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第二集 漂过母亲河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1月15日 17:39 来源:CCTV.com

     
    [内容速览]20年前,那是曾深深打动每一个中国人的社会事件,它由一群无名者发起,同样由一群普通人完成,他们让一个美国人企图创造首漂长江的世界纪录的梦想破灭。成功的背后,有10个热血男儿永远长眠在母亲河的怀抱。

  

 

视频: (上)   (中)   (下)

    20年前,那是曾深深打动每一个中国人的社会事件,它由一群无名者发起,同样由一群普通人完成。

    2004年,一支来自中国的漂流探险队成功地漂流了美国科罗拉多大峡谷,这次活动的组织者名叫冯春,在队里,队员们都亲切地称他为幺哥。

    20年前,冯春的名字第一次为人所知,那时候,他还没有被称为幺哥,大家都叫他老幺。

    (采访)冯春:1985年我记得是9月份那个时间,我们那个时候我在攀钢一个工厂的车间里边,下班的时候,中午休息,就到厂收发室去拿报纸,拿报纸,突然看见《四川日报》登了一篇(文章),题目叫《长歌祭壮士》。

    冯春看到的就是这篇文章,1985年9月,长篇报告文学《长歌祭壮士》在《四川日报》刊载,文章报道了西南交通大学教师尧茂书,在得知中国有关单位已经将长江首漂权出让给一支美国漂流队后,决心要在美国人之前漂流长江。1985年6月20日,尧茂书在完全没有漂流经验和后勤补给的情况下,独自一人,驾驶自制的“龙的传人”号漂流艇从长江源头下水。行进1000公里后,尧茂书在金沙江通伽峡段遇难。

    尧茂书的漂流,使美国人1985年漂流长江的计划被迫延迟。1986年,美国漂流探险家肯•沃伦再次来到中国,和国家体委正式签订协议,由中美两国联合组建一支漂流探险队,完成人类历史上对长江的首次无动力漂流。中美联合漂流队把下水的时间定于1986年7月,中方已派出三名队员赴美进行训练。这一事件在国内引起轩然大波。

    1983年,一部名为《话说长江》的电视系列片在中央电视台播出,创造了万人空巷的收视奇迹。通过荧屏,中国人第一次完整地看到了祖祖辈辈赖以繁衍生息的长江的真实容颜。作为中华民族的重要发祥地,长江带给中国人的,是澎湃的激情和强烈的民族自豪感。现在,要将这条亚洲第一长河的首漂权出让给外国人,这是很多中国人所不能接受的。

    1986年3月,一个以“续漂长江”为主题的民间学术研讨会在四川召开,来自全国的70多位水文、地质等方面专家和要求续漂的年轻人,开始研讨如何漂流长江。《长歌祭壮士》的作者戴善奎,以记者的身份列席会议。

    (采访)戴善奎:专家们基本的意见是可以漂,基本的意见,有的人提醒要注意虎跳峡、还有老君滩这几个险滩特别要注意,这是提示性,但是当时的话,(四川省)社科院老领导刘允忠他态度是还是早漂为好,这是领导。队员的态度更加积极了,当时孔志毅就说了不漂不风流,这样的话,这个研讨会最后结果就是漂,我觉得反而产生了一个促漂的作用。

    这次会议决定组织一支中国长江科学考察漂流队,赶在美国人之前,完成对长江的“处女漂”。与中美联合漂流队只漂流长江上游不同,他们宣称,要一寸不落地实现对长江的全程漂流。

    1986年4月21日,长江漂流指挥部在四川省地理学会的一间办公室中成立。几天后,人们在报纸上看到了这个民间组织的一则启事,他们要在全国范围内招募漂流勇士。很快,报名参加长漂的人数超过了1000人。一直在关注着这件事的冯春也加入了报名者的行列。

    (采访)冯春:前后一共那一个月,我一共来了7次成都,因为那个时候报名的人很多,我也担心自己被选不上,因为那个时候没有后门的概念,也没有任何关系。所以说一个月我从攀枝花坐火车,就是每周,每周六下了班又过来,就为了联络这种感情。

    长漂指挥部有着严格的筛选标准,要求报名者需满足下列条件:男性、年龄在20-35周岁、会游泳、会划船,为了在美国人面前展现中国人健壮的体魄,指挥部还特别规定报名者身高不能低于1.70米,体重不能低于50公斤。满足以上条件的报名者还要参加统一的体检。

    对没有任何漂流经验的中国人来说,征服长江意味着生命的冒险。体检通过的队员,还必须经过所在单位和直系亲属的签字同意,才能正式加入漂流队。当时还是贵州电视台记者的沙颖也需要履行这样的程序。

    (采访)沙颖:当时有一种气氛,有一种氛围,壮士一去不复返,就是说任何代价我都不会在意。当时包括我自己,都要写一个条子给你的单位的,我死了你不用负责,我负责。有些慷慨激昂就会写得更好一些,为民族而牺牲、为祖国而争光,为我们的尊严等等,很多是很感人的,这种热爱祖国和热爱这个民族的这种精神啊,当时是很浓烈的,那根本就是说我不惜任何代价,我觉得这件事情我献出我的生命我是值得的的。

    但是,在这一环节中,绝大部分报名者因家里不同意或是单位不同意而退出,剩下的人只能够勉强组织一支漂流队,长漂指挥部没有挑选的余地,只能将这些人全部吸纳为长漂队员。

    四川省民间组织长江漂流队的消息很快传遍全国,国家体委得知后,派人来到成都进行劝阻。他们提出:美国是现代漂流运动的发祥地,已经有100年的漂流历史,有着丰富的漂流经验。中国科考漂流队在没有任何漂流基础的前提下上源头太过冒险,建议解散长漂指挥部,并吸收一部分队员加入中美联合漂流队。

    (采访)冯春:当这个消息一透露,全部炸锅了,怎么可能呢,我们怎么可能解散呢,对不对。要不我们就自己去漂,我们自己去漂。我们跟你们脱离关系。当时那个时候还处于非常激情那么一种狂热的状态下,所以说后来这件事也就不了了之了。你想当时汇集在那儿的都是全国各地的几十号的青年人,都是很有激情很有热血的,你怎么可能就把他们解散呢。

    此时,美国人也正在为这次漂流做着积极的准备。之前,他们已经准备了六年的时间。美国漂流家肯•沃伦还曾经四次来到中国,对长江沿线进行分段考察,他曾对美国媒体表示,因为一直没有能够得到一张完整翔实的长江地图而感到遗憾,这种大比例尺的地图在中国是军事机密。

    同美国人一样,中科队也开始了漂流前的准备。指挥部在大渡河对队员进行了20天的强化训练,训练之后,有《四川日报》记者来采访,一些队员向记者表示,他们觉得金沙江已经不那么可怕。

    位于青海省安多县的雁石坪,是万里长江第一镇,一年前,尧茂书就是从这里下水的。1986年6月6日,为了赶在美国人之前下水,中国科考漂流队提前来到这里。在这里,他们遇到了另一支漂流队伍。后来,在一部以长江漂流为主题的电视片中,是这样介绍这次会师的。

    (同期声:洛阳队与中科队会面)

    由洛阳市的几名青年组成的洛阳长江漂流探险队也到达了江源地区,闻知洛阳队即将启程的消息,中国长江漂流探险队的战友们热情前往为之送行。同是炎黄子孙,为着同一个心愿,没有彼此之分,没有亲疏之别,漂流探险本身就是同旧传统观念决裂的宣言。

    夏至这一天,中科队和洛阳队赶在美国人之前同时下水了。

    20天后,美国人也在雁石坪下水了。他们的出发仪式,引来了当地乡民的围观。这支由美国探险家肯•沃伦率领的中美联合漂流队,由7名美国队员和3名中国队员组成,拥有大小船只12条。

    (采访)冯春:当时他的船上是插了美国国旗的,那个时候大家说都是说是美国队,对不对。虽然有中国人在上面,但是真正意义上还是美国队。

    中美联合漂流队下水的同一天,7月15日,中国科考漂流队已经漂过了1000多公里,按原定计划,来到了金沙江。金沙江全长2300多公里,天然落差3000多米,与沱沱河和通天河舒缓的水流相比,金沙江是万里长江最险恶的一段。据不完全统计,江中共有大小险滩1000多处,以滩险,谷深,闭塞著称于世,人称“死谷”。

    为了不被装备精良的美国人追上,中国科考漂流队加快了步伐。进入金沙江的第一天,他们创下一天漂流120公里的最高纪录,队员们士气高涨。第二天,中科队来到了位于四川省白玉县的叶巴滩,遇到了第一个真正意义上的险滩。

    (采访)冯春:我们从登科下去以后,遇到一个峡谷是U型峡谷,是这样,笔直的。我们那个时候就没有经验,就进去了。他们第一条船,攀钢号运气很好,它是一个跌水。跌水下去以后下面有石头,遇到石头一个反作用力就有一个卷皮浪起来了。卷皮浪刚好一落下来他的船骑在上面过去了。那么我们这条船运气就没有那么好了。我是倒着下去的。

    这次翻船事故没有造成人员伤亡,但是中科队的一条船在湍急的水流中不知去向,不久,洛阳队在这段江面也发生了事故,损失了一条船。面对惊涛骇浪,两队决定合并漂流这一段险滩。合并后因为船只有限,中科队的十名队员中只能有六人上船。

    (采访)冯春:那个时候何平是副队长,何平就把我叫到边上,他说老幺,那个时候他们都叫我老幺。他说老幺,这个下边情况不明,你看我们攀钢就来了我们两个人,要死我们只能死一个。我是副队长,我必须要继续往下漂,当时我听了这个话很难过。真的很难过。从某种意义上何平实际上他把生的希望留给了我。因为他们要下去,真的是很难预测。

    7月27日,中科队的六名队员和洛阳队合并在一起,分乘着中科队仅剩下的一条敞蓬船和洛阳队的密封船向险滩进发。

    四天后,走陆路的冯春来到了约定的集合地。按照事先预计,这段江面应该在两天之内漂完,然而这时,漂流船却还没有到。大家都有一种不祥的预感。

    几天之后,在当地藏族群众和武警部队的协助下,冯春他们终于找到了六名失踪队员中的三名。从队友的讲述中,他们才得知了所发生的一切。原来,在他们刚刚分别后不久,漂流船就在一个险滩翻船遇险。

    (采访)冯春:由于翻船以后,密封船里边的人不知道外边发生什么事了,而且他那个船一直在江心江中间不停地被巨浪冲击。那么坐在排桨上的队员呢,一翻船以后抓住船,一看抓不住,松手就冲下去了,冲下去下面是平水。右岸是西藏,左岸是四川。大家就上岸了,上岸以后就往上看,看见那个密封船还在那儿不停地搅,最后直到密封船被打烂,三个队员被冲出来,已经基本上失去知觉了,到现在尸体都没有找到。

    这次冲击叶巴险滩,坐在密封船中三名队员全部遇难,这是长漂开始以来,第一次重大人员伤亡。几天以后,美国人也在叶巴险滩翻船遇险,虽然没有人员伤亡,但美国人却宣布就此放弃漂流长江。

    后来,很多人把这次漂流形容为一场比赛,与放弃漂流的美国人相比,中国人理所当然地成为比赛中的胜利者。或许,中国人也应该在这个时候终止漂流,因为下面是比叶巴滩更为凶险的虎跳峡。

    (采访)戴善奎:肯•沃伦已经宣布不干了,咱们还在么,要说他办不到的,我们已经办到了,要是夸耀、炫耀的话,咱们还是已经走在他的前面了,可以终止。但是没有人提出来终止。

    为了实现一寸不落全程漂流长江的誓言,中国科考漂流队选择了继续下漂。

    虎跳峡,位于云南和四川的交界处,是玉龙雪山和哈巴雪山中间一个狭窄的峡谷。在长16公里的江段上,垂直落差达到208米。峡谷最深处有3000多米。9月初,中国科考漂流队和洛阳长江漂流队相继来到这里,在经过反复实地踏勘后,两支队伍都决定冒险漂流虎跳峡。

    (采访)冯春:在漂虎跳峡的时候,头一天晚上就把我们主漂队员,由侯总指挥,侯惠仁总指挥主持会议,然后指挥部的一些领导,就说明天要漂虎跳峡谁去,本着自愿报名,我记得非常清楚,我第一个举手,我说我去,但说实话我举手的时候发抖,心里边蹦蹦的跳。

    经过指挥部的讨论研究,杨欣被选为漂流虎跳峡的主漂队员。

    (采访)杨欣:当批准我漂虎跳峡的时候,心里面就是一阵狂跳,我感觉海拔到六七千米的那种感觉,就是心噔噔这样的跳,从某种角度来讲的话,内心吓得要死,但是表面上还要装出来若无其事这种感觉,因为毕竟那时候太年轻了,二十多岁,就觉得有可能就死了,而且你还没有结过婚,还不知道未来美好的生活是什么样。但这个时候你可能会死,你可能就会死在虎跳峡里面。

    用常规的排桨是无法漂过这段险滩的,中科队决定采用密封船漂流。在正式下水之前,他们先做了一个实验,将一条狗放入密封船投入江中。

    (采访)冯春:当我们把密封船收回来的时候,密封船已经被巨浪打坏,那么在回水里面把狗捡起来了,这个狗身上连一根毛都没了,一根毛都没了。

    实验的失败使中科队内部产生了分歧,如果贸然下水,很可能会造成船毁人亡的悲剧,但如果放弃这段江面,实现一寸不落全程漂流的誓言便成为空谈。中科队陷入了进退两难的境地。

    就在中科队左右为难之际,洛阳队的密封船下水了。

    三个小时后,按照原定计划,杨欣和队友王岩进入了密封船。

    下午三点钟,密封船冲进了峡谷。开始在巨浪中翻滚。在此之前,在已经遇难的长漂队员中,有一半是死于密封船,因为在密封船内,人无法知道外面的情况,无法控制方向,只能被动地接受命运的安排。此时,所有的人都在为密封船里的队友担心。

    经过了漫长的三分钟后,经历了生死考验的杨欣和队友在下游的回水中顺利靠岸。中科队和洛阳队一样,完成了长江中最为凶险的虎跳峡的漂流。

    在完成了虎跳峡的漂流后,两支队伍继续向下游漂去。在下游,迎接他们的是鲜花和掌声。

    1986年11月25日,在付出了十条生命的代价后,中国科考漂流队和洛阳长江漂流队同时抵达长江入海口。中国人一寸不落全程漂流长江的誓言终于实现。

责编:红立

1/1页
精彩专辑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