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第八集 傻子瓜子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1月16日 14:47 来源:CCTV.com

     
    [内容速览]1980年12月,个体户年广久注册了“傻子瓜子”商标。随着这一品牌的打响,年广久的生意越做越大,1982年雇工达140多人,日产瓜子5000公斤,月营业额60万元。这在80年代初的中国引起轩然大波,一度被称为资本主义的私营企业。邓小平曾两次发表关于“傻子瓜子”的讲话,年广久的个人命运也随着时代的发展几度沉浮。

  

 

视频: (上)   (中)   (下)

    1983年的冬天,天气很冷,天还下着雪, 安徽省芜湖十九道门巷口却排起了长队, 人们在冒雪等着购买刚刚出锅的瓜子。画面正中的这个人就是瓜子摊位的主人年广九。

    年广九:队伍总在五十米,恐怕不止,两排一百多米,那没够了怎么办,老家的人全部调来。

    芜湖市是安徽的水陆交通枢纽,解放前年广九跟随父亲由蚌埠农村逃荒来到芜湖,全家靠贩鱼勉强维持一家五口的生计。29岁那年,年广九改行做起了瓜子生意,聪明的年广九很快就掌握了炒制瓜子的门道。

    瓜子在今天虽然不是什么稀罕物,但在三十年前,它却属于统购统销物资,个人经营被视为“投机倒把”。

    年广九:那天卖了十斤瓜子,不敢卖,偷偷摸摸卖,师傅就讲了,跟他们打游击战,他来我跑我躲,他走我摆。

    像国营商店一样拥有一个属于自己的瓜子炒货店,这在当时的年广九看来是一件根本不可能的事。这是1982年中央新闻纪录电影制片厂拍摄的纪录片《美的呼唤》,一些返城的知识青年在北京前门摆起了卖大碗茶的摊位。

    一千七百万知青返城给城市就业带来了空前的压力。解决这些人的就业成为一件迫在眉睫的事情。当时任芜湖人民广播电台记者的陈国胜对这一现象开始关注。

    陈国胜:当时的话,整个社会的背景在芜湖反映是这么一个状况,农村改革已经向城市改革转移了,在街上就可以看到,有些国营企业把自己的产品拿到市场上去买,过去是没有这种状况的,国营企业在这个时候的下岗职工也越来越多。这是一部分,另外一部分就是回城的青年,这又是一部分,这两部分对城市的就业压力很大

    也就在大碗茶诞生的1980年,从事个体营业的人数增加到86万人,比1979年翻了一倍多。1981年,中共中央在一份文件中指出:必须着重开辟在集体经济和个体经济中的就业渠道,使城镇劳动者、个体经济得到健康发展。

    大门开了一条缝,胆子大的人先干了起来。在大小城镇的街道巷子里,出现了卖早点的,卖农副产品的。触觉敏锐的年广九在芜湖的十九道门也摆起了一个卖瓜子的固定摊位。

    买瓜子的人络绎不绝,有人提议年广九给瓜子取个叫得响的名字。

    年广九:我卖了一包瓜子,抓一把给你,人家不要,硬往人家身上揣,人家说真是傻子。我是北方人,叫侉子,喊不顺口就喊成了傻子。

    红火的生意让年广九开始尝到了甜头。卖完瓜子晚上回来清点帐目是年广九最为高兴的时候。

    年广九:哎呀,钞票霉了,就晒在防震棚上,几十万元就晒在上头。我们市委的人讲,你胆子不小,这是什么日子,我说我钞票霉了。你不要头了,赶快走。钞票又收起来了。

    很快,个体户年广九在八十年代初就赚了一百万的消息像他的傻子瓜子一样传遍了芜湖的大街小巷。

    年广九卖瓜子竟然赚了一百万的消息不仅在芜湖市老百姓中传开了,也引起了芜湖人民广播电台记者陈国胜的注意。

    陈国胜:当时年广九他不像现在了,对吧,可以说是从来没有哪个记者去采访他。他当时坐在一个长条凳上,弯着腰在等着我,虽然天已经暗下来了,八点钟左右,尽管是夏天,已经暗下来了,七点钟左右,大概是,暗下来了,但是他很耐心的等着我。我当时形容他弯着腰坐在长凳上就像一个大问号。他给我的第一印象就是口若悬河,夸夸其谈,他很能讲,他讲了什么,你比如讲他首先就讲我要把国营企业瓜子生意打下去。

    第一次接受媒体采访的年广九给陈国胜留下了深刻的印象。 后来这篇报道发表在1981年9月5号的芜湖日报上。

    陈国胜:第二个月他的生意营业额就翻番,大概是一个月之后,我到他家里去,我想采访他另外一个采访,他跟我见面第一句话就是,不同了,现在是鸟枪换炮了。他给我第一印象就是这个。当时我一看,什么鸟枪换炮,你还是在这个地方,就在他家后院炒瓜子,没有鸟枪换炮。但他讲的什么意思,就是说他的产量翻番了,他的营业额翻番了,甚至不止一番二番

    这篇《名不虚传的傻子瓜子》让更多的人知道了年广九和他的瓜子,甚至外地人到了芜湖都要买两斤傻子瓜子尝尝。生意日渐红火的年广九有些忙不过来,开始雇佣工人炒瓜子,而且雇工人数越来越多,年广九自己也没有想到,他行为竟然引起了一场轩然大波。

    为了证明年广九是剥削工人劳动力的资本家, 有人甚至在马克思的《资本论》里找到了依据。

    在当时几乎所有的社会主义理论中,“七下八上”是一条铁定的界线。如今,年广九的瓜子工厂已经远远超过了8个人,其性质几乎不言自明。于是,“安徽出了一个叫年广九的资本家”、“年广九是剥削分子”等说法开始不胫而走。

    “傻子瓜子”“雇工问题”的讨论也引起了当时的安徽省农委主任周曰礼的注意,并专门派当时的工作人员杨绩龄到芜湖进行了调查。

    周曰礼: 杨绩龄这个报告当中他只写了四五个人,三个人是亲戚,两个是农民,雇了五个人,其实我们知道不知道这是假话?知道。我们当时是什么态度呢,这个问题的焦点不在三个五个,不在这个,关键这个雇工,到底是不是剥削。我们只是客观地 把这些情况向中央反映一下,这个明眼人一看就知道,像傻子瓜子就是雇那么多人,他也成不了资本家

    不久,周曰礼把这份调查报告带到中央农村工作会议上,也就是这份报告改变了年广九的命运。

    周曰礼:我们安徽带的材料很多,当时选了这一份,由这个杜老负责,送到中央政治局,每人一份,邓小平看了这个材料以后,讲过几句话,像这个私营经济啊,不要匆忙地做决定,要看一看,放一放。

    在《邓小平文选》第三卷第 90页我们找到了这段文字:“前些时候那个雇工问题,相当震动呀,大家担心得不得了。让‘傻子瓜子’经营一段,怕什么?伤害了社会主义吗?”

    邓小平的讲话以后,关于雇工问题的讨论渐渐消失无声了。生意红火的年广九继续雇佣工人炒卖着他的傻子瓜子,在人数最多的时候竟然达到一百三十多人。

    雇工风波之后,年广九傻子瓜子店的生意依旧红火。八十年代初,品牌瓜子在芜湖市还是一个新鲜概念。

    年广九炒卖的“傻子瓜子”带动了整个芜湖市瓜子炒货业的发展,大街小巷出现了不少炒瓜子的作坊和瓜子店,芜湖因此又多了一个“瓜子城”的称号。

    年广九的瓜子生意影响越来越大,上海话剧团把他的传奇经历搬上了舞台,1986年,话剧《傻子进行曲》在上海上演。

    年广九出名了,但在芜湖市老百姓的眼里,他是一个颇有争议的“名人”。人们对他的看法也各不相同。

    1984年,年广九与当地的集体企业联营,成立芜湖傻子瓜子公司。尽管有人说他承包一个企业,纯属误会,但当上总经理的年广九却踌躇满志,他甚至开始构想建立一家跨国公司,成立一所傻子瓜子大学……

    80年代末,姓“资”还是姓“社”的讨论在报刊上开始随处可见,私营经济再次成为敏感词汇。 刚刚起步的私营经济对政策的变化非常敏感。一些私营老板甚至把工厂交给集体,化私为公。短短几个月全国个体户锐减360万人。

    不久,《芜湖日报》这个当年第一个报道傻子瓜子,给年广九带来了众多盛誉的报纸在头版刊出一条年广九被捕的消息

    年广九:没逮捕前三天,我请儿子吃饭,我讲,你们财产赶快转移,爸爸最多两天要(被)逮捕。

    这是年广九第三次坐牢。第一次是1963年底,由于贩鱼他被戴上“投机倒把”的帽子在狱中关了9个月。出狱三年后,因为同样的罪名年广九再次入狱。这一次年广九被捕的罪名是贪污,挪用公款和流氓罪。

    律师谢国平:在逮捕年广九以前,据说省检察院和地方检察院对他的行为做了一个罪行展览,而据说市里也专门研究过,就是他这个情况到底是抓还是不抓,政策非常敏感的一个问题。

    承包企业在八十年代初还是一个新生事物,当上联营公司的总经理之后,只会写自己名字的年广九把一些作坊式的管理方式带到了公司,结果引发出一系列问题。

    谢国平:底下有一个工作人员,销售经理,副经理,写了一张借条,就叫年广九批。但是这个人呢,他在借款人这一栏上面,他没有签上自己的名字。然后年广九喝过酒以后,他叫他批条子。年广九问他在哪批,他讲你就在借款人这个地方批。然后年广九就在借款人这个地方批,那人就拿了条子在会计那里报了两万块钱。那么这个钱最后在查帐的时候也算到了年广九头上。

    年广九的案子还没开庭,街头巷尾已经热闹起来。很多人都在关注这场“名人”官司

    谢国平:真正的原因是为什么抓他,是不是他的问题就像起诉书上说的就那么几个主要问题抓他,我不敢说,我也不了解,我能看到的只是这个情况,为了把这一个公司当时的困境摆脱,因为亏损要有人来承担责任,你要把这个问题有个交待,应该来说把傻子抓起来是一个最好的结果

    1991年5月3日,年广九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缓刑三年。不久,芜湖市检察院以判决不当为由,向省高院提出抗诉。此时年广九已经在看守所中度过了两年时间。

    1992年初,邓小平同志视察广东、上海等地,发表了著名的南巡讲话,时隔八年,邓小平在讲话中又一次提到了傻子瓜子,他说:“农村改革初期,当时很多人主张动他。我说不能动,一动人们就会说政策变了,得不偿失。

    1992年3月,年广九被宣告无罪释放。

    周曰礼:傻子当时成为私营经济的一个代表人物,你要动他一下子,那整个私营经济必然要出现墙倒众人推的这么一个状况,所以小平讲无论如何都不能动,他是从全局来考虑,所以傻子瓜子他历史的因素决定他非成功不可。

    出狱后的年广九并没有忘记感谢邓小平,年家父子联名给邓小平同志去了封信,他在信中写道:敬爱的小平同志,我们时时铭记您的恩情,寄上几斤瓜子给您尝尝,希望您喜欢。 这些年,年广九继续干着他的老本行,在芜湖街边的一家店里炒卖着他的瓜子。2001年,年广九把傻子商标权转让给了两个儿子,曾经名噪一时的傻子瓜子已经没有了当年的影响力。

    现在年广九出门谈生意总是习惯代上一张具有“年广九”特色的名片:名片的正面是他和他的第四个妻子的头像,名片的背面是收录到《邓小平文选》中的这段话。

责编:红立

1/1页
精彩专辑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