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森林问答

CCTV.com  2007年12月19日 10:29  来源:  

  Q:看了你们的纪录片,不明白的是右下角的那一坨狗屎一样的标志,它是什么意思?还有那只小蚂蚁,时不时出来露一脸,什么意思?  --浙江 夏燕平

  A:夏同学,那坨块状物的学名叫logo,俗称角标,它的作用有二:一来作为这个节目的标记提醒观众,二来可以防止别人不打招呼使用我们的画面。至于这个标志的设计,最初的想法来自领导,他们要求《森林之歌》做成中国森林分布的“拼图”,我们的理解能力也比较差,就做成了现在这个样子,不过远远看去,还能看出中国字的“森”或者“林”哦。

  那只蚂蚁是我们设计的一个类似吉祥物的东西,我自己还是很喜欢的。在国外,拍同类的纪录片都会同时派生出很多衍生产品,比如书籍、录像制品、音乐CD、针对孩子的吉祥物、节目标志,为是的扩大节目的影响,同时从中挣些银子。《森林之歌》尽管不需要收回投资,但它的操作是按商业纪录片的流程来的,所以,制作过程中,也做了相应的设计,但我忽略了我泱泱中央电视台,怎么会在乎这点儿散碎银子捏?我只负责这个节目的生产,其他的事情如果操心太多,相信领导肯定会跟我说,关你屁事,耍什么小聪明,把片子做好就得了!

  Q:请问这部片子的解说是你吗?怎么听起来有些像感了冒的赵老师?总之,你的声音有些别扭。  --深圳 程峰

  A:《森林之歌》的解说是杨大林老师。杨老师原来是北京电台一个欣赏电影音乐的广播主持人、撰稿人,同时他隶属于中国电影乐团,自己经常写一些音乐欣赏的文章,如果你看过CCTV-10的《人物》栏目,那就是他解说的。

  这个片子的配音最初找的李咏,别看李老师在台上跳来跳去,他最初是靠配音起家的,而且我至今仍然认为,他的音质是台里数一数二的。三年前,和李咏说起《森林之歌》的事儿,他满口应承,到今年节目制作完成,我找他时,他突然打哈哈说,时间很紧,比什么什么都紧。我逼了好几次,他才说了实话,现在他自己觉得气息上有些疲惫,如果录解说,又能保证质量,那么每天只能完成一集的工作。我听了这话,想想工作量的确太大,也就作罢了。

  Q:《森林之歌》的DVD在哪里可以买到?  --伦敦 IVY

  A:别的地方我不知道,北京在西客站北边那条路的路东,有一个国际电视总公司的音像店,那里已经有货,定价90元。他们的电话是63955806。我前天去看了一下,问店员《森林之歌》来了没有,一高个子售货员冷冷地回答我:“有。”我问在哪里,因为货架上看不到,那人才说,“告诉你有就是有。”这时我才看到,地上有一些箱子,箱子上写着“森林之歌DVD”的字样,这家店也是国营的,估计卖多少都行,和个人没什么关系,很有我们泱泱大台的范儿。

  我不明白的是,您不是在伦敦么?

  Q:在你们的片子里,看到了那么多动物,都是真的吗?有没有你们自己扮演的?  --阳泉 天天  

  A:好眼力!看出来昨天那头熊其实是李文举导演,他的体形也足够硕大。这一集还有老颓演的老虎,为此他天天打网球锻炼身形;猪头非自然扮野猪了,拱地前行那种。另外前天的金丝猴是全勇先扮演的,你知道,他化妆比较方便,难道你没看出,那个叫甲板的金丝猴王还扛着把小铁锨吗?至于我扮演的是什么,请你猜一猜……一般来说我喜欢演一棵树,其实,你看到的那片林子都是我和朋友扮演的。嗯,我是一个好静的人,比方王三表真的拍A片的话,他邀请我友情出演,我想,我肯定选择扮演……那张床。

  Q:昨天死了大师兄,今天死了二师兄,还怎么取经啊? ——北京 王萱

  A:真对不起唐僧同志,前天的片子里那个叫小圆的金丝猴(不姓孙)被冻死了,昨天,又有一头小野猪(不叫八戒)被冻死了。我理解您的悲伤,但事实上,这就是大自然的丛林规则,貌似野蛮,实则合理。正是这种优胜劣汰,才确保了这些动物种群的不断繁衍。当然,由于人类对森林的攫取和掠夺日益加剧,山林里的生灵们日子越来越难过,这也是现实。我觉得,我们应该从不吃鱼翅、不吃虫草、不吃发菜做起,甚至不吃松子和沙虫,因为,姚明哥哥说,没有买卖就没有杀戮。

  Q:拍得真的很漂亮,陶醉其中,恨不邀同去。这些拍摄现场你都到过吗?   ——北京 李辉

  A:到过其中的几个,没全去,有些地方太过艰苦,我一怕苦,二怕死,所以基本上在北京猫着。也就是说,森林是各位编导和摄影拍出来的,我只是北京基地的一个服务人员而已。

  Q:为什么会有这么多错别字呢?  ——长治 刘云阳

  A:的确有几处错别字,这个错误其实可以避免,最直接的方法就是不打字幕,但考虑到播出时间这么晚,很多人家里的电视机音量已经关得很小了,打上字幕可以帮助观众阅读,当然,这不是我们出现错别字的理由。看来,以后做纪录片的人也要加强文化学习。

  Q:陈老师,拍不拍续集啊?我来给你当义工好不好?我今天离开,明年春天回国,来得及吗?  ——德国 吴枚

  A:我目前没有接到拍《森林之歌》续集的任务,也没有这个计划。此外,为配合明年元旦《劳动法》颁布,电视台目前对所用人员进行了科学化管理,拍节目是不能使用未被台聘或企聘的人员的,《森林之歌》的一些兄弟,比如拍秦岭那一集的小陶,摄影多好啊,由于是大专文凭,我目前还没有办法聘用他。

  Q:你们的集中营还在吗?小祖姑娘还做饭吗?  ——常州移动用户 吃吃的等

  A:森林集中营的租期到月底就结束了,目前还是小祖做饭,菜依然好吃。我准备《森林之歌》全部播出后,请几位关注《森林之歌》的观众专门来品尝一下她的手艺,但请多少人,请哪些人,我还没有想法。但起码被请的人应该在北京吧,否则谁来解决交通住宿费用捏?

  Q:看了几天的《森林之歌》,好感动,它甚至改变了我对很多事情的看法。面对这么优美的环境,我应该做些什么呢? ——丽江 王雨繁

  A:当然是保护啊!《森林之歌》也改变了我的很多想法。以前我对环保、生态一无所知,现在我对那些从事环保的人充满了理解和敬佩。如果您真的有为中国生态作些事情的冲动,我能想到的有两个选择:一个是去诸如原生植物保护或是野生动物保护的论坛,参加大家的讨论受教育,和大家一起呼吁,力争做一个志愿者;另一个,可以像连岳老师那样为保护自己生活的家园不被破坏而奔走,并发出自己的声音。

  我个人更倾向于后一种。因为,中国不仅森林资源和动物资源濒临绝境,而且像丽江、三亚、厦门这样的城市也所剩无几,更何况不像森林那么遥远,她就在你身边。

  Q:《雨林回响》那一集,最终马蜂虽然弄死了许多蚂蚁,也被蚂蚁擎住了,但似乎最关键的镜头没有了?是拍漏掉了么?怎么突然马蜂就成功的抓住了,好象至少掉了半个小时的斗马蜂的过程。没拍下来,还是剪辑掉了呀?           ——唐唐

  A:没拍到。另外有很多朋友问我们和国外同行的差距,其实查得很远,其中,对关键镜头的捕捉能力是最明显的一个。我们过去的拍片习惯更多的是交待结果,这一次尽管要求大家要关注过程,也努力做了,但恐怕还是有一些基本功的问题。

  Q:为什么没有关于一集关于云南的森林的呢?云南号称"动物王国"和"植物王国",西双版纳的热带雨林,怒江大峡谷和三江并流地区的森林,可圈可点的地方实在是太多了。         --Jintao He

  A:在前面的文章中我说过,我是半道进的组,我来到的时候,拍摄地点的论证工作已经进行过半。云南当初选择了白马雪山,后来觉得藏东南更有代表性,就没打招呼换了地儿。毕竟我们的经费只能支持目前有限的几个地点拍摄,相信以后如果有了机会,三江地区和版纳还是会去拍的。

  Q:森林之歌会在CCTV-9上放映吗?如果会,播出时间大概是什么?      --Grace Reinhart

  A:《森林之歌》(不包括前两集在内)现在正由我台英语频道进行翻译,如果一切顺利的话,节目将在一个月后在cctv-9的《纪录片》栏目播出。至于我台其他时间的重播,目前尚未接到通知。另外,要求重播的邮件非常多,这里就不一一答复了,如果大家有这个要求,请向鄙台总编室反应,可以打电话68506402,但写信的话,效果会更加明显,我们的观联处对观众来信还是非常重视的,地址是:100859 北京市复兴路11号 中央电视台总编室观联处。

  Q:我推荐了身旁所有的朋友看央视一套,因此还被人嘲笑,所以我不得不做了不少解释的工作。我想不用我再说我有多喜欢你们拍的这个片子了。另外,毒蛇与小园,虎与野猪,它们好象没有同时出现在一个画面中,老六文字中的关于这部分的故事是编的吗?

  A:其实央视一套偶尔还是可以看看的,比如上周一《新闻调查》做的华南虎,是我见到的同类题材的电视节目中最精彩的。而且,像《森林之歌》这种片子,由于纪录片的分级制度尚未建立,我们还钻了一些空子,比如有观众告诉我,他觉得金丝猴圆圆就是汤唯,床戏演得很投入,甲板就是梁朝伟啦,倾“囊”而出的表演,难道你没发现,大树上的甲板,还带着蛋蛋的忧愁吗?此外,老六做的工作是整个节目的文字润色统筹,如果真需要编故事,我们就不找他了,要知道,罗永浩老师正在写小说呢。

  Q:片子现在已经播完,但是还是没有看到你们的DVD和书,是不是你们忙着庆功把这事儿忘了?

  A:前面已经说过,DVD已经出了,电视台门口的门市价是不到100元,团购还会更便宜一些,具体的团购适宜可以问邮购经验丰富的老六,他正着手安排。另外,在当当和卓越上面也可以买到。出书的事情,已经有些来不及,因为电视中的叙事文本和书籍阅读有非常大的差异,我一直不赞同把电视解说词结集出版给普通观众看,真正好的解说词,比如BBC和Discovery的经典纪录片,单读它的文字几乎是读不通的。国外的这类节目也有书籍出版,大都是经过文字改写,工作量太大,我们的编导为了生计,早已全都投入了其他节目的制作,天南海北的,开播的时候都凑不成六个人的一桌吃饭,谁还能来做这个事情呢?

责编:李红立

1/1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请您纠错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