,又把它送到人民解放军手里了,要是美帝国主义看到这段影片,作何感想呢?

这段由东北电影制片厂拍摄的纪录片《民主东北》,5月,东北民主联军发动夏季攻势,到7月1日,东北民主联军歼灭国民党军队8万余人,迫使国民党军队收缩于长春至大石桥、沈阳至山海关铁路沿线。

在中原,刘邓小平大军进入鲁西南,挺进大别山,人民解放军的战略进攻由此拉开。

夏天,在河北西柏坡村的一个打谷场上,中共中央召开了全国土地会议。10月10日,《中国土地法大纲》正式颁布,中国共产党继上一年发出“五四指示”,提出 “耕者有其田”之后,进一步提出“平分土地”。

乡村里,贫农小组会,诉苦大会频繁召开。很多一年前已经被村民斗争过的地主,再一次成为斗争对象。

同期声:

千年的冤要伸,万年的仇要报,被压迫的农民一致起来和吃他们肉、喝他们血的恶霸地主进行无情的斗争。

正在华北地区考察的美国记者贝尔登敏锐地感觉到,这场革命不仅将使农民获得赖以生存的土地,还将使地主失去村庄里的领导权。

每一个完成土改的乡村,都会以选举的方式产生新的领导。贝尔登在自己文章中写道:“民主的工具突然塞到落后的农民手中,他们一时还不知如何运用。农村的选举办法形形色色,有时简直很滑稽。”

杰克•贝尔登 《中国震撼世界》

此时的农村仍然沿用 “烧香窟窿”、“豆选”等投票方式,候选人除了挨家挨户拉选票,也会以演讲的方式进行竞选。演讲的内容通常是:“我要保卫翻身果实;我要带领大家狠狠地打击蒋介石”“,并且几乎每一位候选人的竞选纲领中都包括一条——“拥护共产党,跟着毛泽东”。

同期声:

他们吹起了喇叭,打起了鼓,举行庆祝胜利大会餐。他们第一次这样的大声欢笑,他们欢笑自己的翻身,欢笑劳动人民的伟大胜利。

在农村,由于交通不便,到各村开展普选要花费不少时间,但动员老百姓参加投票却不用花费太多周折,在农民单调的生活中,选举是件新鲜事,在第一回选举时,一个村往往有百分之八、九十的人参加。贝尔登注意到:“这股新鲜劲儿一过,有些人就觉得,把下地干活的时间花费在选举上实在不值得。选举一结束,他们就认为万事大吉,不再去监督他们的官员。”

此时的农村流行着这样一个口号:“组织起来赛机器,互助合作,共同富裕。”

由于青壮男子大都上了前线,牲畜也被征用去运送军需物品,很多不出家门的妇女被动员下地干活。农民开始以生产互助的形式组织起来,共同耕种土地。贝尔登在河北磁县看到,14个村庄的两千多农民,共同耕种一块土地。农民们热情高涨,唱着歌互相比赛。第一次集体劳动成功后,人们决定,今后就用这个办法干活。

贝尔登对华北乡村的考察历时近一年,他在文章中写道:无论在产棉区还是非产棉区,多数农民一年能有三斤棉花,贫苦人家曾经几口人合穿一身衣服的现象正在逐渐消失;临近年关,很多农民的家里还剩有足够吃到开春的粮食。一位叫石玉利的农民因为生活有盈余,并且由于学会了算术,开始记账了。

杰克•贝尔登 《中国震撼世界》

由于当时币值混乱,贝尔登将这户农民的收入折合成美元计算。这户六口之家的农民,耕种12亩土地,一年下来,不仅有了十几美元的收入,还有4个月的小米贮备。从前农民揭不开锅,如今可以过日子,贝尔登得出这样的结论:“农民会以顽强的战斗来保卫自己的政府,支援八路军,反对蒋介石。”

9月14日,东北民主联军发动秋季攻势,历时50多天的战斗结束之后,国民党的军队收缩到长春、吉林、四平、沈阳、锦州等34座大小城市及其附近地区。

由东北电影制片厂制作的动画片《瓮中捉鳖》,描述的就是这一时期国民党军队孤立无援的困境。

驻守长春的国民党新一军在郊外建起一座坟场,用来纪念葬身东北的将士。上一年5月,全部美式装备的蒋介石嫡系部队——新一军进驻长春。一年多之后,这支闻名于印缅战场的国民党精锐部队,陷入困守孤城的境地。

大雪后的长春天气寒冷,部队连日常的出操也省略了。新一军政工处派驻重炮营的连级指导员胡长庚,在日记中记录下部队低落的士气:“都说我来了本连以后,本连才又开始出操,连长、连副也轮流来连部睡觉了,从前每天大家什么也不管,只赌钱。”

1947年11月20日 胡长庚日记

雪后,室外温度下降到零下十五六度,由于部队冬煤不足,屋里仍然没有生火。一年来不断吃败仗,加上远离家乡、天寒地冻,士兵们思乡情切,政工干部胡长庚在日记中发泄说:“长春这个鬼地方,这座死城,这个要人毁灭的区域,这个被人唾骂的坟墓,我也要诅咒你了……功名利禄于我如浮云,还是回家去吧,做妈妈的好孩子,做哥哥的好弟弟。晚上想到回家的事,失眠半夜。”

1947年11月21日 胡长庚日记

10月22日,上海的“美琪”、“南京”、“丽都”、“沪光”四家电影院均告客满。中午12点,电影散场,走出影院的观众大都神情悲伤,很多妇女哭泣得不成样子。这一天,影片《一江春水向东流》的下集《天亮前后》首映。

《一江春水向东流》用上下两集的篇幅,讲述纱厂女工素芬与教师张忠良一家人在八年抗战中的沉浮。影片结尾,素芬发现自己的丈夫已经另结新欢,毫不关心妻儿与母亲的下落,她在绝望中投江自杀。

《一江春水向东流》连映三个多月,场场爆满。在战争中无法掌控自身命运的普通百姓,在影片中看到了自己的命运。据当时报刊统计,观众近80万人次,在上海市600万的人口中,平均每七人中就有一人看过此片。

在上海市文化协会举办的“中正文化奖金电影奖”的评选中,《一江春水向东流》荣获首奖。影片导演之一的蔡楚生面对这一奖项,却在日记中这样写道:“所可惜者仅奖镀金之牌,而不奖真金之条,否则尚有点用处。”

蔡楚生日记

此时的上海,西药盘尼西林针剂已经像黄金一样,成为硬通货在市面流通。由于法币难以保值,不仅商家囤积居奇,普通人家也将余钱大量购买商品,来应对飞升的物价。老百姓抢购日用品,文人囤积白报纸,医生囤积紧俏药品,各个行业的人都在想尽办法将手中的纸币换成实物。

上海中医陈存仁也囤积了二十桶汽油以备不时之需。

12月,法币十四万九千多元才能兑换1美金,法币形同废纸。

陈存仁不敢懈怠,天天出诊,门诊收入随行就市,大致可以应付日日看涨的物价。在他的记忆中,此时要用两三麻袋的钞票才能换到一袋米。

有些小贩把100元以下的小面额法币当作废纸收购,每斤作价2000元,而一斤旧报纸还可以卖到6000元。社会上流传一首民谣:

如今什么都值钱,只有法币顶讨厌,一捆一扎又一包,去买几根棉纱线。

如今什么都涨价,只有法币顶尴尬,一斤小票两千块,好像叫卖黄泥巴。

这一年夏天,联合国救济总署和行政院救济总署的工作结束,在行总社会福利组担任主任的刘德伟,创办上海儿童福利促进会。当时上海共有五十家孤儿院,一家育婴堂,一家行为问题儿童院,以加上残儿童院,三家托儿所,都是民间团体。

刘德伟凭借自己多年来在社会服务方面建立起的良好声誉,从处理剩余物资的“联合国救济总署”那里得到六百箱骆驼牌香烟,这成为儿童福利促进会的启动资金。

刘德伟将工作的重点放在对棚户区儿童的帮助上。由于力量薄弱,只选择江宁区作为试点,向贫困家庭发奶粉,向难以为生的家庭发钱,并在专门做贫苦菜农生意的“鸡不叫”茶馆里,组织儿童们上课,使他们不致于落入流氓头子“爷叔”的控制中。

在刘德伟的组织下,很多大学生志愿者进入上海的棚户区进行社会调查。学生们每天翻拣棚户区的垃圾箱,他们发现,在600万人口的上海市,平均每天就有800个弃婴。

12月19日,上海迎来入冬后的第一场小雪,报纸报道,仅这一天就有30多名难民倒毙街头。

此时,大量苏皖难民涌进上海、南京等大城市。由于内战持续扩大,大批农民沦落为难民。国民政府既无力将他们送回家乡,分发土地和农具,也不准他们进入南京市区,只能将他们安置在下关简陋的临时难民营里。

在国民大会召开期间,一个与父母失散的女孩上街乞讨,碰到一位好心的女国大代表,将她带到了儿童福利站。在福利站里,女孩接受了身体检查。在记者拍摄的照片上,梳洗干净的女孩幸福地笑着,在福利站开始学习缝纫技术。

在千千万万陷于贫困流离的中国儿童中,她只是极少数的幸运儿。

到上海解放前夕,刘德伟只在上海七个棚户区中推广开展儿童福利工作。在自传《一粒珍珠》中,刘德伟这样回忆道:我曾经问过秘书陈定侯:“你认为我们现在所做的工作有没有意义?”他坦率地说:“没意义!我们这样做,只是杯水车薪。只有由政府出面来做,才能使广大贫困儿童受益。”

刘德伟 《一粒珍珠的故事》

在美国《生活》杂志摄影记者杰克•伯恩斯的镜头下,上海慈善机构的马车和三轮车,每天都会到各处去收集饿死、病死的儿童。

在漫画家张乐平的笔下,三毛开始流浪,诗人穆旦写下诗篇——《饥饿的中国》:

饥饿是这些孩子的灵魂。

从他们迟钝的目光里,古老的

土地向着年轻的远方搜寻,

伸出无力的小手向现在求乞。

……

在街头的一隅,一个孩子勇敢地

向路人求乞,而另一个倒下了

在他弱小的,绝望的身上,

缩短了你的,我的未来。

11月,晋察冀野战军攻占石家庄,开创解放军夺取大城市的先例,并使晋察冀根据地和晋冀鲁豫根据地连成一片。

随着战场上的胜利,部队中补充了大量的俘虏兵。这些士兵以前都是雇佣兵,习惯了吃谁家的粮,当谁家的兵,在部队物资困难的情况下,经常违反部队的群众纪律。这年冬季,由西北野战军率现开展的一场整军运动,开始在各个解放区部队中推行。

东北电影制片厂拍摄的《部队简报》,反映正是当时的诉苦运动。

同期声:

两个阶级,两个天地对比的展览会,它告诉我们在人剥削人的阶级社会里,是谁养活了谁,是谁在过享乐的日子。我们先看地主一顿饭,吃的是鱼肉白面,喝的是美酒;我们再看穷人的一顿饭,吃的是苞米,是窝窝头,是糠做的饼。地主夏天盖绣花夹被,农民铺的是高粱叶。这就是地主阶级靠剥削农民的血汗过享乐的生活,农民养活了地主阶级。

由于战士大多是贫苦出身,整训便首先从土改教育入手,发动战士诉苦。

在诉苦的基础上,教育战士们认清剥削根源,提出“穷人要翻身,消灭蒋家军”的口号。

同期声:

战士们在宣誓复仇的大会上,在自己亲人的灵前,决心变悲痛为力量,决心在战场上,替被害的父母亲人报仇,替同一阶级的弟兄报仇。

年底,刘伯承邓小平率领的晋冀鲁豫野战军,陈毅、粟裕率领的华东野战军,陈赓谢富治率领的部队,经过一个月斗争,歼灭国民党军69000多人,粉碎国民党对大别山的进攻。

至此,国民党军队在黄河以北全面转入防御。战争的主动权,完全转到人民解放军手中。

这一年的最后一天,蒋介石在自己的日记中写道:本月忧患最深,尤以最后十日,各方告急与失败之报,几如雪片飞来,蓐食宵衣,兢兢业业,未敢或懈,自省俯仰无愧,信道益笃,成败利钝,一惟听天命而已。

而就在年初的时候,蒋介石还踌躇满志,认为只需要三个月到半年的时间就可以消灭共产党。

5天前,中共中央十二月会议在陕北米脂县杨家沟举行。毛泽东在会上作《目前形势和我们的任务》的报告,报告一开始便说:中国人民解放军已经在中国这一块土地上扭转了美帝国主义及其走狗蒋介石匪帮的反革命车轮,使之走向覆灭的道路。这是一个历史的转折点。这是蒋介石的二十年反革命统治由发展到消灭的转折点。这是一个伟大的事变。

1947年,对动荡的中国来说,这是转折的一年,新时代的曙光已经清晰可见。

责编:红立

1/1页
精彩专辑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