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第六集 风起张蔷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1月16日 14:33 来源:CCTV.com

     
    [内容速览]80年代中期,随着对外开放步伐的加大,流行音乐渗透进人们的生活,成为这一时期中国人主要的娱乐方式,流行歌手应运而生。十六岁踏足歌坛,顶着一头像鸟窝似的爆炸头,“劈”着嗓子翻唱了无数境外流行歌曲的张蔷,凭借超过千万的专辑销量,成为早期中国流行乐坛的代表人物。

  

     

    上个世纪80年代中期,在很多城市的大街小巷都能听到一个女孩子娇嗲的歌声,她就是十六岁踏入歌坛的张蔷。

    1986年年初,出道一年多的张蔷已经开始出第六盘专辑,她前几盘专辑中的《害羞的女孩》《相思河畔》《爱你在心口难开》,已经随着专辑的畅销,成为脍炙人口的歌曲。

    燕舞、燕舞,一起歌来一片情……

    这是80年代中期人们耳熟能详的一则录音机广告。此时,中国家庭的录音机拥有量第一次超过了收音机。人们对于听什么有了更多的选择。

    乐评人金兆钧:就跟朋友那儿逮什么录什么,最早当然是邓丽君了,然后就是刘文正,然后就是张帝,反正当时能流传到北京来的,那么想法儿去录去听。

    音乐制作人苏越:开始能有录音带听了,就小的盒带,叫TDK,那种盒带,再往后一段时间就出来所谓的立体声了,几个喇叭的,因为最早板砖录音机都是单声道的,等到满街小男孩小女孩扛着录音机上街的时候,那个是真正中国的流行音乐开始的时代。

    此时的流行歌曲已经不像初次进入中国内地时受到严厉的非议,1984年,在中央电视台的春节晚会上,人们第一次看到香港歌手的身影。

    就在香港的对岸,中国开放的窗口——特区深圳正在以三天一层高楼的速度飞速前进。“到深圳去,到特区去”,成为一个流行的口号。

    年底,北起大连,南至北海,中国又有14个沿海港口城市对外开放。外部的流行文化通过渐趋开启的国门传入内地。

    此时的张蔷,还是北京市海淀区205中学的学生,像很多青少年一样,痴迷于流行歌曲。

    张蔷:我妈妈给我买了一个松下的板砖的录音机,可以买到山口百惠的带子,我就在家里来回播放山口百会一遍一遍的,我做家务写作业,我都会听。

    这一年,中央电视台播出日本电视连续剧《血疑》,引起全国收视热潮,电视剧插曲《感谢你》传唱一时。

    音乐制作人苏越:因为那时候老百姓听不到外国人唱歌,偶然听到外国歌,像资三四郎就是日本歌,《血疑》,当时出来一个歌学一个歌。出来一个《血疑》,就一大批学山口百惠的。

    当中国的观众还在刚解禁的电影、和私下流传的录音带中聆听外国歌曲时,美国歌星迈克尔•杰克逊正风靡西方世界,1983年的专辑《颤栗》以史无前例的销量,为他奠定了流行音乐之王的地位。

    张蔷:一放学了,我就把收音机调到短波的调频,可以听到韩国的电台,他们经常放一些就是不知道是谁的音乐,可能里面有披头士什么的,但是我第一次听到迈克•杰克逊的东西,就是在短波里面。

    80年代初的中国,短波电台曾是人们了解外界信息的重要渠道,很多境外的流行音乐就这样渗透进人们的日常生活。

    1984年,为了丰富荧屏,中央电视台尝试举办第一届全国青年歌手电视大奖赛,虽然按规定,这一届的大奖赛只有美声和民族唱法,但很多参赛选手已经开始选择流行音乐的演唱方式。

    决赛的现场录像通过央视一套向全国直播,节目在全国引起轰动,许多观众纷纷给文艺部写来表扬信、建议信,仅半个月就装了满满的十几麻袋。

    同一年,北京市也举办了一场歌手大奖赛,16岁的张蔷也报名参赛,演唱的歌曲是70年代末流行于欧美的一首歌,歌星卡朋特兄妹的《什锦菜》。

    张蔷:跟超女的海选差不多。他们不是三个人,像咱们这边不是找三个明星,他们都是大叔,一排。好像还没有女的评委,都男的……他们说你这种唱法肯定不会被选上的。

    改革开放之初的中国,娱乐方式还相对单一,流行音乐是最直接的大众娱乐消费。巨大的市场需求促进了当时音像行业的迅猛发展。

    张蔷的第一张翻唱专辑《东京之夜》在1984年年底出版,由于她当时还是一位毫无名气、又是第一次录制专辑的年轻歌手,出版社最初决定发行60万盒磁带,没想到专辑问世之后很快脱销。

    最终这张专辑的出版量达到250万盒,获得丰厚利润的云南音像出版社再度与张蔷合作推出第二张专辑,专辑封面上这张年轻的面孔开始受到更多音像出版社的注意。张蔷在踏入歌坛的第一年推出了6张专辑,专辑中的歌曲几乎都是她自己从各个原版磁带上七拼八凑的。

    张蔷:这是从港台那边传过来的,他们很多歌也是(翻唱),像刘文正唱过很多歌也是填词的,《冬天里的一把火》,我唱过的,我最早听的是谁唱的呀,高凌风他唱的,《冬天里的一把火》那不都是填词的吗?我听过一些非常大名家写的音乐,非常难听。我就反抗精神比较浓,他们说,哎,你给我唱吧,我不说是谁了,一个非常有名的作曲家,他说我喜欢你的音色,他说希望你能为我演唱一张专辑,我可以提供最好的乐队,最好的录音棚,最好的制作,一切班底就是现在国内的最高层次的,把这张专辑弄得好,我说你给我听听您的歌吧,哎唷,太难听了,怎么那么难听啊,后来我妈妈说,哎,你不能这么不礼貌,我说本来就是难听,我说你有好听的歌吗,让我唱唱,哎,他无奈地摇头

    在当时被传唱一时的歌曲《路灯下的小姑娘》来自一个德国的演唱组合“Modern Talking”风靡全球的歌曲《兄弟路易》;与张蔷并称“南北二张”的歌手张行,他的代表作《迟到》出自台湾歌手刘文正,在流行音乐启蒙时期的八十年代,翻唱几乎是每一位歌手的必经之路。

    与流行音乐同时传入的香港电视剧《霍元甲》《陈真》在内地曾引发收视狂潮。此时电视机已经成为中国普通家庭的必备物品,全国的电视机保有量达到近3000万台。伴随着电视这一新兴媒体的发展壮大,电视剧中充满自强不息的民族情怀的主题歌,唱响于中国的街头巷尾。

    1984年,对无数中国人来说,都是充满自豪和希望的一年。

    在洛杉矶奥运会上,许海峰实现了中国奥运金牌零的突破。

    金秋十月,中国迎来建国35周年大庆,久违了15年的国庆大阅兵,再一次出现在天安门广场上。

    年底,中英两国正式签署《关于香港问题的联合声明》,宣布中国将于1997年7月1日对香港恢复行使主权,为近150年的耻辱画上句号。

    乐评人金兆钧:包括黄霑写的《我的中国心》在那个时候,整个就是说,自强不息。团结奋斗,振兴中华,就那么一个时代概念,那概念很合拍……正好是改革开放初见成效,那时候,大家心气比较奇,因为城市改革还没有真正开始,农村是大见成效,生活开始有所改变,也是理想主义高涨,爱国主义民族主义情绪都高涨的时候,所以其他东西肯定跟它是同步的。

    张蔷的歌曲《月光迪斯科》:“没有七彩的灯,没有醉人的酒,我们在月光下跳一曲、跳一曲迪斯科……”

    张蔷为自己选择的录入专辑的歌曲,显然与这个时代最强烈的集体情绪有所距离,在没有电视等主流媒体推波助澜的宣传下,在民间悄然流传。  

    1986年,张蔷成为登上美国《时代》周刊的第一位大陆女歌手。在这篇以销量衡量影响的文章中,张蔷凭借几百万的专辑总销量跻身其中,连风靡东南亚的台湾歌后邓丽君也只能屈居其后。在接下来的一年时间里,张蔷开始以每月两张专辑的速度录制盒带。

    尽管张蔷的歌声早已在年轻人中唱响,但是,国内的报刊杂志上没有她的任何消息。在热衷争议新生事物的80年代,在主流媒体,张蔷是个例外,没有喝彩,也没有批评。

    没有师承、也不隶属于任何单位的张蔷,按照自己对流行音乐的理解,自顾自地唱着,在没有任何包装宣传的情况下,创造出专辑销量的奇迹。

    乐评人金兆钧:她那种声音的怪,有人觉得太俗了,太风骚了,有的人就会说我就喜欢这种东西,为什么非要那么字正腔圆,为什么非要那么甜甜美美,那么这个她显然在这方面,她是绝对有符号精神,包括她那种做派当时很多人都喜欢的。

    张蔷最广泛的听众群体,是和她年龄相差不多的青年学生。在流行音乐刚刚显露势头的中国,还没有偶像派的说法,张蔷成了当时的青春偶像。

    有歌迷调侃地说“张蔷是一颗八十年代的青春痘”,她绽放在同样被称为“青春期”的八十年代,用她的歌声撩拨起一代年轻人的青春琴弦。

    在张蔷的专辑最风行的1986年,内地原创音乐开始浮出水面。受境外流行乐坛的影响,中国流行音乐界组织了一场献给世界和平年的百名歌星演唱会。内地音乐人郭峰、陈哲的作品《让世界充满爱》脱颖而出。在这场聚集了内地108位歌手的音乐盛事中,并没有见到张蔷的身影。

    此时的张蔷早已离开学校,以唱歌作为自己的职业。但在当时,不属于任何单位的她,没有专门的词曲创作队伍,单调的翻唱生涯只是像歌唱机器一样重复别人的作品。

    张蔷:我觉得老这么翻唱也不是一个路子,最忙的一个月是在中国大剧院,一个月我四张专辑,整个给他们包了,你知道吗,天天都是我的活儿,乐队,我来了,又有乐队我又来了,他们管我叫棚虫。当时好听的歌被我翻得也差不多了,要想找一首好听的歌也非常困难了,出国当时是一种热潮,国外大家都觉得国外是一种好生活,家里来一个亲戚,都愿意他从哪儿来的,都觉得很好奇,都围观人家你知道吗,那会儿。所以我觉得我倒要出去看看,外边是什么样子

    1988年,张蔷搭上出国热的班车,远赴澳洲。这一年,中国内地第一次引进了海外流行歌曲——台湾歌手齐秦的专辑《狼》。

    乐评人金兆钧:一下所有的高中生,就再也不听大陆歌了,对我印象极深,所以88年正式引进,就是成功地促成了,从童安格赵传张雨生他们那一代,进的全是他们的,从苏芮开始,齐秦开始,全是他们的。

    1988年,境外音乐作品的输入不再受到严格限制。中央电视台随即引进电视节目《潮——来自台湾的歌声》,内地观众第一次见识到后来被称为MTV的音乐电视。节目中出现的歌手张雨生、伊能静,演唱组合“小虎队”和“红唇族”,或以才华横溢的创作歌曲,或以时尚靓丽的包装、以及度身订造的青春歌曲,迅速俘获内地青少年的心,他们的歌曲广为传唱,成为新一代年轻人的青春记忆。

    出国仅一年,张蔷回国,并带来新专辑《来自澳洲的歌》。然而歌迷似乎并没有耐心地等着她,这两张专辑的销量已没有早年的风光。

    当港台流行音乐的潮流第二次大举登陆的时候,张蔷的歌声渐渐淡出了这个时代。

    2000年,已经走过青涩岁月的张蔷出现在《同一首歌》的舞台上,这是她第一次在电视晚会上演唱歌曲。在这个怀旧的舞台上,张蔷再一次唱起她80年代的翻唱经典《爱你在心口难开》。

责编:红立

1/1页
精彩专辑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