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视网首页|搜视|直播|点播|新闻|体育|娱乐|经济|房产|家居|论坛| 访谈|博客|星播客|网尚文摘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森林六歌(三)

CCTV.com  2007年10月25日 11:22  来源:  

  张立宪 来源:作者博客

  我加入森林组,起了什么作用呢?

  李太山负责整合各集精华,揉搓到一集中去,就类似BBC《地球脉动》的第一集《两极之间》那样的,不过能不能被领导同意放在第一集,现在还未可知。这小子某次在饭桌上,对大伙说:“得感谢老六,在我们大家都跑不动的时候,他加入进来,让大家重新兴奋起来。”

  我姑且把这句话当作好话来听。这就是我起的积极意义吧。

  因为在我进来的时候,众人确实已经人困马乏。拍了三年,剪了一年多,各种素材翻来覆去鼓捣了多少遍,连我这样在结尾时刻介入的,都把每一集看了三遍颇有余,而据说陈晓卿把每集看了不下十遍,那么各集的编导呢?让任何一个男人或女人来维持长达三年的动情状态,基本是不道德的。拉片过程中,大家对我说的最多的就是,干烦了,看吐了。

  那些被他们如数家珍的宝贝,已经处于貂禅赛母猪的悲惨境地,亏得我的加入,那些画面把我兴奋得面皮发红,嘴里发出各种表达赞美的声响,也让他们那一颗颗厌倦的心重新冲动起来,才知道自己鼓捣出来的那些一度怀疑是母猪的东西,其实是具备貂禅素质的。

  另一个不幸的事件与《地球脉动》有关。

  我第一次看到这套片子时,还没有加入《森林之歌》剧组,当时非常激动,就送了陈晓卿一套,希望能为他们提供一些参考。陈老师当时还是很镇静的,因为《森林之歌》的各个小组出发前,还曾经邀请BBC的老师们来为大家做过培训,他便以为这套碟也没什么大不了。

  但《地球脉动》的质素在BBC的芸芸众片中,也属于凤毛麟角。陈晓卿把这套碟放到圈养宿舍,第二天我们又在一起吃饭,他便给我五百元,让我团购十套《地球脉动》进来,说组里各位都被惊着了,要求人手一套。

  最终,仅从我手上流到这里的碟,就有十五套。还不算森林组的一些战士自己去碟店里采购。

  这套碟的杀伤力是惊人的。等我加入到森林组,大家一副无精打采的样子:人家《地球脉动》都拍成那样子了,我们还整个什么劲儿啊。

  这就是我初进组时的情景,万马齐喑,怀疑人生。

  在这种情况下,不仅是我一个人发挥了兴奋剂的作用。为修改解说词,我把文稿发给一些高参帮忙出出主意,那些高参纷纷被这套片子感动。我再把这些意见反馈给组里的战士,大家才恢复了诸多信心。

  不管怎么说,中国的森林,没有像《森林之歌》这样规模地被搞过。

  不管怎么说,《森林之歌》是一帮能力优秀的人满怀激情与柔情、不惜精力和脑力搞出来的。

  当初看《地球脉动》时,我曾写过:“顽强、耐心、坚韧、敬业,这些精神与他们的其他同行相比,是一样的。”没错,《森林之歌》的诸位同仁,他们的这些精神与其他同行相比,也是一样的。

  但《地球脉动》与《森林之歌》在某些方面又确实不具可比性。《地球脉动》拍摄天山雪豹的摄影师,拍摄雪豹已经二十年了;他们拍摄北极熊的专家,已经研究北极熊三十年了——三十年前,我们还正在研究要不要“两个凡是”呢。

  我得到的信息是,《地球脉动》的制作经费是一千七百万英镑,约合两亿人民币。这么多钱,能办多少事儿啊,要知道,这种片子的演员可是不用支付片酬的。

  两周前,陈晓卿奔赴上海,担任上海电视节评委。他一到上海,就告诉北京的众人,《地球脉动》的那集《两极之间》也是参赛片。周卉姑娘对我说,它要参赛,那别的片子还有什么指望呢?

  但是,不是这样的。评选结果,《两极之间》只拿了银奖。我便问陈晓卿,是不是你嫉妒人家,就搞了些鬼名堂——天蝎座可是最记仇的啊。陈晓卿说,不是。那些外国评委也没投《两极之间》的票,因为这种穷兵黩武的做法太可怕了。另一个原因是《地球脉动》已经把顶级大奖拿遍了,也不稀罕在上海电视节的作为。

  我姑且相信。

  不过《地球脉动》的技术优势实在是革命性的。比如他们首次采用美国军方发明的“阳衡”空中摄影机来拍摄自然生态,这种机器可以在一公里之外拍超稳定、超清晰的特写。而《森林之歌》呢?连搞一次航拍,都要咬着牙算计半天,一动用飞机,就是数以万计的票子啊。

  资金的紧张,使得《森林之歌》都用不起高清设备来拍。某次吃饭时,陈晓卿不经意间暴露了天蝎座男人的记仇本性:当初森林组找佳能公司,希望他们赞助高清设备来进行拍摄,佳能公司不干。说起这桩事儿,陈晓卿恨恨地说:娘的,这是佳能公司的损失

责编:李红立

1/1

更多相关新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