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闻 | 体育 | 娱乐 | 经济 | 科教 | 少儿 | 法治 | 电视指南 | 社区 论坛 博客 播客 | 网络电视直播 点播 | 手机MP4
打印本页 转发 收藏 关闭
定义你的浏览字号:
一审判决

央视国际 www.cctv.com  2007年07月30日 17:25 来源:CCTV.com

    终于,审片结束了,溜溜审了一天。

投资方基本满意,也就是说,我们通过了一审。但结果并不都是好消息,李太山的那一集(瞧,又是他),因为是全面介绍中国森林分布的,太山做得很感性,像讲故事一样,还想寓教于乐,得,改吧!从开始编辑到现在,数学阿里修改的次数最多,现在,同志们已经管他叫老改犯了。

晚上,魏大爷做东,祝贺大家通过一审。所有人都喝高了,我是主食没上来的时候就已经失忆了。第二天早上起来,叫醒邻床的杨小肃,一起去吃早餐。饭桌上,二哥帮我回忆了昨天的很多细节,比如我醉得不省人事,是架回来的,比如昨天有一道水煮鱼,味道做得非常好,一些四川的小点心也很可口,还说我发表了热情洋溢的讲话,快吃完的时候,他问我:“诶,昨晚你不会是和我住在一起吧?”我一下感觉到了不对。

回到集中营,大家都起了床,原来,昨天我并没有表现出任何的醉意,只是回来倒头便睡了,外观没有任何改变,其间,掉床一次,脑袋还正好钻进周卉姑娘为我准备的出酒的垃圾筐里;此外据说,昨天吃饭时我基本很沉默,根本不存在演讲的事;还有最离奇的,我们吃的是一个山东馆子,根本没有水煮鱼这道菜……原来,杨小肃是所有人中第一个醉的。起身准备找他理论,才发现,他又进入了梦乡。

二哥最近心情有些不爽,一方面是审片日期一拖再拖,有点没着没落,二是前一阵看快乐男生,里面有个戴红花的评委把他恶心着了,那人叫杨二策那老母,尽管她的名字里有上海话和广东话,但很多人仍然认为她与桂林人杨二哥有某种宿命联系,这让二哥十分撮火。审片的第二天,他就买机票回桂林准备改户口去了。

集中营里人走楼空,大约到八月底的时候,他们才能回来,准备九月中上旬的正式播出。前一阵等审片的时候,老六让他们都写一些拍摄手记,我陆续发给大家吧,今天先发二哥的。

--------------------------------------------------------------------------------

鸟眼看森林 杨小肃

这飞机说来就来了。原定是8月21日航拍,所以我们匆匆结束花坪自然保护区的拍摄,连遥控摄像头还留在飞鼠窝里,就赶回桂林。央视4套的大队人马,已经云集桂林,准备《澜沧江与湄公河》的航拍开机仪式,动静很大。我们航拍花坪,当然也是央视的活儿,却似乎有点低调。

制片林森见到我,让赶紧把航拍点坐标弄出来,交机长作为飞行数据。为了这次航拍,我们是有备而来。在花坪保护区拍了整整一年《森林之歌》(我这集05年8月8日开机),剧组配的GPS已用得如同手机,但凡宿营地、拍摄点、拍动物的隐蔽棚、护林站、瀑布什么的,早定好坐标。到后来,几乎都忘了这些数据还能派上用场。刘大校(机长)一看:嗬!标得真细啊,这些点你们都去过?

提到刘大校,就不得不提到他驾驶的那只“鸟”。

《再说长江》用的也是它,还记得吧,拍得多稳!这是一架价值一千三百万的直-11,发动机700多马力,700升航油可以跑两个半小时。再说了,两位大校(刘机长是三十八军陆航的师长,陈机长来自某航校)负责驾驶,能不稳吗!最值得一说当然是翅膀下挂的那个白色大圆球,正经八百的航摄陀螺仪,摄影机装在里面,液压减震,还能360度旋转,九十多万美金哪!唯一的缺陷,在森林上飞行,陀螺仪的外玻璃常会粘上许多小虫,没法擦,只能瞅一块空地落下去,把“鸟”眼擦干净,再起来接着拍。

我的拍摄任务,主要是一棵屹立在原始森林深处某个峭壁上的银杉树,当然,它也是我这一集片子的主角。上个世纪五十年代一个春雾迷蒙的下午,植物学家在这里发现了银杉,这种两千万年前的“活化石”植物重出江湖,再现雄风,立刻轰动世界。当年的标本采集点是野猪塘,而银杉王则在伍家湾,这是一棵高21米,胸径达81厘米的庞然大物。

整整一年,我们摄制组只能在银杉王脚下的山谷里徘徊。最接近的一次也只能是:“翻过前面的峭壁,过两条沟,就是伍家湾了……”。就在最后拍摄结束前,我不愿就此罢休,让向导带着,找到一个勉强远观伍家湾的山头,闭目死磕,牢记那块鹰嘴似的峭壁,并坚信自己能在飞机上把它找出来。

“鸟”来了以后,天气却烂得不成样子。这一等就是8天。这期间,每天早上六点半,我准时打通花坪刘老师(我们的向导)的电话,打听天气情况。“天下乌鸦一般灰”就是这种天气,灰雾就像北京的沙尘,天一亮就出来,把桂林罩住,搞得你一点脾气也没有。航拍摄影王军说:“别急,拍长江的时候,最长我在重庆等了二十天”。

8月29日早晨,灰雾突然撤了。手机里,森林那边传来的声音也带着兴奋。机长决定直飞花坪,我用GPS测了一下距离,从桂林机场到花坪直线仅40公里,按直-11的正常速度(每小时150公里),算上起飞、爬高,20分钟就能飞到森林上空。

起飞前,剧组为机上乘员准备了干粮。因为飞完花坪后,不返航,接着飞龙胜梯田、越城岭主峰苗儿山和兴安县的灵渠。我突然想到“擦鸟眼”的故事,于是跟机长说:咱别吃干粮行吗?我打电话给刘老师,让他杀鸡备酒,我们落下去吃午饭,权当是降擦了一回镜头,那有块地方完全可以降落……。机长笑道:你怎么不早说呢!这事我得先告诉塔台,不然,落下去超过十五分钟,雷达就到处找我们了。我说毫无道理,十五分钟哪够吃顿饭哪!

飞机钻进雪白的云层,一会儿钻了出来。人在天上俯瞰,的确是鸟的视线,一种全新的、怪怪的视角。不过我还是认出森林保护站的房子。刘机长说:往北偏东两分钟,就到你要拍的大瀑布。看着点,不是说有根高压线吗?两分钟后,其实什么也看不见,哪有瀑布?全在白云里!花坪是亚热带山地森林,地形复杂,即便是有数千小时飞行经验的刘大校也不敢贸然降低高度。越过1700余米的红崖山,已经看得见最高峰蔚青岭了。这里云层较高,茂密森林尽收眼底。这个鸟眼的高度,我们曾在爬山涉水中梦寐以求,可见还是鸟儿有眼福!另一个梯级瀑布就在身下,我们的“鸟眼”逆瀑布而上,气势磅礴;飞越绝壁,掠过森林。绕了几圈又折回,接着拍伍家湾那棵著名的银杉王。

这一年里,我们钻进大森林,去了谢塘湾、野猪塘、金竹坪(孟老关)、红滩,也去了金秀的大瑶山乃至湖南、贵州等等有银杉的地方。最终,还是没能爬上伍家湾。用刘老师的话说:那个地方你们难去,没地方搭帐篷,也没有水。当时我想,空着手还是能去的,但是,空着手我们去干嘛呢?

这回简单了,直-11一推油门,我们就来到伍家湾峰顶。问题是,即便飞机有时候距离峭壁不过50米,但要找一棵树还是有难度。第一次,高了。我已经看到鹰嘴崖……转眼工夫,满眼又是密匝匝的树冠。飞机再次拉起,又绕一圈,降低高度。总算锁定目标——屹立于山脊的孤独之树。我们从东侧绕过去,王军把镜头推上,让我快看显示屏,急问:是不是?没错,就是它!飞机侧着身子,以大树为圆心,画出一道优美的弧线,向那棵饱经风霜的老银杉致敬……

镜头很精彩,我禁不住嚷了一句:有点美国大片的味道了。当听我在通话器里解释道:世界上这种老银杉没几棵呢!刘机长也来劲了:再看它一眼。这最后一趟还真赶上运气,当飞机在画弧线的节骨眼上,云缝中投下一束阳光,恰巧照亮老银杉所在的山脊!那画面,由不得你不肃然起敬……

陈晓卿博客

责编:李红立

1/1页
精彩专辑








相关视频
更多视频搜索:
CCTV-1  CCTV-2    CCTV-3    CCTV-4    CCTV-5        CCTV-6       CCTV-7        CCTV-8  
CCTV-9  CCTV-10  CCTV-11  CCTV-12 CCTV-新闻  CCTV-少儿  CCTV-音乐  CCTV-E&F