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第三集 如果青春可以重来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1月16日 13:56 来源:CCTV.com

     
    [内容速览]在一次偶然的机会中,13岁的宁铂成了第一个少年大学生,也成了记者们追逐的对象。一时间,这个被冠以“神童”头衔的孩子,成为全国儿童学习的榜样,也成为父母们教育子女的新模式。

  

 

视频: (上)   (中)   (下)

    这段录象带里记录是的一段大学同学聚会的场景,时间是2005年的夏天。

    中国科学技术大学七八级少年班2005合肥大聚会现在正式开始。

    这些同学中间,有一半以上生活在国外,其中不乏科技界和商界的风云人物。而在28年前,他们是整个国家最受瞩目的一群孩子。这场聚会立刻吸引了媒体的目光。十几天后,一家周报登了一篇题为《神童到中年》的新闻特写,很快便被其他各报刊引用转载。一个名字重新被人们提起。他在人们的记忆里尘封了多年,却留下了不可磨灭的印记。

    上个世纪80年代,宁铂这个名字被整个中国无数次地重复着,作为第一位少年大学生,他被誉为“第一神童”,他的故事影响了整整一代人。他在上个世纪80年代早期的影响力被称之为“宁铂现象”。1978年,整个中国的报纸、杂志、广播都在报道宁铂。报道上说,这个十三岁的神奇少年2岁半时能够背诵30多首毛泽东诗词,6岁开始学习《中医学概论》并能使用中草药,8岁能下围棋并熟读《水浒传》,擅长古诗词,通晓天文、地理等百科知识。人们把这个聪慧过人、智力超群的孩子称为“神童”。

    所有的故事都源自一封信。1977年10月,宁铂父亲的好友、江西冶金学院教师倪霖,给当时兼任中国科学院副院长的国务院副总理方毅写了一封信,举荐了这位江西赣州八中高二年级的天才少年。在信上,倪霖列举了宁铂自小就展现出的非凡智慧和好学精神,并希望宁铂能够得到很好的教育和培养。

    倪霖:当时中央正好有一个通知,当时1977年9月23号广播要开科学大会,哎呀这个确实使我们这些人心里有一种很振奋的,很振奋,好象我们国家有希望了,我们搞教学工作的都有希望了,是吧,在这个情况之下我就想到了宁铂,这个孩子懂那么多,他要能够到科技大学去专门培养的话呢,那肯定的话很快就成材,所以我当时就给方毅同志写了一封信。

    一个少年的命运从此改变了。时至今日,已经出家的宁铂谈起自己那段经历时反复说,那实在是一种偶然,留下了时代付与的深深的烙印。

    1976年10月,粉碎四人帮的消息传遍了全国。一个时代结束的同时,人们开始思索国家的前途和未来。第二年9月,教育部在北京召开全国高等学校招生工作会议,决定恢复已经停止了10年的全国高等院校招生考试,以统一考试、择优录取的方式选拔人才上大学。

    两个月后,高考在全国范围内进行,570多万人走进了考场,许多人的命运因此在一夜之间发生了根本的改变。

    就在这一年,庐山疗养院25岁的司机柳春江顺利地考入了北京广播学院。

    此时此刻,倪霖的举荐信引起了高层的注意,11月3日,国务院副总理方毅批示中科院下属的中国科技大学:“如属实,应破格收入大学学习。”

    很快,学校便派出两位老师来到江西赣州,根据举荐信中的内容对宁铂进行了考察。

    倪霖:这种考试是特殊的。问他医学方面的东西,问他的话呢,宁铂就是什么病拿什么药来治,剂量多少,怎么开处方,他都一样一样同他讲,宁铂就是全部回答正确的,而且他有一次老师说的一个说错了,宁铂还把他矫正过来了。考到最后,他们说宁铂你写一首诗吧,他们就出了一个《报考有感》,他讲宁铂你这样吧,你在这里只管写,我们两个出去走一圈,到院子里走一圈回来,他们两个走出去二十分钟还不到就回来了,回来他已经坐在那里等他们,诗已经写好了。

    考察完宁铂之后,科大的两位老师找到了班主任余深贵。

    余深贵(宁铂的中学班主任):我说哎呀,我们班上的学习像宁铂这样的不止一个,我说还有潘辛菱啊,陈英啊,各个中学都推荐了一些去考试。

    不久,宁铂被中国科学技术大学破格录取的消息轰动了全国,人们开始认识了这位天才少年。

    宁铂的传奇故事传开之后,更多的推荐信从全国各地寄往中国科技大学。

    叶国华(原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管委会书记):学校里感觉就是说,宁铂这么行,说不定其他的学生也行呢,那么就组织了一部分老师到全国各地,主要是根据家长和老师的推荐,实际上并没有很明确地说一定要招多少人。

    1978年1月,中国科学技术大学向中国科学院提出了创办少年预科班的申请,报告很快得到了批准。经过严格的考察和筛选,1978 年3月,包括宁铂在内的21名天才少年进入中国科学技术大学接受“破格”教育,成立了中国第一个大学少年班。他们中最大的16岁,最小的仅11岁。

    中国科技大学一期少年班学生姚新:来的时候,科大的宿舍楼还没有盖好,我们临时住在那个图书馆边上用纤维板隔出来的房子,那么多人实际上总共就住了两间屋子,一个屋子住了十个人。刚来的时候,科大从物理系、数学系抽调最好的老师上课,而且还经常安排我们跟一些知名的科学家,那时候叫学部委员就是现在的院士见面,所以无形中就给你一种压力,也是一种激励。当初方毅还有万里都接见过我们,当初就是说,他们也没说什么,就是说好象你将来一定要怎么样怎么样,但是不用说,虽然年纪小可心里很明白,就是说整个学校,整个国家对我们的期望值都比较高。

    中国科技大学,这所让宁铂成名的大学在此后的25年里成了他终身难忘的记忆,他的欢乐与梦想、他的痛苦与烦恼、还有他的青春与爱情,都留在了这个改变他一生命运的校园里。

    宁铂出生在一个普通的知识分子家庭。5岁时随父母下放到江西赣南的农村,开始上小学,和其他的孩子不同,幼小的宁铂不喜欢和同伴们嬉戏,却总是把自己埋在家里的书柜里,父亲买给他的二十本《十万个为什么》成了童年时代的宁铂最心爱的书籍。

    1977年9月的一个清晨,广播里传出了一则新闻,中央正在为召开全国科学大会做准备,听到这个消息后,宁铂随即写下了两首诗词来表达自己的心情。在其中的一阕词里,他写道:明月任一揽,奇峰奋登攀,立壮志,一往无前,喜看今朝九州地,百花艳,春满园。

    1978年3月18日,全国科学大会在北京召开,六千多名来自全国各地的科学家欢聚在人民大会堂。开幕式上,邓小平指出,科学技术是第一生产力,知识分子是无产阶级的一部分,同样是社会主义的劳动者。

    86岁高龄的中国科学院院长郭沫若抱病参加了大会,并发表了书面讲话。在这篇题为《科学的春天》的发言里,郭沫若称科学技术发展的春天已经到来。

    大会之后,科学和知识分子的地位得到了肯定,科学家们受到了人们的关注和尊重。徐迟的报告文学哥德巴赫猜想使得一直默默无闻的数学家陈景润成了家喻户晓的科学偶像。“向科学进军”成了当时最为响亮的口号。

    整个国家对科学的热忱,使得对宁铂的各种赞美也达到了最高峰, 1978年,各大报刊都登载了宁铂与方毅副总理下围棋的照片。宁铂率少年班同学仰望夜空指点星象的样子也留在了很多人的记忆里。他的故事甚至成了手抄本的题材,广为流传。不仅仅是宁铂,少年班其他的孩子们也频频出现在报刊的照片上和纪录片的镜头中。神童们的故事激励了成千上万的孩子,少年班也成了这些孩子心目中神圣的科学殿堂。

    1978年8月,15岁的王永刚刚参加完高考,紧接着,他又接到了报考少年班的通知。当时,中国科技大学派出一大批教师在全国28个省市自治区设立了少年班招生点,在全国范围内寻找和挑选出类拔萃的少年。

    此时,还不满15岁的郭元林刚刚获得了山西省数学竞赛第二名,在太原市组织的一次青少年座谈会上,他见到了数学界的泰斗华罗庚。座谈会后,科技大学的招生老师找到郭元林,问他是否愿意报考少年班。

    郭元林:我刚开始我还是很惊愕能有这样的机会,当然我自己还不敢作决定,那时候毕竟还小嘛,十几岁的孩子,我说我得问我爸,但是我自己愿意去。在太原来少年班的一共两个人,一个是我,一个是张亚勤,我们两人再凑了一些其他的比我们年长的一些科大的新生,我们一起乘火车,而且中间要倒两次车。列车快要到达合肥的时候,大家是一样的心情,那就是非常的激动,坐卧不安,甚至说这个,过去有一首歌叫,一路歌声一路笑,火车向着韶山跑,那时候大家的心情可能就是有这种味道。

    1978年10月,王永、郭元林等67名智力超常的少年从四面八方进入了中国科技大学少年班。一期二期少年班一共88个孩子的中间,一个系着红领巾的少年格外引人注目。十一岁的谢彦波以他只有小学五年级的人生经验,在宁铂之后又一次创造了神话。谢彦波天真的笑容和他算术板书的背影,也停留在许多人的记忆里。

    从此,宁铂和他的伙伴们在这座“神童集中营”里接受着特殊的教育,之后的一切鲜为人知,天才少年们的命运变得扑朔迷离。

    多年之后,回想起少年班的往事,很多人都发出了这样的感慨:青春一去就不会再回来了。

    这座学生公寓过去被称为152楼,1978年10月的一天,楼下的大厅里挤满了前来报到的孩子和他们的家长。第二期少年班的同学们在这座楼里开始了学习生活。

    郭元林:很多人熄灯以后有到路灯下面继续看书的,我比他们狡猾一点呢,我把这个走道里的公共照明灯我给偷拉了一根电线,从门框上钻了一个眼儿,很隐蔽地就引到了室内,所以我就架了一支台灯,所以他们都很羡慕我,大家其实目标并不是很明确,但是却都在刻苦地学习。

    除了学习之外,少年班的孩子还经常踢球、玩耍、练习武术。宁铂则喜欢在宿舍里和同学们下围棋。年龄较小的孩子都由年龄较大的同学带着。班上大多数孩子是如此之小,班主任汪惠迪便承担起了老师和母亲的双重责任。

    中国科技大学二期少年班学生王永:谢彦波买了一个运动裤,买来了之后看汪老师来了,讲汪老师我这个裤子你要帮我剪一下,说怎么回事就是,男孩子嘛,就是那个运动裤都是全封上的,你要帮我前面剪一个我小便要,就是汪老师就把它拿回去剪一个口子,然后用缝纫机把它轧起来。就像这种事情一般叫自己妈妈做做是合适的,是不会叫老师做的,但是我们就很自然,像这样的事叫汪老师去做。

    少年班的学生在老师们的关怀下成长着,这群特殊的孩子不可避免地遇到了成长的烦恼,他们真切地感觉到了来自外界的压力。

    进入大学后,各种媒体仍然不停地追逐着宁铂,他不断被安排出席各种各样的活动,这个本就安静敏感的少年在众人注视的目光中变得更加沉默寡言,刻意躲避着人们的视线。

    倪霖:他觉得我一举一动不能错一点点,要错一点他们就看到了,大家都在关心他,报纸上老是宣传这样宣传那样,搞得这样一个小孩呢还是一个,大人也吃不消啊。他后来他讲,倪叔叔啊,我是一条活鱼啊被摔死了卖了,被摔死了卖了一条活鱼,当时我一听的话心里确实是很难受。

    当宁铂倍受苦闷煎熬的时候,少年班中年龄最小的谢彦波也始终是媒体追逐的对象,报道甚至注意到了这样的细节,当谢彦波跨入大学校门时,他还带来了他心爱的玩具:一只铁环。

    中国科技大学二期少年班学生王永:(铁环)他就放在寝室里,但是后来呢被报道过了之后他就不太好意思拿出来再滚了就是,除非哪个就是说,比如说要拍电视啊要拍什么照片啊,就要求他拿出来配合滚一下,但是他已经,也就是说,他在玩这个事儿的时候就觉得不是很开心的事儿了,本来玩具玩是为了开心的。

    入学一年之后,少年班学生开始选系。宁铂告诉班主任汪惠迪科大的系没有他喜欢的,汪惠迪就帮他给学校打了一份报告,请求调到南京大学去学天文。报告交给了教务处,当时的领导立即批复:“既来之,则安之。”回绝了宁铂的要求。他只好选择了他毫无兴趣的理论物理专业。1983年,宁铂毕业后留校任教,并在19岁成为全国最年轻的助教。在此之后,宁铂渐渐地淡出了人们的视线。

    很多年后,宁铂参与了一次以讨论“神童教育”为主题的电视谈话节目。 节目录制中,宁铂频繁发言,语速很快,情绪异常激动。

    (同期)宁铂:并不是“神童”害了我。这一点的话我作为过去的经历,不管是怎么样,我作为我人生经历中必不可少的一个部分,这点给我的体会很多,使我认识了很多东西。但是我感到很难受的一点就是,有些人的话呢,在没有我这种人生体验的情况下,把我在作为一个特定的人,在特定环境底下的一些经验无限制地推广出去,那么这样的做法呢是什么,我们等于出卖了我们的孩子,我们不是做生意。

    在场的很多年轻人已经不知道他就是当年大名鼎鼎的神童宁铂,此时,已是1998年。

    从1982年开始,宁铂曾经三次报考研究生却都因为种种原因没有参加考试。在科大任教期间,除了上课,他把大量时间用于围棋、哲学、宗教和气功。1993年,他开始接触佛教,并且开始吃素。这之后两年间,他一度下海,最远跑到了海南,最终他还是回到了中国科技大学。

    2003年,已经研究了十年佛教的宁铂出家为僧。

    张宝国,林承典,还要我看他一下,李剑芒,谢彦波……

    神童们的聚会选在了少年班成立一万天的日子,在他们中间,我们没有见到宁铂的身影。

    在宁铂写给中学时代老师和同学的怀旧文章里,有一段这样的文字:往日如烟,往事似梦。28年的尘世风雨,使得沐浴、荡涤在其中的每一位昂首挺立者都会变得如此地成熟和沧桑,也使得世间绝大多数善良的心都更加执着地陷入对自己早已逝去的少年时光的回味和遐想之中。因为他们已经深深地懂得了:正是在他们人生的这个阶段,他们从自己的师长、朋友和眷属那里接受到的关怀和慈爱最多、最真实、最无私,质地也最纯洁!从来也不需要想起,永远也不会忘记……

责编:红立

1/1页
精彩专辑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